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章 尸体诡变
    白苏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眼神里不仅仅有慌乱,还有一丝快要崩溃的神色。

    小手一下子扣住了白苏的手腕,怎么会——

    “不要想了,白苏,听话!不要再想了,相信我。”

    林梦雅有些后悔坚持要的提出这个话题了,白苏的状况很不对。

    之前她没有发现白苏的身体有什么异常,却没有想到,在她情绪混乱后,不不仅仅是脉象,身体里刚刚有什么好像是在乱窜。

    “小姐...我...我是不是真的有点不对劲?”

    林梦雅温柔的轻拍着白苏的后背,让她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这没什么,可能只是你都忘记了而已。抱歉,我不应该提起这个话题。”

    其实林梦雅一直遵从着不强求,不深挖的原因。

    既然有人让白苏故意不记得,那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现在,她什么都不清楚,也不好判断,对方的用意到底是好还是坏。

    所以维持现状,才是她应该做的。

    “不,是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可是我师父又不能骗我吧。小姐,我也想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你能不能帮我?”

    面对白苏充斥着困惑的眼神,林梦雅没办法拒绝。

    想了想,才正色说道: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当然会帮你。但是在这之前,我想我们更该知道的,应该是你为何会变成这样的原因。我答应你,会为你解除所有的疑惑。那么在这之前,你也答应我,不要着急,好么?”

    对白苏,林梦雅觉得十分的抱歉。

    这丫头对她忠心耿耿,到了烈云的王宫后,也只有她陪在身边,悉心照顾。

    只是她也觉得,如果丢失的记忆,真的对白苏好的话,那她自然有方法,说服白苏重新忘掉这件事。

    毕竟,这是她的记忆,痛苦也罢,快了也好。

    任何人想要有意的扰乱,也得问问白苏的意见才好。

    “好,我知道了,我听小姐的。”

    点了点头,林梦雅看着白苏,其实心中的疑惑,不比白苏的少。

    宫里那么多人,怎么就她知道这些王室的秘闻。

    而且虽然不记得来源,可条条道道讲的却是一清二楚。

    现在想起来,倒像是有意为之似的。

    看来,白苏的身上,也藏着不少的疑点。

    她的解谜之路,怕是也要加上白苏的身世了。

    折腾一夜,林梦雅只是睡了几个小时后,就被白苏拖起来了。

    这是她睡之前的请求,毕竟王上那边,还在等着她的回话。

    “这件事我自己去就好,你也辛苦了,好好在院子里休息一下。”

    白苏一夜未眠,林梦雅也知道,推翻自己从小所以为的事实,显然是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那丫头的脸色也不好,连笑容也含着无尽的愁绪。

    “我还是跟着小姐吧,即使我的身世是假的,记忆也是有残缺的。但自从遇到小姐,我的一切,才是完整的,真实的,不是么?”

    看着白苏求助般的眼神,林梦雅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无奈的点了点头,对待身边的人,她总是不能狠下心说拒绝的话。

    两个人匆匆走到了离麟邱阁不远的一处小院子里,这里平常是用作放杂物的房间的。

    现在所有的杂物都被清理了出来,昨天晚上的四具尸体,就停放在这里。

    周围巡逻的女侍卫们,在看到林梦雅之后,立刻上前打了声招呼。

    看着她们恭恭敬敬的态度,应该是周翎之前就有过吩咐吧。

    “姑娘来了,这边请。”

    跟在女侍卫的身后,林梦雅往小院的里面走去。

    才刚到里面,鼻间就飘来一阵阵的恶臭。

    怎么回事?好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不对啊,仅仅一天时间,尸体腐烂的速度,绝不会如此的迅速。

    除非——

    快走几步,林梦雅赶在所有人的面前,赶到了屋子里面。

    可眼前的情景,却让她眉头紧皱。

    昨晚还好好的四具尸体,竟然在一夜之间,几乎化为了白骨。

    青白色的人皮还好好的披在骨头上,但其中的肌肉组织,却已经化为了血水。

    浓重的腐烂味道,让那些跟进来的人,都忍不住干呕。

    可林梦雅却捏紧了双拳,这,绝对是对她的挑衅!

    “小姐,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白苏并不胆小,她也是在血雨腥风之中历练过的人。

    这样的场景,却让她觉得极为恶心。

    女侍卫们都是强撑着站在她的身后,林梦雅挥一挥手,示意大家先出去。

    “如果你受不了的话,也可以跟她们一起出去。没事,不用担心我。”

    很好,她是真的被激怒了。

    这些人杀人就算了,现在连唯一的线索也毁掉了。

    如果自己昨晚坚持验尸的话,也许就不会让人有机可乘。

    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后悔药。

    血水几乎弥漫了整个屋子,林梦雅却不闻不问。

    她的嗅觉本就异于常人,如今其实早就已经被熏得暂时失灵了。

    但林梦雅依旧坚持着走向了几具尸体,他们以为,把尸体弄成这个样子,自己就没有办法了么?

    哼,天真!

    停放尸体的小院被林梦雅秘密征用,除了女侍卫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就在这里忙碌着准备着各项器材。

    大概忙了一整天的时间,林梦雅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都处理完。

    送饭过来的白苏,只看到小院外面,临时支起的架子上,四具完整洁白的人骨,正在阴干。

    而林梦雅的手上,拿着的薄如蝉翼的物品,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那四张人皮其中的一块吧。

    从里到外的打了一个冷战,白苏虽然见过比这还凶残的场景。

    但在一对大木桶跟各种药水之间的小姐,一脸的严肃认真。

    反倒让她,觉得有些小小的不适应。

    毕竟人家的小姐夫人,最喜欢摆弄的是胭脂水粉。

    她家的这个——明显的跟人玩的不同啊!

    “你来的正好,你帮我看看,她们骨头上所造成的不同伤痕,符合你见过的什么东西。”

    把已经弄干净的人皮晾晒起来,林梦雅不得不感叹,在这里,人命还很是不值钱。

    想当年她上医学院的时候,整个班为了一具新鲜点的尸体,争得面红耳赤。

    个顶个的要去看个新鲜,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她的解剖跟验尸技术,得到了长足了进步。

    “是。”

    放下了手中的食盒,这都是白苏特意给林梦雅选择的菜肴。

    以清淡的素食为主,毕竟这用餐环境,也是稍微恶劣了一点。

    骨架拼接得极为完整,白苏看了半天,才从手臂跟腿骨的部分,看到了一些,极为细线却深刻的伤痕。

    真不知道小姐用的是什么药水,把腐烂的味道都祛除了不说。一些细小的伤痕,也同样没遭到破坏。

    可这伤痕比头发丝都细,一时之间,就连白苏,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武器了。

    “这伤痕又细又深,寻常的刀剑到了这个薄厚,也就软的不像样子了,使用的人得多大的力气才能伤到骨头。要说是钢丝冰蚕丝之类的东西,却也不像。那些东西虽然绷紧了能割下人头,但力道不好掌控。小姐,我不知道,他们是被何种东西所伤了。”

    退到林梦雅的身边,白苏表示自己一无所获。

    吃着饭菜,林梦雅的心思也在急转之中。

    白苏分析的事情,他也早就想到了。

    如果是在现代社会的话,利用最为先进的医学技术,当然可以做到,但这里是落后的古代,所能想到的东西,也是更加有限。

    一般用什么冰蚕丝跟钢丝的手段,它们所使用的物件,柔韧性自然好,但是粗细也是要一定之规的。

    毕竟,越细就代表着能承受的拉力越小。

    她之前用神农系统计算过,能够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摆布着尸体,所需要的力量都集中在那几点。

    当然,这些东西在人皮跟人骨上,也得到了证实,痕迹,要比其他的地方都重一些。

    但是这种,极细又承受力极强的材料,以现在的技术手段,想要造出来,不得不说可能性为零。

    既然如此,如果不是人工合成的,那就是取自天然的物品。

    青筝谱中,相关的信息,都已经被她翻了个遍,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线索。

    不过青筝谱最后的增加时间,应该是在母亲去世之前了。

    这十几年的空挡,能出现的东西不少,也许,她可以从这里下手。

    要是三绝堂的人在这里就好了,毕竟收集情报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做,会比较好。

    “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收集情报的地方?我需要买一些消息,说不定,机会有线索。”

    其实这几个人的死因,林梦雅早就知道了。

    四个人几乎都是失血过多而亡,伤口就是她们的左手腕。

    按照林梦雅的检查结果来看,她们的尸体里检验出来的毒物成分,最浓重的是那种藏在花粉之中的麻醉剂。

    后来,应该还有些活血剂的成分。

    也就是说,只要伤口还有,她们的血液,就会流个不停。

    这四个人在死前承担的痛苦跟绝望,怕是难以想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