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六章 打情骂俏
    “你说不是,那便不是吧。至少现在,他还对我们没有什么坏心思。”

    捏了捏林梦雅的翘鼻子,看到后者微微皱眉,龙天昱才心情大好的松开了手。

    黑眸却是一转,幽深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有件事情,怕是雅儿还不知道。

    即便是那位朱先生是烛龙会的魁首,他现在也能保护住自己的妻子了。

    “听说,你现在可是成了大晋闻名的钻石单身汉了。怎么,没有女人去倒贴么?”

    见到龙天昱,其实林梦雅早就已经心花怒发了。

    故意板起脸蛋来,也不过是跟他撒一撒娇,闹一闹他罢了。

    可龙天昱却没有立刻否认,反倒是深情的黑眸略微有些迟疑。

    片刻之后,才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

    “人家都说我的命不好,天生克妻。所以都不肯把女儿嫁给我,现在我也觉得自己命不好。怎么好好的,我的妻子,就离我而去了呢?”

    语气淡淡的,却让林梦雅动弹不得。

    小脸又重新堆起了讨好的笑容来,柔柔的亲了亲他的下巴,一副再也不敢的可怜样子。

    “哪有嘛,这都是别人瞎说的,封建迷信可要不得!”

    “哦?是么?”

    挑高的眉头,显然对她这一套听不太懂的托词有些置疑。

    林梦雅立刻猛点头,生怕这家伙,会再次扮起这幅幽怨的样子来。

    “那好吧,不过,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你再找回来。”

    眼神认真的看着林梦雅,即便是后者有些心有不甘,却依旧还是忍不住心里觉得甜蜜无比。

    “嗯,我再也不跑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抵住龙天昱的额头,双眼与他对视。

    里面是浓密得化不开的深情,她总以为是自己情深,却不知道龙天昱跟她一样,早已经成为了爱情最忠实的信徒。

    “好了,白苏快回来了。我目前还不能现身,你自己在烈云的王宫里一定要小心,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来接你。”

    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林梦雅,龙天昱把她安坐在马车的一侧,郑重其事的叮嘱她。

    后者乖巧的点头,笑眯眯的看着龙天昱。

    “龙天昱,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好像是偷情的小情侣呀?”

    小手托着下巴,看着他整理好黑色的斗篷,那张俊脸,隐匿在黑衣的衣服之下,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原本的模样。

    眼看着她笑得奸兮兮的,龙天昱却是没有回嘴。

    长臂伸展,林梦雅瞬间被他重新抱在了怀中。

    吻上了她的红唇,轻易的夺走了她的呼吸。

    在林梦雅即将窒息之前,才放开了她。

    “呼——哈——”

    林梦雅用力的拍着胸脯,泛起水雾的眸子,娇嗔的瞪了龙天昱一眼。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我走了,下次来看你。”

    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黑色的身影,从窗口一跃而出。

    林梦雅立刻趴在了窗口上,但是却连他的半分影子都没有看到。

    “姑娘,可有什么不妥?”

    周围负责警戒的侍卫立刻上前来询问,林梦雅尴尬的笑着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轻功,是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的诡异。

    周围的侍卫也不少,怎么就没有一个人,看到他的离开呢?

    ‘咣当’一声,恰好此时车轮也遇到了一块石头。

    没有人能察觉到,车厢里面,被人扔进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布包。

    林梦雅不动声色的从车窗外收回了身子,小手立刻捡起了小小的布包。

    翻开之后,却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只形状像是青鹭草的玉饰。

    那一晚跟小玉在街上走散的时候,却是他们的意外重逢。

    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把他当成登徒浪子。

    却不想,那人还真是自己的情郎。

    “不管在哪里,都能收到我的消息么?这家伙,怎么还学会这种耍浪漫的手段了!”

    喜滋滋的把玉雕成的青鹭草放在手里把玩,不经意间,在鹭鸟的腹部,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木’字。

    林是她的姓,这个字代表的什么意思,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

    嘴角泛起的笑容,像是吃了蜜糖似的。

    小心翼翼的把这只玉雕的青鹭鸟放在了怀中,一颗飘荡的心,因为龙天昱的出现,已经重新了有的位置。

    她的夫君,她唯一的归处。

    “小姐,我回来了。”

    鹭鸟刚被收好,车厢的帘子就被人打开。

    随后,一脸警戒的白苏,重新回到了车厢里。

    “哦,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

    虽然已经猜到,所谓的情况,应该是龙天昱搞出来的小把戏。

    但慧夫人的事情,她依旧不能轻视。

    “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只是我发现沿途,似乎被人做了什么记号。但诡异的是,记号虽然是新的,当我按照记号去追踪的时候,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难不成,他们还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不光是白苏觉得疑惑,现在连林梦雅看不明白了。

    如果是慧夫人的人干的,那么他们应该是要伏击自己,或者是意图对慧夫人做些什么吧。

    但现在一片风平浪静,连白苏都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只能说明,要么是对方武功太高,就连白苏也是探不出什么虚实。

    要么,就是他们中途撤了。

    思来想去,林梦雅也没个头绪。

    不过他们一旦进了内王城,就有王上的人来接应。

    在这之前,小心一些便是了。

    “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白苏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姐,她未经人事,当初还在院子里的时候,林梦雅跟龙天昱还没有那个啥。

    自然是不知道,这是林梦雅刚刚心神荡漾的后遗症。

    “啊?是...是么?哈,可能...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你知道我的,我一向不太能适应太热的天气。哎呀,这天,你看说热就热起来了,是吧?”

    第一次在白苏的面前语无伦次,小手捂住了**的脸颊。

    心里却是将龙天昱埋怨了一百遍,都是他害得啦!

    “哦,那咱们回到王宫里以后,小姐还是先洗个澡,免得热坏了。”

    心思纯净的傻丫头白苏,哪里知道,她家小姐脸红原因,才没有那么单纯。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林梦雅恨不得装头鸵鸟来逃避这样尴尬的局面。

    无能为力的逃避着白苏担忧的目光,主动的靠在车窗上,那温柔的风,渐渐冷却她脸颊上的热度。

    但愿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吧。

    温凉的风,让林梦雅的心情渐渐的舒展开来。

    龙天昱的到来,让她的心里,更有些把握。

    慧夫人算是完全废了,不管完颜景有何种用途,显然现在,也指望不上的了。

    不过,以林梦雅的推测来看,完颜景安插慧夫人的目的,一来是为了控制姚璐。

    到了现在,林梦雅也已经看出,姚璐他们这对母子,早就没有了什么母子之间的感情,也就谈不上什么母子情深。

    倒是这些年,慧夫人假借姚璐的名义做出来的种种,她应该好好的查一查,也许,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二来嘛,慧夫人在王宫里的位置,到底能对完颜景的计划起什么作用呢?

    这一点其实是最令林梦雅费解的,因为如果是想要吹王上的耳边风,早就已经失去盛宠的慧夫人,显然是最不合适的那个人选。

    而且慧夫人没有强有力的母家,也未曾诞育下任何子嗣。

    在王宫里的威望,也多半是靠着姚璐狐假虎威罢了。

    完颜景的心机深沉,他绝对不会做这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到底有什么,是她所忽略掉的呢?

    现在拷问慧夫人,怕是也得不到什么。

    何况慧夫人并无大错,名义上来说,她还是王上的后宫,动了她,也就让完颜景有所警觉。

    不过像是现在这样囚禁,而且用的名义,是跟静柔夫人当年的前尘往事。

    聪慧如完颜景,心里也只会存个疑影罢了。

    况且现在完颜景的日子也不好过,姚璐已经倒了,姚家现在真实的状况,又被他们偶然探查。

    听说过几日他就要回来了,王宫里早就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

    林梦雅更加好奇的是,完颜景这个人到底会作何反应。

    有龙天昱傍身,她的心里,也安定了许多,底气也足了。

    看着那些护卫们守卫着马车离开,一身黑衣的龙天昱,才现出身形来。

    白苏的感觉很敏锐,这一点很好,有她贴身保护雅儿,他也能放下心来。

    “人,都已经处理干净了么?”

    身后,在外王城的巷子里,处理掉那些跟踪送葬队伍的人的手下,已经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

    “卫主放心,人都已经处理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活口。”

    点了点头,其实这些人隐藏得不错,寻常的护卫很难发现他们。

    不过,这在龙天昱看来,却是毫无难度。

    “你派人去禀告朱先生一声,他要我做的事情,我会在三个月内办完。但是他答应我的事,也必须尽快办到。否则,他跟我都会有危险。”

    “是。”

    隐藏在斗篷下的一张俊脸,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