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东方药行
    看起来,倒是跟现代的银行差不多。

    不过看了看周围,能来这里的顾客,大多衣着光鲜非富即贵,怪不得这里会有伙计专门的伺候。

    负责她们这边的活计,从里面拿来了笔墨,放在了林梦雅手边的小方桌上。

    “不知道小姐是按方子抓药,还是先要问诊。”

    一般的药行里,都会有坐堂的大夫。

    当然,越是高档的药行,坐堂的大夫也越是技艺精湛,所以来此求诊的人也是不少。

    林梦雅摇了摇头,主动执起笔墨,在纸上写出了自己需要的药材的名称与数量。

    “按照这个方子抓药便好,麻烦小哥了。”

    活计笑容满面的拿过单子来,细细的看了两遍,就去柜台前面替她们排队去了。

    这样细心而周到的服务,即便是再挑剔的顾客,也会觉得满意。

    “小姐可知道,这药行是谁家开的?”

    白苏低沉着声音问道,林梦雅看了看四周,尽管顾客不少,可她还是隐隐的,在几个角落里,感受到了几道隐晦却厉害的视线。

    “除了东方家,谁还有那么大的手笔?”

    药行厉害,无非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得力的东家。

    不然这么大块肥肉,岂不是谁想染指都成?

    “的确,不过现在管理的,是东方家的长房,就是那位东方秀小姐。不过由于她尚且年幼,所以现在是由东方旭来暂管。”

    白苏消息灵通,林梦雅倒是觉得有些意外。

    挑起眉头,林梦雅若有所思的看着人来人往的柜台。

    阿秀是东方家的养女,却能得到这么大的基业,想必离不开东方旭的支持吧。

    只是她有些好奇的是,为何以阿秀的身份,居然能在东方家如此受宠。

    抛去有收养她的情分在,还记得第一次碰到东方旭的时候,那人对阿秀的担忧,可做不得假的。

    如今又看到这么的药行,居然归到了阿秀的名下,其中,显然有些不简单。

    “东方家不是有其他分支么?他们也心甘情愿?”

    虽然在人家的地盘上,说着人家的八卦有些不太地道。

    可事关阿秀,林梦雅不得不多问几句。

    只见白苏努了努嘴,视线落在了一行,刚进门的男子身上。

    “这不,麻烦来了。谁又会心甘情愿的,把这么大的钱袋子拱手他人。我们今天似乎运气不太好,待会但愿我们能平安的拿到药。”

    白苏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挡在了林梦雅的前面。

    一副暗暗防备的姿势,只要她在,便不会让小姐,处于危险之中。

    视线越过白苏,往刚进门的几个人那里看去。

    虽然那几个人长相并未有多凶恶,可为首的一双锐利的双眼,看起来就并不怎么好惹。

    跟在那人身后的几个人,各个气息沉稳,一看就是练家子。

    “五爷,您怎么有空来了?”

    伙计们倒是有眼力,笑着迎了上来。

    被称作五爷的男子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迈步从他身边越了过去。

    那副样子,好像他才是这药行里的主人似的。

    伙计是个十分有眼力的人,知道这位大爷不好惹,忙不迭的堆着笑跟在了后面。

    “这几天的生意如何?”

    五爷随意的在柜台前面来回来去的踱步,视线不经意的扫过了还在等待的那些客人。

    在看到林梦雅与白苏的一队组合后,稍稍停顿了片刻。

    “托五爷的福,还过得去。”

    伙计一边跟五爷磕牙,一边冲着里面的人使了眼色。

    林梦雅看到有个不起眼的小伙计,快速的跑到后柜。

    直觉告诉她,今天药行里怕是有麻烦。

    可那些药材,她又耽误不得。

    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坐在那里。

    “那就好,那位小姐要买什么药,拿过来我看看。”

    视线投在被白苏保护在身后的林梦雅的身上,刚才来招呼她们的伙计,顿时面色有些惨白。

    “五爷,这不合规矩吧。”

    有些为难的看着五爷,可后者却只是给了他一个极为厉害的眼神后,那伙计便偷偷的把林梦雅刚刚写的清单奉上。

    “这些药材倒都是些好东西,你去把这两位小姐请到内堂,五爷我亲自招呼她们。”

    随手把药单子揣在了兜里,这一切都落到了林梦雅的眼中。

    看着伙计眼中的为难,林梦雅只是细细的看了那位五爷几眼,

    从面相上来看,他并不是什么色鬼流氓之类的。

    不过既然选上她们,想必就是另外的一层原因了。

    垂下眸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女人在大多数男人的眼中的确是弱质,可惜,她林梦雅可是一朵带刺的蔷薇。

    想要那她来做样子,先得有被她刺的遍体鳞伤的准备。

    “五爷,使不得啊!”

    伙计还在苦苦哀求,这位爷每次来,都是找茬拿捏一些好欺负的顾客。

    一次两次还没什么差别,时间长了,就有好多人说他们是店大欺客。

    若不是药行的招牌还值得人家信赖,怕是现在,早就已经门庭冷落了。

    “怎么?五爷的话也不好用了?费什么话,五爷是家里的掌事人,在这里也是你们东家。”

    呵斥的声音,从身后的随从嘴里爆出来。

    顾客里,有几个懂事的,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梦雅转了转心思,知道今天即便不是她,也得有人会成为这位五爷找茬下的牺牲品。

    与其是别人,还不如是她。

    不管怎么说,这是阿秀名下的产业,她跟白苏,自然是不好抽身离开的。

    看着那伙计扭扭捏捏的过来,林梦雅却是对对方,报以温和的笑容。

    “真是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家东家有请您进内堂议事。”

    还以为会遭到拒绝的伙计,话音刚落,便看到这位漂亮的小姐,点了点头。

    当下有些惊讶,还以为小姐是没听清楚。

    “小姐,您这是——”

    “既然东家要亲自给我抓药,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麻烦小哥,给我引路。”

    与白苏默契的交流了一个眼神后,后者也明白,怕是小姐觉得,前面人太多,要是想要动手,也有些不方便。

    立刻收起了架势,跟在了小姐的身后。

    “多谢小姐谅解,还请小姐随小人过来。”

    伙计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位小姐会这么好说话。

    立刻把她引到了后柜,却是低声嘱咐了林梦雅几句话。

    大概都是一些让她不必惊慌之类的安慰的话,林梦雅一一都答应了,人也被伙计领到了后堂之中。

    “坐吧。”

    后堂比前面要小一些,不过却更为雅静。

    刚进门就看到了门边有一道梯子,能延伸到二楼。

    林梦雅打量过周围的环境后,眉心却是微微一皱。

    虽然不知道这人为何会挑上自己,但后堂实在是太过安静,怕是无论发生什么,外面一时半刻的都听不到。

    收回视线,落在了对面那个男人的身上。

    什么五爷六爷,只要是在她的面前,都没什么用。

    “小姐要的这几味药,我们药行暂时不能提供,还请小姐,另去他处吧。”

    坐在桌子的另外一面,五爷的态度有些傲慢。

    林梦雅却勾起唇,给了对方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来。

    若是平常人的话,肯定会因为对方这样出尔反尔,是在羞辱自己。

    可惜,他今天碰到的是林梦雅。

    “无妨,没有这些药也无所谓,今天我就要在贵店买上几味药,贵店有什么,就给我拿什么。”

    林梦雅声音柔美,可听到对方的耳朵里,却显然有了别的意思。

    五爷眉头挑起,如果是之前的话,每个被他挑中的顾客,一旦被他拒绝,要么就会破口大骂,要么就会夺门而出,说他们店大欺客。

    如今这一个,倒更像是来寻他的麻烦的。

    “我们店里的东西价钱不菲,只怕小姐出不起。”

    端起面前的热茶,五爷的态度无礼而傲慢,摆明就是看不起她们这两个做寻常打扮的女子。

    “钱,不是问题。只怕你们镇店之宝拿出来,没办法让我买穷。只是镇店之宝,这位先生可能拿出来?”

    这话,绝对是*的挑衅。

    唇齿的笑意带着一抹凉薄,她如今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活该这个招人恨的东西,撞在自己的枪口上。

    “好狂妄的一张嘴,小姐可是不太了解我们药行的规矩吧?”

    五爷的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面前的小丫头,别的不行,偏偏戳了他的痛脚,看来他也只能不留情面了。

    “我是不知道你们药行有什么特殊的规矩,开门做生意,你无缘无故的就赶走客在先。再贵重的宝贝,有价便不算贵,我要买,你连货都拿不出来在后。试问天下谁家有这样的买卖人?还是说,你这东家未必是真东家呢?”

    林梦雅一张小嘴毫不留情面,别说五爷眼神翻冷。

    就算是他身后跟着的几个侍从们,都忍不住瞪了一双双的牛眼,看向了面前柔弱的少女。

    可另外一道纤弱的身形,却毅然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双冷眸带着几分冰冷的气势,丝毫不弱于面前的几个壮汉。

    “我不管是你谁,但若是想要装东家,也得拿出点实力才行。我要是你,早就夹起尾巴跑了,免得在这里丢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