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一章 反目对峙
    后院安静无比,知道清狐的脾气,所以龙天昱一向不会轻易的让人打扰到他。

    自从林梦雅假死之后,清狐就一直留在他的身边辅佐。

    才刚刚踏入后院一步,一道亮色迎空斩来。

    龙天昱瞳孔紧缩了一下,却并未躲开。

    一把锋利的长剑,指向了他的胸口。

    龙天昱抬起头来,黑眸中泛起了一抹冷光。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确很信任清狐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用剑指向自己。

    夜色之中,清狐一袭淡紫色的长衫,人也显得别样的清冷华美。

    只是那双眼睛,却冷得让人禁不住心生颤栗。

    “你为什么要骗她?”

    丝毫不留情面的质问,让龙天昱的心头一紧。

    伸手格开了清狐手中的长剑,面色微冷。

    “你最好不要再她的面前乱说话。”

    警告着清狐,龙天昱太了解他了。

    若说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接近林梦雅,却还让他无计可施的男人,也只有面前的这一个了。

    他了解清狐待林梦雅之心,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任由清狐去破坏自己的计划。

    “哼,我不说,是因为害怕丫头伤心。龙天昱,若你敢负了她,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他带到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你好自为之。”

    长剑干净利落的收回了剑鞘,清狐的魅眸,闪出一抹警告的眼色。

    他最看不得的就是丫头伤心落泪,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害她。

    “你敢!”

    谁也不能把她从自己的身边带离,哪怕是清狐也不行!

    “那你倒是试试我敢不敢,比以为,你接管了四神卫,接管了守护者的力量,我就无计可施。我清狐在烛龙会几十年,你以为,我只是个会献媚承欢的男宠么?”

    这是清狐第一次跟龙天昱明摆着的对抗,他们针锋相对,谁都不肯退让片刻。

    龙天昱放下斗篷上的帽子,脸色极为的严肃。

    因为,显然清狐是认真的。

    “我不会背叛她,你也绝不会有机会把她带走。”

    骄傲至极的龙天昱,不会容许任何人的挑衅。

    清狐看到他那副极度傲慢的样子,忍不住心头的怒火。

    一双大手抓住了龙天昱的领口,压抑着怒火低吼。

    “既然不会负她,为何要另娶他人?她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既然委身于你,你为何不知道珍惜!”

    清狐的情绪几乎失控,她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亲人,也不仅仅是朋友。

    她是他几十年生命里,唯一的光芒。

    可是,满身伤痕的他,早已经失去了拥抱她的资格。

    所以,他才甘愿退到黑暗之处,亲自守护着她的幸福。

    但他绝对不会,任由任何人伤害她。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

    眉头皱紧,龙天昱轻易的掰开了清狐的手,转身往院子的外面走去。

    被迫娶别人,跟即将要与林梦雅再度分别的痛苦,他的心中可曾好受?

    只是,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做。

    以雅儿的心胸,相信她也不会在乎此事的吧。

    成大事者,又怎么会拘泥于这种小节?

    “我要留在这里守着她,不再管你的那些事情。”

    背后,清狐清冷的声音传来,让龙天昱身形微微一滞。

    细微的破空之声传来,他知道清狐,肯定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落脚点。

    不自觉之中,紧握的双手松开,又再次握紧。

    也好,清狐留在这里,他也会觉得更加放心。

    可是,为什么心头,会觉得有些淡淡的不安呢?

    “卫主,那位先生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身边,属下恭敬的声音传来。

    龙天昱只能压下所有的情绪,接过了属下手中的信笺。

    为了早日迎回雅儿,他,也只能如此了。

    “小姐,您醒了么?”

    清晨如约到来,圆睁着眼睛,默默的流了一夜眼泪的林梦雅,只觉得大脑浑浑噩噩的不舒服。

    “是白苏么?进来吧。”

    声音有些意外的沙哑,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白苏拿着盛满了清水的铜盆走到了内室之中,层层的幔帐后面,那道躺在床上的身影,让她心疼得有些揪心。

    她开始后悔,为何自己要一时情急,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小姐知道了。

    “小姐,你没事吧?”

    急切的想要去看看自家小姐的状况,可手刚掀起帷幔,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林梦雅略带疲惫的声音。

    “我昨晚没睡好,今天想要再歇歇。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先下去吧。”

    明显的鼻音,白苏当然知道,小姐定然是哭过的了。

    咬了咬薄唇,她明白有些事情,外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但是,她却是又心疼又担心。

    “小姐,如果王爷真的负了你的话,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不管你要去哪里,白苏都会陪着你一起去的。只求你,不要再拿自己的身子出气了。”

    跪在了幔帐的外面,白苏从来没有想到,说出这件事,竟然会让一向性子坚强的小姐,变成这个样子。

    她恨不得当初,自己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如果她不知道的话,小姐也就不会知道,也许,小姐就不会伤心了吧?

    “这事不怪你,相反如果不是你告诉了我,怕我还在蒙在鼓里。若真的是这样,那么等到有一天,我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后,又该如何自处呢?白苏,你说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明明知道,他不能只跟我一个人长相厮守,我却还做着美梦不肯醒来。

    也许,我该跟夫人学一学,习惯了,也许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吧。”

    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绝望的气息。

    白苏突然间心中泛起了一抹恐惧来,生怕性情刚烈的小姐,会做出什么傻事。

    “小姐,不会的,王爷一定要有他的苦衷。小姐,求你不要这么想!”

    几乎被林梦雅的态度,吓得心脏狂跳。

    她虽然跟着小姐的身边不长,却知道外表温柔的小姐,却拥有着一颗,谁都比不上的柔韧的心。

    她何时,听过小姐说过这种灰心丧气的话出来?

    “或许是的吧,这一夜我也想了很多。我不该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那是对他,也对我的不尊重。所以,哪怕是拼着再让我伤心的代价,我也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林梦雅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那双默默哭了一整夜的红肿双眼,流露出一抹决绝的神色来。

    她决不能白白的,就斩断与他的情根。

    这种自己会痛苦一辈子的傻事,她绝不肯轻易的做到。

    她是林梦雅,天下大事在她手中,也不过是一场游戏,何况是一个男人。

    骄傲如她,既不会像是夫人一样,为了爱情委曲求全,虽然获得了好的结果,却也吃了那么多年的苦楚。

    她便是她,独一无二,也骄傲至极的她。

    爱了,便爱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若是放手,总也的说个分明,不辜负自己的真心,也绝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这便是爱人的道路,亦是她做人的准则。

    “小姐的意思是,要现在去找王爷问个清楚么?”

    只要小姐能振作起来,她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林梦雅躺在床上,想了想才说道。

    “这倒不必,昨晚我问了他,他没有回答我,这说明,他并不想让我知道。不是两个月之后,才会举行大婚仪式么?我们就当天赶到,我要亲自,去看着他迎娶另外一个女人。”

    明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是别样残酷的事情,可林梦雅却还是打定了主意。

    从烈云国的王城,到大晋的都城,再快的速度,也得一个半月才能到。

    不过龙天昱他们也是要过几天才能启程,他们之间的速度,倒是差不多。

    “可是,九王子这边,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自打白苏明白了九王子对小姐的执念后,她就总是但着心,生怕九王子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惹得小姐不开心。

    好在九王子只是去参加蛊洛会了,一时半刻的,也不能拿小姐如何。

    但如果她们这一走,可就不知道何时会回来了。

    九殿下,真的会轻易的放她们走么?

    “无妨,我已经计算好了。你替我传信给小月,叫他从蛊洛会回来以后,就不要回王宫了,改道直接去万蛊池。我去给他打点一下,趁着从蛊洛会大获全胜的势头,一举拿下。”

    这一夜,林梦雅思绪万千。

    小玉这边的事情看起来棘手,却已经是搞定了十之七八。

    听那边传来过的消息说,在蛊洛会上,果然只有大王子,才有资格跟小玉匹敌一二。

    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小玉心蛊一出手,便技惊四座。

    而且有她赠予的毒血,只怕会无往而不利。

    这一届最大的赢家,除了小玉,再无其他人。

    如今他成了大热门,有心人自然是要想办法剪除他这个眼中钉。

    可仅仅把小玉保护在宫中的话,那之前他们所做的所有努力,不都是白费了么?

    如今之计,只有把小玉放在万蛊池之中。

    那里,就连辛黎轻易都进去不得。

    小玉在其中修炼,不仅会让他本身的实力与声明大涨,那些想要谋害他的人,也只能束手无策。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