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二章 蹊跷迷离
    “其实过去的旧人,夫人不必如此挂念,还是想一想,如何面对眼前人的好。”

    林梦雅虽然觉得夫人顾念旧情算是长处,但对于她来说,那些曾经背叛过的人,对于她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

    昔日,白苏的确是不得已的,对她隐瞒了些东西。

    但白苏的本意却是不为了害自己,也未曾真的伤害她丝毫。

    所以她可以重新接纳白苏,并且丝毫没有芥蒂。

    慧夫人却是不同,她处心积虑的接近王上,为的是她自己的私心,自己的荣华富贵。

    当初静柔夫人把她当做姐妹一般,她不仅看上了姐妹的男人,还用自己的妄想,搬弄是非。

    且不是这种行为有多让人不耻,但若慧夫人坦坦荡荡,以静柔夫人的性子,未必就不能与她效仿娥皇女英。

    到时,王上虽对她无情,却也存着几分情义在的。

    如今闹得这样难看,要怨也只能怨她自己太贪婪。

    “唉,我不全是顾念着从前的那些事情。慧儿跟在姚璐身边多年,有些事情,她比我还清楚。我想留着她,也是为了以后能派得上用场。当年的那些事,王上也跟我说清楚了。不过有件事情,你们都弄错了。慧儿是真的怀上过一胎,后来那胎没得蹊跷。我原先以为,这是王上做的。后来我才知道,王上对此事,怕也是不知情的。”

    这——

    看到静柔夫人认真的样子,林梦雅不由得心头泛起了些许的疑惑。

    如果真的如夫人说的那样,那就代表慧夫人居然背着王上,偷了汉子?

    不得不说,这消息,有点劲爆啊!

    “那夫人,有没有查出奸夫是谁?”

    林梦雅想了想,又替夫人端了一杯热茶出来,方才问道。

    “我也派人去查过了,不管是从前伺候过慧儿的侍从还是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我想,是不是我们遗漏了什么?”

    夫人的话,如同一滴冷水,滴入了热油之中。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飞溅起不少的灼热跟滚烫,却是一时三刻,难以捉摸透彻。

    以慧夫人对王上的偏执,如果真找了个野男人,还怀了那野男人的孩子四处宣扬,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除非——

    “夫人在慧夫人小产之前,可曾听到过什么奇怪的传言么?亦或是什么征兆?夫人又是为何,才被慧夫人认定是让她小产的真凶的?”

    一切都需要个合理的解释,慧夫人并不是那种聪明到骨子里的人,为何辛羽会说,完颜景独独对她有所期待?

    而且夫人绝不是那种善妒无知的类型,因何会被慧夫人就此恨上?

    静柔夫人想了半刻,事情已经过去得太过久远,想要记起,怕是还需要点时间才行。

    “倒是没听过什么奇怪的流言,不过慧儿这胎是来的蹊跷了些,可我当时并不知道。只是我念着当初我们的情分,曾经送了些吃的用的给她,也不知道她胡乱吃了些什么东西,才落了胎,这恨也栽在了我的身上。要说怪事...那一年也不知道是伤了什么时令了,宫里但凡是那一年怀了身子的,都多灾多难。最后竟然只留下一一支根苗,其他的,都落了胎了。”

    静柔夫人的话,让林梦雅微微愣住。

    按照时间来推算,那一年夫人才刚进宫不久,根基还未稳。

    再加上有大王后的从中刁难,所以王上并不是对夫人专宠。

    可怎么就那么邪门,那一年的孩子,竟然都没保住?

    “夫人可否告知我,那年落下孩子的妃嫔,都是哪位么?”

    静柔夫人想了想,才说道:

    “慧儿是一个,刚才哪位贤夫人是一个,还有两个,我倒是记得不太清楚。怎么,可有什么不妥?”

    林梦雅眉头紧皱,四个早产的胎儿,又是四个!

    这几天她因为那麟邱阁宫娥意外死亡的案件,缠的头都痛了。

    如今又是四个,在十几年前死了的胎儿。

    难道这其中,可有什么联系?

    “夫人,这落下的胎儿,一般都会如何处理?”

    虽说是未出世的孩子,但到底是王族的血脉。

    一般来说,都会有人收好,然后安置在专门的墓地,在找人来超度什么的。

    “哦,若是未成年便夭折的话,主要是王族里的孩子,一般会送到后山去安歇。这些孩子也是命苦,但愿他们来世,能找个好人家。”

    后山?那不就是她跟龙天昱赏夜的那个地方么?

    林梦雅越想约觉得蹊跷,心头像是有只小水牛似的不停的拱着她。

    “夫人,我先告退了。对了,我想去藏书阁看一看,还请夫人能给我一封手令。”

    那四个在生前被砍掉左手腕的人,近乎祭祀的模样。

    到现在四个几乎同一年夭折的婴儿,尤其是慧夫人,明明怀的不是王上的种,却依旧那么坚定。

    倒像是有人,故意引导慧夫人,不仅让她怀了孕,还让她坚持的认定,自己的胎儿,是因为静柔夫人才没的。

    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想,这个孩子,非得是慧夫人怀上的才行,并且必须是在那一年呢?

    那么,不管是谁的种,怕是都行的吧?

    林梦雅眉头紧锁,只觉得自己离真相怕是进了一步,却又因为前面有着重重的阻碍,她费尽心思也摸不透看不清一样。

    静柔夫人看到这丫头难得会有如此焦躁的样子,眉宇之间,也没有了什么轻松。

    点了点头,也没说其他,只是把自己腰间的玉牌摘下,赐给了林梦雅。

    “你尽管放手去查,不管查出什么,我跟王上都会相信你。这玉牌你自己拿好,宫里无人敢拦你。”

    静柔夫人自然省得事情的轻重,能让贺兰神色如此凝重,想必真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林梦雅立刻拜别了夫人,拿着玉牌,去了宫内的藏书阁。

    轮值的内侍只看了一眼玉牌,便知道是夫人的命令。

    立刻来了沉重的木门,请了林梦雅进去。

    “有劳您了,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要借几册纪录详细纪录王宫各项事宜的详册。您也知道,如今夫人在宫里,少不得时时处处都要张罗。若是能看到一些旧例,夫人也会越发的得心应手。”

    对待外人,林梦雅自是不能露出哪怕是一点点的情绪来。

    王宫跟别处不同,事事都必须有个详细的记录。

    除了王上跟那些正经主子之外,若是少了个把人什么的,倒是也要记上一句,不过是一些杂事,顶天了就是一句下落不详之类的。

    这些东西,基本上隔了几十年就会被销毁一次。

    林梦雅其实想要借来看看的,却是另外一些东西。

    “姑娘说的极是,这些册子都在里面的小库里存放着。慢说是宫里的大事小情了,咱们整个烈云的记载都是有的。”

    内侍不过是为了讨个好,才故意提了这么一嘴的。

    林梦雅的心中,却是涌起了几分喜意。

    强强的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等了那内侍出了门,林梦雅这才转到了书架的后面,按照书架上的信息,翻看了起来。

    慧夫人小产的那一年,应该是在十八年前。

    她拿出记录宫廷事宜的册子,按照编年翻看,终于找到了十八年前,记录各个后妃事宜的册子。

    果然在那一年,慧夫人,贤夫人,跟一位美人并另外一位才人,不幸小产。

    虽然身体无恙,但孩子都没保住却是真的。

    四个孩子...林梦雅刚想放下手中的册子,却发现后面,还有记载。

    除以上的四个未出世的婴儿之外,第二年居然陆陆续续的,夭折了四个不足六岁的孩子。

    林梦雅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孔都炸开了,那四个孩子并非都是王上所出,却都是跟王族有关的。

    也就是说,他们同样会被送到后山上!

    第一年四个婴儿,第二年是四个幼/童,那三年,第四年呢?

    往后翻去,许多事情也只是零星记载了,倒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把书册放在架子上,林梦雅的大脑,正在飞速的运转。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你也发现了?”

    突然间,一道熟悉却令她分外忌惮的低沉声音,从她的身后乍响。

    林梦雅立刻贴在墙上,防备的看向了突然,出现在她视线之中的青衣男子。

    那男人脸上绽出一抹浅笑来,别有一番温润公子的模样。

    那双眼睛,似有若无的透出几许温和来,却让林梦雅的心,透凉无比。

    “朱先生,你怎么会来?”

    眼前的男子,可不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把所有人都算计在其中的朱先生么?

    如今他突然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还说了那样的一句话,让林梦雅,怎能不惊悚万分?

    “别慌,我对你一向毫无恶意,这次来,我也是为了帮你。不过,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有些话我也该对你明说了。其实与其叫我朱先生,不如,叫我一声舅舅更为妥当。”

    林梦雅看着朱先生,心思急转。

    舅...舅?

    她母亲可是临天国的长公主,能让她叫舅舅的人——难道,朱先生也是临天皇族?

    “你猜的不错,我的确也曾经是临天皇族,而且还是临天那个壮志未酬就病死的无能皇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