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二章 表错情义
    而且,辛栾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林梦雅有十分的把握,他一定会帮着小玉。

    外加神巫大人的襄助,只要小玉能平安的从万蛊池回来。

    什么完颜景,声名都已经比不上小玉了。

    名声是够了,至于实力,她也会一点点的,帮助小玉积攒起来。

    “是,我这就去。不过想要去万蛊池,必须要过辛家那一关,小姐您可有什么好的对策?”

    白苏想来对林梦雅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况且九王子如今异军突起,风头正劲,也的确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地方,沉淀一下自己的实力,舒缓各方面的冲突。

    “还用什么对策?有辛栾跟夫人在,辛家谁还敢拦着?那个辛黎,可曾出现了么?”

    且不说辛栾与夫人的地位,在辛家便是无人可挡。

    暗中她还要请辛羽来帮忙,保证万无一失。

    白苏想了想,眸子里闪过一抹庆幸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辛羽出了什么差错,这些日子以来,任何人都没有收到他的消息。不过此人野心勃勃,我怕他绝不会那么简单的就让少主人进去。”

    白苏的忧虑,林梦雅也并非没有想到。

    说实话,能让她觉得危险的人并不多,辛黎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到,自如同一只小鼠,性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虽说这种感觉,因为实力的提升,而有所减弱,但理智还是告诉她,辛黎此人,绝不可小看。

    “嗯,这件事情我会想好办法。你且先去给小玉传信,我要去见夫人。”

    白苏点点头,乖顺的离开。

    从床上坐起,林梦雅随意的穿上了件衣衫,看着镜中面色憔悴,眼圈红肿的自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都说爱情折磨人,她从前不信。

    只觉得两个人相爱了便能在一起,不爱了就潇洒的分开。

    却没有想到,她也有怀疑,否定,伤心落泪的这一天。

    梳妆镜前面,林梦雅难得的打开了精致的芙蓉粉。

    她待会还要去见夫人,若是这样去了,岂不是要吓坏了人?

    敷了粉,抹上一层淡薄的胭脂,

    镜子里的那张脸,勉强可以见人了。

    林梦雅看着自己,心头却是翻腾难平。

    其实这次回大晋,她还有另外一个打算。

    若证实了龙天昱真的负了她,那她就带走属于自己的一切,不管是白芨白芍他们也好,亦或是林家的一切。

    她都会秘密的运走,给他们之间,做个彻底的了断。

    不是她绝情,而是她一向不喜欢这种拖拖拉拉的感情。

    心头有些悲凉,前几天他们还温馨甜蜜的,欣赏着后山的夜空。

    可为何却是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了呢?

    但唯独有一件事情,林梦雅想的清明。

    她并不后悔知道这件事情,感情这种事,容不得欺骗与隐瞒。

    除了凤羽苑,林梦雅虽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跟寻常没什么区别。

    但人一旦伤心,一时半刻是好不起来的。

    往日里,总是挂着谦和亲切笑容的她,今天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忧郁。

    心不在焉的她,也就没有听到,周围那些宫人们的窃窃私语。

    王上的寝宫外面,林梦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饰,方才踏了进去。

    在外面守着的内侍看到了她,眼前一亮,立刻挂着一副讨好的笑容,迎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姑娘好,姑娘可是来求见夫人的?”

    被这人的笑容,弄得有些意外。

    平常这些在御前侍奉的人,虽然对她客气,却不见得会如此的——亲近。

    如今,这是怎么了?

    俏脸微微迟疑了下,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劳烦您通禀一声。”

    那内侍却笑得愈发灿烂,年轻的脸蛋上,褶皱比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多。

    “夫人正等着您呢,可巧您就来了,快进去吧。”

    夫人,正在等着她?

    神色略有些迟疑,最终林梦雅还是跟在内侍的身后,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王上的寝宫之中。

    寝宫的内殿,依旧安静清幽。

    王上每年这个时候,都在前殿处理朝政。

    若是王宫里的宫人们有什么事情,也一般都会选在此时,回禀夫人。

    “夫人,贺兰姑娘来了。”

    才刚进了内殿,眼尖的宁秋就看到了林梦雅。

    柔声通报了一声,莲步轻移走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甜美的小脸蛋上,此刻带着几分恭顺的笑意。

    “可是夫人有什么特殊的吩咐么?”

    今天,他们一个两个的,这是怎么了?

    走入内殿,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外人,只有宁秋跟夫人以及几个心腹的宫娥罢了。

    “夫人哪里舍得吩咐你呢?贺兰姐姐,这下子,你可要请我们吃酒了。”

    宁秋捂住嘴痴痴的笑了,林梦雅却更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几步走到了夫人的面前,照例给夫人行了礼,请了安。

    可今天的夫人,竟然也看着她笑。

    柔美的脸上,那笑意,带着让林梦雅莫名其妙的亲密。

    从前夫人对她就好,但这笑意,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过分亲切了吧。

    大家伙,都是怎么了?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本宫要单独跟贺兰谈谈。”

    “是。”

    内殿里,本就余下不多的宫娥们,依次退下。

    静柔夫人招了招手,让林梦雅往她跟前站去。

    “孩子,我知道这事多少也得问过你的意思。但我跟王上都觉得,你跟玉儿郎才女貌,般配得很。你们前缘深厚,感情也好。如今小玉亲自求了我,我也觉得,你们也该定下来了。”

    什...什么?

    林梦雅目瞪口呆的看着夫人,她跟小玉怎么就般配了,怎么就该定下来了?

    “夫人,我想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跟小玉,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

    有些费力的解释道,虽说她跟小玉亲密无间,但那也仅仅是姐弟之情。

    何况这些事情,她之前都是跟夫人解过的呀。

    为何连夫人,都会这样说呢?

    “你这孩子,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害羞什么呢?玉儿都跟我们说了,你这次来,本就是为了他来的。何况这些日子以来,你对玉儿的心思,我跟王上都是看在眼里的。放心,虽然你的身份有些特殊,但正妃之位,只怕非你莫属。”

    不对劲!大家都弄错了!

    林梦雅有心辩解,可话到了嘴边,又不不知该从何说起。

    看夫人的样子,想必是对这门亲事极为满意。

    如今她身在王宫之中,有些事情,怕也得掌握些分寸才行。

    眼珠儿一转,林梦雅换做了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

    “启禀夫人,我觉得这事儿还不急。九王子年纪尚幼,况且现在事情尚未平定下来,此时若是贸然婚配,岂不是让一些持观望态度的人,觉得无利可图了?何况前些日子,那几个世家小姐我也是看过的。虽说各个都出挑,可这事急不得。万一伤了某些人的心,那咱们现在,不是把机会,拱手让给他人了么?”

    林梦雅柔声劝慰的一席话,总算是让静柔夫人稍稍的恢复了些理智。

    这几天玉儿几乎天天一封信来恳求她,字里行间都是她这个母亲都为之感动的情真意切。

    一心只想着如何玉成这对小鸳鸯,却是忘了其他的事情。

    “你这孩子,心思奇巧又大度。以后若是你得了王后的尊位,我也能放心些。不过你说的也是,虽然正妃的位置,非你莫属了。但那些世家的女子,也轻易的不可得罪。”

    眼看着夫人被自己说动了,林梦雅再接再厉。

    心思急转,想着如何要说服夫人。

    “是啊,不若夫人先不要宣扬此事。等到大局在握,再提起此事也无妨。其实夫人,我此时前来,是为了小玉进万蛊池的事情。我觉得,此时是最好的时机。”

    林梦雅又加了一把火,夫人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思考片刻之后,方才点了点头。

    林梦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跟龙天昱的事情尚且还没有个定论。

    何况小玉,她可是一直都把他当弟弟看的呀。

    “你说的没错,小玉要去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万蛊池那个地方,十分的险恶。里面除了各色各样的蛊之外,还有一只王蛊。若是小玉能驯化了他,那便是胜券在握了。只可惜当初,以辛黎的天纵英才,都只能驯服一只子蛊。想要驯服王蛊,谈何容易。”

    夫人面有难色,显然,当初身为蛊女的她,最是清楚其中的凶险。

    林梦雅也明白,所谓王蛊,就是控制大部分烈云人的命脉。

    但同时她也十分清楚,之所以烈云在几国之中,国力最弱,而且极其排外。

    这种被王蛊控制的命运,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不过按照舅舅的说法,只要解开仙城的秘密,这种被迫背负了几百年的命运,也可能会迎来转机。

    王上之所以会选择夫人,怕也是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种被迫臣服与操控,带来的危险吧。

    若是不能转变的话,要么,烈云会迎来一场暴动,要么,就是这个神秘的国家,因为封闭,而最终走向灭亡。

    无论是哪一样,都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