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九章 敲山震虎
    “嗯,条件是不错,模样也算是俊俏。只是各个都不是什么省事的角色,若是玉儿娶了,反倒是麻烦。他父王所走过的路,我是不准备让他重新走了。若是玉儿娶妻,相貌跟品行一等一的好就行了。其他的,我倒是没什么要求。”

    林梦雅知道,夫人这是话里有话。

    难不成,她已经有了中意的人,是怕小玉不同意么?

    想了想,林梦雅才说道:

    “夫人说的极是,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能让夫人青眼有加。”

    林梦雅自然是一心向着阿秀的,如果小玉不是她弟弟,她早就想尽办法,给他们送作堆了。

    在这种问题上,林梦雅向来是帮亲不帮理的。

    况且,阿秀跟小玉是真的合适。

    他们两个,一个如耀光之日,一个温润如月。

    唯一欠缺的,就是一道灵光般的缘分。

    何况林梦雅觉得,日久肯定能生情。

    她跟龙天昱还不是从冤家对头,变成了恩爱夫妻。

    凡事,都得有个机会不是。

    “你当真不知道?”

    静柔夫人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带着几分疑惑的问道。

    该不会,她的那个傻儿子,什么都没对贺兰说吧?

    看到贺兰摇了摇头,静柔夫人顿时觉得有些遗憾。

    这种事情,本不是他们这些做家长的来说。

    若是她开了口,就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

    唉,她的玉儿啊,在这方面,似乎跟他那个父上,一模一样呢。

    “没什么,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况且我跟王上,都不着急他的婚事,有些事情,得好好的挑一挑,选一选才是。你也看到了,王上的宫中,有多少龌龊。我不想这些事情,重演在我儿身上。”

    对于这一点,林梦雅表示高度的赞同。

    其实静柔夫人的许多观点,在林梦雅看来,那都是超出古人认知范围内的超前。

    不愧是从小被当做蛊女培养长大的,不管是观点,亦或是其他想法,都新潮得林梦雅大有同感的样子。

    况且小玉才多大,现在谈婚论嫁,未免早了一些。

    林梦雅心思一动,觉得是不是跟夫人提一提阿秀的事情,会不会比较好?

    如果有夫人这个神助攻来,相信,阿秀想要拿下小玉,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夫人说的极是,不过我之前在宫外的时候,曾经跟王城里的一位世家小姐,有过一面之缘。那位小姐,活泼可爱,单纯善良。我觉得,跟咱们家王子,很相配呢!”

    听林梦雅这么说,静柔夫人突然来了兴趣。

    女人嘛,与这种事情上,总是有着天生的热忱。

    可还没等她问出口,就想起了那天,小玉跟他父上的争吵。

    不由得败了兴致,此一时,小玉的一颗心都落在面前的女孩身上。

    若是她硬塞给玉儿一个,只怕按照那孩子倔强的性子,会更加不肯呢。

    “还是算了吧,玉儿还小,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可着急的。若是他大了,喜欢什么人了,我再为他做主就是了。”

    眼看着刚刚提起的话头,又被夫人给掐灭了。

    林梦雅有些不解,可更多的,却是了解夫人为何会如此。

    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一如她那冰雪聪明的母亲。

    为了她跟哥哥,牺牲一切,耐心筹谋,才能换得她跟哥哥平安长大。

    当初,若不是有母亲的苦心掩护。

    只怕一出生,她跟哥哥,就会成为那些有心人手下的牺牲品。

    这也是她为何,那么喜欢静柔夫人的原因。

    在某些方面来说,夫人跟她的母亲,很相像。

    两个人又闲聊起了一些家常,直到王上贴身伺候内侍出来宣林梦雅觐见,才算是告一段落。

    虽然不知道王上跟诸位大人,在里面谈得是什么。

    可林梦雅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只是甚少有人知道,她就是那个贺兰姑娘罢了。

    “奴婢见过王上。”

    跪在地上,林梦雅恭恭敬敬的行礼。

    低垂着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怎么起眼。

    明显能够感觉到,王上的视线,从自己的头顶上飘过。

    林梦雅还是保持着谦卑的模样,不曾有片刻的变化。

    “那四个宫娥之死,你可查出什么来了?”

    王上就是这么直接,上来就问出了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头垂得更低了,因为她感觉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这种受人瞩目的滋味,其实,还挺不好受的。

    “回禀王上,此事已经调查清楚。这四人之死,皆是有人谋杀。只不过凶手,奴婢还未曾找到。”

    这个答案,其实跟没有差不多。

    那几道视线,明显着带了几分的不悦。

    似乎觉得,被这个女人给欺骗了似的。

    只是王上,却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

    “哦,是何人谋杀,你可有见解?”

    林梦雅不知道,为何王上会选择在这里,让她回禀此时。

    可王上做事,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林梦雅踌躇了片刻后,方才缓缓说道:

    “回王上,凶手是谁,奴婢并未查明。但有一点奴婢可以肯定,此人必定跟王族有所关联。”

    这一句话,让周围的几道目光,倏然间变得有些慌乱。

    凶手居然跟王族有所关联,这还得了?

    “大胆!王族血脉高贵,岂是你一个小小宫娥能置疑的!王上,切莫听她信口雌黄!”

    被人家反驳了,林梦雅并未说话,也没急着为自己辩解。

    事实上,从她准备说出口的那一刻,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现在,听着身边有人议论,林梦雅也终于明白了,为何王上会让她在这里回禀了。

    这些人里,怕是有人需要敲打一番才行的了。

    “诸位大人何须如此激动,晚上,依臣看来,不如先让这位姑娘继续说下去。且她只说是有关联,却并未说是何种关联,诸位大人,不必如此急切吧?”

    说话的,竟然是早她一步进来的辛栾。

    林梦雅却也是有些没想到,只是这位辛栾大人,为何要帮她说话呢?

    “好,你说。”

    王上依旧是那种淡漠的语气,冷冷清清的一句话,就让那些大人们,都乖乖闭上了嘴。

    “是,多谢大祭司。其实是这四个人死的时候,都被砍掉了左手,还放干了身上的血液。奴婢觉得蹊跷,就去翻阅过史书典籍。发现只有王族身死,殉葬之时,才会做如此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的,经过先王的精废除之后,知道的人甚少。所以奴婢推测,这四个宫娥之死,跟王族怕是脱不了关系。”

    实际上,先王在废除这项制度之后,不仅封杀了大大小小,主持此事的官员,还下令焚毁跟这项暴行有关的文献。

    现在能查到的,也唯有是王宫里的少数珍藏罢了。

    而且那些,如果没有王上的允许,也是极少人能看到的。

    在这种情况下,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么就是那些知道底细的王族,要么,就是有心人用来挑战王族的。

    但是不管哪个,都算是跟王族有关。

    林梦雅不过是小小的玩弄了一下文字游戏,就让那几位大人慌了手脚。

    可见她的推测是对的,王上,怕是想要敲打他们几位了。

    “原来如此,王上,这可能是有人,想要诅咒王上啊!”

    虚惊一场,却让那些大人们,都额头直冒冷汗。

    坐在书桌的后面,王上冰冷的目光,不经意的掠过那道跪在地上的身影后,眸子里,也飞快的划过一抹赞赏。

    他之所以留辛栾在这里,无非是想让辛栾与他配合。

    却没有想到,这丫头的脑袋倒是转的飞快。

    垂下了眸子,他也算是初步的了解到了,为何他的那个傻儿子,会执着于她了。

    只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接受这个贺兰了。

    “你先下去吧。”

    “是。”

    如蒙大赦,在王上松了口之后,林梦雅立刻顺从的离开。

    天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她得被那几个大人恨死不成。

    出了书房,看到静柔夫人,好像是要出去的模样。

    林梦雅立刻赶到了夫人的身边,与宁秋默契的对视一眼,后者笑着把夫人的手,交给了她。

    “有劳姐姐了。”

    点了点头,林梦雅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

    当初开门的小丫头,也成了这王宫之内的大总管了。

    夫人倒是没怎么在意,也知道王宫里,有许多事情,要宁秋去做。

    她跟贺兰出去走一走,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行人出了王上的寝宫,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现在因夫人独占恩宠,即便是以夫人淡然的性子,也不得已,在后面跟了不少的人呢。

    虽然林梦雅也知道,凤羽苑里,那些白天都赶着去寝宫伺候夫人的宫娥们回来,都娇笑者说王上是把夫人疼到了心尖尖上。

    但对于夫人来说,这倒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在龙天昱的身边,她也是如此。

    所以,对夫人的遭遇,更是感同身受。

    浩浩荡荡的人群,出现在花园内。

    如今不管是那一宫的夫人美人们,都难以跟静柔夫人的恩宠相比。

    只是有人看得清楚,有人依旧糊涂罢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