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夫妻相见
    “哦?出去行商了,那更好。其实,我是为了你而来的。像你这么美的女子,怎么能独自守空房呢?不如,你跟我走,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绝不会让你一个人留下,如何?”

    林梦雅愣了愣,咦,这画风有些不太对吧。

    眨了眨眼睛,林梦雅的大脑也跟着迟钝了那么几秒钟。

    她刚刚还把面前的男人的身份,猜了无数种的可能性。

    却没有一个,是把这个人,归类为那种喜欢沾花惹草的狂徒。

    心思一转,若他真的是那种色狼,自己反倒是好办了些。

    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着媚色的笑容来。

    只是心里打定的,却依旧是试探的主意。

    “阁下这么说,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只是我那夫君虽然不才,却与我的感情极好。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阁下,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

    明知道她是笑里藏刀,可龙天昱却依旧会因为她的一个笑容,而品尝到难得的愉悦。

    大手不受控制的轻挑起她的下巴来,看着她强忍不悦,却依旧努力笑得妩媚动人的样子,心中一动,视线落在了那双娇嫩的樱唇上的时候,眸色却在逐渐加深。

    他,比他自己心中所想的,还要渴望着她的一切。

    “如果,我说不呢?”

    她本就是他的,不管时间地点如何变化,她都是他唯一的妻,唯一的挚爱。

    林梦雅听到那男人的声音里,似乎染上了一丝其他的情感,早已经跟龙天昱,有过肌肤相亲的她,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难不成,她今天要被一个死变态给占了便宜?

    心思急转,林梦雅立刻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水汪汪的眼睛,哀求的看向了男人。

    “阁下就不要为难我了,我夫君他脾气不好,万一知道我不守妇道,一定会打死我的。若阁下真的喜欢我,不如,就成全了我吧。外面有那么多的美人,阁下何必苦苦执着于我呢?”

    男人手上,极为粗糙的手套,让她的下巴,觉得有些微微的刺痛。

    在心里盘算着,如果对方实在是想用强的话,自己就咬破嘴唇,让他中了自己的血毒。

    到时候,无药可救就不是她的错了。

    只是男人并没有回答她,也没有猴急的轻薄与她。

    另外的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唇瓣,轻柔的力度,如同在抚摸着一件宝石。

    “我好想你。”

    简短的四个字,却让林梦雅如同雷击。

    呆滞的坐在那里,瞪大的双眼,无神的看向了男人。

    他——居然是他!

    黑色的斗篷落下,一张每每在她梦回之际,折磨着她千遍的俊美容颜,带着让她无比熟悉而心痛的笑容,慢慢的靠近,直到一张微凉的唇,印上了她的。

    龙天昱!怎么会是龙天昱?!

    林梦雅来不及想,身体却比脑子更快的行动。

    手臂紧紧的抱住了面前的男人,比他还要用尽的吻住了他。

    她也好想他,好想好想!

    倾尽了无涯相思的吻,不见温柔,只有炙热。

    待得结束这一个相见之吻后,林梦雅只觉得自己,仿佛在一瞬间,又活过了一生一世。

    痴痴的看着面前俊美的容颜,恍若隔世。

    如果不是这次离别,她根本就无法体会出,面前的男人,对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你怎么会来?是怎么找到我的?”

    林梦雅已经顾不得其他,此时此刻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心头涌起的狂喜,是绝对骗不了人的。

    龙天昱伸出手,宠溺的理了理她鬓边的发。

    其实他还想继续骗下去的,只是,他却受不了她在自己的面前,他却不能抱她的失落感。

    “我听说你死了,所以就来九幽地狱寻你了。没想到,你还算是有点良心,没喝孟婆汤。”

    爱怜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不想骗她是一回事,讨不讨回债来,可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着爱人一副笑眯眯,但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样子。

    林梦雅忍不住心头一阵阵的发虚,赶紧堆起讨好的笑容来,小手也主动热情的攀上了他脖颈。

    “我这不是被逼无奈么?刚开始我也不想的,不过后来,我跟小玉都觉得,诈死是最好的方法了。其实我也想要告诉你来的,这不是时间紧任务重,所以才没说嘛。好芋头好相公,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

    在龙天昱的面前,林梦雅把个小女人的爱娇样子,耍了个十足。

    可惜,这一次龙天昱可是下了狠心。

    就是为了治她这个,动不动就把自己撇下来的毛病。

    “哦?是么?”

    眉头微微的挑高了一下,龙天昱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有说不出的鄙夷来。

    仿佛是在说,她有了这个作案的前科,后面不管怎么解释都不成的样子。

    林梦雅在心中对小玉说了句抱歉后,马上一副她是最乖巧的宝宝的样子,真诚的看向了龙天昱。

    “我也不想的嘛,都怪小玉出的这个馊主意。但是你也知道,他人小嘛,想事情未免有些不太全面。我相公是天底下最宽容最大度的人了,一定不会怪他的,对不对?”

    为了能在夫君的面前蒙混过关,林梦雅十分无耻的把黑锅推给了小玉来背。

    顺便还狗腿的夸赞着自己的男人,希望他不要计较此时。

    可惜,打定了主意的龙天昱,岂是能这样就被她给糊弄过去的。

    微笑的看着她继续编,龙天昱的眼神明明含着笑,却让林梦雅,感受到了一股子,从智商上面完全被压制的错觉。

    好吧,其实她也知道,在这之前,她家相公一直都只是让着她罢了。

    小脑袋窝在了男人的胸口,林梦雅小手委屈的在他的胸口上画着圈圈。

    “好嘛好嘛,是我错了,你要怎么罚我都可以,我绝对不会反抗的。”

    软糯的声音,还带着那么一丢丢的鼻音。

    一下子就射入了龙天昱的心坎里,无奈的在心中摇了摇头。

    今天就先放过她,以后,再跟她算账。

    “你不生气啦?我就知道,我家相公最好了。”

    眯起眼睛,林梦雅立刻笑得像是一只得逞的小猫咪。

    偷亲了亲他的嘴角,林梦雅抱着龙天昱,贪婪的吸取着他怀中的温热。

    “你在这里,辛不辛苦?”

    林梦雅的状况,龙天昱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没想到为了小玉,她居然甘愿成为一个默默无名的宫娥。

    “我一点都不辛苦,小玉很好,夫人也很好。对了,你一定想不到,小玉居然就是烈云国的...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行踪的?哦!小玉跟你串通过了,对不对?”

    瞪大了眼睛,林梦雅气鼓鼓的看着龙天昱。

    上次他跟清狐串通的时候,自己就差一点被卖了。

    虽然后来她算是摆了他们一道吧,但是那些家伙们,怎么一个两个的,如此不够意思。

    可龙天昱却摇了摇头,深深的看着她的脸,眼中的深情,全然没有一丝丝的虚假。

    “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你也认识,他是朱炎从前的主人。在我为你办完那一场葬礼后,他就派人找到了我,说了你的境况。后来,我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后,他又找人引我来到了这里。包裹你的所有状况,都是他派人告诉我的。”

    又是那个人!

    林梦雅自龙天昱的怀中做起,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那个重瞳的辛家人说的话,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怎么处处,都有那个人呢?

    “你说,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从前我以为他不过就是清狐的一个旧友罢了,现在看来,这人简直就是神通广大,让人这摸不透。细细想来,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他的参与。他几乎让人觉得恐惧,万一他要是对我们有什么坏心思的话,只怕我们很难逃脱。”

    林梦雅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心头所想。

    这位朱先生,林梦雅也是有过数面之缘的。

    不过,他给人的感觉,除了高深莫测之外,还有几分淡淡的平和亲切。

    从面相上来看,不像是什么坏人。

    “难不成,他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烛龙会魁首?”

    如今,龙天昱也觉得,唯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林梦雅却是立刻摇了摇头,烛龙会的事情,她应该比龙天昱更加了解。

    “他不会是那个魁首,这个人很特别,但是有一点,他彼此烛龙会的魁首,更有一点慈心在。按照我们现在所了解到的信息来看,烛龙会的魁首,应该是一个充满了野心**,近乎于冷血无情之人。朱先生虽然手段百出,但我觉得,他应该不是。”

    按照重瞳辛羽的说法,他跟那些被辛家几乎可以试做被完全抛弃的人,在朱先生的手中,都似乎得到了重生跟认可。

    不然,他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为朱先生丧命。

    而且不管是辛羽也好,还是朱炎也罢。

    提起那位先生的时候,心里不是惧怕,而是发自内心的敬爱。

    这样足以说明,朱先生在收服这些人的时候,所用的法子,不仅仅是绝对的武力镇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