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凉亭设局
    花园内,各色花朵争艳。

    来赏花的,自然不只是她们一家。

    翠湖之中的凉亭上,早有几方势力在此盘亘。

    那架势,倒像是在论道。

    林梦雅自然知道夫人的意思,扶着夫人缓步走了过去。

    宫里现在已经是壁垒分明,静柔夫人暗地里虽然已经是独占鳌头,可惜,还缺少一个正式的名头。

    而她也上书言明,自己无心染指王后之位,更是主动的把自己抬出了争夺的圈子。

    现在的情形倒是有些可笑,那些个夫人们为了王后的位置,竟然主动来跟静柔夫人示好。

    她们的算盘倒也是精明,只要得了静柔夫人的支持,那么王后之位,岂不是也有了保证?

    在这一点上的,林梦雅知道她们的算计,夫人也当然知道。

    所以,她们才能利用这个机会,让这场夺后大战,成为夫人制霸后宫的翘板。

    “给姐姐请安,这些日子以来,王上都由姐姐侍奉,想必姐姐也是辛苦了。”

    还没到凉亭里,迎上来的便是一位着绛紫色的宫装妇人。

    那人生的美貌多情,眉眼之间都带着热络,让人,不得不对其生出一丝好感来。

    见到静柔夫人也热情的行礼问安,还主动的牵起了夫人的手,那模样,倒真是如同亲姐妹一般。

    林梦雅退到夫人的身后,只是静静的跟着便是。

    不多时,便有几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而后轻轻的弹去了。

    她自然知道,别人不知道,这几位夫人倒是对自己的事情门清。

    不过,今天的主角,显然不是她。

    “贤夫人说笑了,照顾王上是后宫众人之责。诸位姐妹也是费了心血,怎会是我一人的功劳呢?”

    静柔夫人笑容谦和,连话也说的委婉。

    她住在王上的寝宫,这本就是违背了规矩的大事。

    如今好歹是她先说明,不参与王后的争夺,否则的话,一定会让这些人,群起而攻之的。

    听了她的话,气氛虽然看着是活跃了些,但其中暗自流动的紧绷,还是让林梦雅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今天这一局,怕是冲着静柔夫人来了。

    “静柔夫人这话可就说错了。”

    亭内,另外一道稍微冷清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都微微停滞了一下,就连贤夫人也低头嘟囔了一声晦气。

    随后,亭子内走出一个看起来就十分高傲的女子。

    那人看似如同冬梅般高洁尊贵,但林梦雅的眼中,显然用目中无人来形容她最好。

    这人跟姚璐的关系倒也不融洽,只是因为家族赫赫有名,又生了一对孪生的王子,所以地位自然是跟别人略有不同。

    不过嘛,若真的是个清冷孤高的人,又怎么会想要王后的位置?

    林梦雅最不喜这种,外表假清高,可内里,却又比任何人都要龌龊的人了。

    想来,从人便是三王子跟四王子的生母——敏夫人了。

    “敏姐姐还真是厉害,也是,你生的那俩位王子,也如您一般刚直不阿,所以,才被贬到封地去了吧。哎呀,我说错了,不是刚直不阿,而是刚愎自用。”

    贤夫人是几方势力里最弱的那一个,也就是说,王后的尊位,很大程度上,是没办法落在她的手中的。

    只是这人倒是奇特,虽然母家背景不怎么强大,却因为快言快语的直肠子,网罗了一批人。

    这些人里,有生了王子的,也有生了王姬的。

    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没什么靠山跟背景。

    可因为有孩子傍身,以后的日子又都有了靠山。

    因此,这位贤夫人虽然可以直言不讳,却鲜少有人,真的跟她计较什么。

    王上就算是再绝情,也不可能不惦念那些儿子女儿们。

    敏夫人冷冷的看贤夫人一眼后,也只能愤愤的坐在那里,只是脸色,更差了。

    “静柔姐姐快坐吧,其实啊,今天妹妹我本来有事去做。可谁知呢,敏姐姐居然攒了这个局。我要是不来呀,怕没什么热闹,你说是不是呢?”

    贤夫人推着静柔夫人落座,话里话外的,也透露出不少的消息来。

    那双活泼的黑眸,却也隐藏着不少的秘密。

    只不过今天,她的确是来搅局的。

    “真是怕了你这张嘴,二位妹妹不要听她瞎说。只不过,这几天花园里的牡丹开得极艳,所以敏妹妹跟我,才想诚邀各位妹妹来赏花。你呀,昨个我明明第一个就让人去请你了,也不知道谁跟我拿乔,说自己有事不来的。如今你不请自来,可要好好罚你。”

    刚才的尴尬,在这道温柔女声的调节下,俨然已经消散无踪了。

    就连静柔夫人也忍不住笑了笑,视线却藏着几分忌惮的,看向了那个坐在凉亭内的女人。

    顺着静柔夫人的视线望去,林梦雅看到了一副,极为慈和的面孔。

    那人虽然不在年轻,可却是慈眉善目的。

    一身青灰色的衣裳,也摒弃了华贵与繁杂。

    朴素的样子,跟她面前的这几位夫人都不同。

    那便是曾经在姚璐得势的时候,还能游走在几边势力,游刃有余的清华夫人。

    此人的封号与位分,仅次于静柔夫人跟大王后,跟静安夫人却是相当的。

    只是年纪大了些,又只生了一个公主。

    她好像是在王上未曾即位之前,就是跟在王上身边的一个侍妾。

    出身倒是好的,人也没什么坏的评价。

    比起那位冷傲的敏夫人,泼辣的贤夫人,这位阅历跟位分都足够的清华夫人,则是这次王后之位的候选人的大热人选。

    至于其他人,倒还没出现在这个局上。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认错,我认罚。不过敏姐姐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我计较呢?咱们姐妹难得相聚,不如说些好听的,好玩的。老是看花有个什么意思,岁岁年年,还不都是那个样子。”

    几位夫人落座,林梦雅作为随从,也只能站在夫人的身后。

    有些人打量的视线依旧落在她的身上,林梦雅知道此时若是她抬头看去,反而是失了规矩。

    只是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却发现一位站在贤夫人身边的小宫娥,正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的。

    按说,这宫里的宫娥们,十有**都是认得自己的。

    她今天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至于让人这么盯着看吧。

    那目光除了好奇之外,还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来。

    林梦雅想了想,她在王宫里,好像是没得罪过什么人吧。

    这个女孩子,倒是有趣了。

    “要说这花,还得数前年开得最艳。可惜,一场霜冻,把那些花苗都冻死了。真是可惜了花房的人,经营数年的心血。可见不管是人,还是花,冷冰冰的总是没什么趣儿的。你说是吧,清华夫人?”

    这话,却是意有所指。

    林梦雅看到敏夫人的眸子里,划过了一抹怨恨。

    可贤夫人浑然不在意,仿佛把敏夫人激怒,她才有乐趣似的。

    想起来之前,从宁秋跟白苏那里得到的消息。

    当初贤夫人刚进宫的时候,倒是跟敏夫人是几位亲近的。

    贤夫人也不是现在这副泼辣的模样。

    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夜之间,贤夫人就彻底的恼了敏夫人。

    逮到个什么时机,就拿话刺她。

    为了这事,敏夫人去王上那边闹了好几次。

    可王上哪里管这些事情,左右不过是两句口角的事情罢了。

    到了后来,敏夫人告状的次数多了,王上也就不耐烦了。

    申斥敏夫人几句,没了别的反应。

    自此之后,贤夫人越发猖狂,而敏夫人自然不会忍气吞声。

    以前有着姚璐的压制,这两个人还闹不出什么大事了。

    只是自从大王后走了以后,这两个人可是闹得不可开交了。

    林梦雅默默的打量着这两位夫人,贤夫人可利用,而敏夫人,则是对手。

    “好了好了,什么冷啊热啊的,你就是喜欢说这些俏皮的话。回头让王上知道了,看他掌不掌你的嘴。静柔妹妹,这几天王上的身体,可还爽利?”

    清华夫人资格最老,再加上她跟这些后妃们的关系都算是不错。

    她来出面调停,这两个人也都得给些面子。

    话锋一转,就到了静柔夫人这里。

    好歹清华夫人的问题,都是十分温柔亲和,让人不会觉得难以招架。

    静柔夫人笑了笑,方才柔声说道:

    “王上春秋鼎盛,只是这几日忙于政务,连我都有几日未见了,可见辛苦。”

    其实这话,是个人都知道是真的。

    虽然静柔夫人的确是住在王上的寝宫,但王上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几乎都宿在书房之中了。

    夫人这话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而吃醋。

    其实她也劝过王上几次,让她回到凤羽苑,只是王上,说什么也不允许。

    眼看着自家夫人的嘴角,差一点就弯出了一抹幸福的弧度。

    林梦雅立刻上前,为自家夫人换了面前的那一盏冷茶。

    “奴婢去给夫人换茶。”

    小小的提醒了一下,沉浸在幸福之中的静柔夫人。

    这里面,可都是一群怨妇。

    若是夫人真的露出那样的表情,只怕她,会立刻被人恨上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