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二章 宴会献舞
    “小姐,咱们不是真的要上去跳舞吧?”

    扮作舞姬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况且白苏从来也没有学过如何跳舞,打打杀杀的还可以,扭腰摆胯的跳舞...

    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的痛快!

    “这有什么难的,而且我也想去看看,这辛家人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给小玉接风洗尘,怕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刚才那个过来的男人,也不是仅仅想要看一看小玉带来的舞姬而已吧。

    “好吧,我是无所谓,就怕你带的这个丫头。一看就不会跳舞,现在学,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清狐幸灾乐祸的说道,林梦雅白了他一眼后,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白苏。

    现学,大概是来不及了。

    不过倒是可以用别的,来暂时代替一下。

    宴会上依然是觥筹交错,虽然是夜晚,可园子里已经点燃了不少的灯烛。

    影子绰绰约约,更有一股子别样的情趣。

    自打见了姐姐回来之后,小玉的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子淡淡的不安。

    他最清楚姐姐的性子,绝不会主动替他惹事。

    可这里对他们来说,无异于龙潭虎穴。

    也许他该找个机会早退,免得姐姐他们,遇到什么危险。

    “九殿下带来的人,果然是非同凡响,我今日也算是见识了。”

    刚刚离席的辛牧归来,笑容温和的说道。

    完颜玉微微一愣,旋即想起了还在辛家的姐姐,心头有些微冷,面上却露出一丝疑惑。

    “二舅舅这话,是什么意思?”

    辛牧高深莫测的看着面前的外甥,纵然他们只接触了短短几天,但这孩子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如果当初,他们跟静柔夫人并未决裂的话,此人倒是会成为他们的机会。

    只可惜,现在他们已然不再是亲人了。

    既然如此,这样大的潜在威胁,他们更应该及早除去。

    “哦,我是说你带来的舞姬。刚才无意中见到了,果然是天姿国色,与虞山郡这小地方的人不同。真是期待一会儿他们一会儿的表演,也顺便让咱们辛家的人,开开眼界。”

    微微眯起的眸子,紧盯着面前的少年。

    可少年俊俏的容颜上,半点紧张都没有,反倒是扬起了一抹极为肤浅的得意来。

    “他们,可是我亲自挑选的。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在挑选歌舞伎的眼光上,二舅舅可未必比我厉害。”

    洋洋得意的语气,哪里有半分王室子弟的稳重。

    可之前,完颜玉在民间的呼声却是水涨船高,让人不得不防。

    还是说,之前的种种,都是王上与完颜烈费心周旋的呢?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辛牧谨慎的观察着九殿下的一切,就不信他,永远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来。

    于表面上的镇定不同,小玉的心头,却是有些着急。

    姐姐这个人,整日里醉心医道,哪里还会跳什么舞呢?

    三个人之中,怕是唯有清狐这个大男人,还稍稍会一些。

    其他的两个...唉,还真是一言难尽。

    小玉不由得在心头叹息,看来一会儿,他得见机行事了。

    辛家的舞姬一曲舞毕,行礼离开。

    很快九殿下带来的舞姬要献舞的消息传来,那些辛家宴请来的宾客们,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宴会的正中间。

    猜测着待会儿,那位九殿下带来的人,到底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舞蹈。

    丝竹之声弱了下去,唯有一张箜篌响彻在夜空之中。

    箜篌声音圆润多变,弹出的曲子虽然不知名,却别有一番清冽的美感。

    只见一白衣少女蒙面缓步而出,可手中却握着一把修长的玉剑。

    伴随着轻柔的乐曲缓缓而起,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几分女子才有的英气之美来。

    比起那些柔弱可怜的舞蹈来,少女的舞剑更有一番让人无法轻视的魅力在。

    不过寻常的舞蹈里,剑舞也是常有的,比这女子更妩媚更美丽的倒也不少。

    所以这剑舞虽然好看,却并未引起太多人的赞赏。

    可随后,箜篌的声音却一转,少女的剑舞也越来越复杂繁乱。

    玉剑风姿飒飒,竟然舞出了几分武林高手的感觉。

    但大家越发好奇的是,少女虽然蒙面,可舞步却故作凌乱,好像是在躲避杀伐些什么东西。

    人们的目光见见被吸引,看着少女仿佛是在跟什么人过招一样。

    最后,少女忽然间跳了出去,匆匆的跑向了人群的后面,有些慌张,似乎是在躲避些什么东西。

    而此时,箜篌声又变得有些诡异浪漫,间或伴随着节奏感极强的鼓声。

    月下清冷,可席间却火热。

    灯烛摇动,那似乎能震颤人心的鼓点,让每个人都忍不住抻着脖子望着,看他们还有什么特殊的表演。

    一道身影摇曳生姿,在黑暗之中款步走来。

    宴席之上,随着身影的越来越近,一股子似乎能萎靡于人心的甜香渐渐飘来。

    那香像是一道绳索,轻易的就能勾得人心都醉了。

    辛牧也嗅到了这股子奇香,不过在嗅闻之后,眼神却是微微一变。

    “没想到,这奇香梦魂醉,居然也能在一个舞姬的身上嗅闻到。看来九殿下为了这一队歌舞伎,确实是用了不少的心思。”

    对于辛牧的试探,完颜玉只是笑而不语。

    但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梦魂醉,只知道这股子香味,似乎跟姐姐的血液的味道有些相似。

    甜香极为动人,但实际上,却有轻微的致幻作用。

    这是林梦雅用了好些种,可以让人致幻或者是麻痹神经的毒药来配置的毒香。

    不过这里是室外,所以对人体没什么问题。

    顶多是会让人昏昏沉沉的罢了,一旦香气消失,也很快就会恢复,不会影响任何的身体机能。

    这东西是她前几天在路上研究毒药的时候,顺便研究出来的。

    普天之下,也唯有她敢拿这些毒药当香料玩。

    至于所谓的梦魂醉,其实是差不多的作用。

    不过辛牧虽然没闻过,但是看到大家的反应后,这才以为如此。

    身影从黑暗之中缓缓现身,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之前舞剑的少女是清丽摇曳的人类少女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月白色衣裙的女子,则像是传说之中的魔女。

    她并非青面獠牙,反而妩媚动人。

    小脸上凤眼微微扬起,上挑的眼线仿佛能挑动人心。

    而她的脸颊上,一朵极为妖艳的桃花,在白皙的脸蛋上,分外的妖娆。

    长发如墨,却被她以大朵大朵艳丽的芍药花盘起。

    月白色的衣衫本应该纯净,可是她露出的纤细的脚踝,与偶尔之间抬手的动作,都能看到的若隐若现的香肩,都让女子,拥有魔女般的诱惑力。

    第一眼看到她,只觉得这女人妖艳到了极点。

    可越看越觉得,她似乎能挑动起所有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蠢蠢欲动。

    但却无人,敢对她发出任何轻蔑猥琐的态度。

    只因那女子的眼神,纵然是妩媚到了极点,却也是冰冷到了极点。

    她仿佛不屑于这天地之间的一切,哪怕是位高权重之人,在她的面前,也不过是蝼蚁。

    那是一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媚态,是真正的魔女,才会有的神态。

    迈着极为优雅的步伐,林梦雅化身为天地之间,最厉害也是最美丽的魔女,在宴会的中间,舞动着腰肢。

    刚才离开的舞剑少女再次回来,不过这一次,却是她们二人的对打。

    舞剑少女大抵是要跟那魔女争斗,但魔女很厉害,一举手一投足,就足以挥开少女的进攻。

    因为毒香的缘故,所有人都被这一场隐藏在舞蹈之中的人魔斗给吸引了身心。

    所以几乎没有人发现,她们的配合并不流畅,似乎有些生硬。

    很快,人魔斗进入了最*,舞剑的少女似乎要跟魔女同归于尽,而此时的音乐,也略微有些嘶鸣,似乎是在替少女悲哀。

    而最后的最后,少女持剑想要刺向魔女的心脏。

    但魔女很快的闪开,少女与魔女一同消失在夜幕之中。

    音乐由激烈转为了悲伤,虽然已经不再有人舞蹈,但是音乐依旧在继续。

    人们似乎在心中想到了与魔女争斗的少女的结局,那一柄玉剑被人抛出,一声脆响,孤零零的躺在那里,暗示着无数种的可能。

    鼓声消失,箜篌之声轻灵。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音节,乐声消失,而充斥在他们鼻息之间的甜香也逐渐消失。

    如同大梦初醒一般,所有人都在回味着刚刚所看到的一切。

    一段没有结尾的人魔之间的争斗,让每个人在欣赏之余,都要自己想要的结局。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辛牧纵然知道那香是有问题的,可还是忍不住,被吸引了目光。

    说实话,那个扮演魔女的女子太过漂亮,却又太过诱惑。

    那不仅仅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渴望,更是每个人深藏于心中的魔鬼。

    微微平复了一些躁动的心,辛牧却是对九殿下带来的这位歌姬刮目相看。

    不过,更值得他注意的,则是带来这一队歌舞伎的完颜玉。

    他这样,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