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又见梅花
    “这还真是个好东西,不过,既然是从古卫之遗流传出来的宝贝。难道说,曾经有人找到过那里么?”

    听到林梦雅的问话,龙天昱却只是摇了摇头。

    手拂过她的长发,把她牢牢的锁定在胸前。

    即便谈的不是寻常的情情爱爱,但是却更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化为轻松甜蜜。

    “这些东西,并不是有人从古卫之遗里带出来的。而是跟着传说一起流传下来的东西,就是因为有着它们的存在,古卫之遗,才从一个传说,变成了现实。包括你母亲手里的青筝谱,都是让这场梦变为现实的工具。”

    如果龙天昱不说的话,林梦雅还没有这种感觉。

    小手不自觉的绕着他的黑发,靠在龙天昱的怀中半晌,小脑袋里,却是在急速运转。

    “你说,这些东西,想不想是鱼饵?”

    这些人对古卫之遗的执着,已经超出了林梦雅的想象。

    用狂热来形容,尚且有些不足。

    这是一种,近乎于病态的执着了。

    所以林梦雅才会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来。

    如果这些都是故意放出来的诱饵,为的,是让那些狂热的寻宝者上当的话。这事,就更加诡异叵测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份诱惑,不是每个人都能阻挡。”

    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自家小女人的赞赏,不是他自夸,天下有野心之人繁多。

    聪明之人,也从来不缺。

    但是有野心,有心计,却能跳脱出来,冷眼旁观分析透彻者,怕是只有他家的这个小女人了。

    “确实,这些东西都不平凡,足以让世人疯狂。不过,有什么标志,能够识别么?”

    林梦雅的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古卫之遗的位置,尽管她有地图相助,却也只能猜出一个大概来。

    但如果想要引出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毒虫,怕是,做出一个假象来,就能轻易的掉出不少。

    作假这种事情,她虽然算不得高手,但她知道,世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加靠近那个传说之中的古卫之遗。

    “有是有的,不过却是很难仿制。”

    龙天昱不愧是跟她有着十足的默契,刚说完话,就起身把黑色的斗篷脱了下来。

    翻到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那里印着一朵梅花。

    “这不是——我母亲家族的标志么?你也见过的,我腰上就有的。”

    林梦雅惊讶的说道,她知道那晚,之所以完颜景没有看到梅花标记,有可能是那个重瞳腹黑男搞的鬼。

    但是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古卫之遗流传出来的物品上。

    “没错,这标记跟你腰上的标记很像。其实我在第一眼见到这个标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难道你母亲那边的家族,也跟古卫之遗,有什么关系么?”

    这,林梦雅倒是没想到。

    当初她曾经问过两位表哥,但是他们谁也说不出来,母亲那特有的标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而且,这个标记,她也曾经在巫后的神像上看过。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这我倒是不清楚,也许,是宿命的安排吧。对了,这梅花除了样式古怪一点之外,并不难模仿,难度到底在哪呢?”

    林梦雅左看右看,都觉得只是普通的梅花标记而已。

    可龙天昱却接过了斗篷,在怀中拿出一瓶特质的药水。

    只是滴了一滴在标记上,让林梦雅惊讶的事情,缓缓在标记上展开。

    刚刚还像是画上去的标记,此刻却是如同活物一般,徐徐展开。

    梅花标记转眼成了一副极为繁琐华丽的梅花图,虽然都是黑色的痕迹,但林梦雅却仿佛通过那些复杂的线条,看到了一座盛开的梅园。

    画似乎还有什么未知之处,但因为那药水的有限,最后,停留在药水的边缘而已。

    其他的,就再也看不到了。

    林梦雅惊奇的盯着那幅画看了许久,这东西,还真是怪。

    “你看过完整的画卷么?”

    待到林梦雅看够了,龙天昱才拿来,放在烛火上轻轻熏烤。

    水分的流失,也带走了那副奇美的画。

    林梦雅坐在床上,心头,却还是因为那画而震惊不已。

    摇了摇头,龙天昱把衣服弄干,放到了一旁。

    拿过被子,覆盖在她跟自己的身上,看着她乖巧的窝在怀中,心中洋溢着满足。

    “我试过用这种药水把整件衣服都浸泡进去,但是能看到的,也唯有那么一块而已。我想,这应该是一整副画的一部分吧。至于是什么画,我也不太清楚。现在,你知道为何难以模仿了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样子。

    如果只是梅花的话,那倒是不难。

    只是加了这个东西,可是半点,都做不得假。

    “怪不得,看来,我们得需要找到几件真东西才能糊弄过去。对了,除了这个斗篷之外,你可还知道些什么?”

    林梦雅大大方方的打着自家老公的主意,她的男人她最了解。

    既然知道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只甘心拥有一件而已。

    龙天昱拥着她沉沉的笑了笑,这个小女人啊,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我听闻,蛊洛会里的那只王蛊,也是其中一件。只是他们一定不会轻易都让我们拿到,那我只有退而求其次了。”

    怪不得,一向不喜欢热闹的他,居然要主动去蛊洛会。

    原来,打得竟然是这个主意。

    “不过你得小心,这王蛊轻易动不得。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看来这一次,其他的王子,可没有咱们家的小玉的福气了。”

    林梦雅眯起眼睛,笑得十分贼。

    龙天昱挑高的眉头,每次她露出这种笑脸的时候,少不得会有人倒霉。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是谁走了背运。

    “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了,其实我用七毒圣草解毒之时,因祸得福。我的血液,因为掺杂上了七毒圣草的毒液,而产生了一点点的变化。现在的我,不仅仅是百毒不侵,而我的血液一旦暴露在空气之中,就会化为世间最毒的毒药。更离谱的是,那些产自烈云国的蛊虫,似乎都很怕我的血液。这一次小玉去参加蛊洛会,我送了一小瓶给他,也许,会起到什么意外的效果呢!”

    虽然不知道蛊洛会究竟要做什么,但有她的血液在,只怕别人的蛊虫,怎么会小玉争锋?

    一丝复杂的情绪,划过了龙天昱的眉心。

    林梦雅并没有看到,反倒是捂着手臂,笑得比谁都开心。

    “那也要少用,你的血液,比任何东西都来的金贵。不许为了一点小事,就弄伤自己,知道了么?”

    轻轻的在她的手臂上落下一吻,龙天昱并不因为那雪白纤细的皮肤下,流动着在潺潺血管里的血液,是天下最毒,而有丝毫畏惧。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他的宝贝。

    唯一的,比他的姓名还要重要的宝贝。

    “嗯,我知道了。对了你这次出来之前,有没有去见老师?我诈死的消息如果被那个老头知道了,他一定很伤心吧?”

    在每个无眠的深夜,林梦雅都是发了疯似的想念昱亲王府内的每一个人。

    如今父兄下落不明,连带着红玉她们也没有了消息。

    好在龙天昱说,清狐已经找到了白芨跟白芍,也暗中安排人,把他们都保护了起来。

    想起从前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人,如今却是七零八落。

    林梦雅的心中,却是揪着疼的。

    可她自从岳婷姐去世之后,就已经学会了用笑与坚强来面对痛苦。

    大家还等着她回去,所以,她没有资格,也没有时间,浪费在伤春悲秋之中。

    如果她想要痛哭,也必须把眼泪暂时藏在心底。

    待到相会的那一日,再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悲伤,化为喜悦,再次释放出来。

    有的时候,笑比哭更难。

    “百里先生的情况——有些不太好。我的人来回禀说,百里先生的身边,好像是有什么人存在。我派人严密的监视,却还是没有抓到任何的踪迹。不过,他好像是认识对方。”

    龙天昱说的,应该是云竹。

    想起云竹,林梦雅就想起自己离开之前,所做的布置。

    如果事情进展得顺利的话,现在的云竹,应该已经被架空了。

    而三绝会的实权,完全掌握在几个人的手中。

    只是她,会这样善罢甘休么?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不过,只要云竹不做对不起老师的事情,其他的,她都可以睁一眼闭一只眼罢了。

    “老师到底是当年的毒圣,能认识的人,也不会什么简单的角色。这件事情,相信老师自有分寸,倒是我,又让老师担心了。”

    老师待她如同亲生女,她也把老师视为父亲。

    只要老师喜欢的,那她自然也会喜欢。

    “这我倒是清楚,只怕百里先生未必对他那位朋友看得清楚。就在我离开大晋之前,那个曾经让我们受尽苦头的神仙散,居然出现在京都之内。只是这一次的药力更加强劲,我也派人去彻查此事。线索,却显示跟百里先生,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