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四章 清狐入宫
    身后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林梦雅僵硬着身体,只觉得心里,有些微凉。

    有些幸福看似简单,对于她来说,现在却像是荆棘一样,想要握紧,却又怕被刺伤。

    转过身去,看着龙天昱早已经消失的地方,有些略微出神。

    有些事情,想通了是一方面,但事到临头,能不能那么轻易的面对,果然还是另一方面。

    “小姐,清狐来了。我已经让他扮成侍卫混进宫中了,您现在要见他么?”

    身后白苏的声音传来,林梦雅立刻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扬起了笑脸。

    “好,让他过来吧。”

    龙天昱一走,如今清狐依旧是她的守护神。

    有他在,自己也不用再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小姐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

    白苏讶异的看着自家小姐,她很少会哭的,所以一时之间,白苏倒是没有往那方面想。

    “哦,是里面太呛了而已。我去洗个脸,你进去帮我看一下。”

    总归是要有个结果的,不过是或早或晚罢了。

    现在她再去纠结,也是于事无补。

    狠狠的用冷水扑到了脸上,冰凉的触感,也让她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才刚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宫娥,正背对着她,站在白苏的身边。

    “小姐,我把人带来了。”

    白苏迟疑的看了看身后那个宫娥,脸上的表情,总有些一言难尽。

    林梦雅看了一眼那个宫娥,却只想翻个天大的白眼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

    “我说,你是扮女装上瘾了么?”

    宫娥立刻回身,一张妩媚风流的脸蛋,带着十足十的谄媚的笑容来。

    眉眼是很精致,只是眼神太过轻浮。

    翘起兰花指,捏了绸缎的帕子,捂住了嘴。

    “哎呀,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过爷这一扮上,王宫里的那些红粉佳人们,可就都被爷给比下去了。丫头,你说是也不是。”

    捏着嗓子,故意装出一副柔媚的样子。

    林梦雅白眼终于没忍住,狠狠的翻了一个。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这个神经病出门。”

    她只觉得火气向上涌,还以为这么长时间过去,这家伙总会有点改观了。

    却没有想到,还是一样的扭曲变态。

    “是,小姐。”

    白苏憋着笑容,其实清狐扮起女人来,简直比女人还要艳丽几分。

    可这家伙却每每都故意做出一副扭曲姿态来,也不怪不得小姐会发火了。

    “讨厌,难道你还怕猎云国的那个国君会相中我不成。放心,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爷也只是你一个人的。”

    “咳咳...滚开!”

    真是受够了这家伙的变态行径,林梦雅飞了一记眼刀给清狐,总算是让这个

    家伙稍微清净了下来。

    不过有他这么一闹,林梦雅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情况如何?她还能挺得住么?”

    刚想跟进去的清狐,就被林梦雅一个眼神给瞪在了外面。

    有他在,这里的安全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跟着白苏一起进到正殿之中,好歹这里比较宽敞,所以药材焚烧的味道,能严严实实的被关在这里。

    尽管不会有人猜到她们在做什么,可是小心无大错。

    “人已经昏过去好几次了,可醒过来的时候,还是要咬牙坚持着。不过小姐,我怕她就这么生生的捱三天的话,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白苏说的话,也是林梦雅正担心着的问题。

    才一个晚上,宁秋精神跟身体,就透支得有些厉害。

    看来如果想要捱过三天,还真是需要点功夫。

    “好吧,等到这一桶完事了,就让她出来休息一下。到时候我用银针封住她的穴道,也许会减轻一点疼痛。”

    宁秋的坚韧,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等到她们把人从木桶里架起来的时候,宁秋尚且还能保持清醒。

    一晃三天过去,宁秋在木桶里也吸收了第五桶的药量后,人也被消耗到了极点。

    “终于完成了,宁秋,恭喜你。”

    林梦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每次她都要扎开手指取血,现在终于不用了。

    那种绵绵不绝的针扎般的感觉,还真是难受得紧。

    只是跟宁秋比起来,他受到的那点痛苦,似乎不值得一提。

    “辛...辛苦你们守护我了。贺兰姑娘,只要如此我便..我便可以了么?”

    短短三天,宁秋就消瘦了不少。

    林梦雅点了点头,再次把草药撒到了木桶里。

    不过,这些东西却是为了巩固宁秋的身体,调养用的。

    “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夫人她们去做吧,我们只要静候佳音就可以了。”

    炮制蛊女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为蛊女取得一个合理的身份。

    这一点上,相信王上跟夫人,心里自然是有数。

    “那就好了,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这一下我也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最难受的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的煎熬。”

    虚弱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劫后余生的笑容来。

    宁秋也好像比起三天前,更多了几分超脱的感觉。

    有时候地狱般的折磨,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一旦熬过去,心里的承受能力,也会变得强悍不少。

    起码现在的宁秋,比之前可谓是脱胎换骨了。

    “这才是第一关,不过有想,有这个做底子,其他的事情也就好过了。你先休息一起,我们明天就要上路了,有什么事情,我们路上再说。”

    安慰了宁秋几句后,林梦雅从正殿里出来,细心的关上了门。

    如今万事俱备,按照这个路程,小玉差不多已经在半路上了。

    她们轻装简行,也能追上小玉的步伐。

    只是在这之前,小玉可能也会遭遇到危险。

    不过完颜烈那帮人,绝不会让小玉有事的。

    他,才是他们拯救烈云的唯一希望。

    林梦雅居住的偏殿内,清狐正狗腿子似的,帮着林梦雅捏肩揉腿。

    “丫头,这次你可绝不能扔下我了。小没良心的,你不知道你这一去,把爷吓得多厉害。”

    尽管还是那种没正经的调调,可林梦雅却从其中,听出了几分担忧的感觉。

    知道自己上一次的消失,对关心她的人来说,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这种失而复得的惊喜,不仅仅是清狐他们才能感受得到。

    决心要暂时抛弃这些曾经熟悉的过往的时候,她其实也是一样的难过。

    也是因为曾经失去过一次,她才更想珍惜。

    拍了拍清狐的手,三天没有睡好的林梦雅,在清狐轻柔的手法下,也缓解了不少身体上的酸疼。

    “恩,我知道了。”

    这样乖巧听话的林梦雅,连清狐都觉得有些惊讶。

    隐藏在轻浮之后深情,比男女的感情更加浓厚。

    “小玉的事情,我也知道个大概。丫头,你真的要帮着他,登上王位么?”

    睁开眼睛,林梦雅疑惑的看向了清狐。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清狐是个十分灵透的人,所以林梦雅对他的意见,尤为的在意。

    “倒不是有什么不妥,不过你还不知道吧,烛龙会的总舵,就在烈云国境内。只是这里终年有毒瘴跟毒虫毒草,又有密不透风的山林掩护,所以没有人发现而已。”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其实也所警觉。

    之前也有过猜测,但是现在想来,如果把烛龙会的总舵设在烈云国境内,的确是最安全的。

    可这跟小玉能不能登上王位,又有什么关联么?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烛龙会能传承几百年,而烈云也发展几百年间,也从不接纳世人?”

    一丝古怪的念头,浮上了林梦雅的心头。

    “你的意思是说,在烈云国内,烛龙会才是他们真正的骨架么?这不太可能吧,按照王上的性格来说,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虽然这个想法现在看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对于林梦雅来说,如果有一天,自己渐渐熟悉的人,都在一夜之间巨变成了另外一种身份,那对她来说,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如果,王上就是烛龙会的魁首呢?你想一想,小玉即便是要混入烛龙会当中,可以他的能耐,为何不会被人发现。除非,他们身边有一个清楚的知道烛龙会弱点的人在指点。这一点,就连我也做不到。”

    清狐的话,让林梦雅楞在了当场。

    但是心中盘算了一番,想起王上平常做事的风格,林梦雅又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你想一想,烛龙会那么残暴不仁。他们完全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王上却不是这样。尽管他也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但是我能感觉得到,王上对生命还是有所怜悯的。”

    何况,王上对夫人如此深情,哪怕是对姚璐,都能存着一丝怜惜,念旧情的。

    若说王上是残害人命的烛龙会魁首,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

    心中有爱之人,断然是不会做出那么残暴的事情来。

    “我并没说王上一定是魁首,我只是说,如果烛龙会就是烈云国,烈云国就是烛龙会,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清狐这话说的有些拗口,但林梦雅却已经听得清楚明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