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 被请入府
    算起来,他们也是旧相识了。

    而且之前因为阿秀的关系,她跟东方旭之间的关系,也能算得上是融洽。

    不过因为阿秀的那一双眼睛,林梦雅面对着东方家的人时候,总是心存愧疚。

    她尽可以把责任,都推到完颜烈那伙人的身上。

    但小玉是她的弟弟,是她没有教育好,没有看护好,才害了人家的姑娘。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推卸责任。

    不管小玉犯下的何种错误,身为他的姐姐,林梦雅都要尽力的去补偿。

    “见过东方先生,先前是出于无奈,才得罪了您家的五爷。”

    林梦雅十分尊敬这位有勇有谋的东方先生,是以态度十分的谦和。

    东方旭面色有些无奈,摆了摆手后说道:

    “我知道,都是我那弟弟不成器,让你看了一场笑话。我已经命人把你所需要的药材都包好了,就当是姑娘赔罪的薄礼吧。”

    提起自己的弟弟,饶是以东方旭的心胸,也着实觉得有些堵得慌。

    今天幸好是遇到了这位姑娘,要是别人,早就闹他个天翻地覆,搅得人心不安了。

    想起这药行,是上下几代人才经营出来的招牌,如今竟然差一点就要毁在那个混球的手中,让人如何不心塞。

    “先生客气了,阿秀与我本就情同姐妹,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袖手旁观。只是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林梦雅看着东方旭,后者却是一副了然的样子。

    “你想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只是...阿秀这孩子,命苦啊!”

    其实林梦雅是想要说,阿秀还年轻,而且在家族里的声望跟手段远远还不能独当一面。

    这个药行如今林梦雅也看出了,说是日进万金也丝毫不为过。

    而且,既然会有销售的药行,那必定会有采集药物的队伍。

    这样一来,不管是从货源还是到运输,亦或是管理与销售,身为掌权者的阿秀,是必须参与的。

    贩卖药材,乃是东方家致富的根本。

    她一个小女孩,如何能掌握得住?

    怕这也是为何,东方旭会急于让阿秀与小玉订婚的原因之一吧。

    毕竟,有王室背景掌权者,更容易让人接受。

    唉,只可惜自家的混小子,根本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嘛!

    阿秀多好的女孩子,秀外慧中不说,更是难得的单纯聪明,后面还有一座金山当嫁妆。

    好歹她不是男人,若不然还哪里有小玉的事。

    当然,这件事情,她也就只能在心中惋惜惋惜罢了。

    “阿秀这姑娘,的确难得。不过东方先生,欲速则不达。您现在正值壮年,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着急。以阿秀的聪敏,相信过不了几年,就可以担当重任了。”

    这话,林梦雅也不全然是恭维亦或是开解。

    心思单纯的人,往往学东西会更快。

    其实阿秀跟小玉一样,全然是出淤泥而不染。

    所以,他们才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更容易的看清楚事情的真伪。

    怕等不到几年之后,阿秀就能够成为新一代的东方家的女强人。

    到时候,谁还敢看轻她呢?

    “唉,承你吉言吧。只是有件事情,还请姑娘莫要怪我。要是委屈了你,所有的错,全部都算在我的头上吧。来人,请贺兰姑娘会东方家。”

    话音刚落,便有不少人鱼贯而入。

    偌大的四楼,转眼间就充斥着不少眼神锐利,身材精壮的男子。

    只是做寻常的打扮,却各个气息沉稳,一看就知道是高手级别的。

    白苏紧张的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一双冷眸,死死的盯着坐在对面的东方旭。

    “白苏,你先拿着东西回去,没事,东方先生只是请我过去坐坐,绝不会害我的。”

    跟白苏的紧张相比,林梦雅但是显得淡定了许多。

    废话,她没办法不淡定。

    白苏是高手不假,但以一敌十尚且可以,那么剩下的呢?

    况且,东方旭看样子也不像是想要她的命,不然的话,他又何必说那么多。

    为今之计,就是先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错,请姑娘相信我,真的只是请贺兰姑娘去我府中住几天而已。东方旭以家族保证,绝不会伤害贺兰姑娘分毫。”

    大概是觉得,这样绑架人家有点不太地道。

    尽管东方旭态度坚定,可语气却也是十分的诚恳。

    白苏可不相信,只是在看到自家小姐,那全然没有半点害怕的神色后,方才勉强的相信了东方旭的话。

    “好,那我便信了你的话。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家小姐身份高贵,要是你敢让她受半点的委屈,我定然取你性命!”

    哪怕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白苏的声音依旧冷傲而帅气。

    林梦雅冲着她点了点头,极其不情愿的又警告了周围的人一圈后,白苏才倒退着出了四楼的大门。

    看着白苏消失在视线当中,林梦雅终于放下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她怎么可能不害怕,只不过在白苏的面前如果太怂的话,那丫头是绝对不会放心自己的。

    喝了一口面前微冷的茶,林梦雅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东方旭。

    “现在我的人也走了,东方先生也可以放心了吧。我觉得,先生不必用这么多人看守我吧?”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就算是石雕也会受不了。

    东方旭老脸涌上了几分苦涩,想必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这么对待一个柔弱的姑娘。

    “你们都下去,对姑娘一定要以礼相待,绝不可有半点的怠慢!”

    沉声吩咐道,待到所有人的人,都退出四楼之后,林梦雅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不管先生这样强留我,到底什么意思,可有一句话,我必须要明说。”

    看着东方旭,林梦雅的眸子,锐利而直率。

    “于公于私,先生跟我都是朋友而并非是敌人。相信先生也知道,与我为敌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如果是先生自己的意思,那么我就当是去一个朋友家叨扰几天。若先生是受到了别人的挑拨,那么先生就得三思而行了。”

    林梦雅这几句话,说得又准又狠。

    没错,如今东方家的情况特殊,即便是把她绑了,也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可如果是受到了别人的挑唆,借由东方家的手来对付自己的话,那可就是两回事了。

    “姑娘放心便是,只是留姑娘在家里做几天客而已,我绝不会为难姑娘。而且我东方旭虽然出此下策,却并非是那种不堪之人。还请姑娘,莫要担忧。”

    迟疑片刻,林梦雅才点了点头。

    说实话,东方旭跟东方秀这叔侄两个,都是那种性子耿直之人。

    这样的人,倒是可以信赖。

    起身,跟在东方旭的身后,林梦雅一步步的往楼下走去。

    此时因为那位五爷的事情,大堂里的客人们散去了不少。

    剩下的,要么刚来的,要么是这离的老主顾,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伙计们正忙着给受到惊吓的客人赔罪,估计会打个合适的折扣,来补偿那些的顾客们吧。

    林梦雅看了一眼,刚刚跟五爷对峙的后堂,眼中划过了一抹精光。

    去一趟也好,反正有些事情,她还需要跟东方旭求证。

    外面早就备好了一顶双人小轿,林梦雅丝毫不客气的钻进了轿子里。

    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东方旭能把她关多久,相信很快,白苏就会把消息,带到那个人的手上。

    到时候那个人一来,东方旭一定会乖乖的交人。

    她的时间宝贵得很,折腾不起的。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最后饺子停留在外王城一处比较显赫的府宅前面,早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掀开了轿帘,客客气气的把林梦雅给请了下来。

    “这里,就是东方先生的家么?”

    面前的宅院,是一套十分标准的古代豪宅。

    大门一开,就看到了里面的雕梁画栋,十分的讲究。

    “是的,姑娘请吧。”

    管家也是一脸的精明,不过对于林梦雅,却不敢有半分的冒犯。

    不过后者的心情却不会因此而好过多少,不管怎么说,她今天都是被威胁来的,想要有个好心情,还真是难为了她。

    一件事情,如果是自己要做的,不管多累多苦都会觉得愉悦。

    可要是被人胁迫的,只怕天天睡金屋玉床,吃龙肝凤胆,她也只会觉得拘束。

    “嗯,有劳了。”

    点了点头,林梦雅板着一张脸,跟管家进了院子。

    宽宽敞敞的一间大院,显然是品尝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

    随着两边的游廊,林梦雅跟着管家进了后院,又绕过了九曲十八弯的小路,直到到了内宅的深处。

    偌大的宅子,却是人烟稀少。

    就林梦雅看到而言,东方旭的府中,似乎没什么女眷的样子。

    难道说,这位在商道上都能呼风唤雨,黑白通吃的大佬,居然还没有娶妻?

    “不知道府中的夫人在不在,我既是客,须得去跟夫人打个招呼才是。免得夫人误会,也给先生添了麻烦。”

    林梦雅理由找得不错,那位管家先生也略微迟疑了片刻后,才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们府里的确是有夫人的,只是,姑娘还是先随小的安顿下来,等到老爷回来之后,再做定夺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