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麻醉之花
    灵敏的嗅觉,跟发达的雷达系统,比林梦雅的鼻子眼睛还好用。

    按照味道的浓厚程度,林梦雅迈动双腿,毫无阻碍的在院子里穿梭。

    周翎跟在她的身后,本来是想要看她的笑话,可最后,却是惊奇的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好像是又长了一双眼睛似的,轻轻松松的就避开了各种障碍物。

    不过,可不是她有什么特意功能,而是因为神农系统的作用,使得她所在的地方,在她的脑海里,都变成了一片透明。

    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会比她更加知道这里的一切。

    终于,探索的脚步,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厢房前面停下。

    林梦雅倏然间睁开了双眼,看着半开半掩的小屋。

    “怎么了?”

    被林梦雅接二连三的举动,给震惊到错愕的周翎,立刻走到了林梦雅的身边。

    警戒着往黑漆漆的屋子里望去,眼神带着别样的凝重。

    “周大人,能不能出去借个火把呢?”

    林梦雅转过头来,十分严肃的说道。

    周翎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立刻慎重的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

    还真是率真爽快之人,林梦雅看着周翎的背影,嘴角微微弯起了一抹赞赏的笑。

    伸手完全推开了厢房的门,林梦雅用力的嗅了嗅空气,没错,就是这样,味道,好像是更加浓烈了一些。

    月光不能完全穿透屋子里的黑暗,她站在门口,也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轮廓罢了。

    但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厢房屋子里,一朵还闪着银辉的铃铛形状的小百花,在黑暗之中,格外的亮眼。

    神农系统警铃大作,提示她漂浮在空气之中的花粉,拥有极为强烈的麻痹效果。

    这样的一朵花,大象都会立刻麻痹过去。

    不过好在,她对于这些东西,几乎等于免疫。

    趁着周翎还没回来,林梦雅一步步的走向了那朵花。

    在接触到花的瞬间后,饶是她的身体,皮肤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麻木。

    林梦雅从衣服里拿出一张手帕来,细致的把花朵揪下来,放在了怀中。

    确定大家到了这里,不会再被麻翻了以后,才从屋子里退了出来。

    此时,周翎也刚刚赶到。

    手中的火把燃烧得极为旺盛,可松油的味道却笑了很多。

    林梦雅心中浮起一抹赞赏,看来能坐到这个位置,这位周都统,还是有许多的可取之处。

    “姑娘,东西拿来了。”

    丝毫没有犹豫的,把火把塞给了林梦雅,在她的面前,周翎居然不自觉的,把自己居于了次位。

    林梦雅道了声谢,才拿着火把,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去。

    屋子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整洁,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只是桌子上,那朵被林梦雅给藏起来一朵花的花瓶,显得有些突兀。

    “都统大人,您看,这是什么?”

    一边说,林梦雅还一边故意的拿出了插在花瓶里的花枝。

    花枝不是很长,只有尾部还有点水。

    如果不是有那朵新鲜的来做比对的话,一般人,很难猜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不就是一支铃兰么?难道,你刚刚只是找出了这么一朵花而已?”

    周翎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所以自然是不认得这些花的品种。

    心里刚刚升起的一点敬意,也因为林梦雅的行为,化解了去。

    后者却并不恼,只是把它攥在手里,推到了周翎的面前。

    “都统大人仔细的看看,普通的铃兰,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花苞。而且,它的香味,可以致命。”

    尽管最要命的花粉已经没有了,但是这种花的味道,还没有完全的消散。

    听到林梦雅这么说,周翎眉头一皱。

    哪里有花,会如同她说的这么邪气?

    可看到林梦雅一脸笃定的样子,周翎又觉得她不像是在开玩笑。

    将信将疑的拿过她手中的花枝,陡然一惊。

    尽管已经是干枯的花枝了,可为何她的皮肤,会感觉到一阵麻木,几乎握不住她递给自己的花枝。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会这样?”

    这还是第一次,周翎碰到这么诡异的东西。

    林梦雅抱歉的笑了笑,随后把花枝,从她手里给接了过来。

    她倒是忘记了,这点药性她虽然可以抵抗,但是一般人还是会有些危害的。

    “都统大人不用担心,这东西是麻藤兰,是一种十分罕见的高强度麻醉剂。正常来说,这一串花里,所含的麻药,足可以让外面那四个宫娥,悄无声息的死掉。”

    林梦雅已经可以肯定,外面院子里躺着的四具女尸,就是她在那处闲置的宫苑里,看到的四个断腕撒血的神秘人。

    这药极为厉害,别说断腕了,扒皮拆骨都不会有什么痛感。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们别说是动了,就连眨眼呼吸都是控制不了的。

    为什么,她们还能行动自如的,从宫苑里进出呢?

    “啊——诈尸了!救命啊!”

    院内,突然传来了一道嚎叫。

    周翎一马当先的跑到了内院里,却看到了极为骇人的一幕。

    四具狰狞的尸体,居然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吓坏了,完全忘记了反抗。

    等到林梦雅也追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四具尸体,竟然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往院门口走着。

    不对,那不是尸体自己的动作,而是——

    “周大人,把你的剑,往那个方位斩去。”

    林梦雅拍了一下周翎,在后者惊愕的目光中,十分镇定的低声说道。

    顺着林梦雅手指的方向,周翎虽然不知道为何,仍然拿出了自己的长剑,往她所指的方向投去。

    “咔哒”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落了地,随着一声类似于钢丝崩开的声音,那四具尸体,也轰然间倒地。

    所有人都惊魂未定的看着那四具尸体,却没有几个注意到,周翎跟林梦雅脸上的神情。

    “这是...”

    悄悄的把手指放在了唇边,林梦雅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果然是这样,这倒是可以解释了,为何她们四个,会出现在宫苑之中的秘密了。

    周翎立刻会意,跟林梦雅隐晦的点了一下头后,就招呼着吓傻了的部下,去处理这四具尸体了。

    林梦雅趁着没有人发现,悄悄的到了刚刚,周翎拿剑丢过去的地方。

    尽管这里是角落,月光十分的有限。

    可林梦雅还是看得分明,那掉在地上的东西,应该是一种机关。

    伸出手去摸,一股冰冷湿润,让林梦雅不由得现出了一抹冷笑来。

    这机关居然是冰做的,即便是她拿到了也没什么用。

    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线索不说,一会儿,这东西就会化掉。

    而且,想要制作这种冰机关十分的简单,只要找到合适的模具,再倒入清水就可以了。

    反正模样她已经印在脑海里了,她能做的,也唯有从这个模具下手了。

    尸体被重新安防好,因为有了方才跟林梦雅的合作,周翎也知道,这是人在搞鬼,而不是鬼在搞人了。

    有了这一层觉悟之后,她的态度也比其他人更加的坚定稳重。

    看到林梦雅把她的佩剑拿回后,周翎忍不住低声询问着。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后者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可我明明不是砍到了什么东西么?怎么会——”

    林梦雅看着四下无人,这才解释道。

    “是用冰做的,即便是我们拿到了也是无用。你是不是也没有从尸体里,找到缠住她们的东西?”

    周翎点了点头之后,林梦雅看向黑夜,嘴角带着一抹轻柔的笑。

    “就在刚才你把那个东西给击中了之后,我就听到几道极为细小的翅膀煽动的声音。我想,那些被惊动的鸟儿,已经把东西都给拽走了。现在,我们查不到任何线索。除了她们身上,被细线勒出来的伤痕,其他的,全部都消失了。”

    虽然她也觉得有些不甘愿,但是这一次,对方的手段,堪称完美。

    所有的证据都自动消失,即便是尸体本身有什么伤痕,但因为凶器的缺失,根本没有可对比的参照物。

    那些鸟儿,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在飞走之前,林梦雅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响动。

    这一次,她只能暂时认栽了。

    “启禀都统大人,尸体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新添的伤痕!”

    就在俩个人心里暗自气愤不已的时候,周翎手下人的回禀,让两个人的怒意,越发的高涨。

    “怎么可能,你们有没有好好的检查?”

    周翎转过身去,大声的呵斥着自己的部下。

    林梦雅盯着尸体,若有所思。

    “别骂她了,我去看看。”

    顺便帮手下人求了情,林梦雅挽起袖子,就着火光,蹲在了尸体的旁边。

    火光下,绝色佳人脸不改色心不跳的凝神看着尸体,这情形,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伸出手来,林梦雅摸了摸尸体的手腕部分。

    自从她跟七毒圣草的毒液融合了以后,别的不说,验尸可是方便多了。

    尸体的肌肉组织,虽然有些僵硬,但是还能摸出皮肤的弹性来。

    林梦雅手上的劲儿不小,用力的在手腕处按了按,心中,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