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蛊王巫后
    如果这些事情她少知道一样的话,也不可能产生这样的联想。

    但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神巫所在的地下城,绝不可能是他们要寻找的仙城。

    可神巫的产生,却很有可能,会跟仙城有关。

    因为烈云人相信,他们都是蛊王跟巫后的后代子民。

    种种传说,也都跟仙城和古卫国有着某种关系。

    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是她跟舅舅,都不清楚的呢?

    下意识的拿出怀中的石板摩挲着,除了白苏跟阿秀之外,怕是这石板上的内容,也只有那些守护者们才知道了。

    思绪又飘向了远方,不知道烈云这样一个神秘的国土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希望揭开秘密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吧。

    “姑娘似乎有心事?”

    宁秋好奇的看了一眼林梦雅手中的石板,不过上面除了一些小点点之外,倒也没什么特殊的。

    “恩,不知道关于蛊王跟巫后的传说,你可知道?”

    蛊王跟巫后,林梦雅只觉得越靠近,就越觉得这两个只存在于神话人物,来历不凡。

    好像迄今为止,烈云国所有的隐秘,所有的传统,都跟这两个人有关系。

    比起神,她更愿意把他们当做两个从未谋面过的陌生人。

    她更是尤为好奇,为何千百年以后的今天,在烈云人的心中,这两个人还有那么崇高的地位呢?

    “蛊王跟巫后么?我倒是觉得,他们二位,跟王上和静柔夫人很像呢!”

    宁秋别看深处后宫之中,但是民间的传说,可一个都美落下。

    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向往,这是每个烈云人都知道的故事,却也是每个烈云姑娘的向往。

    “传说蛊王曾经是最厉害的国王,他创造了烈云国独一无二的蛊术,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蛊师。后来,他遇到了美丽温柔的巫后娘娘。巫后大概是天上的神仙,是在看到蛊王的英勇后,就爱上了蛊王。蛊王看到巫后娘娘后,也立刻就爱上了这个漂亮的仙女。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从此之后,蛊王与巫后娘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看着宁秋那副向往的样子,林梦雅摇了摇头。

    就跟每个现代的姑娘,都有一个公主梦一样。

    从小就听到这些传说长大的女孩子,又有几个不想成为传说当中的巫后呢?

    把思绪收了回来,虽然蛊王跟巫后的秘密,还有许多等待她去开解。

    可更重要的,是解决面前的难题。

    “行了,早晚有一天,属于你的那个人会出现的。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嘱咐你。到了辛家之后,我不方便出面。所以有什么事情,你就跟白苏他们说。一旦你在辛家站稳了脚跟后,就要求一个人搬去万蛊池旁边的宅院住,只带一些随从。到时候,我们会悄悄的混入里面。一旦成功了,那我们也就自由许多。”

    蛊女有很多特权,而且为了保持蛊女的清白高洁,一定是要隔离居住的。

    之前因为王上拐带了上一届的蛊女,届时只怕对宁秋的看管,会更加严厉。

    万蛊池旁边的那个居所,一般只有有人需要去万蛊池修炼的时候才会开启。

    因为除了蛊女之外,其他人不容易进到里面。

    进入的出入口,都有蛊师跟蛊虫把手。

    别说有人拐带了,就是见上一面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林梦雅有充分的信心,只要宁秋被认定了,那么他们就会去那个万蛊池旁边的院子居住。

    到时候无人看管,她的暂时消失,就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

    点了点头,宁秋细心的把一切都记在了心里。

    她知道自己在辛家必须要步步小心,所以必须要把贺兰的话,一字一句的都深深的刻印在脑海中。

    “还有,按照夫人的意思。想要成为蛊女,还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审查。除了小玉跟我之外,你绝不能相信任何人。哪怕不是辛家的人,亦或是有人跟你说他是王上夫人派来的人,你也不可相信一个字。除非是我们亲自来到,不然其他人的消息,你也一概不要信,明白了么?”

    认真的点头,宁秋自然是明白。

    何况她身处深宫之中,自然是多疑所思,轻易的不肯相信陌生人的。

    又叮嘱她几句后,马车也到了第一个停靠的地点。

    四个人才刚跳下马车,就有人迎了上来。

    “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小姐公子们请。”

    来人压低了声音,掏出一份王上早就秘密写好的密信,交给了林梦雅。

    不动声色的拿过来细细的看了几遍之后,林梦雅才暂时放下了戒心。

    既然是王上亲自准备的,想来不会出岔子。

    “多谢。”

    跟着男人进了他身后不起眼的小小客栈,里面东西不多,人也不多,却是十分的干净整洁,不像是村边的野店。

    他们要在这里停留两天,然后再换一辆新的马车上路。

    且这里,就是宁秋要接受魔鬼训练的第一站。

    稍稍的安顿了下来,王上的人随时保护着他们,而且这个小野店客人不多,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怀疑与注意。

    在客栈的后院,林梦雅依旧是一头扎入了草药堆之中,除了白苏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她的屋子。

    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看着手中初见成效的草药,林梦雅伸了伸懒腰。

    其实这几天她一直在研究,如何能让小玉,成功的控制王蛊的方法。

    只是试过了好多的法子,都没有她的血液管用。

    夫人跟她说过,要是小玉不能完全靠自身控制王蛊的话,只怕到了最后,可能会被王蛊反噬。

    所以,她必须力求百分之百。

    但王蛊毕竟厉害,她也只能加快速度研究。

    “头要抬起来,目空一切。对,脚步要再沉稳一些。不要笑,也不要露出讨厌谁的神色出来。就好像你谁也看不起,不是因为他们比你弱,而是他们根本入不得你的眼。”

    窗外,清狐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对待除了林梦雅以外的人,这家伙一直缺少必要的耐心。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自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可碍于她的要求,清狐又只能耐心的教授。

    通过窗子,林梦雅看到外面,宁秋正被清狐训斥得双眼发红。

    那家伙的嘴巴一向是毒辣得很,对于宁秋也没什么好话。

    什么笨蛋蠢货之类的说了一箩筐,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寻到了一块三指长的木板。

    只要宁秋做的有些不对,板子就会重重的落在她的身上。

    虽声音不大,可清狐是何等高手,分寸只怕拿捏得宁秋疼得没办法忍耐。

    “说了半天你怎么就是不会?我要的是目空一切,不是畏首畏尾。难不成真是奴才当惯了,主子就不会当了么?”

    又是一番臭骂,林梦雅明显的看到了宁秋通红的眼角,是勉强忍住的泪水。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其实蛊女那一类冰山似的美人,宁秋可能见都没见过。

    毕竟王宫里的女人,都会冲着王上的宠爱去的。

    谁又会板着一张脸,一天端着个冷美人的架子呢?

    让她学会这种从未见过的感觉,也真是难为了宁秋了。

    正好她也累了,不如出去帮帮她们好了。

    “你这老师也太刻薄了些,我让你耐心的教一教她,可没说要让你把她当出气包。”

    清冷的女声无喜无悲,声音缓而不慢。

    一双素手推开了房间的门,莲步轻移,一张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俏脸,出现在三个人的面前。

    清狐看到林梦雅的样子,突然间眼前一亮,立刻像是只兔子搬,窜到了她的面前。

    “就是这个样子,你看到没有?”

    清狐笑眯眯的指着林梦雅的脸,仿佛把她当成了教具。

    “好了,不要闹。”

    轻柔的女声有种说不出来的空灵感觉,林梦雅的眼角眉梢,都像是被冻结了似的,丝毫感受不到她真实的情绪。

    就像是清狐说的那样,她的目光没有避讳任何人,却又说不准是在看谁。

    宁秋傻傻的看着贺兰,好像要把她的样子,都记在脑海中。

    这样,她就不会忘了。

    “就是这样,没什么难的。你再加紧练习几次就好,所谓的无欲无求,就是把心事深深的藏起来而已。还有你,给我好好教她,不要再拿出一副敷衍的态度,小心我不高兴了,你就死定了。”

    亮出一口白森森的贝齿,清狐自然回到,不按照规矩办事,最后林梦雅一定会让他死的很惨。

    立刻指天发誓的保证,一定要当一个耐心细心的好老师后,这才哄得林梦雅安坐在一边,而没有那么冷气森森的看着自己。

    “小姐好像对宁秋格外的重视,其实只是半年而已,小姐何必那么费心呢?”

    白苏递上柔软温热的帕子,让林梦雅把粘在手上的药末擦干净。

    后者的眼神里,却飞快的掠过了一抹精光。

    用只有俩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说道:

    “半年?不,我改变主意了。如果顺利的话,我希望在辛家不能完全为小玉所用之前,都让宁秋继续当下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