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五章 拜访未果
    贤南殿外,依旧是冷清简单,不见任何来拜访的人。

    别看辛栾眼看着就要成为过气的大祭司了,但其在辛家的影响力却是不容小觑的。

    按说,赶来溜须拍马的人,不要太多才是正经。

    只是这位大祭司只是对外说,在那一次的刺杀袭击中,受到了惊吓,所以不能见客。

    到现在,林梦雅已经百分百的可以确定,这位大祭司一定是跟王上串通一气的。

    所谓修养,也不过是个不想见客的托辞罢了。

    不过,这位大祭司可不是个软蛋,谁能知道,他贤南殿里,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什么人!”

    埋着头走,林梦雅被人拦住了去路。

    抬起头来,看着那几个侍卫打扮的。

    奇怪了,前几日来,还不曾看到他们在这里,怎么今天这么巧。

    “这不是静柔夫人身边的贺兰姑娘么?姑娘来的不巧,王上也在这里。不知道姑娘来,可有什么事?”

    一个王上身边伺候的近侍,立刻跑了过来。

    别人都能得罪,唯独面前的这位姑娘,那是要捧在手心里的。

    林梦雅看着他笑容满面,就知道今天,自己可能是又没戏了。

    无奈的勾了勾唇,脸上还不能露出什么失望的神色出来。

    “是夫人命奴婢过来送一杯茶给大祭司大人的,劳烦大人替我转交。这茶是奴婢的独门手艺,夫人想让祭司大人尝个新鲜而已。既然茶已经送到了,那奴婢就退下了。”

    就这么走,显然林梦雅会不太甘心。

    但不走...她可那么大胆子,跟王上争人。

    满面笑容的把茶递给了那位内侍,林梦雅片刻不曾做过多的停留。

    这几天,王上对她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她还是不要老是在人家面前晃来晃去的好。

    好在她今天还有别的打算,不然的话,还真会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不知道,王上跟神巫大人两个,又在商量什么事情呢。

    从贤南殿出来的,林梦雅一路往北走去。

    至于目的地,则是王宫内,用来拘禁犯人的囚室。

    这里别看面积不大,却是十分的隐蔽。

    寻常人若是没有别人的引路,几乎是难以找到的。

    毕竟这种地方都有些阴森恐怖,万一吓到了王宫里的贵人可就糟了。

    但是林梦雅虽然是一次来,却显得有些轻车熟路。

    她看过王宫的地图,想来这里,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才刚进跨进月亮门,就看到几个健壮的婆子,正押着几个犯事的宫人们在舂米。

    一般这种活都是由罪责不太重的人来承担,虽然是会累个半死,但都是有刑期的,绝不会活活累死之类的。

    当然,这也只是表面上的规定。

    实际上,这些负责看守的人,则是会有一万种方法,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些犯了事的宫人们,有的宁可死,也不要来这种地方受活罪。

    林梦雅进来,就有人迎了过来。

    别看她们总是小院子里窝着,但凡是王宫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她们可是能第一时间知道的。

    “这不是贺兰姑娘么?给姑娘问好了,怎么姑娘今天有空,来这种地方了?”

    堆着满脸的笑容,她们自然是对林梦雅恭敬热情。

    毕竟这位姑娘的身份,可非同一般。

    就连那些王姬们,都没有这位贺兰姑娘来的尊贵。

    “我来看看,夫人前几日让人送过来的人。她在哪里,几位可否为我带路?”

    林梦雅笑容谦和,即便是她不喜欢,可这里依旧有存在的价值。

    她不会天真到以为,宽容与善良,可以感怀所有人。

    人类的进步,本就是伴随着危险与杀戮。

    不然的话,在进化的过程中,就很可能会跟剑齿虎,猛犸象一个待遇了。

    跟外面舂米的相比,里面的牢房,显得阴暗多了。

    酸臭与潮湿的气味扑面而来,把她熏得只想翻白眼。

    现在才知道,有个好鼻子,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里。

    林梦雅被请到了最里面的房间,这里应该是那些管事的宫人们住的地方。

    不仅是干净宽敞了不少,连气味都好了许多。

    坐在椅子上,等候着那人的到来。

    “走,快点!”

    门外传来呵斥的声音,随后,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就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管事的婆子们皱着眉头,显然是不满那人动作的缓慢。

    一道身影,扑在了林梦雅的脚下。

    她垂下眸子仔细的看了看,就是此人。

    “姑娘,人已经给您带到了,您慢慢盘问,小的们,就先出去做活了。”

    面对人家的笑容满面,林梦雅毫不犹豫的,从袖口里掏出了一锭银子,赏给了她们。

    千恩万谢的出了房间的门,里面,只剩下林梦雅跟那个瘫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了。

    林梦雅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看着面前的女人。

    “这里也没有别人了,你还是不要再装死了,瑾美人,你看我说的,对么?”

    在地上匍匐的女人,忽然听到林梦雅这样说,立刻身体僵硬住了片刻。

    就这点演技,还敢学人家玩什么偷天换日,简直,就是个笑话。

    “奴婢...奴婢不知道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奴婢是冤枉的,还请姑娘能帮帮奴婢啊!”

    因为被捆住了手脚,所以她只能在地上趴着,即便是喊冤,也带着丝丝的颤抖。

    看来,这两天的‘招待’,可是让她,印象深刻呢。

    “您何苦如此呢?其实您的易容术并不高明,我想也是因为,那位管事的宫娥跟你有几分相似吧。或者是说,她是您从宫外带进来的表妹。只可惜啊,人替你死了,结果你还要给人家再扣上罪名。你的良心,就不会不安么?”

    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一点点的拆穿面前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尽管,长发散落,几乎让她看起来,像鬼多一些。

    但是眉眼之间的痕迹,那是骗不了人的。

    表姐妹之间,虽然相像的不少,但是一个人的外表可以变,内在气质却很难有什么变化。

    只是这位瑾美人比起她的那位表妹来说,只不过稍稍美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而且,还是靠着穿着打扮来区别的。

    所以,这一场偷梁换柱,用的极其巧妙。

    没有人意识到,被大王子私自处决的瑾美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更没有人知道,她就是那个,负责安排人去守空荡荡的麟邱阁之人。

    那天,林梦雅刚进了院子,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她才让白苏去立刻扣押这个人。

    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的惊喜。

    “你...姑娘说的什么意思,奴婢没听懂。没错,奴婢的确是那位瑾美人的表妹。但瑾美人冒犯了夫人,罪有应得。奴婢,奴婢实在是无辜啊,还请姑娘,为奴婢做主。”

    说完,女人开始抽噎。

    演技嘛略显生硬,但是足够迷惑人。

    可惜,她遇到的林梦雅。

    曾经的昱亲王妃,可是严刑逼供的一把好手。

    “哦?是么?竟然是我的人弄错了么,那还真是抱歉了。不过你既然说你不是瑾美人,那我来问你,那几个死去的人,你可有什么想说的么?”

    林梦雅眉宇之间不露声色,没人能看得出她的心思来。

    趴在地上的那一位更是,心里有些迟疑,但更多的,是一种侥幸吧。

    “奴婢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啊!那一天,奴婢是正常安排她们去麟邱阁当差,谁知道,后来居然发生了那种事情。奴婢,奴婢当真是冤枉的。”

    对于不说实话的人,林梦雅一向很有办法。

    只是现在诸多手段,怕难以施展。

    可惜,这位瑾美人,有一个突出的弱点。

    站起身来,林梦雅从头上,拔出一根发钗来。

    这发钗虽然是软银做的,但是柄部却极为坚硬而锐利。

    把发钗放在手中,林梦雅笑着看着还在负隅顽抗的瑾美人,好,既然她想玩,那自己就陪她玩玩。

    “我知你是冤枉,可惜没有用。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这四个死去的女孩之中,有一个是部落首领的千金。这位小姐调皮的紧,本只是来王宫里玩上几天的。谁知道,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现在,那位部落的首领,每天都吵着闹着的,要王上跟夫人给个交代。看来,也只能委屈你一下了。放心吧,你如此忠心耿耿,又是含冤而死的,王上跟夫人,一定会厚葬你的。现在,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我都替你办到。”

    发钗,划过一抹银光。

    精锐的底部,只需要稍稍用力,就能刺入那人细嫩的颈部。

    林梦雅敏锐的感觉到了,那人紧张了,甚至于害怕了。

    知道害怕了么?现在,似乎有些晚了呢。

    “不!不!你们一定弄错了,这四个人,都是出身贫寒,家境不好,才进来王宫做宫娥的。绝不会有什么部落首领的千金,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

    急急的否认着,却没有察觉到,林梦雅的眼神里,划过了一抹流光。

    林梦雅眼神越发的无奈,好像这件事情,她比人家的还要为难似的。

    她的发钗就放在女人的脖颈之间,那精锐而冰冷的触感,让女人的身体上,泛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