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一章 伪装舞姬
    那个人会喜欢他才怪呢吧,完颜玉并未揭穿这件事,只是抿着嘴乐下,就继续开始接受着那些人的恭维。

    别看他年纪小,但是心智却是比一般人都要成熟。

    那些带着刺的甜蜜话,小玉都一字不漏的收下。

    表面上做出一副单纯无心机的样子,可内里,却早就一眼就看透了这些人的把戏。

    “启禀九殿下,您带来的一队歌舞伎到了,不知道现在能否让他们进来了。”

    一个侍卫在小玉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回禀道,小玉的眸子划过些许的诧异。

    歌舞伎,他从未邀请,难道说,是他们——

    “恩,可以带进来了。一会儿我亲自去看看,这可是我献给舅舅们的礼物。”

    面上一派轻松,但是只有小玉知道,其实他有多么的紧张。

    看来白苏,还是没有留住姐姐的脚步。

    心头不由得掠过了一抹忌惮,这里的人那么多,姐姐万一被认出来的话,只会让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还是一会儿,他找个机会掩护姐姐他们先走吧。

    “几位,这边请。”

    侍卫把三个人带到了一处十分雅致的会客厅,眼神有些怪异的,在三个人的身上扫了扫,之后又收了回去。

    想来,是没有见过她们这样打扮的舞姬吧。

    “我已经派人去回禀给九殿下知道了,几位先在这里等着,殿下马上就会到。”

    林梦雅点了点头,辛家的守卫,比她想象的更加严格。

    尽管她的手里拿着小玉的信物,可还是被挡在了大门外。

    也幸好有小玉的信物在,才让守卫去屋子里通知了小玉。

    不然的话,只怕他们连门都进不来。

    侍卫关上了门,也渐渐远离了会客厅。

    白苏确定外面没人后,才敢趴在林梦雅的耳朵边上,悄悄的与之交谈。

    “我说小姐,您这样穿,真的没有问题么?”

    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家小姐,外面一袭月白色的锦缎长褂,散开的裙摆,恰好可以盖住脚踝。

    这倒不是最要命的,可小姐里面穿的那件衣服——

    那真的可以被称为衣服么?若是让王爷知道小姐居然这么大胆,怕是非得活撕了她不可。

    “能有什么问题?舞姬就应该有个舞姬的样子,穿个演出服怎么了?难道,你还怕我应付不来么?”

    白色的面纱遮住了绝世的容颜,但是今天的林梦雅,却有些不同。

    那双清亮的双眸,如今被细细的描绘成了微微上调的凤眼。

    银灰色的眼线,显得那双眼睛尤为的出挑勾人。

    尤其是配合上小姐不经意的回眸,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魅惑动人。

    这样的小姐,一会儿出现在别人的面前,真的没关系么?

    “我说丫头,你能不能改变下计划。那件衣服实在是太不适合你了,不如,给我穿上怎么样?”

    同样一身月白色长衫的清狐,今天却一改往日的样子,做的是男子的打扮。

    不过他的脸上,同样化上了跟林梦雅差不多的妆容。

    要说有什么不同,怕就是长发一丝不苟的束在头上,更衬托的他,有股子冷艳的感觉。

    当然,前提是眼角处,那一抹明显的嘲讽被略去。

    “死开!少拿你那种变态的女装癖好来评价我的演出服。要是你一会儿敢出岔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不客气的拐了清狐一脚,本来还有些紧张的气氛,生生的被这个家伙给破坏掉了。

    不过好在他们没有多等,一道纤细的身影,匆匆赶来。

    林梦雅按照事先排练好的样子,让白苏跟清狐,操着一口羊肉串味的话,大声的给小玉行礼请安。

    “见过九殿下,小的们特来领命,随时等候您的差遣。”

    毕竟大家没什么经验,所以重要的话,还是要以林梦雅为主。

    好在小玉的反应比较快,一下子就明白了姐姐的意思。

    眼角掠过了某一个角落后,生生的按捺住了想搀扶起姐姐的心思。

    “你们怎么才来,宴会都要进行一半了,你们现在来,不是成心想要我难堪么?”

    小玉状似不满的说道,林梦雅三个人,更是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

    顺带着把小玉迎入了房门后,外面的人,也就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了。

    “姐姐,我不是让你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么?你跑这里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看到小玉居然疾言厉色的训斥他们,林梦雅却是不急不恼。

    “小玉,我也不想来。但是你是知道的,有些事情你无法瞒我一辈子。

    既然如此,我就不想,让你做出违背我意愿的事情来。”

    宁秋肯当这个蛊女,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

    她又怎么可能,为了一时的安定,而让宁秋成为自己的替死鬼呢?

    她不想做,也绝对不会去做。

    “我知道,但是姐姐我这都是了你好。你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凶残。要是他们抓到了你,你一定会受伤的!”

    小玉委屈极了,他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担心姐姐。

    可姐姐,为什么就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呢?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小玉,你要知道。如果他们真的抓到了宁秋,那你怎么办?是弃之敝履,还是如同救我一般的,去救她?”

    小玉愣住了,其实这个问题,他之前也是想过的。

    尽管宁秋跟他的关系不算坏,但是比起姐姐来,跟宁秋她们的那点主仆情义,其实是半分也赶之不上的。

    如此,还不如就——

    “小玉,你醒一醒吧!如果你真的抛掉了宁秋,就等于抛掉了自己内心的善。如果有一天,我与你只能选择一个活下去,你会选择谁呢?”

    当然是姐姐了,这一点上,小玉有着充足的自信。

    可林梦雅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抛弃是一种习惯,一旦你习惯了以后,你的亲人,朋友。但凡是成为了你的累赘后,必定会让你给抛弃掉,成为弃子。”

    明知道林梦雅说的是对的,可小玉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不会抛弃姐姐,决定不会!”

    林梦雅摸了摸他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个温柔的孩子,所以,为了保护好你的温柔,宁秋的事情,绝对不能这么不了了之。你应该还没有说出她跟你的关系吧。既然如此,一切就都还来得及。小玉,听话。”

    没办法拒绝,哪怕是他早就已经说服了自己的障碍,可还是没办法抵抗林梦雅的要求。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苦笑,看来姐姐说的是对的,自己怕是有些鼠目寸光了。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林梦雅轻快的声音响起,完颜玉以为自己要被讨厌了,却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姐姐轻柔的笑容。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同样担心着你。所以,我们更不能有事。一切就还是按照原计划来说,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对外宣称,宁秋跟小玉是一对龙凤胎,之前因为种种原因,小玉必须要养在外面。

    而宁秋作为一个王姬,却要背负着命运,甘心在王宫里做一个小小的丫环。

    如果不是因为九王子回来了,他们的秘密,也不会被人发现。

    好在之前,夫人的确是特别疼爱宁秋,所以这件听起来狗血无比的身世,倒也是有迹可循的。

    “这样也好吧,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宁秋似乎格外的受到欢迎,可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呢。”

    摊了摊手,小玉表示他也很无奈。

    林梦雅立刻推了他回到宴会上,免得宁秋会受到欺负。

    剩下的三个人,继续埋头研究,待会该如何脱身。

    如果不想要打草惊蛇的话,按照原路返回是最好的。

    可他们是打着舞姬的旗号来的,如今没跳一次舞,就要脚底抹油开溜。

    别说是那些侍卫了,就连林梦雅都感觉到自己这一伙人,有些可疑。

    “这就是九殿下请来的舞姬么?那倒是我唐突了,正好现在宴会正是酣畅之际,不如还请三位,歌舞助兴如何?”

    林梦雅一推门,看到的就是一张略有些消瘦,可却十分精神抖擞的中年大叔。

    这人面生得很,林梦雅一时半刻的,也猜不出他的身份来。

    但是能来这里,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当下行了个礼后,才捏着嗓子说道:

    “多谢这位大人,莲儿快奉茶。”

    为了平安的混入辛府,几个人各取了个其他的名字。

    “是。”

    化身为莲儿的白苏在桌子上倒了茶水出来,林梦雅立刻双手奉上。

    可那人却并不喝,也不接过来,只是那么定定的看着林梦雅。

    “我的脸上,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她脸上的面纱,一般人是绝对看不到什么。

    可是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却让辛牧微微一愣。

    这女人,真的只是一个舞姬么?

    未免,也有些太过妖异了吧。

    “没什么不妥,还请你们三位准备好,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辛牧到底是辛家的族长,尽管刚才那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让他有了片刻的失神。

    不过,辛牧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恢复了正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