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悬而未决
    “谁有匕首,或者是小一点的刀,借我用一下。”

    看到林梦雅仿佛发现了什么的样子,周翎立刻从腰上抽出了她的佩刀,递给了林梦雅。

    林梦雅这才发现,这位都统大人,纤细的腰间居然佩戴者一刀一剑。

    看来,还真是个少有的高手。

    接过周翎的刀,林梦雅把手中的火把交给了身边的女护卫。

    招呼着几个一起给他照明,锐利的眼神,仔仔细细的,在那几个具女尸的小臂处查看着。

    果然,在手腕处开始,一直到手臂的手肘部分,林梦雅都发现了极为细小的黑点。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些黑点,应该是一个个的小孔。

    只是小孔很细微,一般人很难察觉到。

    林梦雅又抽出短刀来,动作熟练的解剖开了一处手臂。

    跟她想的相同,小臂上的骨头,干净而光洁。

    这就说明,虽然外面还有着肌肉的包裹,但实际上,骨肉已经生生的分离了。

    而那些细小的孔洞,应该是操纵这四具尸体的东西造成的。

    好狠毒的手段,人在他们的手中,根本就成了工具。

    “这是怎么回事?”

    周翎也是见过血的人,但是烛龙会的诸多手段,她见识的还少的很。

    林梦雅既然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那么这些尸体,也就失去了意义。

    “这件事情,还请都统大人与我一通去禀告。至于尸体,先抬到外面的,找几个信得过的人看守吧。”

    她不知道那些人还有没有什么后招,直到现在,林梦雅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里发生的一切,跟烛龙会脱不了干系。

    从当初让龙天昱差一点废掉的神仙散,到后来在七绝峰上看到的铜奴。

    烛龙会里面的人,大概都是一群科研疯子。

    这样变态的东西,也只能出自他们的手笔。

    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怜了这些无辜枉死的人。

    站起身,本来想要离开的林梦雅,突然间像是想起什么。

    又回过身去,仔细的看了看四个人的面容。

    尽管表情僵硬而狰狞,但是依稀还能辨别出曾经清秀的五官。

    烛龙会做事虽然诡异,可总该有迹可循吧。

    这四个人难道都是随机选中的么?还是说,她们是有什么共同点的呢?

    看着林梦雅疑惑不解的模样,周翎也不好上前打扰。

    之前她对林梦雅的态度有些不太好,但是后来,林梦雅可是用现实,狠狠的打醒了她。

    怪不得夫人,在听说这件事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位贺兰姑娘。

    术业有专攻,纵使贺兰在武功方面远不及她。

    但是她观察入微,又有不少的绝技。

    显然在这一局,是她周翎输了。

    “这些宫娥,除了是同一批在这里看守的人之外,没有任何的共同点。怎么,可有什么线索?”

    这就有些说不通了,那天,那个血腥恐怖的行为,还刻印在林梦雅的脑海深处。

    难道,真的只是随机选择的么?

    眉头紧皱,好些个疑问,纠结在心头。

    不过,她总有一天,会查个水落石出。

    一路上,林梦雅心事重重,不停的回想着已知的悬索。

    周翎虽然跟在她的身后,却是难得按下了心思,不去打扰到她。

    差不多要走到王上寝宫的时候,林梦雅才停下了脚步,有些抱歉的看着周翎。

    “失礼了,统领大人有疑问,不妨直说。”

    林梦雅自然知道,周翎也有一肚子的问题要说。

    看着笑得极为温和的林梦雅,周翎却是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

    半晌,才客客气气的问道:

    “敢问姑娘,你是如何得知,那尸体的异状的?”

    尸体手臂上的孔洞极为细小,她们虽然仔细查验过尸体,却因为天色昏暗的关系,并未发现。

    没想到这位贺兰姑娘,居然一下子就发现了,实在是让人有些费解。

    “其实是因为咱们发现的那个机关,我想既然有机关,那么尸体肯定被人做了手脚了。能做手脚的地方,不是在衣服里,就是在尸体的身上。衣服,都统的人,肯定检查过,那么就是在尸体身上。既然在尸体身上,那为什么刚开始,就连我都没有看出来呢?”

    林梦雅从来不是个喜欢独占功劳的人,所以在路上,她已经显得极为清楚明白。

    等到周翎发问,她才慢慢的把自己的推断,透露给周翎知道。

    “姑娘的意思是,有人趁着我们去找线索的时候,才给这些尸体做的手脚?可我的人都是可以信得过的,绝对不可能混进来奸细。”

    有些事情,林梦雅当然不能让周翎知道,所以才故意发问。

    没想到这位都统大人,还真是率真可爱,半点力气都没费,就把话题转开了。

    林梦雅示意她稍安勿躁,压低了声音说道:

    “大人的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我老家那里流传一句话,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四个人之所以被选中并非偶然。难道大人不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对么?”

    周翎绝非是个寻常的莽夫,其实她只不过是没有对这些诡诈之事接触得太深。

    所以不用林梦雅说的多直白,她就立刻了悟。

    “没错,我也派人去查问过,这四个人的家乡,身份各不相同。只是在一个时间,在麟邱阁看守而已,怎的就惹来了这样的杀身之祸。看来,宫里并不太平。”

    聪明人之间,有些事情,不言而喻。

    林梦雅看了看周翎,笑容越发柔和。

    挑起了眉头,眼神却带着一丝丝的冷意。

    才刚下了一场暴雨,就浇出这样肮脏的事情,看来,王宫内,还真是要起风了。

    俩个人一起走到王上的寝宫,没想到王上也在这里。

    周翎似乎是见惯了王上,所以并未有多拘谨。

    反倒是林梦雅,觉得今天王上的目光,似乎跟之前有点不同。

    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王上,似乎在打量着她。

    奇怪,她也不算是生人了,难道王上忘记了她的模样,所以才如此?

    好在林梦雅不是个多事的人,恭敬的行礼之后,垂手而立,不敢多言。

    “回禀王上,夫人,经过贺兰姑娘的查访,在麟邱阁发现了不少可疑之处。此事关系重大,臣不敢妄言,还请王上做决断。”

    周翎大气的拱手行礼,丝毫没有掩盖林梦雅的功劳。

    闻言,王上的视线,落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却没有立刻查问,而是端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才问道。

    “查到什么了?”

    这话,明显是问向林梦雅的。

    后者立刻柔声说道:“禀告王上,奴婢跟周大人携手破坏掉了妄图操纵尸体的机关。只是,那四位姑娘死的的确有蹊跷。只不过,现在奴婢还不敢断定。一起事情,要等到明早才能水落石出。”

    受到晚上的条件的限制,林梦雅现在有些问题还没有相同。

    既然那四个姑娘,出身什么的都各不相同,那想要找到共同点,也只有从她们自身来找。

    尽管她知道,一个晚上,回消磨掉很多的痕迹,但目前,她别无选择。

    “只是这样?”

    不过王上好像并不打算接受她们的调查结果,林梦雅心头觉得有些淡淡的不对劲。

    但是王上一贯是个不容易琢磨透的人,大概是因为,她的结论太过草率了吧?

    “并非如此,只是许多事情,奴婢跟周大人还未落实,怕耽误了王上的判断。还请王上,不要怪罪奴婢蠢笨。”

    王上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静柔夫人半路截下。

    “王上,我看翎儿跟贺兰也辛苦一夜了,不如,就先这样好了。你们俩个先回去,明天早上,再过来回话。”

    “是。”

    一头雾水的林梦雅只是抬头看了看夫人,后者一切如常,也没什么特殊的样子。

    怎么今天,王上竟然隐隐的,有些针对她的意思呢?

    行了礼,跟着周翎出了王上的寝宫,本想要跟对方告别,却发现周翎,正严肃认真的看着自己。

    “贺兰姑娘,我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

    折腾了这半夜,林梦雅早就没有了困意。

    点了点头,随着周翎走到了一旁。

    雨后新荷,虽然被打得七零八落,但却洗刷得花苞鲜艳欲滴。

    月下赏荷,其实是一件风雅的事情。

    但林梦雅身边的这位女将军,表情却崩的有点紧。

    “都统有事,直说就是了。不过如果是案子的事情,那么一切,还得等明天再说。”

    周翎看着林梦雅,忽然对她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略带羞涩的笑容,让林梦雅有些疑惑。

    “我从前还以为,完颜玉那小子,是一个只注重皮相的草包。却不想,他还真是眼光独到,你放心,我回去就会跟我父将说,让他不要三天两头的就来烦王上。其实,我也不喜欢完颜玉那小子。明明是个大男人,长得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看起来就没有什么阳刚之气。”

    哈?林梦雅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周翎就用无比真诚的眼神看着她,再也没有了半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其实我只是想要考验你一下,毕竟关系到我们烈云的未来,我们不能不慎重。但是,姑娘的表现,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以后,我一定让我父将,把你送上王后的宝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