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三章 父兄被劫
    眼泪顺着林梦雅的脸颊流下,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惶恐不安。

    一直以来,林梦雅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坚强。

    可一旦至亲的人陷入了危险之中,即便是她,也再也隐忍不住了。

    “我会帮你找到他们,现在也并非是一点眉目都没有。朱先生说,劫走他们的那伙人很神秘。但我觉得,能从烛龙会里劫人的势力并不多。何况你那两位表兄,也在寻找着他们的踪影。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

    龙天昱安慰着林梦雅,生怕她一时想不开,会再度偷跑出去。

    这小女人有过前科,所以他必须看好。

    “那我们一定要找到他们,我还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们说。对,我要冷静下来,我一定要镇定。不然的话,爹爹跟哥哥,就没人指望了。”

    好在是有龙天昱在身边,林梦雅也渐渐的收拾起了慌乱的心情。

    一旦聪明的大脑开始正常运转,林梦雅也能分析出蛛丝马迹来。

    烛龙会要把他们俩个劫走呢?是为了威胁自己么?

    林梦雅很快的否定了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朱先生不会不知道消息。

    林家虽然曾经算得上是颇有势力的家族之一,但大晋的情况跟烈云不同。

    有那么个心狠手黑的皇帝在,任何人家族,怕是都无法凌驾于皇权之上。

    思来想去,林梦雅都觉得,怕还是母亲这边的关系。

    难道说,烛龙会除了她之外,还有什么打算不成么?

    “有件事我也要跟你说,烛龙会,正在到处抓我。不过,很奇怪的是,他们一定要验看过我腰间的梅花才行。可是,这件事,只有我最亲近的人才知道,他们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既然决定坦诚,林梦雅就不会再隐瞒下去。

    包括那件,之前她觉得会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那个大秘密。

    不过,那件事请有些匪夷所思,林梦雅决定,还是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

    大手滑到她的腰间,抚摸着光滑而细腻的皮肤,让林梦雅忍不住激起了一阵阵的颤栗。

    龙天昱看着她虽然眼角挂着的泪水,可情绪总归好了不少,也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他们为何抓你呢?让我看看,你腰间的印记。”

    林梦雅不疑有他,翻过身去,弓起了纤细的身段。

    锦被滑落至腰间,一朵娇艳的红梅出现在她皮肤上,龙天昱着迷的看着,忍不住落下了一枚轻吻。

    “好痒...咦?你怎么知道印记是在那里,不是消失了么?”

    林梦雅立刻钻回了被子里,生怕这个家伙再搞什么小动作。

    双眼带着几分疑惑,之前完颜景他们检查的时候,自己明明记得已经消失了的。

    “很漂亮的印记,跟你很相配。”

    难得的不正经的一把,看到林梦雅俏脸粉红,龙天昱揽住她,眼底却略过了一抹凝重。

    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她,这朵梅花的不凡呢?

    “我...”

    “我...”

    两个人默契的同时开口,最终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龙天昱还是笑了笑,示意对方先说。

    林梦雅严肃认真的看着龙天昱,只不过现在所在的地点,有些不太合适,破坏掉了原本紧张的气氛。

    “我...其实想跟你说一下,古卫之遗的事情。之前是我串通了钱老来蒙骗你,就是因为知道古卫之遗,对你而言的重要性。现在如果我跟你说过,钱老说的都是真的,我可能就是打开古卫之遗的关键,你,会不会怪我?”

    小心翼翼的看着龙天昱的脸色,其实这个秘密她早就想要坦白了。

    但是因为她一直想要一个人解决这件事情,所以才没有说出来。

    龙天昱看着她,心头却有些微疼。

    雅儿对他是如此的坦诚,可他却始终隐藏着一些东西。

    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个女人的真心爱恋。

    “不会,而且我也想要跟你说这件事。当初我父皇要我娶你的时候,为的也是这件事。你还记得,之前我们一起去临天跟冬夏之时,父皇为何不反对么?就是因为,他一直再逼我,让我找出你身上藏着的秘密。你会不会怪我,当你娶你的时候,目的不纯?”

    何止是目的不纯,简直是别有所图。

    林梦雅稍稍的在心中别扭了那么一下下后,随即又完全释怀了。

    “当然不会,当初我那种情况,怎么可能会让你像是今天这样对我呢?但有件事情我得批评你,即便是我当时是个痴儿,你也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不是么?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我懂,可我们却不能牺牲太多无辜的人。”

    听了她的话,龙天昱也是一样的如释重负。

    可她,是怎么发现自己派去的人的?

    感受到了龙天昱怀疑的目光,林梦雅才慢吞吞的说道。

    “当初我活着从轿子里出来,你却那么惊讶。若不是提前知道什么,又怎么可能呢?你说,那些人抓我父亲跟哥哥,会不会也为了这件事?”

    以前,林梦雅还不知道古卫之遗的时候,自然会以为,烛龙会抓她,要么是为了威胁林家,要么就是为了威胁龙天昱。

    但后来,当她了解到,古卫之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后,林梦雅才觉得,原来烛龙会的目的,也一定是那个古卫之遗。

    不过,就连钱华也不曾说明白,古卫之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宝藏?绝世武功?亦或是别的什么。

    总之是散发着别样诱惑味道的东西,让有权势的人,欲罢不能。

    但就连她也都迷糊着,丝毫不知道,她这个所谓的关键,到底能发挥些什么作用。

    “的确,他们也是为了古卫之遗。我父皇当初也是偶然知道你母亲,与古卫之遗的联系,至于后来,皇后她们是怎么发现的,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母妃曾经说过,林夫人是冤死的,也说过让我善待你。好在我后来悬崖勒马,还不算晚,对么?”

    林梦雅神色复杂的看了龙天益一眼,怎么说呢,理智来说,龙天昱在遇到她之前,是个冷心冷面的男人。

    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陌生人去送死,他无动于衷反倒是正常。

    但从情感上来讲,林梦雅还是觉得这家伙欠扁。

    思来想去的,贝齿轻轻的在龙天昱的胸膛上咬了一口,算是给自己报了个小小的仇吧。

    “嗯,你还算是乖巧。不过既然烛龙会知道这个秘密,那个劫走父亲他们的神秘人,也未必不清楚。到了这个层面,古卫之遗,也不过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而已。龙天昱,我想跟你一起寻找古卫之遗,这样的话,早晚我们会跟各方势力碰面。到时候,就不怕他们,不交出爹爹跟哥哥。”

    林梦雅眼神坚定,想必是已经想好了对策。

    “也好,但你的身份不能暴露。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你的身份,等到这里的事情了结了,我们就一起去。”

    捧着她的小脸蛋,龙天昱的笑容带给林梦雅的,不只是温柔与动力。

    用力的点了点头,哪怕前路再危险,她也仿佛充满了力量。

    “谢谢你,龙天昱。”

    把头深深的埋在了他的怀中,林梦雅不知用什么来回报他的爱。

    也许,并不需要回报。

    但她对他的爱意,与日俱增。

    “傻瓜,睡吧。”

    心爱的女人在怀,外面刚停下的暴雨再次袭来。

    他们却因为有彼此,所以不再畏惧。

    外面的狂风暴雨,屋子里却满是温馨旖旎。

    林梦雅蜷缩在龙天昱的怀中,沉沉睡去。

    一夜好梦,等到林梦雅睡醒的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了龙天昱的踪影。

    不过他身上的热度还在,林梦雅看了看身上穿好的纱裙,俏脸却是忍不住一红。

    昨晚,她跟他...

    摇了摇头,把那些羞人的回忆甩掉。

    没想到,父亲跟哥哥,居然落在了别人的手中。

    林梦雅的脸上恢复了认真的神色,素手掀起锦帐,却听到外面的暴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下了床来,看到昨晚龙天昱带来的那朵红纱蔷薇,已然被他不知何时移栽好,放在墙角了。

    “白苏?白苏?”

    轻唤了两声,却不见白苏回来。

    只有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不过脸,却有些陌生。

    “姑娘,白苏姑娘出去办事还没回来,您有什么吩咐,跟奴婢说就是了。”

    小姑娘看起来倒是十分的踏实,不过林梦雅却挥了挥手。

    既然白苏不在,那这件事情,她也不好让别人知道。

    “我没事,你下去吧。今天天气不好,去找她们讨杯热茶,暖暖身子。”

    小宫娥行了礼离开,林梦雅想了想,从柜子里找出一件枫色的衣衫,套在了身上。

    虽然龙天昱说了,绝不会放任父亲他们不管的。

    但有些事情,她必须自己先去做。

    纵然一时三刻的,不能把父亲跟哥哥多回来,可却也能确定他们的生死。

    父亲与哥哥是她的血亲,不管昨晚龙天昱如何安慰,她,却做不到表面上那么的镇定。

    第一次,林梦雅竟然有些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了。

    依附于强者,从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想要保护住自己的一切,她必须要比任何人都强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