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四章 辛栾目的
    也许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她百毒不侵的身体,也给了她能驾驭天下奇毒的资本,而代价,就是如此吧。

    林梦雅觉得头有些昏沉,她跟龙天昱之间的关系,越发的复杂了起来。

    这下子,不仅仅是她需要一个交代,同样,她也需要给龙天昱一个交代。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得那么复杂,林梦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大概是因为他们之前的情路走得太顺利了吧,所以今天,才会有如此大的难题出现。

    “贺兰姑娘,大祭司有请。”

    抬起头来,贤南殿内的那个小厮,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点了点头,现在她的头脑乱得很,只有充斥着别的事情,才能让她稍稍的忘记这些纷杂的事情吧。

    贤南殿内,辛栾摆好了棋盘。

    似乎依旧是上一次的那一局,不过却是停留在自己输之前的那几手的位置。

    “不知大人召我,有何吩咐?”

    在辛栾的面前,林梦雅少不得要加几分小心。

    这个人现在看来的确是可以利用,只是辛栾的心思,她总是摸不透。

    辛栾这种人,从不肯把自己的心思,摆在那里让别人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别人可以说他深沉,却并不一定会说他阴险。

    辛栾给林梦雅的印象总是透着一抹高深莫测,所以林梦雅才对辛栾有着提防的心思。

    如今他主动来找她,倒是让林梦雅,心生警惕。

    “我在想姑娘前几天在我这里下的一盘棋,如果现在给姑娘一个机会,不知道你会如何落子。”

    辛栾的眼神落在棋盘上,几许毫光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

    林梦雅视线落在棋盘上,却发现这一手,正是她暗中布下的一手。

    此局的输赢也在此,一子她可赢尽天下,一子却输了辛栾稍许。

    也就是说,这一场的输赢,完全在林梦雅的掌控当中。

    心头微微突起,难道这几天,辛栾竟然在复盘么?

    “大人的意思,贺兰不明白。”

    她知道辛栾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却没有想到,连这种小事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这种人可怕就可怕到这份细腻上,只怕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难以逃脱对方的观察。

    到底,他能了解多少呢?

    “你很聪明。”

    聪明却会被聪明误,林梦雅并不觉得,对方是在夸赞自己。

    相反,被一个拥有极高智慧的人这样说,只会让她觉得,后脊背有些微冷。

    怕自己的伎俩被人看透,更怕的是,自己已经沦为盘中之棋。

    “大人谬赞了。”

    垂下头,林梦雅隐藏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但辛栾的目光并未停留在她的身上,反而看向了自己的棋盘。

    “如果我再年轻个三十年,站在你的位置,这盘棋我是必赢的。你很好,知道忍耐。”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林梦雅有些糊涂了,辛栾的意思似乎听起来,对自己的做法很赞赏似的。

    可他总不会为了一局已然分出胜负的棋局,把自己找来吧?

    “大人,我...”

    林梦雅刚想解释几句,却看到辛栾,正笑容可掬的看着自己。

    那张严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如同长辈一般慈爱的笑容,瞬间,让林梦雅有些困惑。

    “你三番几次的过来,不过是想要说服我,可对?”

    说话弯弯绕绕的人,如今居然第一次这么单刀直入。

    林梦雅诧异之余,也只好乖乖的点了点头。

    “你到底,想要求我做什么?”

    迟疑了片刻,林梦雅行了个礼,恭敬的说道:

    “奴婢别无他想,只想求大祭司大人,能助九王子一臂之力。”

    她目光真诚,语气纯然,所说便是所想。

    “你让我,只是去帮九王子?”

    不过辛栾却有些难以相信似的,双眸忽然间变得锐利起来,上下扫视着林梦雅,仿佛要看透她似的。

    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辛栾为何会有这样的疑问。

    但至少,林梦雅觉得,自己应该把话说个明白。

    “且不说九王子殿下,是大人的外甥。只是大人也看到了,烈云的这几个王子,也就只有他,才能带给百姓们幸福的生活。我虽不是烈云人,但我却也不想看到,烈云因为国君的动荡,而饱受折磨。”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倒显得如果辛栾不答应,好像就背叛了国家一样。

    林梦雅的确是会拿捏这些大人物的心思,面前的辛栾沉默了片刻之后,仿佛有些为难。

    “这...如你所说,九王子的确是继承国君位置最佳人选。但你也知道,我在辛家的位置有多尴尬。若我还是有实权的大祭司,此事倒是不难。不过现在,我也是有心无力。”

    林梦雅敛去的眸子里,划过了一抹了然。

    果然,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白白得来的。

    既然她想要人家去帮小玉,那她,就得拿出适当的诚意来。

    “奴婢知道,大人心怀天下,只是碍于自身的能力,才会暂时偏安一隅。不过,若是夫人有办法,能让大人,重回巅峰呢?”

    眸子闪过一抹精光,那笃定的语气,让人不得不信服。

    辛栾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生怕她只是在说大话而已。

    “你果真有办法?”

    “奴婢没有,但夫人有。大人要是不相信,尽管可以去问夫人。”

    扛出夫人的旗号来,林梦雅当然清楚,她跟夫人制定的那个计划,绝对可以让辛栾,再次回到辛家的权力中心。

    只不过那时,面对着这位分家大祭司的,必然是一场极为残忍的厮杀。

    什么家族亲情,在权力与地位的面前,不过都是一片可以随时被撕掉的遮羞布罢了。

    “此事我还要再想想,你先回去吧。”

    辛栾到底是个谨慎的人,哪怕巨大的诱惑摆在他的面前,对于他来说,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自然是不会去做的。

    “是。”

    恭敬的退出了贤南殿,林梦雅的心中,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回眸望去,贤南殿内,早已经没有了辛栾的身影。

    难道,这个看似十分厉害,心计又深沉的前任大祭司,心思只是在一个辛家的小小祭司身上么?

    大祭司的职位的确是很诱人,能在辛家呼风唤雨,即便是在宫内,王上也得以礼相待。

    不过这个野心,怎么看,都觉得跟辛栾有些不太匹配。

    除非,辛家还有什么,是辛栾极为感兴趣,只有他保住大祭司的位置,才能得到,但是她并不知道的东西在。

    甩了甩头,林梦雅只觉得今天,自己的脑袋,似乎有些不太清醒。

    这些费脑子的东西,还是待她清醒之后,再做打算吧。

    回到凤羽苑内,白苏的办事效率很高,给小玉传递的消息已经安排妥当。

    十五天的说长,说短不短,但对于她们要做的事情,却也已经是捉襟见肘了。

    凡事都有白苏张罗,这一路上,不管是吃的用的,她都会安排妥当。

    林梦雅躺在床上发呆,脑中乱哄哄的。

    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让她心烦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她虽然有神农系统的辅助,却并不代表,她的情感,不会受到波及。

    说起来,人总归是情感动物,比不得机器的冰冷与精准。

    “小姐,夫人那边,派人传了一个纸条过来。”

    刚刚入夜,白苏便脚步轻柔的进来,给林梦雅送了进来。

    纸条不大,上面也只有一个名字而已。

    不过林梦雅看了一眼之后,眼神之中,却多了几分的复杂。

    这是夫人选出来,用来充当蛊女的人选。

    简单的两个字,却跟林梦雅想法,不谋而合。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烛光下,白苏的侧脸分外的柔和。

    林梦雅看着这个对自己忠心耿耿,又温柔体贴的孩子,内心里庆幸,幸好她,不用做出这种选择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怕我在路上劳累,所以才派人于我同行而已。你去准备咱们路上要用的东西吧,除了去万蛊池之外,我们还要回大晋。明天我们出宫去采购一些东西,咱们总不好空着手,去见他们吧?”

    林梦雅三两句话,就略过了白苏的好奇心。

    把纸条随手放在烛火上烧毁,夫人能选择她,也说明她有做这件事情的潜质。

    只是有些无奈,没想到,他们终究还要靠别人的牺牲,才能完全此事。

    想了想,林梦雅自青筝谱上,找了几味药材出来比较。

    既然是人造的蛊女,除了功能性必须要相近之外,她也要保证人家的安全。

    最好明天出门的时候,把这些药物都买齐了,如此,那女孩子,至少事成之后可以全身而退。

    而不会像是她一样,提心吊胆。

    夜色晦暗,林梦雅这一夜却睡得尤其的不安稳。

    睡梦之中,不停的闪现着各色场景。

    或是她穿着大红色的喜袍,站在昱亲王府外面的场景。

    亦或是她与他第一次肌肤相亲,梦里处处都有他,可却处处,都让她品味着别样的酸涩。

    直到天空微微放亮,她才勉强睡下。

    嘴角带着一抹苦笑,不管她心思如何厉害,一旦沾上了情爱,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