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九章 狐狸与狼
    好好的劫后余生,愣是让脾气爆发的林梦雅,给搞成了家暴现场。

    好在伙计已经退下,不然的话,在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少主人,居然会在一个女人的手下求饶喊痛,他一定会觉得幻灭的。

    “疼!我错了姐姐,我不应该瞒你的。可是我要是说了,你一定会替我担心,没准还会要求跟着我一起去的。我怕我保护不到你,万一让你受伤了怎么办呢?”

    耳朵被林梦雅野蛮摧残,饶是以小玉的定力,也只能求饶认错。

    “你还知道我担心?那你知不知道,万一你受了什么伤,我没办法照顾你的得有多难过?好啊,你现在翅膀硬了,完全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告诉你,一日为姐,终身为姐。我既然是你姐姐,就不能看着你不管。要是再有下次,看完不打断你的腿!”

    凶巴巴的训斥着小玉,后者哪里敢还嘴,只能点头称是,连连保证自己再也不敢,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听话,这才让林梦雅,暂时松开了手。

    眼泪汪汪的揉着通红的耳朵,别说,还就林梦雅拧他的时候,才会让他感觉到无比的疼痛。

    乖巧的站在林梦雅的身边,又是点头哈腰割地求饶,又是捏肩捶背照顾殷勤。

    站在门口的三个人,白苏跟清狐是早就知道这一对姐弟的样子的。

    倒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的宁秋,有些傻呆呆的,好像难以置信的样子。

    呃...这个上蹿下跳的少年,真的是那个对谁都冷冷清清的九殿下么?不是她看错了吧?

    “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我的气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姐姐,您就消消气吧,好不好?”

    小玉知道林梦雅从来都是嘴上厉害,心里却比谁都要关心自己。

    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梦雅,后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也暂时的不再气呼呼的看着他了。

    眼见自己的计策有效,小玉露出了一抹奸笑。

    腆着一张笑脸凑到了林梦雅的身边,贪婪的嗅闻着独属于姐姐身上,那混合了多种毒药跟草药的药香。

    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疲惫,都仿佛在一夕之间,完全褪去了似的。

    “离我这么近干嘛?滚远点,我可没说原谅你。”

    白了那家伙一眼,其实视线却是没有离开过小玉。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对方一番后,确定没有受什么伤,林梦雅这才暂时的放下了一颗心。

    若是有人敢伤了小玉,她必定会十倍百倍的奉还。

    “我的好姐姐,您就不要再跟我生气了。保证,以后一定会乖乖的听话。对了,你们这次从王城来这里,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扯着林梦雅的袖子来回的晃动,后者也像是受不了他似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少主人放心,一路上王上都安排得极为妥当,没有任何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白苏笑着说道,只是心头,却不免划过了一抹隐忧。

    别人可能还没有觉察出来,但是当他们进门的那一刻,少主人拥抱小姐的样子,可远远不像是一个弟弟,对自己姐姐做出来的亲热样子。

    那是,男人在看向自己心仪的女人,才会露出来的神色。

    可小姐的心里,心心念念的只有昱亲王。

    等到少主人表白心迹的那一天,真不知道,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那父王倒是会做事,我家丫头为了你的事情都操劳了那么些日子了,你是不是该给她点好处了?”

    一直站在门口的清狐,眼神里也闪过了一抹冷色。

    这个小子,眼光还真是不错。

    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林梦雅的身边,他自然是知道丫头的心思,也知道小玉在林梦雅心中的分量。

    但愿这个小子被自己作死,否则的话,他可不会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就放他一马。

    “你怎么也来了?龙天昱也知道了?”

    其实从清狐刚刚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小玉的心头,就充斥着浓浓的不安感。

    当初清狐可是跟在龙天昱身边的,他的人也说过,自打林梦雅诈死之后,清狐就留在了龙天昱的身边帮忙。

    心头不由得微微紧缩,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姐姐现在完全是独属于他的。

    绝不能再次,被那个男人夺走。

    “他不知道,清狐是因为无意中,发现了山洞里没有我的身体,所以才顺藤摸瓜找过来的。这件事情,我已经让他保密了。”

    还不等清狐开口,林梦雅竟然帮他主动的遮掩。

    不过她所想的是,如果小玉知道龙天昱也来了,肯定会是去调查他的目的。

    到时候,反而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毕竟以龙天昱的身份,他也不可能潜入别国,只为了见自己一面。

    那个男人的心思,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见她可能是主要的原因,但是难保,他会不会‘顺便’做些别的事情。

    比如说,暗中潜入蛊洛会。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万一小玉知道了,只怕又会掀起一场波澜。

    “那就好,有些事情,无关的人还是不知道的好。”

    小玉这话像是在警告清狐,后者也眯起了危险的眸子。

    从前他就知道,这孩子是一匹小狼。

    如今他已经长出了锋利的爪子,所以,就想要抢夺他所守护的珍宝么?

    哼,还是太嫩了。

    “那是当然,主要是跟丫头有关的事情,我绝不会泄露丝毫。丫头,你也累了,我陪你去休息。小狼崽子,我劝你有时间,还是多看看你那位姐姐。免得到时候露出什么马脚来,让我们的努力,都前功尽弃。”

    清狐也是意有所指的怼了回去,两个人的目光无声的交锋,在林梦雅觉察到之前,也各自的散去了。

    清狐惊讶于小玉的执着,而小玉也对清狐的戒备暗暗心惊。

    狐狸跟狼,如今却是棋逢敌手。

    可一个只是为了守护,一个却是想要掠夺。

    点了点头,其实清狐不说,林梦雅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她可是生生的在路上研究了十天,精神也好,体力也好,也早就到达了一个极限。

    “好,来人,带小姐去休息。”

    小玉早已经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在清狐的阻挠下,并未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反倒是主动的让人带他们下去休息,还嘱咐林梦雅,有事就可以叫人来找他。

    “我先去睡一觉,等我醒了,还有要事要跟你说。”

    揉了揉眉心,林梦雅也知道,自己再不休息的话,大脑就要罢工了。

    跟在伙计的身后,由清狐陪着,回到了小玉给她安排好的房间。

    “你也去休息吧,我醒了自然会去找你们。”

    把想要给自己按摩的清狐也推出了门外,林梦雅看着那张大床,只觉得无比的亲切。

    扑倒床上,闭上了双眼,刚刚那股子奇怪的气氛,就连她,都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小玉有些怪怪的,清狐也是。

    就连白苏的反应也有些不同寻常,难道,大家都被传染了不成?

    懒得去探究深层的原因,大家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样不可或缺的家人。

    但愿能有那么一天,他们能再次相聚,如同之前一样,共同的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

    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他们到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等到林梦雅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然是满天繁星了。

    坐起身来,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带来的后果,就是大脑阵阵的发懵。

    最近她是用脑用的有点狠了,纵然有神农系统的帮助,可还是让她有种脑细胞被耗尽的感觉。

    “小姐,您怎么醒了?”

    正轻手轻脚的推开门的白苏,看到了坐在床沿上发呆的林梦雅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鸡茸粥,走了过来。

    “睡够了就醒了,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大家都在干嘛?”

    自顾自的从床上起来,林梦雅坐在桌子前面,舀了一勺鸡茸粥,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着。

    白苏看着她,咬了咬唇轻轻的说道。

    “清狐估摸着您该醒了,所以就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您喜欢吃的。至于少主人...他带着宁秋出门去了。”

    白苏在她的面前,果然是一点谎话都不适合说。

    林梦雅放下了温热的粥,眼神定定的看着白苏。

    “说吧,小玉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带着宁秋出门。”

    垂下了眸子,白苏有些无奈。

    “其实,九殿下是带着宁秋出席宴会去了。少主人说,三天前辛家就知道了他的来意,但是一直拖着不肯说这件事。现在宁秋到了,辛家也说要给少主人办一个接风洗尘的宴会。少主人觉得,这是让宁秋亮相的最好时机。所以,才带着她一起去的。”

    林梦雅听了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没什么毛病,毕竟宁秋的确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出场的。

    “不过,你还没完全说完吧?白苏,你知道的,在我的面前,你从来学不会隐瞒。”

    完全被小姐拆穿的白苏,满心的委屈。

    她不是不想说,只是少主人说了,一旦她据实相告,小姐一定会去阻止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