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一章 吃闭门羹
    从王上的寝宫回来,林梦雅心情一片大好。

    事情如她所料,却比她所意料得更快。

    “小姐怎么仿佛很高兴似的,朝中各位大臣,听说为了这事都要打起来了。就连静柔夫人都是一脸的严肃,怎么到了小姐这里,跟没事了一样。”

    白苏笑着看着自家的小姐,实在是不明白,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让她高兴的。

    “我怎么能不高兴呢?他们咬的越厉害,就离彻底完蛋进了一步。一想到如果以后小玉登基了,也会有这么一群人在旁边虎视眈眈,我就觉得郁闷。现在倒好,他们自己找死,怨不得任何人。”

    王后的位置,说白了就是意味着以后王位之争的时候,会有一个强有力的保证。

    烈云是一个比较重视女性权力地位的国家,前有受人人尊敬的巫后,后有夫人年轻的时候所担任的蛊女一职。

    所以,在继承人的这个问题上,王后的意见对于国君来说,是不得不参考的。

    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因为王后的位置,争得面红耳赤,头破血流。

    很可惜的是,这个位置,唯有静柔夫人才能胜任。

    其他人,不过是陪衬罢了。

    “我也觉得奇怪,这些大人们,平常不都是城府极深的么?怎么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的不理智呢?即便是大王后去世了,王后的位置空悬,也不至于如此难看吧?”

    白苏眨了眨眼睛,无奈的说道。

    跟在林梦雅的身边久了,她的眼力跟见识,也比之从前强了许多。

    赞赏的看了看白苏,不错嘛,小丫头居然都能一针见血了。

    “的确啊,按说他们不应该如此急切的。所以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梦雅一副淡然的样子,也不着急,方法是在说旁人的事,跟她无关一样。

    白苏刚想要提醒自家小姐一句,却忽然想起来,小姐这样,不正是已经知道答案的样子么?

    “怪不得小姐半点都不着急,原来,您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我?”林梦雅指了指自己,随机无辜的笑了笑。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连宫门都没出去,怎么会知道答案呢。”

    这下子,连白苏都不知该如何说起了。

    小姐,这是要自暴自弃了?

    “别担心,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靠猜的,也能知道个大概齐。”

    眯起眼睛,拥有神农系统这个处理信息到变态速度的外挂在,她怎么可能会半点端倪都没有分析出来。

    狗急跳墙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不算是少见。

    越是如此,她跟夫人,也必须要稳扎稳打来才行。

    一旦夫人得到了王后的位置,她跟小玉,就必须动身,去一趟万蛊池。

    当然在这之前,她必须得先取得那位辛家前任大祭司,辛栾的帮助。

    “走,跟我去看看那位辛家大祭司。”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让白苏带了一些礼物去拜访。

    虽然她领的是夫人的名义,但是空着手去,终归不太好看。

    贤南殿外,林梦雅跟白苏,一人捧着一张檀木做的棋盘跟玉石做的棋子,一人捧着不少宫内才有的孤本,站在那里,等着侍者的通报。

    依旧是一个内侍与一个小厮伺候,尽管现在辛栾的地位,跟之前有些不同了,可他好像还是十分的小心谨慎。

    半晌,那内侍才领回了辛栾的命令,放她们二人进去。

    “我家主人说了,二位把东西放下即可。我家主人还有事,就不麻烦二位了。”

    殿内,只有那个伺候的小童一人在。

    客客气气的下着逐客令,让林梦雅跟白苏,还真是半点留下来的可能都没有。

    “那就麻烦你了,白苏,我们就不打扰祭司大人了。”

    吃了颗软钉子,林梦雅并不生气,也不意外。

    把东西放在了的桌子上,跟白苏对视一眼后,离开了贤南殿。

    “真如传说之中的高人一样,看来我们今天这礼,是白送了。”

    即便是当初在姚遵的面前,辛栾能挺身而出。

    却并不代表,他会站在夫人的阵营,

    即便是前祭司,可他终究代表着辛家,顾虑也是不少。

    “那不如让夫人来,这样的话,祭司大人不就找不到什么理由了么?”

    林梦雅看着白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现在,即便是夫人来,那位祭司大人,就会乖乖的听话了么?若是真的那么简单,夫人也就不会让我来办这件事了。算了吧,我们先回去。”

    越是心思深沉之人,越是爱搞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

    纵然她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说服辛栾,但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情会简单。

    相反,前途越是光明,道路,就越会曲折呢!

    跟白苏一路悠闲的回到了凤羽苑,此时的凤羽苑,早已经不复之前的清静了。

    每天都有不少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送礼。

    因为夫人在王上的寝宫内,一般人不能去打扰。

    所以他们,都把礼物送到了凤羽苑。

    反正那位贺兰姑娘看到了,也就等于夫人看到了,心意到了才是关键,其他没差。

    一路走过来,林梦雅看到了各式各样的笑脸。

    她也只能一路保持着微笑,等到了凤羽苑,林梦雅觉得脸都是酸的。

    难得她会觉得,笑,也是一门力气活。

    “怎么又这么多东西,是谁送来的,你们可都登记好了?”

    林梦雅翻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眉头微皱。

    她知道讨好王上的新欢,是件寻常的事情。

    但夫人从未失去过宠爱,且在宫中多年,原不该如此的。

    前几日就罢了,怎么到了今天,还是把她屋子里的桌上,堆得满满当当的。

    对了,怎么会放在她的屋子里呢?

    “姑娘误会了,这些东西不是旁人送给夫人的,而是九王子殿下,送给您的。”

    身边,知道实情的立刻上前笑着说道。

    眼神里,除了恭敬之外,还有羡慕。

    小玉给她的?林梦雅随手打开个盒子,里面果然是一对适合年轻女子的珠钗,并非是给夫人的。

    可是,她之前不是跟小玉说过么,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送她东西。

    一定要低调,这家伙,怎么回事?

    “除了送东西,九王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林梦雅心头有些疑惑,询问道。

    那宫娥却笑得极为的暧昧,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更加多了几分崇拜。

    “这倒没有,只是九王子殿下说了,他这几天有事不能回来,所以才拿了这些东西,来给您解闷的。还说他办了事,会立刻回来,叫您不要太过担心。”

    话是没错,不过在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怎么有点别扭呢?

    林梦雅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顺便,也把东西都带了出去。

    坐在桌前,林梦雅想了想,又觉得大概是她多心了吧。

    小玉喜欢送她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这一次数量是有点太多了,等到她回来,自己好好的审问审问他好了。

    “你知不知道,小玉去做什么事情了?”

    转过头来,林梦雅看向了白苏。

    后者也只能茫然的摇了摇头,除了那晚她见过少主之外,其他时间,她都是跟在小姐的身边,的确不能得知。

    “那就奇怪了,平常他不管去做什么,都会知会我一声的。你说,他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呢?对了,你还能联系到完颜烈的人么?”

    似是想到些什么,林梦雅有些急切的问道。

    白苏立刻点头,她虽然被少主送来陪着小姐了,但是一些基本的联络,还是可以的。

    林梦雅立刻从头上,拔下一只翠玉的簪子来。

    狠了狠心,用力的刺向了自己的食指。

    顿时,一滴泛着淡紫色的血珠儿,就出现在她的指头上。

    “快给我拿一个小玉瓶来,里面最好装着半瓶的水。”

    眉头因为疼痛而微微皱皱紧,她向来不喜欢这种自残行为的。

    但是为了小玉,也不得不做了。

    好在因为林梦雅是个大夫,平常也喜欢倒弄些药材之类的。

    她的房间内,就有盛药用的小玉瓶。

    白苏立刻按照吩咐拿来了一个,林梦雅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把那一滴转为暗红色的血液,滴在了小玉瓶里。

    迅速拿着塞子塞住,又随手找了一方帕子,仔仔细细的包好,这才放在了桌子上。

    “白苏,你立刻找人,把这瓶东西,交给小玉。就说是我在山洞里得到的宝贝,给他救命用的。其他的不要说,他自然会明白。”

    她的血液,现在可谓是最大的杀手锏。

    自打她被换了血之后,身上连防身的毒药都不用带。

    关键时刻,她自残一下,绝对是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当然没那么夸张啦,但是也因为如此,她也是个烫手的山芋了。

    这滴血,不起眼也像是什么宝贝,如果小玉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了,也可能会有些用处。

    她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神经过敏,总觉得小玉不在她的身边,就充满了危险似的。

    这大概就是他们林家,护犊子性格的真传吧。

    嘱咐着白苏快去快回,看着渐渐隐没的夕阳,林梦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父亲跟哥哥,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