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三章 故弄玄虚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王上跟夫人的安排。

    为的,只是敲山震虎,让他们不要太过放纵心里的**么?

    可不管是哪一点,他怕是必须都得注意。

    这位九殿下,绝非善类。

    稍稍的收起之前想要除掉完颜玉的想法,看了这舞蹈,他似乎觉得自己的心思,都被人看穿了一般。

    “真是鬼斧神工,不愧是王城来的大家,自然与我们这里的不同。”

    转而夸赞起来,小玉也从呆滞之中回神。

    说实话,看到姐姐从黑暗之中走出来的时候,就连他都没有认出来。

    舞蹈之中的姐姐,似乎对他来说,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此刻她仿佛不再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姐姐,而是一位来自地狱的魔女。

    纵然美艳诱惑,却也是一样的高贵,凛然不可侵犯。

    果然,她跟任何女人都是不同的。

    心头那股子想要独占她的**越来越深,如果世上真的有鬼神的话,那么他的愿望,就只有与她生生世世而已。

    “九殿下,怎么了?”

    看着完颜玉似乎有些出神,辛牧忍不住开口叫他。

    “哦,没什么。这舞蹈每次看到,我都会觉得有些震撼而已。不知道二舅舅,可还满意?”

    眯起眼睛,姐姐演的这一场,完颜玉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

    不愧是聪明绝顶的姐姐,只是凭着舞蹈,就可以敲打一番眼前的老狐狸。

    看来,他必须要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诈一诈他的虚实。

    “满意,自然是满意的。九殿下好手段,在下佩服。”

    这个孩子,果真是深不可测。

    辛牧不由得更为谨慎,对完颜玉的态度,也越发的恭敬。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林梦雅所表演的一场人魔之战的舞蹈。

    “我说丫头,你到底是如何想到这点子的?”

    表演完毕,自然有人把他们送回暂时休息的屋子。

    只不过因为是九殿下带来的人,所以轻易的不敢怠慢。

    依旧送回了刚刚,与小玉见面的那个屋子里。

    确定外面没有外人之后,清狐才压低了声音,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有什么的,舞蹈本就是一种肢体的语言。我们所演的这一些,不过是写实的罢了。而且能取得这样的效果,还要归功于我配置的毒香。如何,你们的身体没受到什么影响吧?”

    带上面纱,林梦雅知道自己画上的这个桃花妆,一般人都是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来的。

    这样的话,以后麻烦也能少一些。

    至于为何会表演这样一场舞蹈,其原因,还真的跟辛牧想的一样。

    她所饰演的魔鬼,就是人心里的各种**。

    小玉孤身前来,那些辛家的人,未必会把他当一回事。

    最好的办法,就是故弄玄虚,敲山震虎。

    只要他们的底牌还未曾亮出,那些人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谁又能想到,这一场震撼人心的舞蹈,原本只是林梦雅的临时起意呢?

    “还真是有你的,这下子那群人,肯定摸不到小玉的虚实,也就猜不透他的来意了。”

    清狐放下他临时借来的卧箜篌,笑眯眯的看着自家的小丫头。

    林梦雅却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清狐,那一双修长的手,倒是极为处于她的预料。

    “你到底还有什么不会的?你是哆啦a梦么?”

    林梦雅突然间离清狐极近,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精明锐利。

    “什么是多啦什么梦?丫头,我不会的还有很多呢。不过你会的,我都会而已。”

    早就已经习惯了林梦雅的嘴里,会时不时的蹦出自己听不懂的词汇。

    但清狐的这句话,*裸的就是在嘲笑林梦雅。

    鼻子里蹦出一句冷哼,林梦雅双手叉腰,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我能拿鹤顶红当水喝,不服,你来试试。”

    “呃...”

    清狐笑容僵在了脸上,好吧,这个他还真的不能。

    获得最终胜利的林梦雅拍了拍清狐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年轻人,你最好还是保持一个谦虚的心态,跟我比特长,你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清狐无奈的看了看自家狂妄的小丫头,没办法,人家就是有这个狂妄的资本嘛。

    认输的低下头,做小伏低的小心讨好着这位小魔女,清狐的眼角眉梢,却是带着笑意。

    这才是他熟悉的小丫头,不管有什么事情,她都能去笑着面对。

    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她也总能另辟蹊径的跳过去。

    有什么,又能难得到她呢?

    “好了小姐,您就暂时放过清狐吧,有人来了。”

    纵然每次看到小姐欺负清狐,白苏的心情也会跟着变好。

    但是耳尖的她,也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忍不住出声提醒那两个人。

    “一会儿让清狐说话,你我轻易不要开口。”

    低声的嘱咐了白苏几句话后,后者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清狐也迅速的隐藏好了笑意,变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来。

    当下人到达他们所在的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个,散发出生人勿进状态下的舞姬跟乐师。

    “三位,我们族长有请。”

    下人态度倒是客气,不过心里,却是对这三个人有些鄙夷。

    不过是歌舞伎罢了,牛气什么。

    可当他把人领到宴会之中的时候,却看到整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后的三人身上。

    “见过九殿下,见过族长大人。”

    清狐略微弯腰行礼,不过却不是常见的跪拜的礼仪。

    而是按照林梦雅所教他的,把右手放在胸前,略微弯腰行礼的礼仪。

    “起来吧,你们三个表演的很好,我二舅舅很喜欢,所以才把你们叫来,万不可失了礼数,知道了么?”

    照例,完颜玉作为他们名义上的主人,是要嘱咐一些的。

    虽然对清狐怪异的口音觉得有些不习惯,可在辛牧的面前,却并未露出丝毫的破绽来。

    “是,九殿下。”

    低垂着头,尽管林梦雅没有开口说话,可她也感觉到了,来自于小玉身边的那个男人的视线。

    似乎带着几分审视的锐利目光,让她有些不太喜欢。

    不过想来,她之前所表演的一切,越是野心勃勃之人,也就越是会有些触动。

    看来这位辛家的族长,野心倒是不少。

    辛牧暂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知为何,那个扮演魔女的女子,总会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觉。

    那是源于那么多年来,他在浮浮沉沉之中,培养出来的敏锐感觉。

    只不过,她只是个舞姬,对大局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看来,应该是那个梦魂醉的功效了。

    略微沉吟了片刻后,辛牧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周道的东道主。

    “三位大家的舞蹈的确是美轮美奂,只是老夫粗鄙,到底也没看明白是个什么意思,才想要几位,为我说明一番。”

    一般的歌舞,这些年辛牧也算是看了不少。

    但从未有过一次,能像是这样的让他震撼不已。

    而且,那个魔女跟舞剑少女的搭配,的确是让他十分的在意。

    如果真的是王上跟夫人派来的,只怕,他们要有些麻烦了。

    清狐略微躬身行礼,好在这件事情,林梦雅早有过安排。

    操着一口跟林梦雅学的怪异口音,清狐缓声说道:

    “这是来自于小人家乡的传说,我小妹所饰演的,是我们家乡传说里的一位女英雄。而我大妹饰演的,则是传说里,想要毁掉我们家乡的魔女。女英雄剑术十分的高超,但是想要制服魔鬼,却是难上加难。所以最后女英雄与魔鬼同归于尽了。不管魔鬼有多厉害,最终还是会有持剑的英雄到来制服它。所以,我们后世之人为了纪念,才会有这样的歌舞。”

    清狐说的有理有据,视线无意中与小玉碰撞之后,后者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好一个女英雄智斗魔女,这样的故事,也就姐姐能编的圆全。

    眼神微微闪烁,完颜玉状似无辜的训斥着他们三个。

    “什么魔女,这里是我亲舅舅的家族,你们演这个东西做什么?还不快退下去,免得冒犯了各位大人。”

    清狐三人立刻称是,乖顺的退了出去。

    而白苏也立刻归还了跟府中的管事借来的玉剑,如果不是他们不允许拿着真剑的话,她也不会用这种又粗笨的东西来表演舞剑。

    小玉传来的话,让他们立刻回去反省。

    趁着这个机会,三个人顺顺利利的出了辛家的宅院。

    等到走得完全看不到人影之后,林梦雅三个人又匆匆的回到了之前,他们用来换衣服的落脚点。

    等到一切恢复了原样后,清狐又带着林梦雅和白苏,悄悄的照着原路,走到了他们刚刚消失的地方。

    只静候了片刻,就果然看到了几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不过找寻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最后,终于离开了。

    黑暗之中,借助着月光,林梦雅看得分明。

    那几个人里,分明有刚刚在辛府里看到的下人。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果然不出她所料。

    那些真正心怀鬼胎之人,做贼心虚,以为她是在含沙射影。

    所以,才派人来想要抓住他们的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