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夜半相会
    “嗯。”

    低沉的声音,简短的回答,让林梦雅在半醉之间,也不由得微微的一颤。

    他的眼神,灼热的有些吓人。

    要是在平常,林梦雅现在一定已经羞得闭上了眼睛。

    可今天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果子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也在渴望着他。

    热情而大胆的送上了自己的红唇,让甜美的酒,也沾染到他清冷的薄唇上。

    “你有没有很想我?我很想你呢!”

    近似于撒娇的低语,带着耳鬓厮磨的旖旎。

    龙天昱用热情而绵长的一个吻,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跟白天的不同,这一次,他嵌入了太多太多的温柔。

    林梦雅也是别样的热情大胆,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才算是告一段落。

    抱着林梦雅坐在床上,怀中的女人比之前倒是增添了不少的重量。

    虽然对龙天昱来说,这点重量不算是什么,但是好歹,不像是那种一碰就碎的脆弱了。

    看来,这段日子,小玉的喂养工作做的不错。

    他还是喜欢她这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其实病弱的林梦雅更有一番风韵。

    但那种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绝望之中的日子,他可是再也无法承受了。

    不过,若不是因为白苏随时都能能过来,这里也不太适合,他早就推倒了林梦雅去干大事了。

    却不想他这样刻苦忍耐的心情,怀中的小女人却一点都不能谅解。

    跟条虫子一样,不停的在他的怀里扭动着,小手还不老师的在他的胸膛上乱摸乱画。

    “老实点!”

    大手用力的拍了拍她的翘臀,低声警告着那个不知愁的家伙。

    被打疼了的林梦雅撅起小嘴,委委屈屈的看着龙天昱。

    怎么了嘛,她明明都那么配合了,为何这位大爷还是如此不满意呢?

    “我也想你,别乱动,一会儿我就要走了。”

    他只想静静的享受与她的温存,毕竟这里是烈云的王宫,他虽然可以进来,却并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

    臀部突然顶到了某处,林梦雅的身体僵住了片刻。

    知道他并非如同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捂住嘴,笑得像是一只小狐狸。

    “好嘛,我不动就是了。不如明天我让小玉给你安排个合适的身份,这样你出入也方便些,好不好?”

    林梦雅搂着他的脖颈,乖巧得像是一个孩子。

    龙天昱低头看着爱人,眼神里掠过了一抹无奈,摇了摇头。

    “我来这里的事情,你先不要跟任何人透露。”

    捋一捋她额间的发,林梦雅只能先点点头。

    她从来都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该问的不该问的,一向分的清清楚楚。

    “我知道,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咱们虽然是合法的夫妻,但是偶尔能享受一下刺激的日子,倒是也挺难得的。”

    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林梦雅窝在龙天昱的怀中,她一向不怎么喝酒,因为每次喝了酒,她都只想睡觉。

    “怕是只有你才会这么想吧,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在离开。”

    “嗯。”

    点了点头,林梦雅在龙天昱的怀中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合上越来越沉重的眼皮,很快的睡了过去。

    抱着怀中的女人,这些日子以来,龙天昱漂泊的心,也终于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她,就在他的怀中,没有危险,平安喜乐。

    月上中梢,龙天昱知道暂时分别的时间又到了。

    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榻上,轻柔的落下一个吻,盖上被子,才中心盖上自己的脸,从容不迫的离开。

    醉酒之中,悠悠醒转的白苏,并没有看到龙天昱的踪迹。

    反倒是揉了揉还有些晕晕沉沉的头,抬头就看到了在床上已经躺好的林梦雅。

    “小姐真是的,又忘了换衣服就睡。”

    轻柔的替林梦雅宽衣,却不知道此时的林梦雅,早已经因为在心上人的怀中入睡,而做起了甜美的梦。

    “少主,您怎么来了?”

    转过头刚想收拾一下桌子上的狼藉,就看到窗口,完颜玉一脸疲惫的俊脸。

    月白色的细软长衫穿在他的身上,更显得完颜玉温润儒雅,风度翩翩。

    挥了挥手,小玉不想吵醒姐姐。

    眼神温柔的看了藏着她的帷帐,却是伸手,拿过白苏手中的酒壶,深深的喝了一大口。

    “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可以永远的陪在她的身边,不受任何人的拘束。”

    看着白苏,小玉的话里,藏着许多身不由己的苦涩。

    他想永远的留她在身边,想用这双手紧紧的拥抱住她,保护着她。

    但他却无比清醒的知道,拥有她,是这世上最难的事情了。

    “属下不敢,只是属下知道,小姐她也很在乎少主的。”

    从前在大晋时候的种种,她都看得清楚。

    小姐对少主是真心疼爱,不然,也不会费心费力的,为他谋划种种。

    只是少主身负重任,自然是无法跟她一样,随时随地的,都跟在小姐的身边。

    “如果,我强留她下来呢?”

    一丝独属于成年年人的侵略性,从小玉的眸子深处划过。

    什么东方秀,乃至于其他的氏族小姐们,他全部都不想要!

    尽管他年纪不大,可他却比任何人,都明白林梦雅对自己的意义。

    他想要她!

    不是作为一个姐姐,而是作为一个女人。

    白苏不解其意,只是觉得,今天的少主,有些怪怪的。

    连说出的话,都是这么颠三倒四,让人摸不到什么头脑。

    “小姐她——她应该是不喜欢被人勉强。其实少主,小姐这样的人,本不应该被任何人绊住脚步。我喜欢陪在小姐的身边,也是因为知道小姐,注定无法,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吧。她会翱翔于天地之间,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白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醉未醒的缘故,才会对少主说出这样的话来。

    想想却是没错的,小姐比之她们这样的人,也许担负的责任跟重大,可却远比他们来的自由。

    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悸动吧。

    “即便是不可以,我也要试试。”

    酒壶里的酒,被小玉一饮而尽。

    温凉的酒,并未影响他任何的思绪,反倒是让他越发的清醒。

    他跟随完颜烈回到烈云国,本就是取得,能与她匹配的身份。

    但是现在,老天爷却把她送到了他的身边,这说明,是老天爷给他的一次机会。

    没有龙天昱,没有清狐,没有任何人。

    只有他们两个,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想办法,把林梦雅留下来!

    “少主?少主?”

    白苏有些担心的看着完颜玉,说实话,刚刚少主的眼神,有些吓人。

    回过神来,殊不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眸子扫过林梦雅的方向,略有些暗沉。

    “没事,你好生照顾她。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好好的保护好她。我这几日不能入宫,若是她问起来,你就说我跟着烈叔出远门去了。”

    白苏点了点头,少主大概是忙着什么大事吧。

    现在烈云是多事之秋,不管是小姐亦或是少主,都被这些事情给捆绑得紧紧的,半点不得闲。

    小玉的身影,消失在偌大的凤羽苑,唯有白苏一个人站在窗前发愣。

    大家,似乎跟之前都有些不同了呢。

    至于是哪里不同,生性在这些事情上不曾敏锐过的白苏,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搞不太懂呢!

    小玉送来的果子酒就是好,喝了以后,第二天头也不会痛。

    如果不是林梦雅觉得,天天喝得酩酊大醉的有碍形象,怕是她每天晚上,都会来几杯助眠。

    刚起身,永远比她起得早的白苏,就送来了温热的洗脸水。

    两个人梳洗完毕后,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有些惊讶的看着院子里,赫然间壮大了不止一倍的早操队伍。

    这套早操对女孩子来说很有作用,之前就吸引了不少人来,但是这么壮大,还是第一次。

    “贺兰姑娘终于醒了!”

    林梦雅正好奇,为何人会如此之多的时候,一个机灵的娇俏宫娥,立马出现在她的眼前。

    面前的小姑娘唇红齿白,俏生生的样子水灵得很。

    林梦雅才想起来,这是一个三等的宫娥,平日里负责伺候宁秋这样的掌事宫娥的。

    怎么今天,她倒是站在众人的面前,当起了领操员呢?

    “你们这是——”

    小丫头灵巧得很,笑眯眯的凑在了林梦雅的身前,讨好的说道。

    “还不是因为姑娘的心思奇巧,编了这套早操来造福咱们大家伙么!凤羽苑的姐姐都说,自打练了姑娘的这套早操之后,身子比之前好多了。所以别的宫苑里的姐姐们,也都要跟着学,怕是吵了姑娘的清静吧。”

    哦,原来都是别的宫苑里的人。

    看来,早操起作用了是一方面,她们想要趁机讨好自己这个大红人,才是最重要的一面吧。

    眸子垂下,思考了片刻后,林梦雅重新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那些个宫娥们。

    “我看,大家既然有心思学,不如就把地址改在花园里吧。一来,那院子里宽敞些,二来有花有草的地方,空气也新鲜,不知各位姐姐妹妹,意下如何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