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八章 又遇辛栾
    林梦雅看着他,心中已是迷醉。

    他爱她,这是他从未宣之于口,却又从不吝啬表达的情义。

    夜色之中,林梦雅的嘴角,不够控制的扬起。

    一朵令世间万艳都黯然失色的笑,缓缓的出现在她的脸上。

    龙天昱看得痴了,只觉得这些年来,他都是为了她的笑容而活。

    什么皇位,什么称霸天下,在她的面前,都通通见鬼去吧!

    大手轻柔的描绘着她笑着的唇瓣,最后,林梦雅主动送上了自己娇嫩的唇。

    夜色之中,星空之下,他们只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男女,热情而忘我的,倾诉衷肠罢了。

    从后山被龙天昱恋恋不舍的送回,又在她的屋子里缠绵了一夜,清晨,那人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林梦雅看着扭扭捏捏,如同小孩子闹了别扭似的他,却值得哑口失笑。

    这人,怎么越来越幼稚了?

    若不是允了他,在离开王城的这几天,都可以来这里留宿。

    怕是这人,也不肯轻易的听话。

    有些头疼又甜蜜的摇了摇头,唉,当初那个冷傲孤高的昱亲王爷,到底是被他丢到哪里去了呢?

    缠绵已过,那些儿女情长,林梦雅自然是不会再放在心上。

    她今日还有事情要做,幸好昨天下午安然的睡了一下,不然的话,她的精力怕是也没有那么的充沛。

    外面刚有人活动的声响传来,林梦雅就已经打扮好了。

    跟之前在大晋不同,她不再偏好那些正红绛紫之类的颜色。

    豆绿色的宫装穿在她的身上,既跟后妃们有别,又与寻常宫女不同。

    领口跟袖口,多是用丝线绣菊花青竹的花样。

    一头青丝挽起,只不过于脑后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饰。

    并一只银钗,亦或是玉钗于头上,耳朵上也相应带着镶嵌着宝石的坠子。

    王宫里也不是没有做这种清爽打扮的,可惜她的眉眼之间,偏生带着一股子淡然的妩媚来。

    清艳二字,用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

    走在路上,总是有人对着林梦雅行礼。

    她也多数都会微微颔首为回礼,从不见她对什么人特别的热络,却也同时不会对什么过分的冷清。

    自打大王后出了宫,慧夫人又被她亲手给送走。

    完颜景此刻,也不在宫内。

    林梦雅就恢复了那副淡然的性子,努力的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只是谁人都知道,静柔夫人身边的这位贺兰姑娘,可是不一般的。

    林梦雅自然懂得,所以非必要时刻,她轻易的不出屋子,免得让人家说她得了势,就恃宠而骄。

    今天林梦雅要去的,依旧是王上的寝宫。

    那四个宫娥的事情,如今也该有了结果了。

    王上的寝宫不远也不近,林梦雅步行去,自然是要走上那么一阵子的。

    刚转过弯来,从花园到了前院,就看到一抹身影,站在她的几步之外。

    林梦雅只是抬头看了看,脸上并未有任何表情。

    只不过是在路过那人身边的时候,才行了个礼。

    “祭司大人安好。”

    淡雅轻柔的音色,即便是寻遍整个王宫,也未见有几个,如她一般干净利落的。

    那位辛家的大祭司,转过身来,锐利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面前的女人后,方才开口说道:

    “我今天要与你一道去王上面前,贺兰姑娘,请吧。”

    林梦雅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对这位祭司大人的捉摸不透。

    想起来,前几日他才婉拒了自己的求见,今天,竟然主动站在这里等她。

    看来这位祭司大人,也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清心寡欲呢。

    “是,大人请。”

    林梦雅并未追问,他们之间好像是在猜什么哑谜。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是在互相追逐着的谜面跟谜底。

    林梦雅从来都没有轻视过此人,现在看来,这位祭司大人,怕是已经把什么都给想透彻了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王上的寝宫,那内侍眼尖,早就认出来,是两位宫里的大人物。

    立刻笑着迎了上来,先行了礼。

    “大祭司大人,贺兰姑娘,二位来,可是为了求见王上的?”

    辛栾点了点头,林梦雅也无声的默认了。

    “请二位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传。”

    看着那内侍几步急匆匆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林梦雅的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提上了一口气来。

    王上这几天对她,态度可是格外的怪异。

    但愿自己一会儿别处什么岔子,让这位脾气反复无常的王上,抓住自己什么错处才是。

    “我最近听闻一件事情,还请姑娘,能给我个解答。”

    辛栾突然开口说话,说的又是林梦雅未曾预料过的话。

    当下,只能温和开口:“大祭司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辛栾依旧站在那里,不改之前的颜色。

    “我想知道,贺兰姑娘的志向,是不是在我烈云王后的位置上。”

    怎么,会是这件事?

    林梦雅有些犹豫,不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是她,从未想过这件事。

    但辛栾的语气,让她捉摸不定。

    无奈,林梦雅只能据实已告。

    “王后之位,须得有才能者才能胜任。贺兰无德无能,不敢觊觎王后尊位。”

    自从听了周翎的一番话后,林梦雅每次听到这个话题,都有些别扭。

    在她的心里,小玉是她的亲弟弟,而且还入了林家宗族的。

    现在大家都以为她跟小玉,是那种不清不白的关系。

    在她这个姐姐看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惜,有些事情,她又不是按个去解释。

    只能平白的?受着好些的误解,不过小玉总有娶亲生子的那一天,她也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刻。

    到时候,这些流言,就能慢慢平息吧。

    听了林梦雅的话,辛栾并未继续发问。

    两个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各有心思。

    好在那内侍,很快就去而复返。

    待到他再次回来之时,带来的,就是王上,要召见俩人的消息。

    “有劳大人了。”

    林梦雅礼貌的道谢,她不比辛栾,乃是赫赫有名的大祭司。

    所以在对待这些宫人的时候,她格外的礼貌周全。

    这些宫人们,也都十分的喜欢她。

    内内外外的,林梦雅多多少少的,落下一个好名声来。

    总算是跟前阵子的恶名,落得个两两抵消的下场。

    王上的寝宫之中,今天除了静柔夫人之外,又多了几个衣着打扮,都属于上乘的贵族女子。

    林梦雅到了近前的时候,只听到那几个女人,正柔声谈笑着。

    王上应该是在里面的书房,她们也只能在外间停留,且不能太久。

    静柔夫人坐在首位之上,抬眼看到了林梦雅后,柔美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笑意来。

    冲着她招了招手,柔声说道:

    “丫头快来,本宫还想着叫人去召你,你就来了。这么贴心的孩子,怎能不让人喜欢呢。”

    因为小玉的关系,所以静柔夫人,对林梦雅格外亲近些。

    这已经是宫内,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是对于那几个,围绕在静柔夫人身边的世家女子来说。

    这一幕落在了她们的眼中,可就不那么是滋味了。

    静柔夫人虽然温柔貌美,但出身尊贵的她,总是有一种,让人难以亲近的感觉。

    就算是再优秀的名门淑女,怕也不能让夫人亲近多少。

    怎么这个小小宫娥,就能格外得夫人的青睐呢?

    既是如此,她们也不敢在夫人的面前,做出什么为难林梦雅的事情。

    只不过把不满,藏在内心深处罢了。

    “合该是来给夫人请安的了,只是这几日,有事缠身罢了。”

    林梦雅不经意的用眼睛瞥了一眼后,便知道这些,怕就是周翎嘴里,那些哭着喊着,要嫁给小玉的名门淑女罢了。

    不过看来看去,聪慧不及阿秀,灵透不及阿秀,美丽也不及阿秀。

    在她眼中,也唯有阿秀那样的奇女子,才配得上自家弟弟。

    只不过,现在那俩个人的姻缘线,月老还未牵上呢。

    真是急死了她这个姐姐,那两个家伙,却都不急了。

    “夫人,既然贺兰姑娘来了,那臣女们,就先退下了。”

    这里是王上的寝宫,按照规矩,寻常女眷是不得入内的。

    只不过今天,她们的父辈,不约而同的带了女儿入宫来。

    说是来给夫人请安,实则,不过想要入了夫人的眼,好安排一桩婚事,成为小玉的王妃罢了。

    点了点头,吩咐宁秋赏赐了她们一些小玩意。

    看着那几个莺莺燕燕的退了出去,静柔夫人,才松了一口。

    这几个丫头是不错,家教也很严格,性子也聪慧柔和。

    只是她向来喜静,如今被这几个丫头围到了一起,总也有些吵闹似的。

    不如贺兰在她的身边,让她顺心顺意。

    “夫人好福气,我看这几位小姐,各个都是出挑的,不论选了哪个当了九殿下的王子妃都是好的。”

    没有了外人在场,林梦雅跟静柔夫人之间的相处,也活泼了许多。

    亲手奉了一盏热茶给夫人,她自然是知道,夫人最不喜欢话多人多的场景。

    这几个小姐,各个卯着劲的要表现自己,其实,却是落了下乘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