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路遇旧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林梦雅的心情有些说不出的沉重,不管白苏跟阿秀是不是当年的那俩个小姐妹,可命运对于她们来说,尤为残酷。

    “你既然是淑晴的女儿,有句话我必须要提醒你。尽快的离开这里,你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一场劫难。”

    虽然不知道神巫大人话里所指的意思是什么,但林梦雅也知道,自己诈死脱身,秘密的来到烈云,其实也是免去了不少的麻烦。

    何况有小玉跟舅舅为她隐藏身份,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应该没什么人能知道她的身份。

    “多谢大人提点,我会注意的。此事一了,我就会离开这里。”

    虽然是暂时离开,但林梦雅知道,等到她再次回来,就是带着钥匙,开启仙城之时。

    拜别了神巫,林梦雅看了一眼神巫庙,情绪低落的走到街上。

    世间之事,并非是非黑即白。

    白苏被送到神巫庙之前,身份也未必简单。

    解开了这个谜团后,她们还要面临着更多的疑问。

    她倒不是觉得麻烦,只是事情到了这里,凭着她以往的直觉,这件事怕是牵连甚广。

    那个消失的医女,跟两个人的出身,都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

    如果真的证实了,她们两个就是当年的那一对苦命的小姐妹。

    只怕她们的生活,会天翻地覆。

    林梦雅不知道这样的改变,对于白苏跟阿秀来说,到底算不算是好事。

    这件事情,她只能慎重的对待。

    走在路上,正想着心事的林梦雅,并未发现,从她刚刚出了神巫庙的大门,就有一双眼睛,热切的盯着她。

    那双眼睛陪着她走过了大街,穿过了小巷,却始终带着脉脉温情,温柔的笼罩着她。

    想事情出神的林梦雅,并未看到前面,俩个看起来就像是小流氓一样的无赖,早已经盯上了略有些失魂落魄的她。

    等到她无意中走到了一处安静的巷子内的时候,那两个无赖,却是一前一后的,把她夹抄在了中间。

    “小姑娘,你这么漂亮,一个人走,可有些不安全呢。”

    思绪被一道轻佻的声音打断,林梦雅这才抬起头来,看到了自己眼前的劣势。

    眉心微皱,她今天烦得很,不想跟这两个人多做纠缠。

    刚想拿出平常防身用的毒药来,却发现,好像在换衣服的时候,忘在了王宫之中。

    难道,还要用自己的血么?

    林梦雅眉头皱的越发紧,这血不能乱用,何况只是一个路人甲乙罢了。

    “让开,我没空跟你们费口舌。”

    冷声喝到,这里可是王城,而且她身边肯定有护卫之人,这俩个人想要动她,难上加难。

    “哎呦,还是个烈性货,本公子就喜欢这样烈性的...啊——我的手!”

    其中一个无赖伸出来的手,刚想要去触碰到林梦雅的小脸蛋。

    却在突然间,化作一道残影,被人挑上了天。

    同时,正不耐烦的林梦雅,却被人用手臂紧紧的困在了臂弯之中。

    刚想挣扎,鼻息嗅出一抹熟悉的味道来。

    浑身微微颤抖,人却是手臂被削断的那一刻,被手臂带离了刚才的位置。

    哪怕断臂的伤口喷涌出来的鲜血无数,却没有一滴,落在她的裙摆之上。

    “滚。”

    低沉阴冷的声音,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被来人狠毒的手段所震慑,无赖搀扶着自己疼得欲死的同伴,急慌慌的逃出了小巷。

    背心靠在熟悉的胸膛之上,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动了出来。

    那双手臂她已经无比的熟悉,曾经无数次护卫着她的安全,也曾经无数次,把她从死神手中夺回。

    “死狐狸,你怎么也来了。”

    久违的称呼,可林梦雅却是脱口而出。

    尽管她连看都没有看后面的人一眼,尽管,那人在她的身前,也不过亮出了仅仅一招。

    却足以,让林梦雅认出她来。

    “爷不放心你,小丫头,你可让爷找的好苦。”

    依旧是那样不正经的调调,却带着激动的颤抖。

    在林梦雅的心中,清狐如同她的父兄一般,是半点也不能少的亲人。

    如今,她知道自己还活着的消息,既然无法瞒住龙天昱,也就无法瞒住清狐。

    可真的相见之时,她却只觉得,恍若隔世。

    “对不起,对不起...”

    声声道歉,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字眼,来表达自己,对这些关心着她的家人的歉意。

    揽住她的手臂倏然间收紧,尽管勒得她有些疼,可林梦雅还是忍住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多想跟关心自己的所有人,都永远快乐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惜,理想永远比不上现实的残忍。

    “不用再说这句话,你能活着,就是老天爷对我额外的宽容了。”

    良久,林梦雅才感觉到那只紧紧捆住她的手臂松开。

    立刻回头,果然看到了清狐那张阴柔美丽的脸。

    只是几个月没见了,他也憔悴了不少。

    “瞧你,都要变成邋遢大叔了。若是你以后不漂亮了,看谁要你!”

    捏着他的脸,林梦雅已然是笑中有泪。

    清狐是她最信赖的人,不管是什么秘密,他都能跟着自己的一起承担。

    如今有他在身边,林梦雅觉得,自己仿佛可以松了一口气似的。

    “除了你之外,谁还会要我呢?”

    再次紧紧的抱住这个娇小的身体,清狐轻轻合上眼睛,敛去了他眼中的深情。

    真好,她还活着,身体是温的。

    如果她真的死了的话,只怕自己,会登时疯掉吧。

    “好吧,我要你就是了。反正家里余粮很多,也不缺你这个闲人。好了,快把我放开,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林梦雅笑着捶了清狐的肩膀一下,自从他回到烛龙会里折腾了一番后,身子骨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那个要人命的老毛病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要是给她足够的时间,清狐未必不能调养好身子。

    真好,她在乎的人都在她的身边,至少还有挽回的机会,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我家的丫头,我爱怎么抱就怎么抱。你一个人出门也不知道带几个有用的护卫,瞧瞧那几个没用的东西,连我三招都接不住就倒下了,如何能保护好你。”

    看到清狐一脸嫌弃的样子,林梦雅有些无奈。

    怪不得刚刚连一个人都没跳出来,原来,这家伙居然半路给人家放倒了。

    “有你这么高武功的人能有几个呢?你没伤到他们吧?那都是小玉给我找来的人,你可别下手没个轻重!”

    从前在王府里的时候,除了夜之外,其他的侍卫,可都是让清狐借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好个折磨。

    到最后,这些人直接看到清狐那招牌式的狐狸笑,就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现在,又轮到了小玉的人。

    她是该哀叹那些人的命不好,还是该感叹一下清狐对这件事情的执着呢?

    “原来是那个小东西给你找来的,怪不得不禁打呢。你放心,我有分寸。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

    转身,清狐就带着林梦雅,跃上了小巷子里的墙。

    几个起落下来,两个人就落在了一处,极为幽静偏僻的院落。

    还没等林梦雅发问,就看到忧心忡忡的白苏,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

    原来,这里就是白苏租住的地方。

    “你倒是厉害,这个地方也被你给找到了。”

    回头,也不知道该夸他厉害,还是该嘲讽跟狗一样灵敏的能力。

    大概是跟她约定的时间要到了,所以白苏正准备出门。

    才刚走出屋子,就看到院子里,出现了两个生面孔。

    身体刚有些紧绷,就看到了自家小姐熟悉的脸,与那个她好久不见,却实在也是难以忘记的面孔。

    “小姐!清狐!你们怎么会来这?”

    “不愧是你带出来的丫头,连第一句话都这么像。”

    低下头,在林梦雅的耳边低声说道。

    后者只是瞥了他一眼后,方才迎了上去。

    “我无意中遇到了清狐,是他带我来的。你这地方倒是清静,可惜啊,还是躲不开某人的狗鼻子。”

    知道林梦雅说的是自己,可清狐依旧不改往日的厚脸皮。

    笑眯眯的赖在林梦雅的身边,寸步不离。

    “那我换一个好了,反正该收集的消息也都收集完了,我正准备带回王宫给您查看呢。”

    对于清狐的能力,白苏也是知道的。

    不过这屋子里她们压根也没有想到能瞒住谁,只要东西没有泄露,其他的倒是好说。

    “嗯,也好。我们先回去吧,清狐,你是跟龙天昱的人一起过来吧。你先回去,我抽空出来看你们。”

    接过白苏细心装订成的小册子,林梦雅快速的翻看,只需要几分钟,就把它完全记录在了神农系统当中。

    而小册子,则是会由白苏立刻销毁。

    等到她们忙完这一切后,却看到清狐,依旧站在她的身边,半步都不肯离开。

    林梦雅不由得退了他一把,柔声说道:

    “嗳,你发什么呆呢?”

    清狐却是笑得有些不太自然,大概是有些不情愿吧。

    “好,我这就回去。对了丫头,龙天昱过几天就要回去了,你知道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