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三章 古卫真相
    哈?朱先生,居然是她的亲舅舅!

    林梦雅霎时间被这个消息,给炸得体无完肤。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否认掉这个惊天消息。

    不可能的!朱先生,怎么可能是她的舅舅?

    “怎么会...你说你是我舅舅,可有什么证据?”

    林梦雅后退了一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朱先生。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人,居然是左丘羽跟左丘辰的生身父亲。

    朱先生突然叹了一口气,清俊的面容上,那双眼睛却带着看透世事般的苍老。

    看着林梦雅,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多年之前。

    “我早知道你不会相信,只是梦雅,我与你母亲是同胞兄妹,我苟活至今,只是为了能把左家,从这沿袭了上千年的诅咒里,解脱出来。今日你追查到了此事,我便知道,是时候该与你相认了。”

    混乱的思绪,让林梦雅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她要相信朱先生么?现在的她,并不能做出一个有效的判断来。

    但她唯一清楚的是,朱先生接下来的话,有可能颠覆她的认知。

    慈爱的看了一天林梦雅,青衫下的男人,显得别样的冷清寂寥。

    好似普天之下,唯有他一个人,坚守着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所有的事情,要从千年之前的古卫之国说起,孩子,咱们左家自那时起,便已经是古卫国的名门望族了。”

    朱先生的声线十分的低沉,林梦雅尽管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可还是贴在墙上,一边警惕的看着他,一边听他说着那些,她根本就无从知道的历史。

    古卫国,虽然在遗留在千年之前的传说,但是对于他们左家来说,那也曾经是一段极为辉煌的历史。

    那时,不管是大晋,烈云,亦或是现在的临天跟东夏,都属于古卫国。

    而且这个古老的王国,已经传承了几千年。

    没有知道它是从何时启元,亦没有知道,它是因何昌盛,乃至到后来的衰败,也成为了千古谜团。

    可在朱先生的讲述中,这个神秘的古国,正以另外一种面貌展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左家,便是后期的古卫国,与王室关系密切的名门望族之一。

    古卫国的最后一任卫王,文韬武略无所不精。

    而古卫国,也在他的治理下,重新回到了巅峰。

    但就在那时,国内出了一件大事。

    具体是什么事情,已经无据可考。

    可就因为这件事情,古卫国的卫王,竟然在一夜之间颓废,对国家也不再关心。

    而此时,一直蠢蠢欲动的战乱也绵延到了整个卫国。

    偌大的一个巨无霸般的卫国,一夕之间崩塌殆尽。

    眼看着叛军一路进贡到了王都,而令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存在于上千年的古卫国的王都,居然是一座巨大的机关城。

    就在他们准备占领王都的那一夜,四面楚歌的卫王,启动了的王都之内的机关。

    王都被深深的沉入了地底,了无踪影。

    不管是叛军,或是那些王都内的百姓,还是当初的皇族,都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林梦雅远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就算是古卫国的王都没有了,那跟我母亲的家族,又有什么关系呢?”

    朱先生所讲的一切,的确是让她极为震动。

    没想到曾经横行于世的古卫国,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消失的。

    “本来,我们家族作为拱卫古卫王族的一员,也应该随着王都而沉睡。但是我们的先祖,接受到了一项,更为重要的任务。那便是守护王城,灭掉那些企图打扰古卫王沉睡的所有人!”

    什么?林梦雅瞪大了双眼,她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她苦苦追寻的古卫之遗,就是当初,因为机关而陷入地底的王都!

    “即便是这样,也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什么任务责任,也都应该抛之脑后了不是么?况且古卫之遗能不能重见天日,跟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是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林梦雅就更不能理解,所谓的责任,到底有多大的束缚力了。

    “若真的是这样,我跟你的母亲,又何须如此?古卫国不仅机关术厉害,毒蛊更是发展到了巅峰。你母亲所拿的那本青筝谱,不过是流传出来的其中一件而已。不管是我们左家,还是那些遗民们,都被种上古卫国特有的蛊毒。这种蛊毒会随着血脉相传而代代流传下去。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做。”

    除了左家,居然还有遗民?

    林梦雅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朱先生。

    后者苦涩的点了点头后,方才说道:

    “烈云国,就是那些遗民们所创建的国家。而古卫之遗,正是他们口口相传的天国,古卫王,也就是传说当中的万蛊王。”

    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的,林梦雅不知道自己心中复杂的情感,该如何明说。

    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偶然,却不曾想到,原来是千年之前注定的命运,把他们推到了这一步。

    “原来是这样,可既然我们家族的宿命,是要保护古卫之遗,你为何却要让我,一步步的靠近真相,然后帮助我打开古卫之遗呢?”

    如果是按照朱先生所说,他们家族之人,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拱卫古卫之遗。

    那么现在她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完全错的么?

    可是,林梦雅却看到朱先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清的笑意。

    那笑是如此的凉薄,仿佛全天下,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不,其实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你,则是另外一个。迄今为止,所有人在追寻的古卫之遗,并不是我们要守护的那一个。因为真正的古卫之遗,已经再也无法追溯了。现在他们在拼命寻找的,只是古卫王交给我们的最重要的任务,寻找一座传说当中的仙城!”

    事实,再次刷新了林梦雅震惊的底线。

    原来所谓的古卫之遗,竟然...竟然只是被人利用的假象跟诱饵。

    林梦雅越发难以置信的看着朱先生,到底有多少,是自己不曾知道的秘密?

    “现在,那座仙城的大致位置,已经让我们的先祖,通过上千年的找寻确定了最后的位置。一旦找到那座仙城,我们家族的诅咒,也会彻底的解开。当初,为了迫使左家家族后代,一定会继续坚守古卫王给我们的任务,所以才会放出风声,说打开古卫之遗的钥匙,就在我们家族的手里。同时,也为了让我们家族不被完全灭掉,古卫王给了我们家族充分的资源。而现在发展到了这里,我们虽然已经成为了临天国的皇族,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安枕无忧了。这是我们家拼尽了全力,才为左家赚来的一线生机!”

    一连串的真相,已经打击得林梦雅,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跟这些传说当中的真相比起来,朱先生是她亲娘舅的消息,似乎,没什么太大的震慑力了。

    “就算你这么说,可你又怎么能向我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呢?”

    林梦雅眼神依旧明亮而睿智,丝毫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有那么一丝丝的迷惑。

    “你的反应,倒是跟你娘一样。当年我父皇跟我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那丫头也是一样。梦雅,我没办法跟你证明此事。甚至于我也不能证明,我就是你的亲舅舅。可这些事情,是我们不得不去做的。但有一件事,我觉得依旧只有我们两个人清楚,你的魂魄,曾经去过另外一个世界,对么?”

    如果后面不是墙的话,林梦雅怕是会惊讶得立刻逃走。

    眼前已经是退无可退的路了,被逼到了极点的她,只能选择面对。

    “你...你到底是谁?”

    不可能的!灵魂穿越这种事情,用现代科学还没有办法可以解释,他一个古代人,到底是如何得知的?

    叹息了一声,朱先生也收起了刚刚,谈起古卫之遗之事的严肃。

    在现在的林梦雅的眼中,他,倒真像是一个,想要关心小辈的长辈。

    “那是因为,在生下你之前,我们的家族曾经流传过一个传说。因为我们家族,对古卫王忠心耿耿,所以古卫王在下了蛊之后,为我们留下了一个退路。一千年后,如果我们还没有找到那座仙城的话,除了我们之外,会第一次出现一个,可以摆脱蛊毒的女/婴。但前提是,诞下婴孩的人,必须要找到一个,出身那座仙城遗民的后代。而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林南笙。而你,我们左家唯一的希望,林梦雅,则是唯一一个,不受这种蛊毒折磨之苦的女孩!”

    难道,母亲跟父亲的相遇,也是被预谋好的么?

    林梦雅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这些接踵而至的真相了。

    双眼无神的飘向了虚空之中,一连串的真相,让她无比坚定的心,第一次出现了土崩瓦解的态势。

    “我...我的出生,只是为了你们用来摆脱诅咒的工具么?”

    朱先生突然间抱住了她,那宽厚而温暖的胸怀,暂时接纳了林梦雅,因为真相而稍稍动摇的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