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六章 神巫庙宇
    林梦雅看了看自己,确定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后,带着白苏,往神巫庙的方向走去。

    今天不是什么庆典,所以街上的人也没有那么多。

    林梦雅十分敏锐的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周围,其实有人在盯着她们。

    尽管,他们更多的职能是保护自己,但林梦雅敢肯定,只要白苏靠近神巫庙一步,立刻就会有人跳出来,把她带走。

    “你先去宫外的落脚处等我,两个时辰后过来接我。若是你来早了,就去那边的茶楼等我。”

    这也是林梦雅为何不做掩饰的原因之一,小玉或者是完颜烈的人,他们可以提供给她保护,同时也有一定的监视作用。

    与其偷偷摸摸的,引起那些无端的猜测,不如老老实实的亮出来。

    点了点头,白苏欲言又止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放心,我没事。”

    知道白苏的担忧,林梦雅开口安慰道。

    神巫庙又不是龙潭虎穴,还不能把她如何。

    穿过大街,到达外王城。

    眼看着神巫庙威严的屋顶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十分的显眼。

    也看到周围过往的人群,都对那座承载了不知多少年的信仰的建筑物里,投以十分崇敬的目光。

    林梦雅却是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到现在位置,她觉得白芷跟这位神巫大人的关系,她几乎可以确定了。

    血缘这种东西,神秘却又无比的准确。

    再算一算年纪,跟当时神巫的反常,白芷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只不过,林梦雅更加好奇的是,虽然白苏说过,历代的神巫没有成亲的。

    但是对于她们来说,没有任何教条的束缚,即便是跟别人结了婚,不也是没什么阻碍的么?

    如果白芷真的是神巫所生,那么其中,必定会涉及到不少的隐秘。

    看了看神巫庙的大门,林梦雅莲步轻移,人也进了神巫庙的大门。

    一切如常,清幽的气氛,似乎外面的热闹,一点都不能透入这里一般。

    循着那天的记忆,林梦雅轻松的找到了神巫庙的正殿前面。

    那天匆忙,她倒是没看得特别的仔细。

    跟一般庙内的正殿不同,这里的建筑风格,没有佛寺那么的郑重。

    但却一样庄重,让人从内心里,就生出一股子崇敬之情来。

    虽然没有什么修行的信徒,但院子里还是有一些在寺庙之内帮忙的侍从。

    见到林梦雅后,自然迎了上来。

    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抹孤高冷清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她们服侍的人,是烈云国内,最为高贵的人吧。

    “这位小姐,神巫大人正在静修,你不可以乱闯。”

    语气倒还算是客气,大概是因为认得出林梦雅身上的衣料不菲,所以把对一般人的那种傲气,到底是收起来了一些。

    林梦雅也不气恼,轻轻的点了点头后,取出夫人的玉牌,捧在手上。

    “我是奉了王宫里静柔夫人的命令,来这里请教神巫大人一些事情,还请姐姐还通融一下。”

    也许对待别人,她们可以眼高于顶。

    但是对于王宫里,那些真正的贵人,她们这些人也是不够瞧的。

    略微迟疑了片刻后,脸上的皮肉也松缓了一些。

    “原来是宫里来的差使,请稍等,容我去通禀一声。”

    只有亮出夫人的身份,她才不会被刻意的为难。

    但省事之余,只怕神巫大人会对她更加戒备。

    林梦雅反正并不在意这些小问题,等待期间,随意的环顾四周。

    这院子里的一切,都透着一股子古拙的气息。

    但是跟邻接的巫后神庙相比,这里的建筑风格,有些明显的区别。

    她自打到了烈云,虽然大部分的时间,是住在王宫里。

    可内外王城她也进出了不少次,那些建筑各不相同,却也有共同之处。

    唯独这里的风格,似乎在找不到重样的。

    翻看记忆,不管是大晋亦或是其他两国,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建筑风格。

    想来庙宇的建筑,都是有其重要的意义。

    这里,到底是何寓意呢?

    那人进去回禀了半天也不见出来,林梦雅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过路的侍从,立刻掬着一抹礼貌温和的笑,叫住了那人。

    好在这人虽然年轻,却也是在神巫庙内,侍奉了三年的老人了。

    脾气也相对温和一些,林梦雅只是假说自己好奇,问了几句。

    这才知道,这神巫庙相传是由第一代神巫设计的。

    虽然后面也几经修缮,但是大抵的建筑却是没有变过的。

    这么说来,这里的风格,应该是受到了神巫的影响。

    神巫都是出自巫后墓,难道说,这些建筑风格,都是出自于巫后墓么?

    倒也不是没有什么可能,神巫自出现开始,都是十五岁的少女。

    她们虽然身份高贵,地位崇高,受人尊敬。

    但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独自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怎能不会感受到不安跟孤独呢?

    如果她是神巫的话,她大概也会采用跟家乡一样的风格。

    为的,只是追忆再也回不去的故乡吧。

    心头不由得有些惆怅,尽管她的根是在这里,但是那段二十几年的时光,却是她无论如何,都再也忘不掉的了。

    所谓的神巫,还不是囚禁了一个少女的青春,蹉跎了她们的岁月么?

    如果没有蛊王,没有巫后的束缚的话,这些神巫,也是不是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一时间,她倒是想了很多。

    在纷乱的思绪中,倒是迎来了回禀完的那个侍从。

    “姑娘请跟我来。”

    点了点头,林梦雅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思绪。

    跟在侍从的身后,进了神巫庙的正殿。

    殿内,一股子幽然的檀香,让人不由自主的精气凝神。

    林梦雅只是如常的分析了一下香气的成分,却发现这里面,所掺杂的药材足有十几种。

    但令她疑惑的是,这些药材大多数都镇痛的成分在。

    难不成,神巫大人这几天身体不舒服?

    “姑娘请稍等,神巫大人马上就到。”

    客客气气的安置好了林梦雅,还给她奉上了一杯清茶。

    那侍从仿佛也不敢在这里多待,立刻退了出去。

    捧着茶杯,林梦雅视线却是不住的打量着正殿里的一切。

    这里跟之前看到的没什么区别,不过幽静而清凉,不似外面那么热闹而已。

    但同时,林梦雅也发现了一件怪事。

    这里虽然也有窗子,但是作用却是透气而已。

    至于采光,这些窗子则像是完全没有考虑过一样。

    内殿的光线,完全取自于那些日夜长明的烛火。

    奇怪了,难道历代的神巫大人,都不怎么喜欢阳光么?

    “你来了。”

    视线刚环顾了一周,耳边就传来了一旦温和清冷的声音。

    林梦雅立刻站起身来行礼,果然,那位让她惦记了许久的神巫大人,就坐在她的面前。

    木制的轮椅发出粗哑的声响,即便是不良于行,可神巫却依旧高贵冷淡,如同神祇一般。

    “冒然来访,打扰了大人。”

    尽管心里有许多的问号,可林梦雅知道,这位神巫大人是冒犯不得的。

    好在神巫对她的印象似乎不差,勾起嘴角给了她一个温和却疏离的笑容来。

    “无妨,夫人到底有什么疑惑,你直说便是。”

    还是夫人的名义好用,林梦雅自然知道,这位神巫之所以能见自己,都是看在了夫人的面子上。

    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后,林梦雅抬起头来。

    眼神坚定的看向了神巫大人,那跟白芷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来。

    “我想知道的是,神巫大人跟我家那个小丫头,到底是什么关系。”

    单刀直入,上来就直奔主题。

    林梦雅已经料定了对方不会轻易的承认,所以,她必须步步紧逼,才能让神巫开口。

    “什么丫头?”

    看似淡定的神巫大人,眼睛里,却意外的泄露出了一丝慌乱。

    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状态,自以为没有被林梦雅发现,其实,都已经被林梦雅看在了眼中。

    “我家十七年前,曾经收养过一个小女孩。女孩父母双亡,自小孤苦无依,与我是一同长大的。只是我家这丫头,竟然跟大人您的相貌一模一样。难不成,她是大人的亲戚么?”

    林梦雅视线倏然间变得极为锐利,哪怕是神巫大人,都有些难以招架。

    “世间相似者何其之多,大概是凑巧了吧。”

    神巫的眼神有些飘忽,显然是有些心虚。

    林梦雅更加断定了自己的想法,唇边的笑容,也越发笃定。

    “哦,既然是如此,那我便放心了。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一心想要找到她的亲人,可惜啊,要是能看上一眼的话,她便能安心了。”

    林梦雅故意诱导对方,把话说的有些摩登两可。

    用惋惜的口吻说了这句之后,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刚才还淡定的神巫,此刻已经握紧了她放在膝盖上的那双小手。

    “她...她如何了?”

    语气带着藏不住的迫切,林梦雅眼看着对方已经上钩了。

    却是叹了一口气,语气悲切的说道:

    “唉...我那苦命的义妹,要是能看上她的亲人一眼,也不至于会抱憾终身。”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