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章 辛家宴会
    踌躇了半天,眼看着白苏怕是不会轻易的说出口,林梦雅忽然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亲自去问他。”

    说完,林梦雅作势要起身离开房间。

    白苏立刻焦急的挡在了她的面前,秀美的脸上,早已经挣扎不安了。

    “小姐,其实少主人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好!您在大晋救了少主人的事情,已经被有心人捅了出去。虽然那些人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但是知道少主人最在乎的姐姐,就是那个在大晋救了他的人,所以...所以少主人他...”

    林梦雅眉头微微皱起,盯着白苏,让她无可退让。

    “所以小玉就利用这次宴会,把我跟宁秋的身份调换了是不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只是把宁秋往火坑里推么?”

    之前,他们商量好的计划,是以宁秋冒充静柔夫人的女儿。

    因为辛栾站在他们的这一边,所以计划虽然困难重重,却也并不难做到。

    如今小玉居然想要让这两个身份混淆,无疑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道了宁秋的身上。

    成为蛊女,本就已经是危难重重了。

    这样一来,只怕会有人想要想法设法的除掉宁秋。

    不行,绝对不能这么做!

    “小姐,我知道你向来是爱憎分明,这种用无辜的人当您的替罪羊的事情,您从不肯做。但是这是最好的办法,不仅仅是辛家,几乎所有盯着那个位置的人,都想要得到您,来威胁少主。这件事情,也是宁秋同意了的。而且宁秋一旦成为辛家的蛊女,那么辛家一定会拼尽全力去保护她的。”

    白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林梦雅摇了摇头,眼神却是带着一抹失望。

    “我从来不是那种迂腐之人,这些所谓的大义我都懂。但是白苏,以牺牲别人换来的大义,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大义。要是连眼前之人都无法保护,要是连给别人的承诺都无法遵守,那还算是什么大义?我不想要那种冷酷无情的保护,更不当一个随意牺牲别人,换来自己平安的大人物。我只是我,宁秋也只是宁秋,我们生命是相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请恕我无法苟同。所以现在请你让开,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宁秋跟小玉一起去做傻事。”

    白苏看着林梦雅的眼睛,此刻的她,无喜无悲,亦没有任何波澜。

    低着头,强忍着难过。

    她又何尝不知道小姐的性格,因此少主人,才把看守小姐的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

    可她终究是无法拒绝小姐,无法违背小姐的命令的。

    站起来侧过身子,白苏低着头,可眼神却是坚定无比。

    “白苏,你若是为难,尽可以待在这里。有清狐陪我,我不会有事。”

    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可能是重了一些,也知道白苏是为了自己好。

    可白苏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小姐说的对。其实我也知道,当初为什么我们几个人,都对小姐忠心耿耿。因为我们知道,跟了小姐以后,您会把我们当做亲人一样,绝不会随意的舍弃。这也是您最让人敬佩的地方,所以您不管去哪,白苏都会追随于您。”

    林梦雅微微的愣了愣,旋即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是啊,也许在别人的眼中,她就是个傻瓜吧。

    但是傻瓜,却也有傻瓜的长处,不是么?

    “呦,你们主仆二人玩的这么热闹,怎么也得带上我一个不是?”

    房间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脸笑意的清狐,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林梦雅。

    纵然知道他家小丫头固执的很,可他,就是喜欢她的固执。

    “哪儿都有你,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倒是有个更好的方法,可以混入宴会了。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去吧。”

    虞山郡内,最大的势力不是王族,亦不是什么江湖势力。

    而是在整个烈云,都赫赫有名的辛家。

    辛家的宴会,调动了整个虞山郡稍有权势之人的目光。

    但是今天宴会的主题,却是为了一个特殊的人物接风洗尘。

    九殿下完颜玉——唯一一个在民间长大的王子,却拥有十分强有力的支持者。

    而且在前阵子的蛊洛会上,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所有王子带来的蛊虫。

    人们不禁把这位后起之秀,与早有威名再身的大王子完颜景做比较。

    但是令人惊奇不已的是,这位九殿下的蛊虫,丝毫不弱于完颜景的,甚至,有可能更强!

    这一发现,更是让完颜玉的名字,渐渐响彻在整个烈云的国土之上。

    如今辛家要招待的,居然是这么个新晋的人物,其用意,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可辛家一早就放出话来,九殿下这次来,只是为了公干。

    这样也让那些有心人,找不到什么把柄来诬陷辛家了。

    夜色如醉,等到林梦雅她们一行三人到达辛家的时候,里面已经传来了阵阵的靡靡之音。

    大门口,更是有不少的侍卫巡逻保护,闲杂人等别说要进去了,就连靠近都是不太可能的。

    “这几个人倒是不太麻烦,丫头,要我去解决掉么?”

    躲在角落里,清狐眼中划过了一抹冷色。

    但白苏立刻就阻止了他的行动,压低了声音说道:

    “千万别小看了辛家,整个烈云蛊术的高手,几乎都集中在了辛家。你看这些侍卫武功不高,但是各个身上都带着各种不同的蛊虫。只要他们出现什么异常,里面的人立刻都能知道。到时候,咱们恐怕就麻烦了。”

    有了白苏的介绍,林梦雅却是双唇弯起,仿佛一定都不在意。

    “小姐,可有良策?”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看着那几个打扮得十分妖艳俏丽的身影,竟然快速的隐没到了朱红色的大门之后,心头有了主意。

    “不如,我们如此可好?”

    今天辛家的老宅高朋满座,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宴会是在一个露天的园子里举行的,辛家的几位宗老坐在上席,而跟他们并排坐着的,就是烈云国如日中天的九殿下——完颜玉。

    不过此时,平常总是沉着一张小脸的完颜玉,则是有意无意的,眼神丢到了那个,安静的端坐于宴席之中的女人身上。

    自以为无人能看到,却没有想到,自己所有的小动作,都已经被人尽收眼底了。

    “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柔儿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你母亲,在王宫里过的可还习惯?”

    坐在完颜玉左手边的,是辛家如今的当家人,辛牧。

    按照辈分来说,他应该是辛栾的堂弟,同时也是静柔夫人的亲弟。

    原本,辛家的当家是夫人的亲生哥哥。

    但因为二十年前,他看管亲妹妹不利,所以被褫夺了族长的位置。

    只是他实力超群,即便不是族长,也是辛家话语权最重要的宗族长老。

    辛牧既然是他的弟弟,自然也是要听他的话。

    是以如今辛家,还是掌控在夫人的亲哥哥手中。

    不过,这对于小玉来说,倒是没什么差别。

    “多谢族长挂念,我母亲一切安好。只是时常会想起当初,在这里度过的时光。这里,毕竟曾经是她的家族。”

    小玉笑起来也是风度翩翩,儒雅斯文,丝毫不像是传闻中,那个冷酷无情的九王子殿下。

    辛牧却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只是脸色越发的慈爱可亲。

    “是啊,想当初我们兄妹几个,也曾经是天真活泼。不过说起来,我到底是九王子殿下的舅舅,殿下可以不必如此的外道。当初你母亲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殿下大可不必如此的拘谨。”

    过去?哪会有那么简单。

    完颜玉心中冷笑,可面上却越发的乖巧和气。

    “舅舅说的是,是我外道了。只是怎么不见大舅舅呢?难道说,大舅舅还在怪我这个外甥?”

    完颜玉当然清楚,这个家里能说了算的,只有那个神秘兮兮的大舅舅。

    但是他已经到了这里好几日了,怎么还是不见那位辛家宗老的身影呢?

    “哪里,你大舅舅与你母亲的关系最为要好,怎么可能会怪你呢!只是这几天,他听说你要来,一时激动,导致蛊术出了点岔子。也不过是三五天就能好,你不必担心。”

    激动?他看是躁动才对。

    小玉并不急着追问,只是又跟这位二舅舅攀谈一阵子之后,方才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说起来,大舅舅跟二舅舅都没有见过我的面吧。如今见了二舅舅,我倒是觉得见了亲人一般。只是不知道大舅舅,有没有二舅舅这样的和顺呢?”

    一路上,小玉都感受到了一件事。

    辛家上上下下,其实都对他抱持着不小的敌意。

    只怕这股子敌意的来源,就是当初母亲,抛弃蛊女的身份,毅然选择了父上的事情吧。

    可他,又怎么可能会惧怕?

    “你大舅舅他...怕是跟我有些不同,不过咱们都是亲娘舅外甥,自然是跟别人不同。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你大舅舅那个人,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也许,他看到你以后,可能会喜欢得不得了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