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 都是误会
    哈?王后的宝座?

    等一等,周翎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周翎大人,我对王后的宝座,其实没有什么野心,你...你们,不用这么着急吧。”

    林梦雅显然有些受到了惊吓,什么王后,他们不会是想让自己跟王上——

    不会吧...王上看样子跟她爹差不多,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能不着急,你也看到了如今静柔夫人的状况。夫人有王后之才,却只能屈居夫人的位分。现在个世家女子,都看着玉王子的王子妃的位置,你可得抓紧才行。”

    林梦雅愣在了那里,天啊,这...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好么?

    周翎还以为林梦雅是为了这件事情而发愁,立刻安慰她说道:

    “你莫怕,我跟父将绝不会支持旁人。现在看来,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等到我回家,一定会跟父将说,给你找一个合适的出身,让你尽快跟玉王子完婚!”

    周翎绝对是个行动派,几句话没说完,就想要离开。

    林梦雅也顾不得许多,伸出手,就拉住了周翎的手臂。

    “周大人,我跟玉王子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你们,千万别这样。”

    她跟小玉之前关系是密切了一点,但是在上次传完流言之后,在人前已经很注意了。

    且小玉都只叫她姐姐,他们之间,又没有那种男女私情。

    这种离谱的传闻,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难道你不知道,前几天玉王子已经公然顶撞王上,直言要娶你为妃了么?你们,不是两情相悦?”

    周翎在别的方面是个聪明人,但是于感情这一项上,还差一点火候。

    林梦雅却感觉自己如同雷击,小玉要娶她?这只是一场误会吧?

    摇了摇头,这几天林梦雅都没有见到小玉。

    可他,不是出宫去办重要的事情去了么?

    怎么会,公然顶撞王上呢?

    心头略微涌起了一丝的不安,小玉,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两个的关系,的确不像是您想象的那样。我只是玉王子从宫外带回来,为了服侍王妃的奴婢罢了。什么王子妃,我真的高攀不起。”

    对了,周翎说现在各个世家,都想要把女人嫁给小玉。

    也许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拿她出来做挡箭牌的吧。

    林梦雅越发觉得,这种可能性会比较大。

    毕竟自己是唯一一个,绝对不会嫁给他的女子吧。

    “敢问大人,之前王子妃的人选,不是东方家的小姐么?怎么现在,反倒是各家的小姐,都上赶着要嫁给我家玉王子呢?”

    婚约这种事情,虽然林梦雅一向不赞同包办。

    可世事哪能尽如人意,何况是在这种封建的古代。

    周翎看着她,好像真的不怎么愿意嫁给完颜玉,心头也落了个疑影,解释道:

    “我父将说,原本是这样打算的。只是这几天正逢三年一度的蛊洛盛会的举行,几位要动身前往的王子身上所带的本命蛊,以玉王子身上的最强。咱们烈云的规矩的,你是知道的。越强的蛊虫,在蛊洛会上,获得成功的几率就会越大。到时候,部落首领们,自然是会转而支持最强者。所以,就连我父将在内,都动了心思。”

    蛊洛会?那是什么?为什么小玉从来没有提起过。

    林梦雅眉头紧皱,觉得小玉似乎有许多事情,没有告诉她。

    而龙天昱居然也有参与,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两个人,都想要瞒着她?

    送走了周翎,林梦雅独自回到了凤羽苑内。

    白苏比她早回来,安抚了院子里一众宫娥后,站在门口等着她。

    “小姐,您怎么了?”

    看到林梦雅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白苏有些担心。

    世上极少有事,能让小姐露出一副愁容。

    难道,是遇到什么天大的难事了?

    “哦,没什么,我们进去再说。”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可林梦雅依旧谨慎。

    这里不比网上的寝宫,周围随时可能出现其他人。

    两个人迅速的回到了偏殿,橘黄色的灯光跳动,映出林梦雅脸上复杂的神色。

    早知道会是这样,昨晚,她就应该追问龙天昱来的。

    “你可知道,蛊洛会是什么意思?”

    在这里也有半年多了,但林梦雅发现,烈云是个极其神秘的地方。

    即便是现在的她,也难以说完全知道。

    白苏愣了片刻,这件事情,小姐怎么会知道?

    “你不用瞒我,有人已经告诉我了,小玉就是去参加这个蛊洛会了。白苏,这到底是什么,小玉他有没有危险?”

    低下头,白苏看到小姐的模样,只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的确是少主坚持要瞒着小姐的。

    谁知道,还是失败了。

    “小姐,你不会怪我吧?”

    白苏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这这件事情,是她瞒小姐在先的。

    后者只是摇了摇头,白苏虽然与她姐妹连心,但小玉终究是她的旧主。

    让她夹在自己跟小玉之间,这孩子想必也是十足的为难。

    “我怎么会怪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只是这个蛊洛会,当真凶险万分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他去冒险。”

    小玉是个什么性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小子,怎么总是要当什么孤胆英雄呢?

    “其实也不算是凶险,蛊洛会是在烈云贵族之间,世代相传的一个重大的日子。传说蛊王升天之后,为他的子民留下了一只王蛊。拥有王蛊者,才能重新打开天国之门,让蛊王跟巫后团聚。虽然这只是传说,但王蛊是真实存在的。也是因为有王蛊在,所以各个部落才不能完全的取代王族的位置。因为之后王族最尊贵的血液,才能唤醒王蛊。如果三年内,王蛊没有得到王族之血的喂养,所有的部落,就会一夜之间灭亡。”

    林梦雅听着白苏所说的传说,实在是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那个传说之中的万蛊王跟巫后的传说,完全贯穿了烈云国所有的生活。

    从前她以为,蛊王跟巫后,不过是个民间故事罢了。

    现在看来,哪怕是蛊王早已经作古。可他好像是,还操控着烈云国人的一切。

    有一点可怕,更多的,是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这个蛊王跟巫后,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王宫里,有没有关于蛊王跟巫后的文献?”

    林梦雅突然问道,白苏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点了点头。

    “虽然蛊王跟巫后的传说,在民间其实有很多。但是我听闻王宫内,藏有最完整的的传说范本。只不过真迹是无缘得见了,对了,说不定在王上的书房内,会有拓本呢?”

    脸色有些难看,王上的书房?

    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为何王上会用那种眼神来看着自己了。

    不管她在夫人跟小玉的心中有多重要,怕是在王上的眼中,自己怕是跟红颜祸水差差不离了。

    既然是如此,王上又怎么会允许她进入书房呢?

    看来,一切还得从夫人的身上想办法。

    回过神来,林梦雅开始盯着白苏看。

    从前阵子她就觉得奇怪,怎么白苏,不管是民间传闻,还是宫廷秘闻,都信手拈来呢?

    好像,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最近几年的事情,她可以理解为跟在完颜烈或者是小玉的身边,当然会听到看到。

    但有些秘闻,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贴身护卫能够知道的。

    “您...您干吗这样看着我?”

    被小姐的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仿佛,跟从前流心院里,那些即将要被炮制的药材差不多。

    难道,小姐这是要炮制她么?

    “白苏,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比如说,你的身份?”

    后者立刻摇头,跟拨浪鼓一样。

    面对林梦雅略带着一丝调皮的眼神,白苏哪里还能招架得住。

    可她真的,没什么隐瞒住小姐的了呀!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从前小玉对我说过,你的真实身份不简单。刚开始,我以为你是在他们之中,有什么不平常的地方。不过现在看来,你的出身,好像真的没有那么简单。你,不好奇么?”

    并非是林梦雅多事,而是白苏现在的状况,有些奇怪。

    白苏之前说过,她小时候的记忆很多都消失不见了,即便是留下来的,也是极为模糊的记忆。

    可关于烈云的一些秘闻,她却记得清清楚楚的。

    林梦雅也忽然间想起,她们潜入神巫庙的那一回,白苏是如何的轻车熟路。

    就算是她提前看过地图,也未必如此。

    而且在出来之后,白苏就立刻被人带走了。

    难道说,白苏的身世,跟神巫庙里,有关联?

    “哦...我的身世?”

    白苏显然,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林梦雅鼓励的目光下,白苏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是从什么渠道,知道这些秘闻的。

    不对...脑海中,有些事情像是凭空出现的。

    没有任何关于获得途径的记忆,像是存在于脑海里。

    如果不是小姐这么一说,她还真的,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冷静的小脸蛋,第一次现出了慌张的神色。

    茫然的看向了林梦雅,眼神里,却带着让人心疼的无助。

    “小姐...小姐...我,我都不记得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