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三章 炮制开始
    宁秋默默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三个人走到了凤羽苑的主殿内。

    自从夫人搬走以后,这里就空落了下来。

    尽管有人每天打扫,却还是莫名的,有一股子冷寂的味道。

    如今这里被林梦雅重新征用了,在剩下的三天内,她跟宁秋,必须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

    而白苏,会为她们准备所有的东西。

    “你想好了么?”

    主殿内,一只硕大的木桶放在了正中央。

    这木桶构造十分精巧,可以在最下面的炭槽内放上火炭。

    有了这样的保温结构,想要跑多久都不用担心水冷了。

    而温热的水,有助于药力的挥发。

    未来的三天,宁秋怕是大部分的时间,都要从这只大桶里度过了。

    “姑娘值得是什么?”

    跟林梦雅相比,宁秋却是有些冷静得过头。

    晶亮透彻的双眼看向了后者,看来是丝毫不明白,林梦雅的意思。

    “这件事情关系到你的身家性命,所以在进行之前,我想问问你,你真的想好了么?如果你现在后悔了,还来得及。”

    她不希望,宁秋是被勉强的。

    那样不仅危险,而且对于宁秋来说,是不公平的。

    宁秋看着她,忽然间笑得很灿烂。

    “其实我活到这么大,最开心的就是这几个月。所以我不怕,你不要担心我。我是完全自愿的,真的。”

    宁秋的话说的十分真诚,尽管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很可能是比在宫里要多出好几倍的危险。

    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因为,这就是她的命运,也是她的希望。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把话讲明白。我会用草药调理你的身体,让你暂时变成一个百毒不侵之人。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你每半个月,就要吃一颗我给你的药。这样你身体里的药性会慢慢减弱,但寻常的毒物依旧对你没有什么危险。我会为你准备八个月的药,要是小玉在八个月内出来,你就跟他一起回来。如果没有,夫人会派人去接应你。记住,我给你的药,是解药也是毒药,每半个月,只能吃一颗。不然的话,你会立刻毒发,明白了么?”

    林梦雅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法子,先让宁秋的身体里,存在少量的毒素,然后再用另外的药来调和,这样的话,虽然她会吃些苦头,但是会把对身体的伤害,减小到最低。

    而这个少量,却还是能够让那些蛊虫跟毒物们觉得忌惮的东西,唯有她的血。

    可她身体里的血毒性太过霸道了,别说是宁秋,就连老师也未必受得住。

    所以林梦雅想到了一种方法,那就是用药来中和自己血液所带的毒素。

    这样一来,虽然可能不会完全解毒,但是至少,可以让药性渐渐的失去效应。

    到时候宁秋就可以恢复成正常人,只是身体要虚弱一阵子而已了。

    “好,我明白。”

    宁秋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夫人之前跟她提过,所以她也有所了解。

    如今听林梦雅一解释,心里更是有了底。

    只是她不知道,待会林梦雅要用到的东西,可是会让她吃尽苦头的。

    “我先声明,一会儿你可能会很痛很痛。如果坚持不住了,就说出来,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这还是林梦雅,稍微压缩了一下待会会带来的痛苦。

    因为她身上的毒太过霸道,寻常的药可拿它没有办法。

    只好找一些比较偏门的东西来中和,而这些东西的副作用就是待会,宁秋会痛的无比酸爽。

    “我知道了,多谢姑娘提醒。”

    宁秋看着林梦雅,眼神里带着几分感谢。

    毕竟人家是处于好心,才提醒得自己。

    无奈的看着坚定的宁秋,既然人家都已经不在乎了,她还在婆婆妈妈什么呢?

    “好吧,你先去了衣服,到这个桶里来吧。”

    热水就在外面,林梦雅跟白苏亲自动手,都拎到了木桶的旁边。

    虽然大家都是女孩子,可宁秋到底是个小姑娘,脱光光的站在别人的面前,她还是有点心理障碍的。

    好在现在是盛夏,并不冷。

    她有些扭捏的脱掉了衣服,站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而后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出了一碗黑褐色的药膏。

    用玉杵捣了捣,才神情认真严肃的,在宁秋的身上,开始涂抹了起来。

    少女光滑白皙的皮肤,很快都被涂上了黑褐色的药膏。

    林梦雅很仔细,机会没有一块地方会遗漏的。

    等到她涂完了,热水也被注入到了木桶内。

    “好了,你先躺进去吧。白苏,木炭都准备好了吗?”

    好在都是女孩子,而且只要三个人而已,宁秋很快就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在林梦雅的指导下,躺倒了水中。

    可奇怪的是,那层药膏,并未随着她如水而脱落,反而是她渐渐觉得自己的皮肤,有些奇怪的温热感觉。

    她当然不知道,这是林梦雅悉心调配的药方。

    涂上这个药膏之后,她的皮肤毛孔已经完全被打开了,方便药力更加快速的渗入。

    “都已经准备好了小姐,可以随时开始。”

    点了点头,林梦雅神情严肃的看着宁秋,声音带着一丝沉稳。

    “要开始了,忍着点。”

    想要在短时间内再造一位蛊女并不简单,所以林梦雅采用这种取巧的法子。

    把药材按照一定的比例,投放在水中。

    每次投放完毕之后,在第一批药力到达宁秋的身体内以后,林梦雅就会让水里面,滴上一滴血。

    泛着妖异的紫色流光的血液,既是这些药材们制衡的目标,也是催发药力的种子。

    很快宁秋红润的小脸蛋就变得十分的苍白,一颗颗硕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涂满了全身各个角落的药膏也渐渐被是吸收了。

    “呃...嘶...没想到,会这么疼。”

    都到了这个时候,宁秋还有心情跟她们开玩笑。

    林梦雅眉头微皱,时时刻刻的查看着水中的草药。

    这些药草只能用一次,而且每次添加时候,都要加上自己的一滴血。

    而那些被捞出来的草药,也要被她填到下面的炭槽,充分的燃烧自己最后的药力,来帮助宁秋成功。

    因为其他的地方血液没有见到空气,所以没什么大感觉。

    倒是手指上的那个细小的伤口,隐隐约约的,会有骨子针扎般的痛苦。

    她尚且如此,何况是全身都吸收着药力的宁秋呢。

    万箭穿心之痛,只怕一点都不会夸张。

    “我在这里看着吧,你先去休息一会儿。”

    一桶草药,大概要泡四个时辰。

    而且不能中断,所以林梦雅跟白苏只能轮流值班。

    听到林梦雅的话,白苏却摇了摇头。

    “我不累,倒是主子您,忙完了阿秀的事情,又来忙这件事。不如,您先去休息吧。”

    白苏自然是体贴她的,这一点林梦雅一直都知道。

    可白苏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林梦雅只能态度强硬的把她给赶走去休息。

    才过了第一夜,也只换了第一遍草药。

    木桶里的宁秋,就疼得就会昏厥了过去。

    林梦雅有意给她弄一些减轻痛感的药来吃,但又怕冲了药性,只好作罢。

    好在处于半梦半醒之中,人的痛感会降低不少。

    林梦雅看着已经差不多昏迷的宁秋,转身出了屋门,到院子里透透气。

    晨光熹微,林梦雅眯起眼睛看向东方。

    不管是在大晋还是在这里,太阳,永远是充满了温暖与活力。

    手上的伤口,也因为远离了那些草药,痛感渐渐的减退了不少。

    林梦雅着迷的看着太阳,只有在凌晨,太阳才会收敛起刺眼的光芒来。

    就像是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唯有在她的面前,才会露出脉脉温情来。

    可如果有一天,这温情也属于了别人,她又当如何呢?

    “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身后低沉醇厚的声音,让林梦雅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垂下眸子,林梦雅眼中有着挣扎的痕迹。

    不过却是轻轻的拍掉了那人抱住自己的双手后,不留痕迹的隔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只不过是在看太阳而已,你要走了么?”

    背对着他,他今天一定是要走了的。

    不然的话,他也不选择在白天,就贸贸然的闯入凤羽苑。

    “嗯,你不舍得我走?”

    她的反应有些冷淡,不过龙天昱却并未顾忌。

    眼前他遇到了不少的难题,过多的牵扯到了他的精力。

    而且他也怕互被她发现,所以尽管很想抱住她,可最终还是没做踏出这一步。

    “没有什么舍不得舍得的,我们终究还是会相见的,不是么?”

    下次见面,也许面对的就是永生永世的分离了吧。

    林梦雅狠狠的压下了心头的苦意,已经习惯了他怀中的温度,如果再次回到一个人的状态,不知道还能不能习惯。

    “没错,终究还会相见的。雅儿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可不许让自己受伤。”

    受伤么?林梦雅的嘴角,溢出一抹无奈的笑容来。

    明明说好了,以后会由他来保护自己,可到了最后,还是要靠自己不是么?

    “嗯,我知道。你快走吧,这里不安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