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四章 诡异行为
    大雨倾盆,鲜少会有人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躲在屋子里,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撑着一把棕色的油纸伞,林梦雅在王宫里寻寻觅觅。

    不时闭着双眼,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而后,再次在王宫内穿梭不停。

    地图上所记载的位置,好像就在这附近。

    林梦雅左右看了看,这里已经是王宫的最深处了。

    平常就少有人烟,况且她要去的那个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

    大雨冲淡了遗留在空气中的所有味道,也会让人丧失敏感的五觉。

    但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却没有半分的影响。

    神农系统飞快的运转,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可疑后,林梦雅踏入了一处不起眼的宫苑里。

    原本这里,她是打算把王宫内,所有的可疑势力清除后,才会来的。

    可事发突然,为了救出爹跟大哥,她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再三确定,身后没什么可疑的人后,林梦雅孤身闪入破败的宫殿内。

    没想到王宫,居然还有这样破旧的地方。

    年久失修的宫殿四处漏雨,地面也都被泡烂了的杂物堆满,林梦雅收起了雨伞,宫殿内艰难前行。

    玉匣地图内,最为详细的信息,也不过就是在这个院子的方位。

    但想要找到她的最终目的地,看来,还是需要费些功夫。

    除了这里之外,周围的确是没有其他可以的地方。

    孤零零的院子,应该是早就没有人来住了的。

    可奇怪是,其他几乎所有的宫苑,哪怕是那个被完颜景选做当接头地点的地方,都是有人每隔一段时间去维护的,也绝不会凋落成这个样子。

    身后,比常人要敏锐许多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丝细小的响动。

    林梦雅看了看左右,立刻藏身在一处破桌子的后面,好在这里光线很暗,再加上外面下雨,应该不会别人轻易的察觉到。

    等到她刚藏好,外面,就走进来几道人影。

    看来,这里的异常,也绝非她一个人能感觉得到。

    进来的人都穿着蓑衣,头上带着宽大的斗笠。

    看不清楚人脸,也辨别不出性格来。

    只是看到这四个人,像是颇有默契的样子,几乎是同时行动,找到了殿内的某一个角落。

    林梦雅蹲在那里,看着那四个人好像是占据了一个正方形的四个角。

    但下一秒,她就被那几个人的行动惊呆了。

    四个人几乎同时露出了雪白的手腕,尽管其他的地方还在蓑衣跟斗笠的掩盖下,分辨不清楚。

    但是那双手,却绝对是属于女人的纤细白嫩。

    四双手的主人,又从蓑衣里,抽出了一把越有一尺来长的钢刀。

    ‘唰’的一声,四个人同时斩下了没有拿刀的左手。

    林梦雅死死的捂住嘴巴,这一切,简直太过荒谬了!

    断腕的巨大痛苦,一般人早就已经忍耐不住了。

    可这四个人,却像是无知无觉一般,任由断腕处的鲜血,飞快的流到了地面上。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

    地面忽然间蔓延出一道细密的网,血流,混合着雨水,如同画笔一般,在地上勾勒出一道极浅的痕迹。

    林梦雅有些恐惧那些诡异的线,会蔓延到自己的脚下,立刻往后躲了躲。

    好在细线虽然杂乱,却知道她身前一米多的距离就停止住了。

    林梦雅倒吸了一口气冷气,因为就在她抬起头,再次观察那四个人的时候,却看到那四个几乎要流干了血液的蓑衣人,又排成一队,从宫殿里走了出去。

    ‘轰隆’一声惊雷,让林梦雅终于清醒了过来。

    如果不是屋子里,还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她一定会以为,刚刚只是她眼花了而已。

    又谨慎了等了一会儿,林梦雅估摸着,那些人都已经离开后,这才从藏身的地方,站了起来。

    地上,那诡异而毫无章法的血色红线,竟然在渐渐的变淡。

    应该是在迅速的下沉,林梦雅来不及细看,只是用神农系统快速的记录了下来。

    距离那些人走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细线就渐渐的消失了。

    林梦雅用力的嗅了嗅,空气里,除了被水冲刷的潮湿发霉味道之外,已经半点血腥都闻不到了。

    这样诡异到骇人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看到。

    不由得,跟烛龙会产生联想。

    除了这个秘密的组织之外,她怕是再难以想到,还有谁,会用这种变态到了极点的方式来搞事情了。

    用力的踏了踏地面,却发现地面竟然是实心的。

    蹲下仔细的看着那些裂缝,用手摸了摸,才惊觉那些缝隙实在是浅得很,所以才不会让人察觉到。

    可刚刚——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谜团,紧紧的抓住了林梦雅的心。

    外面的大雨已经渐渐变小,林梦雅也知道,大概自己这一次的探险,可能得告一段落了。

    看了看那四只断手,都是一样的纤细白嫩,只有其中一只手上,带着一只精致的戒指。

    林梦雅只是蹲下看了几眼后,就匆匆离开。

    如果是烛龙会的人做的事情,那么这些断手,必定是有人善后的。

    自己随意拿走了什么,只会空惹人怀疑。

    拿着自己的纸伞匆匆的离开,轰鸣的雷声,作为她最佳的掩护。

    今天所见的一切,比微凉的雨水,都让她感觉到心头的冷意。

    看来,计划得稍稍的做一些改变了。

    身后,孤零零的宫苑,矗立在那里,如同一只巨大的恶兽。

    林梦雅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最终还是选择暂时忘却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

    不过,总有一天,她把发生在那里所有的罪恶,公之于众。

    那个几乎毁掉她一生的变态组织,她一定会把它连根拔起!

    雨渐小,雷声也慢慢退去。

    周围也渐渐有了人影,林梦雅放慢了脚步,面色温和。

    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不时有撑着纸伞的宫人们,过来给她打招呼。

    林梦雅都一一的回应了,才提着裙角,回到了凤羽苑。

    才刚进门,就看到一脸担忧的白苏。

    想必是担心得急了,才看到她进来,白苏就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林梦雅的手腕。

    “我的小姐,你跑到哪去了?外面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万一着凉感冒了可怎么得了?”

    白苏急切的样子,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抱歉。

    她总是会这样让周围的人担心,也亏得有她们在,自己,才能如此勇敢。

    “没什么,下雨天屋子里太闷了,所以我出去走走。你别说,这雨中赏花真是别有一番感觉。虽然暴风骤雨摧花无数,却也有娇嫩的花朵不畏风雨。所以,我才回来了晚了一些。”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白苏听的,更是说给周围的人听的。

    毕竟,她雨天外出的事情,许多人都看到了。

    万一跟那件事情上产生什么联想,岂不是要打草惊蛇。

    好在她挑选的时机不错,她从废弃宫殿里出来的时候,狂风骤雨湮灭了她所有的痕迹。

    况且那座旧宫室里那么乱,她的足迹更不可能会被人看到。

    思来想去的,也唯有对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好。

    好在凤羽苑里的人都知道,她极为喜爱蔷薇,所以林梦雅在回来之前,特意去了那座小玉给她准备的蔷薇的院子。

    鞋子跟裙边都沾染了泥浆,她还故意选了几只幸存的蔷薇花枝拿了回来。

    这下子,一般人就找不到什么把柄了。

    毕竟,她在路上十分的小心,确定没有任何人,看到她从蔷薇小院里出来之前的一切。

    所以,即便是有心人来探查,也能轻易的糊弄过去。

    只是那座废弃的宫室,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怕是不能再去了。

    “您的这个毛病,怎么还是改不了呢?别忘了,上一次你病倒,就是为了在雨中看什么花儿之类的。来人,块拿姜汤跟热水来。”

    白苏意料之外的反应迅速,就连林梦雅也吃了一惊。

    默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林梦雅乖巧的‘哦’了一声后,就跟白苏,一前一后的走到她平常居住的偏殿内。

    两个人没急着交换信息,反倒是看着宫娥们拿来了姜汤跟热水后,方才关上了门。

    林梦雅喝了姜汤,也脱了几乎湿透的衣衫,全身都侵入到温热的水中之后,不由得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唉——还是这种感觉最好了,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

    冰冷湿滑的感觉,迅速被热水驱赶走。

    林梦雅靠在浴桶边上,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受这难得的一刻。

    白苏又亲自给林梦雅泡了一杯热茶,虽然说小姐的毒术了得,但是这些贴身的事情,她跟白芨她们,还是养成了自己动手的好习惯。

    就连姜汤都是她亲自熬的,然后让一个信得过的女孩子寸步不离的看守。

    这不仅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态度。

    一种,流心院里的每一个人,都自然形成的态度。

    没有人,能伤害到林梦雅!

    哪怕,她不需要这种保护。

    “我给小玉的东西,你可都送去了?”

    雾气蒸腾,林梦雅微合的双眼睁开,一如之前精明睿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