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密谋天下
    “这怎么可能呢?老师对这种东西,向来是深恶痛绝。别说是制造这种东西了,他是连看都不会看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也许,是老师想要研究解药呢?”

    下意识的抓住了龙天昱的衣襟,林梦雅急切的替老师撇除着干系。

    龙天昱并不恼,也不会觉得她是在置疑自己。

    大手托住了林梦雅的小脸,吻住了她的红唇,却也是在安抚着她焦躁的情绪。

    百里先生对林梦雅的意义,别人不清楚,他这个枕边人却是一清二楚的。

    小手渐渐松开,呼吸急促,可情绪却缓和了许多。

    龙天昱终于停下了这个吻,转而轻吻着她的额头。

    “冷静下来了么?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说其他的事情。”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是有些太激动了,但老师,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她可以用一切,来担保!

    “你的老师,百里睿可能是被人利用的。之前,我的人也不小心染上了这种东西。我只能跟百里先生求助,他仿佛很震惊,也很懊悔。所以我想,百里先生,即便是跟这件事情有关,可能,也是被人给算计了。”

    龙天昱的声音,带着能安抚人心的力量。

    林梦雅的情绪慢慢的缓和了下来,而冷静聪明的头脑,则是她最大的武器。

    “我想,我应该知道利用他的是谁。不过既然老师知道自己遭人利用,那么他应该有所防范。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应该跟你一起,先回大晋一次。”

    林梦雅有她自己的打算,当初她来烈云的时候,本来想的,是一次性的全部都解决掉。

    这样,她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可是事情的复杂程度,显然超出了她对这件事情的整体判断。

    烈云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解决。

    早早晚晚,她也是要有个决断的。

    那么在此之前,看来她必须要把自己所有事情,彻底的做一个了断。

    不管是远在大晋的家,还是近在咫尺的他。

    “暂时?难道你不打算跟我一起回家了么?”

    敏锐的龙天昱,很快就发现了她所用的字眼,是让他有些不安的暂时。

    就好像是她随时,都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掉一样。

    林梦雅想了想,觉得还是提前跟龙天昱说明比较好。

    她的计划,由始至终,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不过现在,既然决定要跟龙天昱生死与共,那么有些事情,她必须要跟他说清楚。

    “别担心,我不会再离开你。现在,我要把我所知道的一个最重要的秘密,告诉给你。除了你之外,世间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就是——”

    伏在龙天昱的耳边,林梦雅的絮语,却让他的表情,从淡定转为了震惊,最后,又变为了惊疑。

    等到林梦雅完全和盘托出之后,龙天昱的两只眼睛,却已经呆滞在了原地。

    ‘噗嗤’一声,林梦雅笑了出来。

    小手轻轻的捏了捏龙天昱的鼻子,让他立刻,回过神来。

    “雅儿,这些计划,都是你自己想到的么?”

    有些激动的抓着林梦雅,龙天昱实在是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啊,看来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的枕边人。

    古往今来,怕也没有哪个人,会算计到整个天下。

    而她,却是做到了。

    看来,他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夫人了。

    看着他一副骄傲自豪的神情,林梦雅不由得摇了摇头。

    自打跟龙天昱两情相悦之后,他就时常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自己取得点什么成功之后,他简直要比自己还要得意。

    这种似乎是养了女儿的心态,其实也让她有些无语。

    可更让她觉得开心无比的,是龙天昱的宽广的胸襟。

    他们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优越感与自卑感这件事情。

    许多男人会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的女人,一定要比自己弱一些,在爱情里,才能占据主导地位。

    所以,他们往往不乐于看到自己的女人,会变得越来越优秀。

    明明他们应该成为自己女人的支撑,却到了最后成为了绊脚石。

    对于这一点,一直是林梦雅嗤之以鼻的。

    但对于龙天昱来说,自己不管取得什么样的成功,对于他来说,都像是自己的荣耀。

    可她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跟上她的脚步,甚至于,比她更快一些。

    他们互相仰望,互相支撑,互相欣赏。

    在爱情里,他们变成了更好的样子。

    林梦雅抱着龙天昱,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这辈子,她但愿只跟他日夜相守。

    “不过这样一来,其他除了烈云之外的其他三国,你不是又要重走一次么?这件事,能不能交给别人去做?”

    林梦雅的计划,不得不说,就连龙天昱也觉得,十分的大胆。

    但是大胆的计划,往往带着加倍的危险。

    虽然能一举把古卫之遗跟烛龙会之流解决掉,但却带着天大的危险。

    “我也很想坐享其中,但芋头,我跟你说实话。这件事情我去做的话,成功率不超过一般。可别人去做,却只能迎来死亡。如果我这样做了,那跟烛龙会那么多人,还有什么区别呢?力量本是没有善恶的,只不过是使用之人的一念之差。如果不是我自己去完成这件事情,我想我很快就会迷醉于支配权力的快意。到时候,我就会成为第二个烛龙会魁首,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下巴抵在龙天昱的胸口上,林梦雅笑得云淡风轻。

    但眸中的坚定,却让龙天昱,了解到了她的决心。

    “的确,这才是你啊。你放心,你去哪里,我就陪着你去哪。不管是天国,亦或是地狱。”

    笑了笑,龙天昱眼中的爱意,足以让她溺毙其中。

    伸出手来,林梦雅揽住了龙天昱的脖颈,主动送上了自己柔软的唇。

    夜色渐浓,房内春色撩人至极...

    一夜缠绵,待到天亮十分,龙天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虽然不知道这种偷情般刺激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但是因为有龙天昱在身边,林梦雅的气色更好了些。

    小脸虽然依旧白皙娇美,却平添了几许红润。

    身材也比之前丰盈了不少,这几天她已经早上起来,跟大家一起练早操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体质,怕是这辈子都没办法长得太丰满了,但是运动运动,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红润的小脸蛋上,带着一丝薄汗。

    林梦雅回到房间去洗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就看到白苏,一脸沉重的样子,坐在了桌边。

    看来,那件事情,已经成为了她心中的阴影了。

    “怎么了?是事情办得不顺利么?”

    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林梦雅坐在了白苏的身边,柔声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为难的笑着,却把怀中的信封,呈给了林梦雅。

    拆开信封,仔细的看着信中的内容。

    她虽然知道消息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买到的,但是现在,好歹有了些方向。

    那种头发丝粗细,但是柔韧性非同一般的东西,是这几年内,傀儡师之间盛行的一种傀儡线。

    顾名思义,就是傀儡师们,用来操控傀儡的丝线。

    普通的傀儡一般没有人体重,所以需要的傀儡线,自然要求也不高。

    但是近几年,江湖之间,一种以人体为傀儡的傀儡术却悄然间盛行起来。

    最开始,这种傀儡术的起源,其实为了让行动不便的人,在死后,或者是其他用途上,通过傀儡师的操纵,能行动自如。

    但渐渐,这种傀儡术却变了味道。

    江湖中,不知有多少无辜的生命,就是葬身于这种邪恶的傀儡术上。

    但是是因为傀儡师普遍都善于隐藏,留下的也都是一些作为伪装的傀儡。

    所以,谁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唯独能分辨出,是不是使用这种傀儡术的傀儡师,也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看他用的傀儡线,是不是这种韧性跟细度都强到变态的傀儡线。

    傀儡师可以换傀儡,也可以换机关,却唯独不会轻易的换掉线。

    看着信纸,林梦雅眉头微皱。

    傀儡师是么?这倒是一个,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职业呢!

    不过,别以为,她会一定办法都没有。

    抬起头来,她看信之前,白苏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到她读完了,那丫头还是如此。

    无奈的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样子看着自己,林梦雅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白苏有些窘迫,在小姐的面前,她一向如此。

    “其实...其实我这次出宫,也办了一点自己的私事。对不起小姐,我还是没有忍住,私下里去找了我师父。只是我没想到,师父他...他狠狠的警告我。叫我不要再追问这件事情,而且一定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如此的惊慌。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竟然是这样,按照白苏所说的,如果连她的师父,都对这件事情讳莫如深。

    那么只怕,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也许是什么大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