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识破身份
    “原来是这样——”

    林梦雅脸上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后,发钗却并没收回。

    惋惜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似乎她也是十分的为难。

    只是话锋一转,林梦雅邪恶的本质,再次被暴露了出来。

    “可惜我知道是没用的,王上跟夫人,执意要找出一个替罪羊来。你身份不高,又跟这件事情有关系,不杀你,杀谁呢?”

    林梦雅知道,现在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魔鬼。

    不断的给人希望,又亲手把人推入另一层更深的绝望之中。

    那趴在地上的女人,连日来,已经被白苏关照过,要重点照顾的了。

    如今到了林梦雅的面前,心理防线早已经没有那么坚固。

    这里可是关押处罚犯了错的宫人的地方,各种手段,绝对是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今,生与死就摆在她的面前。

    林梦雅冷静的看着她,盯着她双眸之中的挣扎渐渐退去。

    在自己发钗的威胁下,早就有了些许的动摇。

    “你还是认命吧,现在死了更好。我还听说,那个部落的族长十分生气,要把罪魁祸首,扔进油锅呢。可惜了你这一身的细皮嫩肉,那油锅的滋味,可不好受。”

    下意识,用极为幽怨的语气说道。

    林梦雅身上佩戴的香囊的味道,也恰到好处的,洒满了整个空间。

    瑾美人本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强之辈,林梦雅描述的酷似地狱之景,早已经让她吓得魂飞魄散了。

    哪里,还能跟她斗心思耍手段。

    “不,我不能下油锅,不能!你帮帮我,你帮帮我。”

    瑾美人所有的意志力,在三重作用下,已经被林梦雅驱散。

    现在的她,已经被她自己的恐惧,带入了一种类似于催眠的状态。

    林梦雅收起发钗,从容不迫的开始问问题。

    等到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答案后,那位瑾美人,也已经吓晕了过去。

    室内飘散着一股子甜美萎靡的味道,这东西具有极强的安神功能。

    再配上她的独门秘方,正是施展催眠的极佳催化剂。

    地上的女人,面色惨白,狼狈不堪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即便是她重新醒过来,也多半会陷入自己的梦魇之中。

    永生永世,当一个丧失所有理智的疯婆子。

    这也是她该领受的惩罚,怨不得旁人。

    走出那道阴暗的房门,方才那个懂事的婆子,也立刻迎了上来。

    “姑娘好走,只是这人,该如何处置?”

    看了那婆子一眼后,林梦雅才说道:

    “随便找个地方让她安静的待着吧,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她因为她表姐的那档子事,日夜不得安宁。现在又因为死了四个人,就发起狂了,得了失心疯。”

    这人虽然毁了,却并不代表没有了作用。

    婆子立刻会意,这些事情她们都是老手了,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

    出了小院往凤羽苑的方向走去,其实她能发现那人是瑾美人,倒是个偶然的机会。

    那天她进了院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跟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一干人等,都看守起来。

    白苏半路转头回去,就是去做这件事情的。

    瑾美人的这个表妹,地位不高。

    因为瑾美人的死,也失去了仅有的依靠。

    只是靠着以前的老面子,才负责一些并不太重的洒扫工作。

    麟邱阁自打没了姚璐,就成了冷宫一样的存在。

    一般人都觉得这里晦气,也不愿意在这里常住。

    所以宫娥们都会轮换着来这里做事,而这个排班的权力,就落在了伪装成宫娥的瑾美人的头上。

    至于这四个人为何会被她编排进去,她也只是说,有人来传话的而已。

    等到林梦雅细问这人是谁的时候,连她也说不出来。

    只说有人用书信来指挥她,若是她不从的话,就把她的身份宣扬出去。

    不过即便是瑾美人不说,林梦雅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当初瑾美人就是被完颜景的人给掉的包,那威胁她做事的,还能是别人么?

    其实瑾美人伪装得不错,一般人最是难以发现。

    只可惜,她遇到的是观察入微的白苏。

    白苏把人关起来以后,就过来跟她回禀过。

    说是这位瑾美人表妹的双手,一点老茧跟粗糙的痕迹都没有。

    她表妹也算是进王宫十年的老人了,而且因为跟她这个表姐不合,倒也没多受什么优待。

    一个进了王宫十年,没有强有力的靠山,也未曾被王上恩宠过的女人。

    又怎么可能,会有一双细嫩的手,跟能支配别人去打扫的权力呢?

    那么真相唯有一点,这个人,就是容貌跟她极为相似的瑾美人。

    况且林梦雅叫人沿着这条线索查了下去,这位瑾美人,在金蝉脱壳之后,还着实做了不少事。

    怪不得完颜景要下那样重的狠手,除了威慑王宫众人之外,怕也有混淆视听,让大家不会怀疑到瑾美人头上的意思吧。

    好厉害的手段,若不是她反应过来,就让白苏费尽心思的藏好了瑾美人的话。

    只怕现在她们见到的,也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这些事情,无一例外的都指向了古卫之遗。

    辛羽也说过,完颜景也是烛龙会中人。

    那么完颜景在烛龙会之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她知道,有人在的地方,就会有纷争。

    朱先生在烛龙会地位不低,手里的权力也会小。

    那么,与朱先生对立的魁首一派,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所有的一切,对于林梦雅来说,都是未知之数。

    她不是笨,只是烛龙会的打算,是凝聚了不少多少人的秘密。

    她一个人,又如何抵挡?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想要笑到最后,看来,比相像之中的更难呢!

    回到凤羽苑,因为这几天在外面办事。

    林梦雅心疼她,特许她可以在外面多住今天。

    偌大偏殿内,就剩下了她一个。

    况且她向来谨慎,寻常人等,根本没办法接近她。

    虽然安全清静了不少,却又不免,觉得有些孤独。

    辛栾那里,一时半刻是不能去了。

    王上看她有不顺眼,所以去跟夫人请安,也成了让她头疼的事情。

    其他事,不是没到时机,就是怕打草惊蛇,她只能派人暗中调查。

    在这个多事之秋,林梦雅居然还有无事可做的这么一天。

    摊开纸,她只能无聊的临摹一下名家的字帖。

    要说林家的教育还有什么缺失的话,就是她没办法像是龙天昱一样,写一手极为漂亮的毛笔字。

    一年多的时间,她也是有着相当的进步了。

    但古代的繁体字,总是让她的小楷,容易变成一团墨。

    她喜欢一边练字,一边思考问题。

    最近的事情太多,她总得耐心消化一下,才能跟得上速度。

    “你这字,确实是比之前好太多了。只是,还没有风骨。”

    大手捏住了她的小手,铁臂箍住了腰身。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林梦雅不用回头,就知道抱住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你消息还真是灵通,难道,就不怕白苏杀回来,把你逮到?”

    林梦雅发现,龙天昱应该是掌握到了她的一切消息。

    所以每次来的时候,时机都刚刚好。

    “逮到又能如何?你是我的夫人,这些事情,天经地义。只不过我听说,她出宫办事去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起溜出去凑个热闹?”

    龙天昱俊美的面孔上,带着一抹笑。

    别人可能以为,她是个温柔聪慧又娴静如水的高贵女子。

    却不知道,她骨子里的灵动俏皮,比起男子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几天,他的人手,正在加快寻找林家父子的踪迹。

    只可惜却是徒劳无功,他虽然没说,但林梦雅想必比任何人都清楚。

    没有消息,就代表着毫无进展。

    白苏不在,她一个人难免会胡思乱想。

    所以,龙天昱来潜进来陪她的。

    “还是不要去了,你来这里也不是为了玩的吧。正事要紧,免得回头,我又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姬。到时候,我可不能再死一次吧。”

    开着玩笑,林梦雅夺过了他手中的那支笔。

    再次沾满了墨汁,在纸上写写画画。

    腰间的大手用力,林梦雅只觉得一阵子的天旋地转,人,就被他扛上了肩头。

    “哎呀!你干嘛!”

    手中的狼毫笔掉在了地上,在棕色的地板上,染出了一团黑。

    林梦雅轻轻地捶着龙天昱宽厚的双肩,娇嗔着埋怨着他。

    “当然是把你带走了,你是我的妻子,自然是要跟我在一起的。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身体再次被翻转,林梦雅被他打横抱在了怀中。

    宽大的斗篷蒙住了她的双眼,好在精壮的怀抱,能给她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安全感。

    靠在他的怀中,外面似乎被黑色的意料,完全隔绝了光线。

    可独属于他的气息,配合着淡淡的药香,松弛着林梦雅时刻紧绷的神经。

    没想到,他还戴在身上。

    从龙天昱的腰间捞起了一个沉甸甸的香囊,一股子让人心旷神怡的药香,从香囊里传来。

    这是在他戒掉神仙散的时候,她专门为他配置的一味药。

    为的是提神醒脑,让他不至于在毒发的时候,晕晕沉沉的不像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