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暗潮涌动
    “姑娘!姑娘!”

    正在出神的林梦雅,耳边传来宁秋的呼唤。

    “哦,抱歉,你继续说。”

    林梦雅看着宁秋,报以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

    走神这种事情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无奈,谁让今天她遇到了龙天昱。

    一颗心都飘到他的身上去了,好在有神农系统在,她才不至于,落下什么关键的事情。

    “你看我,都忘了姑娘今天做了件大事,本应该好好休息的。只是夫人觉得,把慧夫人一个人放在那里,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

    宁秋还以为贺兰是累了,所以才会频频走神。

    这几天姚少使葬礼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贺兰姑娘亲自操持。

    未免会觉得十分的劳累,所以善解人意的又替她拿来了不少的滋补药材。

    对于这个贺兰姑娘,宁秋现在是愈发的喜欢。

    毕竟她一来,不仅让大王后跟慧夫人先后倒台,还让夫人跟王上的关系,有了长足的进步。

    夫人虽然喜爱贺兰姑娘,但姑娘却甚少会跟在夫人的身边。

    再则,除了凤羽苑里的人之外,其他人姑娘倒也是不怎么接触。

    虽然姑娘跟王宫里的一切格格不入,但她也不喧宾夺主。

    比起一个侍女来,姑娘更像是一个客人。

    所以,即便是宁秋,对这位贺兰姑娘,也起不出什么嫉妒的心思来。

    毕竟跟在夫人身边的,深受夫人信赖的还是她,这是贺兰无法取代的。

    即使在外人的眼中,这个贺兰已经成为凤羽苑的掌事宫娥。

    但宁秋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位贺兰姑娘,不会永远的停留在王宫之中。

    “若是夫人还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加派人手。不过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毕竟慧夫人的目的应该是要回宫,王上的密旨,也算是断绝了她所有的念头。我们不怕她耍什么花枪,最重要的是,王宫里的一切,一定要牢牢的攥在夫人的手中。”

    林梦雅并不觉得,慧夫人会有翻盘的可能性。

    如果说当年的真相没有被揭开,那么静柔夫人可能会出于内疚的心理,跟王上求情。

    至于现在嘛,慧夫人已经成了过街的老鼠。

    把她留在简斋尚且能留的一命,若是她不怕死的继续作的话,只怕王上的那个脾气,想要活下来,还真是件难事了。

    “姑娘说的在理,这些年里,我家夫人的气也算是受够了。不过这一次,王宫里从此以后,也就没有人能跟我家夫人抗衡了。一切,还是要多亏了姑娘的帮忙。”

    宁秋笑眯眯的看着林梦雅,一双水眸之中,已经满是对她的崇拜之情了。

    当然,不光是她,现在凤羽苑里的每一个人,都对贺兰姑娘刮目相看。

    更别提,跟王上已然是蜜里调油的静柔夫人了。

    “哪里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王上对夫人有情的话,只怕我再怎么做,也是痴人说梦罢了。不过夫人跟王上甜蜜之余,也别忘了其他人。倒了一个姚家不要紧,王宫里面,可不仅仅是一个姚家。”

    宁秋稍稍的收起了轻松的表情,想必是她也清楚,虽然姚家这一次惨败,但是其他的世家,可能机会趁着这次的机会,发展他们自己的势力。

    毕竟王宫之内势力如果要重新洗牌的话,静柔夫人能并不能占据百分之百。

    没有有力家族的支持,始终是静柔夫人的短板。

    这一点,也唯有让小玉来弥补了。

    毕竟,被王上非常看好的子嗣,可不是谁家都有的。

    “好,奴婢知道了。姑娘还是早些休息吧,对了,王上说,从此以后,夫人就在王上的寝宫内休息,一时半刻的不能回到凤羽苑了。奴婢也要跟过去伺候着,这里的一切,就先交给姑娘了。”

    宁秋讲这句话的时候,竟然脸红了。

    林梦雅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宁秋的年纪跟白苏差不多,但她常年在王宫里,受到的教育...自然是跟自家单纯的白苏姑娘不同的。

    淡定的点了点头,有时候林梦雅自己都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说呢?总觉得在宫里生存的姑娘们,功能性总是格外的强大。

    大概,是因为言传身教的原因在吧。

    宁秋这次回来,不仅是要来慰问她的,更多的,是回来取夫人平常用的东西。

    眼看着她指挥着一大群人,几乎把寝宫搬空了,林梦雅的眸子里,不由得浮上一抹暖意来。

    王上真的很宠爱静柔夫人呢!

    之前他们之间有着这样跟那样的误会,王上又因为要保护静柔夫人的原因,而不得不一直克制着他的感情。

    如今水到渠成,两个人都似乎像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光似的。

    这种旁若无人的虐狗行为,其实林梦雅倒是十分的能够理解。

    比起他们来说,自己跟龙天昱,怕也是不逞多让。

    对于王上突然对静柔夫人,毫不掩饰的宠爱。

    王宫里肯定有了新的猜测,大王后被贬为姚少使,而后竟然暴病身亡。

    二者之间究竟有没有联系,这谁都无法说得清楚。

    宫内的风向明显的变了些味道,之前跟随在姚璐身边的人,大致的分为了三个趋势。

    第一种自然是转而投向了静柔夫人这一边的,意外的有些不太多。

    这些人大多是当初受到姚璐胁迫的那一种,夫人对待这些人,倒也没有多厉害的防备心。

    第二种则是中立,持观望态度。

    毕竟整个烈云国都无法在王上的手中掌控,后宫如同前朝,她们自然是觉得静柔夫人,也不一定能够安全掌控住。

    最后一种嘛,则是自成一派,甚至还有拉拢中立势力,跟静柔夫人这一派的倾向。

    但是王上这一次让夫人搬到他的寝宫,可谓是对这种人的震慑吧。

    在往后,想要跟静柔夫人作对的,先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手段有几斤几两。

    夜幕降临,林梦雅倚在窗边,跟白苏闲话家常。

    不管怎么说,姚璐跟慧夫人的倒台,让她离她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总归是个好的开始,只要一切能够按照她的计划进行,烈云国国君,必定就是小玉的囊中之物。

    说起来,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在忙些什么。

    除了给她送过一封信之外,这孩子倒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林梦雅不问,是怕小玉分心。

    白苏不是外人,也是最懂她心思的,这话她也唯有跟白苏说一说了。

    “小玉那孩子,真是变了不少。也不知道墨言怎么样了,田妈妈跟白芨一定会把他养得白白胖胖。唉,就是不知道我回去的时候,这孩子还会不会认我了。”

    刚洗过澡,微湿的长发披在脑后,林梦雅随便的穿了一件精白色的纱裙,在窗口跟白苏喝酒乘凉。

    纱裙有些透明,大概是因为被头发打湿的原因。

    好在凤羽苑里,除了她们之外,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

    前些日子她才发现,凤羽苑里,连个内侍都没有。

    后来林梦雅才打听到,大概是因为王上不喜欢他们服侍自己心爱的女人。

    所以能在凤羽苑伺候的,全部都是身家清白,性子温和的女孩子。

    这个王上啊,对于自己心情的女人的身上,还真是幼稚得,让人忍俊不禁呢。

    “嗯,少主的确是成长了不少,就连烈王也忍不住夸赞他。我看小姐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跟王爷生一个吧。”

    酒是之前小玉奉献出来的果子酒,清冽可口,一点酒的苦涩辛辣都没有。

    白苏喝了几杯,小脸红扑扑的,话也活泼了不少。

    “时机还没成熟,再说了,我就算是想生,也得有时机不是么?”

    这话越说声音越小,林梦雅一想起白天**辣的吻,脸蛋就不由自护的烧了起来。

    拍了拍脸颊,不知道是酒还是其他的原因,她只觉得温度越来越高,理智也有些飘忽了。

    难得她有这样悠闲的时光,又喝了一大口被冰镇过的果子酒,看着白苏竟然酒力不支的躺在了桌子上,林梦雅只觉得白苏好可爱。

    谁又能想到,她们家武功高卓,冷若冰霜的白苏女侠,居然是个三杯倒。

    唉,可惜了这样的美酒,这样的月色,不知道谁能与她共享呢。

    “我不在,你居然还学会贪杯了。”

    一只大手,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突入袭来的抽走了她手中细长的瓷杯。

    林梦雅皱着眉头转身,却看到了一身黑衣紧紧包裹住的修长身影。

    “你怎么来了?没有人发现你吧!”

    顿时酒醒了一大半,微醺的眼睛,瞪圆了看着面前的龙天昱。

    可巧她刚刚正在想他,怎么下一秒,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伸出小手来,试探性的捏了捏他的脸。

    确定是真人后,这才笑得像是一只满足的小猫,投入了他的怀抱。

    “我刚才还在想你呢,你就来了。说,你是不是在我的心里,安插了一个小奸细?”

    带着浓浓鼻音的娇嗔语气,完全不同于林梦雅平时的样子。

    龙天昱把酒杯放在窗台上,反手把林梦雅打横抱起。

    瞧着她在自己的怀中,俏脸微红,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此刻却是泛起了迷蒙。

    那双染上了酒香的唇,散发着陈年佳酿还要诱人的芬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