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何处寻根
    一夜的折腾,让林梦雅难得的挂上了一对黑眼圈。

    早上白苏刚断了热水进来,就看到自家小姐,兴趣萎靡的坐在那里,双手抱膝,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沉重的打击。

    小嘴微张,难道,天塌下来了不成?

    怎么小姐,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推了推林梦雅,对方才像是回魂一般,一双眼睛,近乎木讷的看着她。

    “是白苏啊,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少眠的后果,就造成了林梦雅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

    以前她也不是没有熬过夜,不过这一次,好像是分外的难受。

    那种感觉,就跟她之前,连做了一个星期的试验一样。

    除了脑子还是自己的,全身其他的器官,都像是要分家了一样,钝痛得让她难受。

    偏偏,因为有神农系统的存在,她却只能比任何人都清醒。

    这种感觉,比死都让人难受。

    “您是不是病了?别管是什么时辰了,若是小姐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再歇一歇吧。”

    白苏担忧的说道,她知道小姐的身体一向不好,又怕小姐像是之前一样,动不动的就有什么病症的。

    马上就要回大晋了,要是让院子里的其他人知道,她居然没有照顾好小姐,那她一定会成为围攻的对象。

    只是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小姐的身体安康。

    “我没什么事,对了,出宫的马车都准备好了么?”

    掀起热水,打湿了俏脸。

    温热的触感,让林梦雅要爆掉的太阳穴,稍稍的得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缓解。

    她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也许大睡一觉,可能会好一些。

    但她宁愿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准备完了再睡,也不想让冷静不下来的自己,再受到梦魇的折磨。

    “嗯,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用的是夫人的名义,出去采办,也不会引起谁的注意。”

    白苏已经退掉了那个小院,而且按照林梦雅的指导,她在里面故意留下了一些,可以引导别人的错误线索。

    谁也不会想到,她们收集资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而且也许还会因为证据,走向跟她们背道而驰的路。

    虽说兵不厌诈,可这一来一回的,难免会浪费不少的时间。

    她们则是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做出不少的事情出来。

    比如,在十五天内,如何炮制一位合格的蛊女出来。

    洗漱完毕,林梦雅又换上了一身极为普通的衣裳。

    因为今天她的样子实在是憔悴,在白苏的坚持下,林梦雅以一条白纱遮挡住了苍白的脸。

    虽然有些古怪,但林梦雅知道,白苏这是怕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小玉留下的那些人,功能可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她。

    万一被那小子知道了,还不快马加鞭的跑回来。

    说起小玉,林梦雅又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算是知道,一个‘红人’的感觉了。

    虽说她跟夫人那边,已经采取了拖延战术。

    可消息不知怎么的不胫而走,现在,整个凤羽苑上下,俨然已经把她当成了夫人的准儿媳。

    一个两个的,林梦雅还有心解释。

    人一多起来,不仅是她,就连白苏都烦了。

    但林梦雅清楚,一旦她离开,三五个月之后,这些流言便会不攻自破。

    宫里,永远不乏男人与女人的八卦。

    那些被送来讨好她的礼物,也被白苏一一的送还了回去。

    虽说肯定有人会说她不识抬举,亦或是眼界太高。

    但林梦雅始终只把自己当一个过客罢了,这里并不是她的归处。

    要那么好的评价,有个卵用。

    “这是我们今天要出去采购的清单,小姐请过目。”

    出了宫门,到了马车之中,白苏才谨慎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来。

    这些都是她们在路上要用到的东西,当然,不乏一些特点。

    白苏是个仔细的人,流心院里,上上下下的她都照顾到了。

    就连墨言那个小家伙,白苏都选了些东西送给他。

    林梦雅匆匆看了一眼,便又放回了白苏的手中。

    “你办事一向稳妥,但是在买这些东西之前,你先跟我去一趟药行,我要买些药材。”

    烈云国不仅盛产毒药蛊虫什么的,药材的存储量,也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字。

    不然,东方家族怎么可能仅凭着买卖药材,就能成为烈云国数一数二的富商家族。

    可想起东方家,林梦雅就想起了可怜又可爱的阿秀。

    目光下意识的停在了认真看着采买单子,规划路线的白苏。

    如果阿秀真的是她的妹妹...

    捂住了额头,林梦雅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一堆的事情缠身。

    “又不舒服了么?要不要找个郎中看看?”

    担忧的看着林梦雅,白苏丝毫不知道,她的身世,就是让自家小姐头疼的原因之一。

    后者赶紧摇了摇头,林梦雅可是清楚的记得,在流心院的时候,她是如何被强制喂养的。

    这种不太好,却让她没办法拒绝的好意,在以田妈妈跟白芨为首的洗脑攻势下,俨然已经成为了每个流心院里的人的必备技能。

    当然,也包括白苏。

    “小姐,人家都说,医者不能自医,您就不要再这么倔强了,好不好?”

    轻声诱哄着林梦雅,尽管后者的年龄比她大,但林梦雅曾经过于渣的战斗技能,跟因为中毒,而变得纤细无比的身材,总是让院子里的人,不自觉的把她当成最需要照顾跟保护的那个人来看。

    哪怕实际上,是林梦雅构建了他们的平安生活。

    可在每个人的心中,林梦雅的安危,则是凌驾于任何之上的第一优先。

    “我真的没事,都要回家的人了,你以为我会病歪歪的让大家担心么?白苏,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还有亲人父母,你会怎么办?”

    还是忍不住,把话问出了口。

    刚开口,林梦雅就想咬舌自尽。

    这话,也未免太直白了些。

    但是对于在乎的人,她一向耍弄不出什么心思来。

    白苏疑惑的看了看她,只当小姐可能是思念家人了吧。

    笑了笑,方才柔声说道:

    “我现在也有亲人啊,咱们院子里的那些个人,就都是我的亲人。其实,我这么努力的寻找当初的答案,不是为了找到我的亲人父母。而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小姐,你说过,万事万物都是有根源的。如果我不知道自己的根源,那我死了之后,魂魄该如何安放呢?”

    林梦雅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其实白苏的感觉,她多少也懂一些。

    当初在现代的时候,她就是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儿。

    自打她懂事开始,身边就是照顾着她的姑姑,跟那些跟她一样,漂泊无依的孤儿们。

    如果不是有现在的奇遇,怕是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有多么的离奇曲折

    可现在,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又怎么能阻止白苏,也去寻根溯源呢?

    这对白苏来说,是不是一种别样的残忍?

    但若她坦白了又能如何?难道让白苏跟阿秀相认,然后激起更大的疑问么?

    对于这样未知的事情,林梦雅第一次充满了迷茫与未知。

    从前她认为,她跟龙天昱之间,不应该有隐瞒,所以,才会那么生气于他的欺骗。

    现在,理智告诉她,一定要跟龙天昱说清楚,至少要让他知道,跟自己在一起的风险。

    另外一边,情感却告诉她,一旦她说出来了,那么龙天昱会有很大的几率,跟她分道扬镳。亦或是她选择离开,然后让龙天昱另娶他人。

    当初,即便是龙天昱跟她说过,以后哪怕没有孩子,他也不会离开她。

    可她又怎么能那么自私,让他体会那种,没有孩子承欢膝下的痛苦呢?

    脑袋又更疼了一些,林梦雅只觉得,她现在思绪如同一只乱线球,找不出根源,只能越发痛苦。

    “小姐,药行到了,您需要买什么药,我去帮您买。”

    随着白苏的提醒,林梦雅也望向了窗外。

    马车停在一处,极为豪华的店铺前面。

    这里大概是整个外王城,唯一的一座五层楼的店铺吧。

    牌匾上,硕大显眼的药行两个字,已然成为了这里,人人路过都要下意识看一眼的所在。

    白苏耐心的扶着她下了马车,随后便有一个伙计忙不迭的跑了上来。

    普通的脸,并未有多少谄媚的笑容,反倒是眉眼之间,隐隐带着几分骄傲。

    想必能来这里工作,也是他值得自豪的事情吧。

    “二位小姐,里边请。”

    刚进门,一股子药草的香味,就让林梦雅觉得头疼好了不少。

    略略一分辨,这里药材的存储含量,足以让她吃惊不已。

    许多对外面来说,无比珍贵的药材,在这里只是摆在大堂里的药匣而已。

    若是这里的镇店之宝,那得是什么级别的神药才足够?

    环顾了一周,来这里买药的人不少,但是却没有人喧哗。

    大家都是安静的坐在宽敞的大堂的座椅上,然后,有专门的活计,迎来送往。

    售卖药材的地点,在屋子最里面的柜台里。

    总共有三个窗口,一个人离开了,才有另外一个顾客补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