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五章 辛栾考验
    茶香清冽,茶水微苦却带着回甘。

    当林梦雅亲手送到辛栾案头的时候,已经是这杯茶最精彩的时刻了。

    大手揭开盖子,一股子别样幽香的气息,缓缓的从书案上,扩散到整个贤南殿内。

    随着茶水的滚入喉头,那极致的口感泛开,但凡是精于此道之人,都会立刻惊讶于这茶的恰到好处。

    林梦雅低着头,样子恭敬而柔顺。

    辛栾喝了她亲手烹的茶,脸上的表情好似也舒缓了不少。

    “姑娘果然是好手艺,怪不得阿姐对你百般信赖。”

    开口,像是闲话家常。

    林梦雅想了想,方才柔声回答:

    “只是夫人不嫌弃奴婢而已,大祭司大人过誉了。”

    跟这种人说话,林梦雅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心思。

    有什么事情,他们这种大人物,是从来不会直说的。

    试探来试探去,其中的意思,都是靠着意会而不是言传。

    林梦雅虽然不太适应这样的说话方式,但现在,显然主动权并不在她的身上。

    视线不过是短暂的停留在她身上,片刻之后,就又移开。

    林梦雅不敢与其对视,若是放在以前的话,她定然是不怕的。

    只是今天,她才跟舅舅相认,心思难免不稳。

    “嗯,阿姐进宫多年,操劳后宫之时也着实辛苦,你若是能好好帮衬她,也算是功劳一件。”

    这话,是在提点她要为夫人多做些事。

    林梦雅自然省得,这些事,怕都不是什么寻常的事吧。

    当下垂了头,依旧恭谨的回答。

    “是,奴婢知道了。”

    一个只是醉心于自己面前的书,案上的茶。

    一个温和柔顺,倒真像是一个勤谨的宫娥。

    辛栾仿佛是在考验林梦雅的耐性一样,目光只是时不时隐晦的落在她的身上。

    然后又隐晦的弹开,好像面前没有她这么个人一样。

    林梦雅眼观鼻鼻观心,端庄的站在那里,如同一颗青松。

    耳听着那人翻动书页的声音,足足翻了有二十几页之后,那位大祭司大人,方才又见响动。

    “你从前给我送了一方棋盘过来,我虽然喜欢,却无人可与我对弈,你可会下棋?”

    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下棋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日子以来,她的棋艺倒是也有所精进。

    “奴婢只会一点,怕怠慢了大祭司大人。”

    “无妨,反正只是个消遣。”

    那小厮早已经手脚麻利的,把棋盘摆好。

    林梦雅跪在一旁,视线只放在棋盘上,也不去看辛栾。

    右手执起一颗白子,她自然知道,这是大祭司在让她,却更加清楚,同时也是一项考验。

    一黑一白,在方寸之间厮杀。

    林梦雅虽然刚开始气息不稳,丧失了极为重要的先机。

    但是她一旦沉浸心神进去,竟然也慢慢的扭转了颓势。

    两人面前的棋盘上,双方势力胶着。

    辛栾却是越发觉得,面前的小姑娘,有些不简单。

    一番厮杀,看似已经落下了帷幕。

    可辛栾的眉宇之间,却划过一抹凝重。

    这女子,究竟是何人?

    她的棋路十分诡异,时而磅礴,时而细腻。

    从来不拘泥于一格,也不受任何限制。

    仿佛这一场对弈,对她来说,只是一场她单方面的游戏罢了。

    那是一种,会令人不安的感觉。

    别的不说,尽管他也是在棋局当中,可隐隐的,他却是在按照那人的意志在下。

    好可怕的牵制力,那是一种,他好像怎么也无法逃脱的恐惧。

    一切的一切,居然都在那个女孩的掌握之中,不管是他的想法,亦或是招式套路,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她所看透。

    这种感觉,即便是在王上的面前,也未曾有过。

    虽然并不强烈,可他还是觉得,那种来自于未来的恐惧。

    此女如果不是他的帮手,那势必是要被毁去的!

    一双眼睛,第一次划过了一抹阴狠。

    却是在想起阿姐的话后,又不得不放缓了下来,最后消失不见。

    是了,他怎么忘了,这女子,对他那个外甥来说,却是比命都重要。

    若是能把她收入囊中的话,那天下,怕也可得!

    “大人慧智,奴婢技不如人。”

    棋局,最终还是辛栾赢得了。

    林梦雅放下了手中的棋子,心头奔涌的战意,也渐渐的回缩了起来。

    其实她很喜欢下棋,每次下棋,她都能尝试到一些新的方法。

    但同时她也明白,棋局如战场,看似简单的对弈,却是能够暴露一个人的本心。

    所以,除非必要,不然她即便是跟人对弈,也不过是敷衍了事。

    可今天看到辛栾,她却知道自己必须要认真起来。

    那人一步步的都是在试探自己,既是考验自己的能力,也是为了,观察她是否够资格成为他可以信任的人吧。

    现在,怕是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无妨,你今日且先回去。过不了几日,大王子九王子就会回到王宫里,届时你也会十分的忙碌,小心伺候着去吧。”

    林梦雅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就退出了贤南殿。

    站在门口,那送她出来的小厮,也告罪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林梦雅只是幽幽看了一眼贤南殿的大门,大祭司竟然主动的提起此事,怕是他,也会采取什么行动了吧。

    龙天昱这几天就要回到大晋去,说明那个蛊洛会,也会很快落幕。

    如今,是时候推进一些事情的进程了。

    三年的时间,可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浪费呢。

    回到凤羽苑,果然看到了这几天,潜在外面调查的白苏。

    跟出去时候的失魂落魄不同,见到林梦雅之后,白苏的眼神一亮,看来,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瞧你这一副开心的样子,让我猜猜,你可是找到了什么,关于你身份的线索了么?”

    白苏是个喜怒都不轻易外露的人,但是在林梦雅的面前,却一点都隐藏不住。

    重重的点了点头后,拉着林梦雅坐下,方才低声与她说道:

    “多亏小姐的主意,我这几天收集之前的消息,得到了几个有用的。虽然我的身份还未曾确定,但有些关于那位神巫大人的,我想,小姐你有必要知道。”

    挑起了眉头,要是白苏不说的话,她都快要忘记那位神巫了。

    “我听闻,十几年前,那位神巫大人曾经称病不起,病了快一年的时间后,才渐渐的有了起色。但是当初为她诊治的那位大夫,却在神巫大人好了以后,就消失无踪了。我上次听您提起,说是神巫大人的相貌,跟咱们家白芷姑娘一样。我算了一下日子,正好能跟白芷的年纪对得上。您说,白芷会不会是——”

    林梦雅只是稍稍的想了想,便觉得白苏的话,极有道理。

    白芷丫头当初的确是父亲带入府里的,父亲只是说她父母早亡,才入府与她做个伴。

    如果白芷真的是神巫的女儿,那么一切,倒是也能对得上。

    “你去继续查一下那个突然消失的大夫,我想亲自去试探神巫大人一下。如果她真的是白芷的母亲的话,那小玉的事情,可就有了着落了。你的身世,没准也能问出来些什么。”

    白苏重重的点了点头,神巫身份高贵,她又不被允许接近,难免会影响到她的调查结果。

    而且白芷是她的好妹妹,若是真的能查出她身份的真相出来,对于白芷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她们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但到了最后,要不要相认,林梦雅依旧还是会让当事人去自己选择。

    她可以弄清楚,但是她却要尊重每一个人的决定跟意愿。

    “我先去打点,小姐您尽快找到一个出宫的机会。少主子不在,怕是没那么简单。”

    白苏当然可以偷偷的带林梦雅出去,但是太过麻烦,而且还容易穿帮。

    林梦雅却是笑了笑,拿出了腰间的玉牌说道:

    “你来的还真是时候,如今我有这个在手,宫里宫外,还不都是任我来去自如。”

    没想到,夫人的令牌还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白苏惊讶的看了看,两个人又热切的讨论了一番后,这才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一早,王宫后门,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自后门离开。

    有着夫人的信物在,林梦雅出入王宫,自然是不需要过多的被人盘查。

    她打得旗号倒是也简单,为了迎接几位王子的归来,她要亲自去采购些东西。

    这个理由,到哪里也不牵强。

    而且到时候她随便买一些东西,也就可以糊弄过关了。

    马车里,林梦雅跟白苏,各自按捺着心情,体会着马车的摇摇晃晃。

    好不容易到了她们商量好的商户地点,林梦雅交代车夫一定要在这里等着她们,哪里也不许去后。

    才借着去看货的名义,偷偷的溜走了。

    “小姐,您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去神巫庙,真的好么?”

    看着一身藕粉色纱裙的林梦雅,白苏疑惑的说道。

    平常这种事情,小姐不应该是小心再小心,要么变装要么易容的么?

    怎么今天,她半点都不遮挡了呢?

    “不必,若我真的偷偷摸摸的去了,怕是那位神巫大人,才不会见我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