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七章 心思转变
    这事要是放在以前,林梦雅不至于会说这么刺心的话。

    可这位五爷,谁不好挑,偏偏挑到了她的头上,只能说明,他比较倒霉就是了。

    “小姐真是好胆识,来人,把凤羽神芝,请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位小姐,如何开价。”

    五爷显然是被林梦雅给逼到了极点,如今请也请不走,反而还会自取其辱。

    打也打不过,挡在她面前的这丫头,武功极高。

    不得已,只能一咬牙,拿出店内的镇店之宝了。

    “五爷,这——”

    侍从竟然也迟疑了片刻,才面带为难的往外面去了。

    “小姐,这凤羽神芝可是东方家三大奇珍之一。要真的请出来的话,今天未必能善了。”

    白苏低声与林梦雅耳语,不过眼睛却丝毫不曾离开过对方的那几个人。

    东方家的这位五爷,名声的确是不好。

    手段卑劣不说,尤其是爱耍阴招。

    今天如果她们识相的话还好,如今林梦雅摆明了要跟他作对,怎能不让人恨足了她?

    纵然知道如此,可林梦雅却还是选择如此。

    今天这事,哪怕那个五爷想要算了,她都不会退让。

    他们在内室之中对峙,外面却传来了一阵阵喧闹之声。

    林梦雅听力出众,自然外面的一切,都逃不过她的耳朵去。

    大概的内容,是这位五爷的侍从,想要强抢镇店之宝。

    而药行从掌柜的到伙计,都各种各样的说着好话来搪塞这几位大爷。

    要知道,有些东西是他们这店里的命脉,可不是谁人想要拿走便能拿走的。

    隔了好久,林梦雅眼看着面前的东方家的五爷,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白。

    嘴角勾起一抹带着满满的嘲讽意味,这下子,牛皮算是吹大了吧。

    “五爷,我等也等了这么久。您的东西,怎么还没拿来呢?哎呀,不是因为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做不得人家的主吧。”

    林梦雅奚落,顿时让五爷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眼中几乎喷火,恨不得立刻就扭断面前女人的脖子。

    可他却忘记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自取其辱。

    “阁下不会是想要溜了吧,我丑话说在前面,这凤羽神芝,若是拿出来,阁下开不起价格的话,药力可是会大大的折损。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比对草药的理解,一百个狗屁五爷她都不怕。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凤羽神芝采自极热之地,采集下来的鲜货便已经堪比金玉般坚硬。而且这种药想要保存的好,必须要放在极为干燥的地方,哦,对了。每到夏季,最好还要晴天放在日头下面晒足了阳光才能保证药性。难道,你们都不晒的么?哎呀,那可是要发霉的呀!”

    林梦雅故作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家伙,几句话,说得五爷哑口无言。

    敢黑她?真是做梦!

    “你...原来是个内行。倒是我失敬了,你们两个,一起去。”

    外面的吵闹声已经越来越大了,现在,除了林梦雅之外,其他人怕是也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饶是五爷再厚的脸皮,也挂不住了。

    一双眼睛里满是对林梦雅与白苏二人的恶毒,虽然看着有些渗人,可林梦雅,却并不怕他。

    “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终于,外面传来了一声冷喝。

    乱糟糟的外室,终于暂时平静了下来。

    通往内室的帘子被人掀起,露出的却是一张,林梦雅熟悉无比的脸。

    “原来——是你。”

    此时的东方旭,早已经不是当初,在商队里的那一身打扮了。

    一身深紫色的衣衫套在他的身上,比起商人来说,他更像是一个杀伐决断,征战于沙场之上的大将军。

    “贺兰,见过东方先生。”

    阿秀定然会把自己来到烈云的消息,告诉给东方旭知道。

    作为自己在烈云为数不多的熟人之一,而且东方旭又是亲近于小玉这一脉的,能在这里见到他,林梦雅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来人,送贺兰小姐去四楼。老五,你也太不懂事了。”

    就连那位五爷都感觉到无比的惊讶,要知道,东方家药行的每一层楼,都有特殊的含义。

    除却第一层,任何人都可以进来之外。

    从第二层开始,那便是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进入的了。

    而第四层楼,只有得了权势的王室成员才能进去。

    眼神略微了缩了缩,难道说,这个女子,居然是王室的人?

    “麻烦东方先生了。”

    略略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们家族之间的内斗了。

    自己一个外人,可不适合在这里搀和。

    “没想到,东方大人居然来了。从前他们几家虽然闹得厉害,可东方大人却并不轻易的插手呢。”

    楼梯十分的宽敞,东方旭的人在前面引路,礼貌的与林梦雅主仆二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听到白苏在她耳朵边轻声的嘀咕,其实林梦雅心里的疑问,又何尝比她少呢?

    “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最近闹得厉害了吧。”

    林梦雅顺嘴说道,其实每个大家族,都或多或少的,会有这样那样的私隐。

    就连林家,也不是铁板一块。

    何况阿秀跟她说过这些人的纷争,只怕如今的东方家,也一定经历着动荡。

    不过这样也好,新旧更迭,才能焕发生机。

    林梦雅别的倒是不担心,只是阿秀。

    她那样的性子,那样的情况,如今又得知了她的身世,怎么能让林梦雅不担心呢。

    走到四楼,林梦雅只觉得眼前一亮。

    偌大的一层,之后寥寥几个座椅跟一张方桌罢了。

    四面都敞开了窗子,彻底杜绝隔墙有耳的可能性。

    “小姐,请。”

    那侍从倒是极为有礼貌,把她们二人安置好了,就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便有香茶与茶点奉上,又再次离开。

    “没想到,东方大人居然会把咱们安置在这里。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白苏四处打量,也是防着有人,会在暗处放什么东西。

    不过这里实在是空旷得紧,连一只蚂蚁,都未必藏得住。

    林梦雅也放心了下来,小心无大错。

    喝了一口茶,林梦雅却觉得心里有些紧张。

    东方旭这样对她礼遇,一是因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二来怕也是因为阿秀的关系。

    所谓近乡情怯,别人不说,东方旭却是真正关心阿秀的人。

    要是人家问起来,她可怎么回答才是。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苦笑,唉,怎么她最近,总是会遇到这种棘手的问题?

    “小姐,好像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白苏瞧着小姐又是皱眉,又是叹气的,忍不住开口问道。

    “怎么了?”

    转头来,林梦雅并未觉得,自己有什么改变。

    “我是觉得,从前的小姐虽然好,却少了一丝烟火气。总觉得您把什么事情都看得那么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套脱不了您的掌握似的。如今您好像也有了烦心的事儿,好像跟我们一样。”

    听了白苏的话,林梦雅却是眉头轻轻一皱。

    本想说一切都是白苏多想了,可转念想了想,确实是如此。

    她从前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没有过多的归属感,有的,只是把自己当个过客。

    自从她知道,这里才是自己的归处后,好像心思,才安定了些。

    心头掠过一抹暖意,林梦雅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的生根发芽。

    那颗因为感情,因为责任而压抑得有些酸涩痛苦的心,也仿佛有了喘息的机会似的。

    “白苏,我得谢谢你。”

    幽幽的吐出了一口气,林梦雅的面色舒缓了下来。

    想一想她之前的不安与为难,其实都是因为,她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跟她并不匹配的位置。

    她是谁?她不过是普天之下,最普通的一个人罢了。

    不过是因为机缘巧合,才让她担负了一些责任而已。

    如果没有她,还会有另外一个人。

    所以,她不必惊慌,也不必给自己太多的负担,凡是随性而至,尽力便好。

    她之前害怕自己迷茫,害怕自己软弱。

    总以为她随时保持着一副战斗女神似的样子,就可以保护自己应该保护的人,完成自己必须完成的事情。

    可她终究是个普通人,为何不可以迷茫,为何不可以软弱?

    心有畏惧,才能更加让人谨慎奋进。

    她之前之所以不敢直接把那件事请跟龙天昱挑明,不过是因为,她害怕自己不是他的唯一,害怕自己的感情,被他玩弄了不是么?

    而可能不能生育后代,则是她下意识躲避伤害的一个借口罢了。

    若龙天昱真的爱她,为何不能接受?

    林梦雅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畏畏缩缩,暗自伤心,似乎有些可笑了。

    在东方家的药行之内,林梦雅的内心,也终于完成了从一个小女孩,到一个成熟女人的蜕变。

    门外传来有人踏上楼梯的声音,林梦雅正了正心神,自然知道是谁来了。

    起身迎接,门口东方旭的身影,夹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霸道气势。

    大概是因为,他刚处理完家事吧。

    东方旭一脸的冰霜,看起来心情倒是不太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