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一章 石牌密语
    “丫头,你先好好的坐着,我有事要跟你谈一谈。”

    对于阿秀来说,林梦雅不想用太多的套路跟手段。

    何况阿秀对她全心全意的信赖着,与其试探她,不如单刀直入。

    “林姐姐,我...”

    阿秀坐在林梦雅的面前,哪怕自己看不到,却依旧在面对她的时候,有些紧张。

    “阿秀其实你叔叔请我来,不是为了你跟小玉的婚事,而是因为辛家的原因。你,应该清楚吧?”

    瘦弱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林梦雅心中暗叹了一声。

    果然跟她想的一样,这丫头,又在犯傻了。

    “你是为了能帮上小玉,对不对?”

    有人常说,越是单纯的人,就越是容易为爱疯狂。

    这一点林梦雅完全同意,可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她对待自己爱情的方式,不是努力的争取,也不是不择手段的留在他的身边。

    而是默默的牺牲奉献着自己,不求任何回报。

    也许阿秀的心里,觉得是值得的,甚至是有些甜蜜的。

    但林梦雅却只想戳开这个笨蛋的脑袋,细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林姐姐,其实我不仅仅是为了小玉。我知道,你们的身上背负着常人不能了解的沉重命运。所以,我想帮上你们。”

    阿秀羞涩的面容上,却带着点点滴滴的期盼。

    林梦雅愣了愣,阿秀,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给了白苏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出去,巡查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那位拦不住人的管家,也带着下人仆从们出了小院。

    待白苏完全确定之后,林梦雅她们俩个,才继续刚刚的谈话。

    “你知道了什么?”

    烛龙会的事情,虽然在有些人的眼中,不是什么重大的秘密。

    但是一把人,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知道的。

    阿秀正了正神色,才从怀中,掏出一块被她捂得温热的石板。

    上面有无数,排列得稍微有些错乱的小黑点。

    不过林梦雅接过她手中的石板后,却发现这好像是某种文字。

    但是不管她怎么看,都看不出文字的走向跟脉络来。

    难道说,这就是阿秀转变的原因。

    “其实有件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我眼睛看不见了之后,但是因为心蛊的原因,所以感觉比任何人都要敏锐。头几天,我在我家院子里闲逛。无意中,掉入了一座枯井之中。凭着感觉,我竟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这处枯井的一处开关。里面好像是个地牢,应该是有几具骸骨。后来我找到了这个石板,上面的小点点,我好像是能读懂的样子。”

    林梦雅翻过来掉过去的看了一遍,小点凹凸不平,似乎是用某种利器扎上去的。

    大概,就这是类似于现代人使用的盲文吧。

    不过阿秀一个健全的孩子,是如何学会的呢?

    “虽然不完全,但是我能大概读懂其中的意思。留下这个信息的人,是某个地方的守护个者。他所守护的地方,早晚会被一个人打开,在这个人没有到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我身上的心蛊,在碰到其中一个骸骨的时候,似乎表现得极为乖顺。这种反应,在林姐姐你的身上,也有过。所以我觉得,姐姐你是不是跟这个守护者,有关系呢?”

    怎么说,左家也是古卫之遗的守护者,也许,地牢里的骸骨,是他们左家的先人?

    不过,林梦雅又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阿秀为什么要主动嫁给辛黎呢?

    “就算如此,那你为何要嫁给辛黎呢?傻丫头,你要知道,那个疯子可不是正常人。你要是嫁过去,不是找死去么?”

    阿秀却是腼腆的笑了笑,才慢慢的解释。

    “我身上的心蛊很厉害,但是想要它更厉害,必须要吞噬新的蛊虫才行。我听说,如果成为大祭司的夫人,是可以有进出万蛊池的机会的。我想要帮上你的忙,不想成为一个废人。”

    这个傻丫头,林梦雅听到这个简单到爆的理由,简直差一点气死。

    手指头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那丫头光洁的小脑袋,想去万蛊池,跟她说啊,干嘛要这样糟践自己!

    “真是给你打败了,你想要进万蛊池,我就能帮你做到。还用得着,去嫁给那个疯子么?半个月之后,小玉就要进去。到时候你跟他一起去,你们两个在那里,我还会放心些。”

    看到阿秀有些错愕的表情,林梦雅只觉得又可笑又心疼。

    这个小丫头啊,真是让她没了办法。

    “真的么?我真的可以跟他一起去么?”

    暗淡无关的眸子,此时此刻,都散发出熠熠的光彩。

    林梦雅实在是对这个小丫头心疼不已,要是小玉那个小子以后不知道珍惜,她就找个最好的男人,让阿秀幸福一辈子。

    “当然可以了,到时候我再教你几招。让你能一举把她拿下,省得我操心操肺的。”

    点了点这个丫头,一遇到这种事情,就只会认死理的小脑袋瓜。

    眼神无意中划过了一直护卫在身边的白苏,却看到她的眼睛,竟然凝固在凹凸补品的石板上。

    清冷的眸子,划过一抹迷蒙的神色,让林梦雅心头,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碍于阿秀在场,有些话,她不好问出口。

    “谢谢林姐姐,你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来报答你,我要去告诉叔叔,让他不要为了我操心了!”

    阿秀并非是真心想要嫁给辛黎的,这几天为了这件事情,向来疼爱他的叔叔,可是磨破了嘴,操碎了心。

    如今林姐姐把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如何不让这个丫头越发的高兴起来。

    “好,白苏,你去把管家请来,让他带着阿秀去找东方先生。”

    尽管知道有心蛊傍身,阿秀这丫头一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但林梦雅还是不放心,直到尽责的管家来接了她,这才放了阿秀离开。

    匆匆赶回来的白苏,视线不由自主的黏在了放在桌子上的石板上。

    林梦雅也不说话,也不打扰白苏,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异常。

    “小姐...好奇怪的感觉。”

    白苏终于抬起头来,迷茫的眼神,看得林梦雅紧张不已。

    这丫头被封存的记忆有些古怪,所以经常会冒出什么让她都不由得为之一愣的话出来。

    而且每次,对于她来说,都十分的重要。

    从看到这块石牌开始,林梦雅就觉得有些不简单。

    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哪里奇怪了?”

    柔声问道,不过更像是诱导着白苏。

    后者走到了桌子前面,拿起石牌,小声说道。

    “这上面的文字,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大致的意思,的确像是阿秀小姐说的那样,但是守护者们守护的地方是一座仙城。而打开的仙城的人,则是必须要来自遥远而尊贵的古国使者。但是,守护者中间,出现了一个叛徒。那个叛徒想要打开仙城的大门,所以他杀害了其他的守护者们,想要逼问出打开大门的钥匙。但是,守护者知道,除了那个命定的人之外,任何人打开仙城的大门,都只会放出灾难。而且他们也并不清楚,所以,他留下石牌的原因,是想要提醒其他的守护者,小心这个叛徒。”

    看到白苏完全顺畅的解开了谜底,林梦雅却陷入了深深的疑似。

    一般如果是盲文的话,健全人很少会去学的。

    只有一种情况,需要健全人也必须去学。

    那就是如果常年生活在黑暗当中的话,想要互相传递消息,也可以通过这种类似于盲文的语言。

    仙城——舅舅曾经提起过,他们一组找寻的密所,也是一处仙城。

    而这个里面提到的仙城,跟他们世代守护的,会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林梦雅心思急转,有些激动。

    这可是自从听到舅舅提到仙城后,自己第一次发现与之相关的消息。

    不过更令她好奇的是,白苏跟阿秀,到底是从哪里,学会这种语言的呢?

    “小姐,我觉得阿秀小姐,很可能不是无意中发现这个石牌的。”

    白苏把石牌紧紧的握在了手中,闭上眼睛,细心体会了一下后才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

    虽然知道白苏跟阿秀是亲生姐妹,但她们并不知情。

    “在我去找阿秀小姐的时候,我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全凭感觉找到了阿秀小姐。那是一种很奇妙的直觉,不过在阿秀小姐,留下这块石牌后,我才发现,其实一直吸引我的,是这块石牌才对。小姐,我有种十分奇怪的感觉,我感觉这个石牌在召唤着我。你说,会不会因为,这上面覆盖着亡灵的原因?”

    什么亡灵不亡灵的林梦雅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个石牌只吸引白苏跟阿秀的话,也许,会跟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有关。

    但具体是什么,林梦雅倒是不清楚。

    从白苏手里接过石牌,又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阵子后,她还是没什么头绪。

    可白苏,却闭起眼睛,复又睁开。

    最后,十分惊奇的看着自家小姐。

    “怎么回事,小姐你只要一握在手里,那种感觉就会消失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