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四女暴毙
    这就说明,白苏的身份,至少完颜烈是清楚的。

    而且,从前白苏与其他贴身护卫的不同,林梦雅也是有所察觉的。

    看来这个小丫头的身上,也隐藏着不少的秘密呢。

    “这倒是奇了,算了,这些不用要的回忆,你忘了也好。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那个神巫大人,她长得很像是——”

    “姑娘,夫人急召姑娘过去议事。”

    话被人无意中打断,主仆二人对视了一眼,白苏立刻去开门,放了人进来。

    这一次,来的是夫人身边的一个年长的姑姑。

    “什么事,这么着急,要姑姑亲自过来?”

    静柔夫人的身边,不仅仅只有宁秋这样忠心耿耿的小丫头,还有许多地位手段心思都不差的姑姑。

    只不过,夫人这些年把她们都安插到了宫内的各处,掌管着王宫内大部分的命脉。

    悄无声息的掌控着王宫里的一切,所以即便是姚璐的突然离世,跟那些妃嫔们的分崩离析,都没有让王宫里乱成一团,足以显示出夫人的心思,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平静。

    有时候,就连林梦雅都觉得,能跟王上在一起那么久的人,有时候,让她也捉摸不透。

    “好,我们马上过去。”

    带着白苏,跟在那位姑姑的身后,三个人一起往凤羽苑外的方向走去。

    不过却不是往王上的寝宫去的,林梦雅新生疑窦,但是因为有白苏在身边,所以倒也没觉得有多不安。

    三个人急匆匆的来到了之前,大王后居住的麟邱阁。

    还没进门,就看到周围站了不少护卫。

    火把熊熊,把这里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不对,麟邱阁在姚璐出走以后,只剩下几个看守空宫殿的宫娥罢了。

    又会出什么事呢?

    “姑姑,您怎么亲自来了?”

    三个人刚到麟邱阁的大门外,就有人迎了上来。

    那人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皮甲,头发在头顶高高束起一个圆髻,不施脂粉,却别有一番女子的英气。

    一双凤眼精明如电,气质沉稳而内敛,丝毫不像是宫里的其他女子一般的娇弱。

    林梦雅这才看出来,那些侍卫们,竟然都是一些高大清秀的女子。

    难怪,周围的宫娥跟妃嫔们,也都不避讳的站在不远处,冲着麟邱阁内,指指点点。

    “周都统,这位就是之前夫人提过的贺兰姑娘,白苏姑娘。她们俩个,是来协助你破获此案的。”

    协助?周翎看着这两位娇滴滴的姑娘,眉头微皱。

    莫不是夫人病急乱投医,才会让两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来添乱。

    当下抱拳施了一礼,方才说道:“夫人好意周翎心领了,但这次案件血腥诡异,寻常的女子,还是不要参与的好,免得打乱我们的进度。”

    这是被*裸的嫌弃了?

    已经习惯于实力被人肯定的林梦雅愣了愣,看向这位女都统的眼神,多了一丝丝的玩味。

    那位姑姑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林梦雅伸手拦住了。

    “都统说的是,此事本应该由我们姐妹二人瞎参合。但夫人有命,我们也不得不遵从。还请大人,让我们二人进去看看,到时候,回禀夫人的时候,我们也好有个说辞。”

    笑容温婉浅浅,林梦雅端出一副善解人意的亲和样子。

    白苏冷冷的看了那位都统一眼,心里有十分不爽,却也因为自家小姐的原因,而保持着镇静。

    以武功而言,这个都统,还不是她的对手。

    周翎想了想,觉得这位贺兰姑娘说的在理。

    这才让开了身子,放两个人进去。

    “姑姑您先回去,这里的事情,我们自会去跟夫人禀告。”

    林梦雅先冲着那位引路的姑姑点了点头,这才跟着白苏,往麟邱阁的院子里走去。

    若是她知道,夫人的命令是让她们主事,而让那些周都统协助的话,怕这位周翎,飞得要试试她的深浅不得。

    好在在这位姑姑的心中,周翎比林梦雅这个外来户可靠。

    不然,她还是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踏进了这个熟悉的院落,还没有进到内院,就嗅到了空气里,充斥着的满满的血腥味道。

    林梦雅比狗鼻子还要灵敏的嗅觉发挥作用,用力的在空气里嗅了嗅,眼神里划过一抹疑惑。

    这院子里,怎么多了那么多东西的味道?

    “贺兰姑娘,可是有什么不妥?”

    走在前面引路的周翎发现贺兰停下,一脸迷茫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害怕了。

    没想到那位姑娘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后跟身边的那位白苏姑娘,耳语了一番。

    后者立刻走出了院子,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你们这是——”

    在这里,周翎自认,她是可以掌控全局之人。

    不管是夫人派来的人,亦或是王上派来的人,在这里,都没有她的能力与熟悉的程度。

    但是这位贺兰姑娘,从刚开始,就给她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说不上是因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她比较讨厌那些,柔柔弱弱却又喜欢自作主张的女子吧。

    同为女子,她觉得,自尊自强,才是女人安身立命的根本。

    而她的翎羽卫,则是最好的证明。

    “是我落了些东西在宫里,一会儿要给夫人送过去的,晚了,怕夫人怪罪。”

    回过神来,林梦雅一副恭敬谦和的样子。

    心里,其实对这个女都统,觉得有些好奇的。

    她入宫这么久了,当然知道宫里有个厉害的翎羽卫。

    且这些都是女子,专门负责在宫里处理突发事件的。

    不过因为大王后不喜欢她们,所以处处受到压制。

    姚璐这一走,翎羽卫也能进宫来执行她们创建之初的职能了。

    虽然有点抢功的嫌疑,但是因为这个翎羽卫很特殊,带头的这位周翎都统,也是出身世家的女子。

    能在男人堆里打滚,还能在大王后的逼迫之中抱拳发展,此人,绝非草包。

    “那就好,这里的一切都不能乱动,不然找不到凶手,我也没法交代。”

    周翎傲慢的看向了林梦雅,转过身去,继续往内院走去。

    林梦雅跟在她的身后,不紧不慢的到了内院。

    才刚进门,就看到地上,停着四具,遮挡着白布的尸体。

    心头陡然一惊,难道是——

    快步上前,在周翎极其手下还没来得及阻止的当口,林梦雅一把掀开了白布。

    果然,地上躺着的,是死具面色惨白,神色狰狞,浑身湿透了的女子尸体。

    “你干什么?”

    周翎眉头一皱,想要去抓林梦雅。

    后者忽然转过头来,水眸之中带着锐利的威严。

    “死者是什么发现的?谁第一个发现的?”

    严肃的口吻,仿佛她才是主宰者。

    周翎愣了愣,按捺住怒气,冷淡的说道:

    “今天傍晚时分,来换班的人看到的。”

    “人呢?现在在哪里?”

    林梦雅追问道,周翎心里有些不畅快。

    但碍于她是夫人的亲信,不得不回答。

    “人已经吓坏了,现在已经送回去休息了。贺兰姑娘,我看你还是——”

    林梦雅眉头紧皱,看着周围的火把,眼神越发凝重。

    “都统大人,请您让您的人退后。最好把这些火把都拿出这个院子,这里有很不寻常的味道,这些火把的松油味太大,过不了多久,就会完全破坏掉这里原有的气味。”

    看到林梦雅毫不客气的发号施令,周翎也来了脾气。

    “这位姑娘,我一直敬你是夫人亲自指派过来的人,所以才对你处处客气。莫不是你以为,你如此,就可以对我颐指气使了。哼,这空气的味道,除了雨后的土味跟血腥味之外,莫不是你还能分辨出其他来?”

    林梦雅没时间解释,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了周翎的面前,眼神严肃而认真。

    “左边靠近门口的第一位,你喜欢用桂花水来梳头,她左边的那一位,身上带着的香囊里,有六中淡香混合。右边靠近内殿的第一位,你身上的衣服都熏了艾草的香味,不知道我说,都是对么?”

    神农系统对味觉的分辨堪称变态,不但能够分辨出各种味道,还能直接连芳香因子的分子式都能列出来。

    而且如果林梦雅想要,那么她嗅过的所有味道,都会在脑海里,形成一个样本图。

    以后一旦嗅到相同的味道,样本就会立刻弹出。

    被她点到名字的几位,不约而同的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女子。

    她...是怎么知道的?

    “都统大人,我说的对与不对,您可以亲自去问她们。现在,请让她们都退出去,再晚,我们会错过很重要的线索。”

    尽管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周翎比一般的女子要冷静得多。

    沉着一张脸,纵然她不去求证,手下人的反应,也说明了所有的问题。

    挥了挥手,手下们都带着火把出去了。

    整个麟邱阁顿时暗了下来,月色散满院子,披上一层清白的光。

    冷冷的注视着那个站在尸体旁边的女人,只见她闭上了双眼,鼻尖轻轻耸动,深深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

    熟悉的血腥味首先扑鼻而来,而在浓重的血腥味掩盖下,一些细微的味道,也渐渐的从中剥离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