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三章 蛊女真相
    纵然历史的洪流她无法逆转,可至少,给烈云人一线生机才公平不是?

    “夫人不要过于担心了,对于如何驯服王蛊,我有妙策良记。只是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让辛家,心甘情愿的放小玉过去。”

    万蛊池并非是辛家的所有,但因为是历代的蛊女在掌管,所以想要进入万蛊池,必须要得到辛家蛊女的首肯。

    如今蛊女的规矩是断在了静柔夫人的手上,辛家不恨死他们才怪了,又怎么可能,让小玉轻易的进入万蛊池之中呢?

    不管怎么想,都是一条死路。

    如果要是来硬的,反而会削弱自身的力量,得不偿失。

    左思右想之间,林梦雅把视线,落在了夫人的身上。

    什么事情,都得从根儿上找到原因。

    “我有一事不明,为何掌管万蛊池的,偏偏得是蛊女呢?而且蛊女都是亲兄妹生下来的么?”

    现代人都知道,血缘近亲之间,如果诞育后代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从她认识的辛家人来看,不管是诡变的辛黎,亦或是辛羽,骨子里都透着一抹不正常。

    倒是身为分支得辛栾,看起来比他们都强一些。

    而且夫人也不像是近亲结婚的产物,这其中,怕是有什么秘密在吧?

    静柔夫人听得林梦雅提起,俏脸微红。

    这种家族的隐秘,实在是有些不太光彩。

    但事关重大,她也不好再做隐瞒。

    “其实,我父母按照辈分来说,是堂兄妹。一般,都是亲兄妹。我父母这样的结合倒也是不多的。按照辛家不成文的规定,只要诞育下一任合格的蛊女,亲兄妹便可以自由婚嫁。之前的蛊女,基本上活到二十几岁就夭折了。我也是幸运,才侥幸能活了那么多年。”

    近亲结婚,早夭的确算是后果之一。

    虽说不一定都会生出有缺陷的孩子,但这种乱/伦的婚嫁,带来的后果,怕是已经开始在辛家显现出来了。

    林梦雅突然想起,之前辛羽说过的话。

    他们都是被抛弃的人,难道说,他们都是因为近亲结婚,所以才会有某种缺陷,从而被抛弃的么?

    一股子恶寒,从心头升起。

    这倒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才会用这种手段,才维持血脉的繁衍呢?

    “那所谓的蛊女,到底要符合什么样的条件呢?还是说,她们都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么?”

    既然是特定的人群,那么就一定会有特定的条件。

    否则,蛊女就没有了唯一性。

    “所有蛊女生下来的女娃娃,在满月的那一天,都要被放在万蛊池边上一夜。若是第二天,那女娃没有被里面的蛊虫吃了,她就是蛊女。”

    提起这种极为残忍的遴选方式,静柔夫人也打了个冷颤。

    虽然她从小就被教育,一定要忠于自己的家族,忠于自己的使命。

    但她一想到,如果自己以后生下来的女儿,很有可能就会被杀死,她就无法忍耐。

    这也是为什么,她当初会义无反顾的,接受王上的原因之一。

    林梦雅也为这种冷血的方式觉得气愤不已,哪有人,会这样牺牲自己的孩子?

    什么万蛊池,简直就是吃人的魔鬼。

    对辛家本就不太好的印象,如今可是到达了一个底线。

    不过夫人刚才说的话,她还是抓到了重点。

    “只要那些蛊不敢接近的话,那人人不都可以当蛊女了么?”

    蛊虽然厉害,可要驱散它的方法并不少。

    夫人看了看林梦雅,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以为,培养一个蛊女会如此容易么?蛊女从小除了要炼蛊术之外,还要学会分辨毒药,而且每天都要服用少量的毒药,来抵御万蛊池内的毒瘴。幸好当初我遇到了王上,不然,怕是这辈子也无法脱离那里了。所以,很多过了第一关的女孩,都是死在了那少量的毒药上面。”

    林梦雅眉头轻挑,只觉得这事,到她这里,怎么就那么好解决了呢?

    “如果只是满足这几样的话,那夫人大可不必忧心。当初是因为王上带走了辛家的蛊女,所以辛家才会如此的针对夫人。那以后,咱们能还给辛家一个蛊女,岂不是两清了?”

    辛家如此震怒,怕是因为万蛊池里的毒药跟毒虫众多。

    想要炼蛊,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原材料。

    而且辛家超然的地位,怕也是因此而得来的。

    所以蛊女不在,眼看着这座巨大的宝藏无人能用。

    辛家当然会生气,但也无计可施。

    只要没有蛊女出现,他们就没有办法利用万蛊池,那么辛家的地位,很快就会失去优势。

    怪不得现在,他们连本家跟分支的身份差别也不顾了。

    只求能有一个有能力的人,来维持辛家的地位。

    看来,这万蛊池,当真是辛家的命/根/子。

    “话倒是没错,只是哪那么容易呢?要是我们真的能还给辛家一个蛊女的话,只怕他们,什么条件都会答应。可蛊女...唉,这是,都怪我。”

    夫人有些自责,但林梦雅知道,如果再次选择,夫人也一定会选择,从那个家里逃离。

    这事放在任何一个,能独立思考的人身上,相信都会做出,跟夫人一样的选择的。

    如今看来,想要再造一个蛊女,也并非办不到。

    只是这个人选,一定要胆大心细,还能对夫人和小玉忠心耿耿的。

    这,倒是个难题了。

    “其实夫人,想要再造一个蛊女并不难。我有办法,瞒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算难。可唯独这个人选,却是不好办。”

    听得林梦雅的话,静柔夫人的眼中,带着几分怀疑。

    虽然小玉说过,贺兰的毒术十分的离开。

    可蛊术跟毒术,还是有着区别的。

    贺兰就算是再厉害,只怕在蛊术上,也会有所不足吧?

    “夫人修炼过蛊术,自然知道小玉身上的蛊,有多厉害吧?”

    林梦雅的眨眨眼睛,划过一抹狡黠。

    “只是我身上,有着比他那蛊还要厉害的东西。所以小玉身上的蛊见了我,也只有乖乖服从的份儿。夫人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问小玉。要不是我镇压了他身体里的那只蛊。只怕他还没办法操纵呢。”

    她的血液,是最大的武器跟保证。

    毒物之间,因为生长的特性,普遍都会互相争斗,互相排挤。

    在争斗的过程当中,最终获胜的,不管是药性还是品相,都会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所以,药材会选择地点,而一般的毒物,无论什么样的环境都能生存,大抵就是因为如此。

    她之前就因为体内余毒的关系,吃了不少的药材。

    那些药材改变了她的体质,后来经过七毒圣草的洗礼,如今她的血液,已经成为毒中至毒了。

    “要真的如此,那我们倒是可以试试。只不过,如果常年浸淫在毒药之中,只怕会对女子生育有影响。”

    这话,却让林梦雅微微一愣。

    “为何,会对女子的生育有影响呢?”

    看着她一个姑娘,居然这样直白的问出来了,夫人倒是还有些不好意思。

    压低了声音,跟她解释道:

    “常年浸淫在毒药之中的女子,身体自然带了毒性。受孕本就不易,若是生产,也得万分小心。我当初能有玉儿,也多亏了王上找了不少的解毒圣手,解开了我身体里的毒素,不然的话,只怕玉儿会有危险。”

    夫人才吃了一些微量的毒药就会如此,那她——毒中之冠,又当如何?

    林梦雅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且不说孩子在母体里,都是要靠着脐带来供养的。

    她的血,只要见了光就会成为至毒的毒药。

    除了她自己之外,任何人都近身不得。

    难道说,她很有可能,不能生育?

    可龙天昱...他会怎么想?

    一时间,林梦雅的心,也有些动摇了。

    “不过,短时间倒是无纺。我在族中的典籍里看到过,想要驯服王蛊,半年是最长期限。若是不能驯服,也不能继续盘亘下去。要是你有法子压制,让玉儿在里面有些提高也是不错的。毕竟那里面,就连新家人也轻易去不得的。”

    夫人的话,林梦雅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她有可能不能生育后代,这样的事情,在现代来说,可能还比较好接受。

    可这里是古代,龙天昱恰恰,是那个最不能断子绝孙的人。

    如果要坚守他们的爱情,就有可能面临着没有后嗣的危险。

    这一瞬间,就连林梦雅也糊涂了。

    也许,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暗示。

    暗示他们这段感情,最终要走到终点。

    所以,才会有龙天昱,另娶他人的事情发生,是么?

    “夫人说的是,还请夫人费心寻找合适的人选。本个月内,我们必须要把小玉送到万蛊池当中,否则,祸患无穷。”

    林梦雅听到自己刻板而空洞的声音,如此说道。

    也不管夫人回答她的是什么,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出了内殿的大门。

    阳光刺眼,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晒在沙滩上的鱼。

    不管外表有多炙热,内心里,却是一片荒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现在,才要意识到事情,有多残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