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王后之争
    那平夫人把玉璧送来,到底是何目的呢?

    “平夫人居然想要谋害少主?这...这不太可能吧。平夫人的四王子,平时跟少主的私交不错。平夫人对夫人,也曾经雪中送炭过几次。按说,应该不会对少主有所企图。”

    白苏有些疑惑,不是她不相信林梦雅的判断,而是平夫人,实在不像是个奸佞之人。

    “你说的也有道理,哪天有空我们还是亲自去看看情况。”

    看来,唯有眼见为实了。

    看着玉璧里的毒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林梦雅吩咐白苏把玉璧收好,放回了小玉的房间。

    奇怪了,这双玉璧,到底有什么名堂?

    早操进行得风风火火,宁秋的那位继任者也很能干。

    这几天,整个王宫内的八卦消息,全部都进了林梦雅的脑子里。

    在其中剥丝抽茧,细心整理,她也得到了不少的情报。

    那三位之前跟着姚璐的夫人,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不过所采取的方式却都是不同,可唯一的相同目的,则是她们,都想要染指王后的这个位置。

    她们的眼光倒是很毒辣,静柔夫人如今受到专宠,虽然正是兴头上,但唯独静柔夫人是最难得到那个位置的人。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静柔夫人没有母家的支持。

    而这三位夫人,各个都出身世家,不是自己有子嗣,就是所属的势力中,有合适的王子人选。

    但是以王上的个性,除了静柔夫人之外,姚璐尚且得不到那个位置,何况是别人了。

    不是那些人错判了行事,而是权力,早就迷惑了他们的双眼。

    “姑娘,夫人派我来请过去姑娘过去议事。”

    一大早,夫人就让人传过话来,说是有事商量。

    中午刚刚用过午膳,宁秋就出现在凤羽苑的大门口。

    “好,我这就过去。”

    林梦雅也估计着,也是时候了。

    跟白苏宁秋三个人一起去到了王上的寝宫,才几日不见夫人而已,却看到她整个人,别样的容光焕发,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似的。

    果然,爱情是最滋养人的。

    “给夫人请安。”

    林梦雅微笑着柔声说道,静柔夫人自然知道她笑的意思,俏脸一红,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着林梦雅。

    “不必多礼,我,还想要好好的谢谢你。”

    亲热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如今在静柔夫人的心中,俨然已经把林梦雅当成了后辈看待。

    没想到自己多年的心结,竟然因为这位姑娘的到来云开雾散了,心头,更是除了欣赏之外,还多了几分的感激。

    拉着林梦雅在软塌上坐了下来,林梦雅侧着头,柔柔的看着夫人。

    一身细云纱的细软料子裁成的宫装,即便是依旧是沉稳的檀色,却衬托得夫人,更添了几分少女时的风采。

    云鬓高耸,首饰也从端庄大气,慢慢的转为了柔美妩媚。

    眼角眉梢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福感,林梦雅不由得暗中赞叹了一番,到底是王上,眼光就是刁钻。

    “这些都是夫人自己积攒下的福气,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其实夫人早就应该想开的,只不过时机不曾成熟而已。”

    这件事,别人看的迷糊,她却早就已经摸了个通透。

    别的不说,虽然王上跟夫人有着这样那样的误会跟顾虑,可夫人依旧是王上最宠爱的女人,这是整个烈云公认的事实。

    真爱是做不得假的,何况是朝夕相处的两个人。

    静柔夫人叹了口气,是啊,现在跳出来想想,自己当初,也是做了不少的傻事。

    还好,现在还不算晚。

    “你这孩子,说话就是通透。我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件事。”

    林梦雅点了点头,这件事怕是夫人自己早就有所定夺。

    毕竟夫人,也并不简单。

    “这几天前朝发生的事,我想你也听说了。姚少使暴毙而亡,那些人就又起了心念。所有人都盯着王后的位置,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已经有人公然进言,要晚上册立王后了。”

    静柔夫人的脸上稍稍严肃了些,其实这件事,林梦雅有所耳闻。

    大王后虽然严格来说,算不上王后之尊。

    但她的地位跟家族摆在那里,也无人敢造次。

    如今群龙无首,哪怕静柔夫人早已经是无冕之冠,但终究,差在了名位上。

    “那不知夫人,对王后这个位置,有何想法?”

    林梦雅笑容浅浅,眼神不透露分毫。

    “我——我该是王宫里,最不在乎这个位置的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愚蠢到,跟那些人争斗。”

    静柔夫人的表情如常,看来说的是实话。

    其实林梦雅也早就知道答案,夫人说的没错,整个王宫里,怕只有夫人,是不太在乎那个位置的。

    但是,没有一个人,会不想成为自己心爱之人的正妻。

    只不过夫人是为了爱情,其他人嘛,则是各取所需罢了。

    “夫人能这么笑,确实是难得。不过我觉得这个位置,唯有夫人才能胜任。而且,也唯有您,才是王上心中第一人选。”

    林梦雅话锋一转,眼中的坚定,绝不是在跟她开玩笑。

    “这——不成,王上近日因为这件事已经焦头烂额了,再说,只要王上心里有我,什么名位我都不在乎。”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静柔夫人的回绝,干净利落,也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夫人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让夫人现在去争去抢。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王宫里,除了您之外,让任何人来坐这个位置,都会引起时局动荡。所以您必须把这个位置,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里。”

    林梦雅的确是一个颇有野心的女子,但她的野心,不是获得什么利益,而是让更多的人,不至于受这种委屈。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去娶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什么的,对她来说,根本是无法接受的痛苦。

    虽然静柔夫人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她刚入王宫里的时候,夫人深藏在眼中的哀伤,是骗不了人的。

    看到夫人还有些犹豫,林梦雅更是加了一把火。

    “那些人打得什么主意,夫人应该比我还清楚。这些人不成,他们就会送进来新人。王上即便是不能册立她们为王后,但是宠幸却是必要的。难道夫人,真的还想让王宫里,再多无数个,像是慧夫人一样的女子么?”

    身为补刀小能手,林梦雅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扎在了静柔夫人的心口上。

    愣了愣,静柔夫人不知该如何去回答。

    难道,真的要让自己再尝到那种滋味么?

    不!她绝对不要!

    “夫人心中,怕是早就已经有了答案。所以那些废话,我也不想再说。对于这件事,我觉得以夫人的睿智,早就已经有了办法。那不如就按照夫人的办法去做,至于能不能成事,那就要看那些人的功劳了。”

    按照静柔夫人的想法,她应该已经选了一个,可以推举出来当王后的人选。

    既然她不可以,那么这个被推举出来的人,就会成为众位世家的靶子。

    争夺的混战,带来的不仅仅是各家的奇招百出,也会带来分裂与联合。

    其实到最后,所有世家都斗得不可开交,只要王上不开口,他们所推举的人,也就成不了王后。

    而最终,有希望的人都会被那些世家生生的磨掉希望。

    就像是在一群疯狗的面前,挂上一块肉。

    只有最后赢得胜利的那只疯狗,才能吃到肉。

    但是这块肉里,早就下了毒药,谁吃谁死。

    这个计划看似疯狂而狠毒,实际上,却也是他们自找的麻烦。

    “好吧,我会去跟王上商量。也许你以前说的话是对的,这么多年来,我也该忍够了。为了王上,为了玉儿,也为了我自己。”

    静柔夫人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变化,林梦雅心中也有了数。

    不怪她要火上浇油,实在是这王宫里的一切,都容不得人软弱。

    其实若是姚璐当初更加心狠手黑一些,她也不至于落得这样一个孤独终身的下场。

    与其陷入痛苦的深渊之中后悔万分,林梦雅倒是宁愿自己化身修罗,斩杀敌人,获得最后的胜利。

    “夫人智慧过人,想必一定能够处理的妥当。但凡是有能够用得到我的地方,夫人尽管开口。”

    这场仗,还得是静柔夫人去打头阵,至于林梦雅,只要当个助攻就可以了。

    思索片刻后,静柔夫人心中也打定了主意。

    “旁的事都不要紧,倒是有件事,非得你去不可。辛栾还在王宫里,我看王上的意思,是想要留他久住了。不知你是不是可以,帮我去劝说他一番,让他能够来帮我跟玉儿。”

    静柔夫人不愧是行家里手,一下子就把一个最为关键的任务,交给了她来做。

    思索片刻之后,林梦雅也只能应下了这门差事。

    说服人这种事情并不难办,难办的是,辛栾此人,非同一般。

    “夫人尽管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帮您办妥。”

    林梦雅微微一笑,成竹在胸。

    这事,还真的非她不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