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章 隐瞒欺骗
    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之前龙天昱就跟她说过。

    虽然心头有些不舍,可她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何况照现在的情况下,她不久之后也就可以一起跟着回到大晋。

    暂时的分别虽然会被思念折磨,到底,她也是有了盼头的。

    看着林梦雅一提起龙天昱,就酿出一抹小女儿家才有的娇态,清狐的心,就觉得一阵阵的抽痛。

    “那你又知道,为何他会这么快就要回去么?”

    清狐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凛然,林梦雅疑惑不解的看着对方。

    “他离开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毕竟,太子跟皇后也不是省心的料。清狐,你到底怎么了?”

    一丝痛苦划过清狐的眉宇之间,他突然上前一步,用力的握住了林梦雅的双肩,眼神带着不忍,却还是舍不得看到,她被蒙在鼓里。

    “他...算了,你不知道也好。白苏,好好照顾她,我过几天就想办法进宫去陪你。”

    手臂颓然的松开,清狐垂下眸子。

    这些事情本就是属于他们二人的,无论结果如何,丫头也应该从龙天昱的口中,知道真相才是。

    无论如何,他都会陪在丫头的身边。不管这里是烈云,还是大晋。

    “到底什么事情,你这么吞吞吐吐的干嘛?”

    看着清狐转身离开的背影,林梦雅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臂,柔声问道。

    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第一次不顾林梦雅的请求,匆匆的离开了她的视线。

    “这人,真是怪了。”

    林梦雅心头涌起淡淡的不安,从前清狐绝对不会如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突然间变得这么吞吞吐吐的?

    转过头来,却看到了白苏,眼神之间匆忙掩住的慌乱。

    “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定定的看着白苏,那丫头立刻慌了神。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脸色惨白。

    “我不是有意要瞒小姐的,只是少主人说了,这件事情决不能轻易的告诉小姐知道。”

    看着白苏言辞恳切的模样,林梦雅心中的疑惑越发浓重。

    抓住白苏的手臂,把她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你说就是了,我哪有你们想象当中的那么脆弱?之前王爷来了,我瞒着你们是不对,但他马上就要走了,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白苏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家小姐,若是王爷没来,这个秘密还能隐藏下去。

    只是如今王爷来了,看小姐的样子,显然是已经跟王爷密会过了。

    如此,那昱王爷居然连半个字都没提,着实,也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白苏不敢瞒小姐,其实是是少主人几个月前接到的消息。王爷她自打办了葬礼之后,就接了一位琳琅郡主,入府主持。而且大晋的那位陛下,还为他准备了一桩婚事。两个月后,将会有一位新王妃,迎入府中。”

    他...要娶新人了么?

    林梦雅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

    “小姐!小姐您不要这样,也许,也许是个误会也说不定啊!”

    白苏立刻抱住了林梦雅的身体,心疼的说道。

    自嘲的笑了笑,眼睛里,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水光。

    “我没事,我们回宫去吧。”

    勉强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脑中却是他们那几晚的亲近旖旎。

    从前龙天昱从不瞒着她,何况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也会提几句的。

    却不想,这消息竟然是从清狐与白苏的口中得知。

    两个月后他要迎娶新人,所以,才急匆匆的赶回去的么?

    林梦雅明知道自己应该去问问他,可她又觉得混身已经没有了支撑自己的力气。

    也是,在别人的眼中,那位极尽宠爱的昱亲王妃,林家的大小姐林梦雅,早已灰飞烟灭。

    现在的她,还拿什么名义,再霸占着龙天昱昱亲王妃的位置呢?

    一路的胡思乱想,已经让林梦雅全然乱了章法。

    糊糊涂涂的回到了王宫,也回到了她现在暂时居住的凤羽苑。

    就连白苏安慰她的话,也只听了个大概而已。

    一颗心,早就没了方寸。

    “小姐,无论别人说什么,您总该亲自问问王爷,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么?”

    把小姐一个人丢在屋子里,白苏实在是不放心。

    蹲在林梦雅的面前,心疼至极的说道。

    “是啊,我应该亲口问问他,你说的对。我们之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他的心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一定要问过他之后,再做决定。”

    喃喃低语,又像是在说服着自己。

    她是相信龙天昱对她的感情的,他们之间,早已经容不下第三个人了。

    所以,她决定,给龙天昱一个坦白的机会。

    “好,小姐,你不要着急。我也相信王爷,绝不会负了你的。”

    白苏有些自责,其实这件事情,她也是偶然得知。

    本想隐瞒下来,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被清狐给道破了。

    看到一向坚强的小姐,如今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就连白苏的心,也跟着揪疼了起来。

    勉强压下了心头的不安,龙天昱说他临走之前,会常来王宫里看自己的。

    今天清狐来了,他也应该有空了吧。

    倚在窗前,林梦雅看着外面的天空,却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他的身边,真的另有新人,那么她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也如同现在一样。

    每天会带着期盼的心情,等待着他的临幸呢?

    低下头,眉梢露出了些许的苦涩。

    不,她绝不会如此!

    爱情与婚姻,她都不会容下另一个女人。

    如果龙天昱真的枉顾她的心意,背叛了他们的感情,那么她知道,自己唯有会斩断他们之间的青丝,永远的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爱。

    她就是爱得这么自私、这么唯一。

    “在等我么?”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响起了龙天昱低沉的调笑。

    身体微微一怔,敛去神色之中的那抹复杂的情绪。

    转而,淡淡的看着他笑了笑。

    “是啊,在等你。”

    轻柔的声音含着丝丝的苦涩,只是龙天昱却并未听出来。

    大手圈住了她的身体,俊美的脸上,难得涌起了几分笑意来。

    “真想把你一起带回去,雅儿,跟我一起走吧。”

    明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可林梦雅真的很想不管不顾的答应他。

    只是——

    且不说烛龙会与仙城的事情,就是如今她与他之间的感情,都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

    张了张嘴,林梦雅最终还是咽下了到嘴边的答应。

    “现在,还不是时候。”

    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件黑色的斗篷已经被他放在了门口的椅子上,终于,鼻息之间,充满了他身上清淡的药香。

    如果时光能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我知道,那一天不会太远,相信我。”

    执起她的一双小手,深邃的眼眸凝望着她,那一晚漫天的星光,永远的会烙印在她的心上。

    林梦雅看着深情的他,那件事情,却如鲠在喉。

    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视线,把头埋在了他的肩上。

    “你这次回去,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但帮你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

    她听到自己声音,可以隐藏了颤抖。

    只是唯有她自己清楚,她有多么渴望,听到他的回答。

    看着她难得的乖巧,龙天昱只觉得怀中的女子,温柔柔顺的擒住了他的心。

    抱着她做到了软塌之上,快了,就快了。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她就会回到他的身边。

    “没什么要紧的事儿,你在这里好好的保重自身,等着我接你回去。”

    呵...嘲笑着自己的愚妄。

    明明都到了这个时候,却还是不死心。

    “好,我会好好的保重自己。你也是,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今天想要早一点休息。”

    靠在龙天昱的肩头,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是冷的,情也是冷的。

    他为什么,就是不肯主动跟她明说,要另娶他人的消息呢?

    是怕自己会阻拦,还是觉得,这样隐瞒下去,一旦成了既定的事实,以自己对他的情义,再不愿意,也只能接受了?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足以让林梦雅心如刀绞。

    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方,跟别人一起分享丈夫,她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好,睡吧。”

    看着她柔顺的躺在自己的怀中,龙天昱的心中,溢满了对她的情义。

    把她温柔的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

    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执着的看着她的睡脸,他只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男人。

    林梦雅的呼吸缓慢而悠长,确定她已经完全睡着后,黑色的身影,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就在身影消失在偏殿之中的那一刻,黑暗中,林梦雅睁开了双眼。

    眼角,一滴泪落下。

    她与他之间,怕是再也难以挽回了。

    长夜如墨,按照朱先生给他的秘密路线离开了王宫,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龙天昱,顺利的避开了所有的耳目,回到了他们在内王城的落脚点。

    “清狐在哪里?”

    才刚进院子,低沉的声音便询问着那人的踪迹。

    得到手下人确定的答复后,迈步走到了后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