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五章 烛龙伪装
    以往因为小玉的原因,林梦雅的确是忽视了不少的细节。

    比如说,四国之中,养蛊最厉害的是烈云国,而养蛊最厉害的人,在烈云的地位也越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会有这种可能。

    越是在烈云地位崇高之人,就越有可能是烛龙会的人。

    这么一想来,她似乎是在跟整个烈云国为敌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如果真的如此,那是不是就代表着,她所交好的烈云人,也许可能是她的敌人?

    大脑极速运转,林梦雅只觉得心头一阵慌乱。

    不自觉的摸到了腰间,那一枚坚硬的玉质令牌。

    那是静柔夫人给她的印信,有这个东西在,她可以随意的进出王宫,也可以随意调动王宫的力量。更可以在关键时刻,成为她的护身符。

    转而想起自从她到了烈云之后,在这里认识的人,经过的事,心头的疑惑,渐渐的烟消云散了。

    想通了心里的事情,林梦雅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嘴角弯弯,一抹温醇的笑意,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

    “丫头,你不是傻了吧?”

    清狐的手,在林梦雅的眼前晃了又晃,担心的问道。

    “去一边去,别捣乱。臭狐狸我问你,这件事情是谁告诉你的?或者是说,到底是谁才会让你有这样的感觉的?”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清狐的话,林梦雅一定会认为,他是烛龙会派过来撩动她信心的奸细。

    清狐的话乍一听好像是很有道理,烛龙会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想要渗透一个国家,实在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他们刚刚却同时忽视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烛龙会跟烈云国这个国家,有本质上的不同。

    “你这么说来,难道是怀疑,有人想要故意误导我?这不太可能吧丫头,这是我在烛龙会那么多年才得出的结论。除了你之外,我可不曾相信任何人。”

    听了清狐的反对,林梦雅眉头微微皱起,不过片刻之后,又松开来。

    脸上的笑容又有些转冷,似乎是在无声的嘲讽着谁。

    “你说的没错,也许你的感觉也没有出错,错误的,是整个烛龙会给你的感觉。也就是说,你们被整个烛龙会都骗了!”

    被整个烛龙会骗了?这怎么可能!

    但清狐聪明的大脑,几乎是瞬间就跳出了原有的思维,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思考着这个问题。

    “你说的一切都是对的,烛龙会给人的感觉是残暴不仁,阴森恐怖。而烈云国给人的感觉,也是清冷孤傲,神秘的很。所以不管是任何人,一旦在有心人的误导下,很容易对这俩个之间产生各种联想。而这个就是烛龙会给自己的保护色。它误导的是天下人,而并非是一俩个人而已。”

    林梦雅其实能想通这件事情也是十分的偶然,烛龙会说破大天了,也只是个民间组织。既然是个民间组织,那么它注定是为了少数人谋求利益的地方。

    但是国家不同,想要维持正常的运转,国家会制定各种各样的规则,说简单些就是法律。

    可烛龙会并不同,从她初次与烛龙会打交道开始,就知道这个地方是一个以实力为尊,十分混乱的地方。

    所以看样子相似的两个地方,其实却是完全不同的性质。

    如果烈云就是烛龙会的话,现在显现出来的,只能是勃勃野心作用下的焦土。

    可烈云是有希望的,也是充满了各种生机与可能的。

    也许暂时,会有黑暗笼罩着烈云,但林梦雅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位明君给烈云带来新的希望。

    而那个带来转机的人,林梦雅相信,一定会是小玉。

    但烛龙会如此作为,只怕会给烈云带来一场灾难。

    寻找古卫之遗,这是每个野心家的目标。

    其中最为接近目标的,便是这个烛龙会。

    只怕到时候,被天下人误导的烈云,则是会首当其冲的,成为众人攻击的目标。

    到了那个时候,烈云无辜受累,而小玉又怎么可能会独善其身。

    “虽然我还是觉得,烛龙会跟烈云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也觉得,如果魁首真的烈云国的王上才有些不对劲。之前小玉诓骗我们,说想要复活你,必须要去找烛龙会的真龙骨。但烛龙会里人尽皆知,真龙骨魁首会随身携带,从不离身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小玉又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呢?”

    有些事情不是清狐不聪明,而是靠的太近了,反而会看不清楚。

    其实她也是一样,如果她没有在这里生活半年,没有认识到那些人的话。

    她也一定会相信的清狐说的话,眼见未必是真,耳听也未必是实。

    看来以后,不管她做什么,都必须先自己用心去听去看才行了。

    “所以说,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但我们这么想的话,就会简单得多。烛龙会的魁首可能是出身烈云的世家甚至于王族,所以他十分的了解烈云的一切。在烛龙会的管理上,他有可能会借鉴烈云的一些习俗或者是习惯。或者是给人以误导,觉得烛龙会就在烈云。进而利用烈云的盲目排外,还制造这里就是烛龙会大本营的假象,用来迷惑世人。这样的话,即便是到了被人攻进老巢的那一天,烈云国成为了他们的缓兵之计。而烈云国一旦有事,他们就会有充足的时间撤退解散。毕竟攻克一个烛龙会很难,可攻克一个国家,会更难,而且动静绝对不会小。”

    依仗于一个聪明的大脑,林梦雅整理分析起来,条条是道。

    清狐听后,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

    毕竟按照林梦雅这样说的话,烈云可就有些危险了。

    “那我们最好的方法,还是先按兵不动吧。现在除了我之外,肯定还会有人也这么想。不如我们想办法,让烈云跟烛龙会剥离开,你看如何?”

    清狐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这件事情,可不是她来做的。

    “我跟你想的一样,但是这事,还是让小玉他们去费脑筋吧。清狐,我想回大晋一趟。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

    歪着头看着清狐,明明知道自己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可林梦雅还是会习惯性的征求清狐的意见。

    微愣了愣,清狐有些不明白林梦雅的意思。

    眉宇之间带着几分焦急,生怕她会一直想不开,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来。

    “丫头,我知道你跟龙天昱之间的感情。可是你现在真的不适合回去,毕竟这里还有那么多事情要你去做。你要是现在回去,功亏一篑怎么办?”

    清狐的语气有些急切,林梦雅听到耳朵里,却倍感窝心。

    他就是这样,每每都会替她着想。

    握着清狐的手,林梦雅认真的看着他。

    “我是想要回去做一个决断,清狐我没有退路了,你明白么?”

    黑色的双眸之中,是清狐很少见的坚定。

    但是他更加清楚,只要林梦雅一露出这种表情,就代表着她绝不会退缩。

    “真的要这样么?丫头,我不想看到你痛苦,更不想看到你受伤。”

    天地间,唯有她才能让他这么犹豫。

    如果是放在别人身上,怕是他连嘲笑都会懒得去做。

    可她的一喜一悲,却重重的刻印在了他的心中,随时牵动着他的心神。

    “非去不可,清狐你可以选择不跟我去。但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做到。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身世十分的复杂,绝不是一句两句就说得明白的。寻找古卫之遗,是我的命。”

    清狐突然笑了,无奈之中,又多了几分轻松。

    “不,我一定会跟你回去。你有你的命,我有我的命。”

    他的命,就是为了她而死。

    这一点,从她把他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的。

    “好,真好。”

    捧住清狐的脸,林梦雅仔仔细细的左看右看,那副专注的神情,看得清狐有些瑟瑟发抖。

    这丫头,才刚煽情完,这会子又要做什么?

    “臭狐狸,你怎么比女人还女人啊。”

    略带着一点点嫉妒的说出口,林梦雅双手只着下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我...我还好吧。不过丫头,你到底想要干嘛?”

    清狐有种想要双手抱肩的冲动,这丫头的眼神,实在是太可疑了。

    “我是想,你能不能在十天之内,帮我把屋子里头的那一个,*得高贵优雅,冰冷孤傲呢?”

    蛊女不能是徒有其表,更不能是虚张声势。

    宁秋虽说在夫人的身边,被*得跟寻常的女子不同。

    可在她看来,还是不够。

    真正的蛊女,地位超然,而且蛊术又厉害,自然是应该那种要高于顶,不屑于跟一般人为伍的那一种。

    现在宁秋的气质,有些太过亲和了。

    而且她常年伺候在夫人的身边,看着就像是女官,不像是主子。

    到时候被人看出来,岂不是会功亏一篑?

    “这个么,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可告诉你,辛家蛊女的审核可是极为严格的。丫头,你的手段行么?”

    清狐略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了林梦雅,可惜后者,只给了她一个轻蔑的眼神。

    “行不行的,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别说是蛊女了,王母娘娘我还不是说造就造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