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三章 永远囚禁
    “你说什么!放开我,你们这是要谋反么?本宫是王上的夫人,岂是你们能够冒犯的!本宫要回宫面见王上,治你们的死罪!”

    慧夫人不慌不忙,面上也带着凛然而不可侵犯的*之感。

    林梦雅看了一下左右,却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

    这慧夫人的心理素质,也忒过硬了吧?

    不过林梦雅也没急着拆穿,反倒是命令左右,把慧夫人,给强行请到了院子内。

    院子外面的牌匾上,只是刻着‘简斋’两个字。

    且院子有些破旧,好像是许久,都没有人来住过了。

    虽然是比不上王宫,但如果是用来面壁思过的话,倒也是个极为清静雅致的地方。

    跟心浮气躁的慧夫人,很相配呢。

    “夫人言重了,奴婢哪敢冒犯夫人呢?只是,奴婢身上是带着王上的旨意,不得不遵从。去请王上的圣旨来,免得慧夫人,误会咱们这些当差的。”

    林梦雅气定神闲的站在哪里,满脸堆笑,态度和蔼。

    倒是慧夫人全身一震,她的突然出现,事先是保密的。

    为何王上的旨意,会在此时出现!

    慧夫人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身体渐渐的往后退了几步,可没新想到,早就有人,封死了她的退路。

    “您这是要去哪呢?夫人,这可是王上的旨意,您真的不要听听看么?”

    林梦雅悠闲的往前走了几步,虽然没有咄咄逼人的架势,却让这位静柔夫人,有些紧张。

    王上的旨意很快有人拿来,那封封了火漆的暗黄色的信封,让慧夫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密旨才会用到的龙纹细纸,而每一个得到这封密旨的人,要么是被处死了,要么就是被终身囚禁。

    不!王上是不会这么对她的!

    一向不动如山的慧夫人终于慌张了,林梦雅不想去看,当这个女人所有的希望崩溃之后的表情。

    所以转过头去,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奉王上密令,责慧夫人即日起,负责看管陵园,慰藉先祖之灵,终身不得踏出简斋一步,违令者,就地处决!”

    宣读密令的内侍,是王上身边的老人了。

    而且林梦雅丝毫不用担心慧夫人会阳奉阴违,因为在这里的所有人,包括宫娥跟侍卫,都会留在这里,看管照顾慧夫人。

    “不!王上绝不会对我绝情至此!都是你!是你的主子,那个女人!一定是她的阴谋,一定是!”

    慧夫人愤怒了,也是,任是谁,被人永远囚禁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都会反抗的吧。

    但困兽之斗,又有几个成功的先例?

    “您不用这样着急,其实王上还是惦念着您的。这些宫娥跟侍卫,都会留在这里陪您。哦,对了。他们每隔一个月,就会轮换。您放心,他们一定会给您带来王宫里,最热闹,最新鲜的消息。您想要知道的一切,都会有人告诉给您。”

    林梦雅背对着慧夫人,可语气,却让慧夫人有些心惊肉跳。

    她的话,就说明了这道旨意,的确是出自王上的意思。

    不!不会的!王上绝不会如此对她的!

    “你撒谎!王上于我多年夫妻情分,绝不会如此对我!还有,你那个主子,她欠我的,我要回宫!我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孤独终老,我要回宫!”

    慧夫人的声音有些强硬,但听到林梦雅的耳中,更多却是一种,故作镇定的心虚。

    回过身来,林梦雅只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您觉得,有些事情,真的能瞒别人一辈子么?还是说,连您都忘记了事实的真相么?”

    压低了声线,唯有她们二人才能听得清楚。

    林梦雅紧紧的盯着慧夫人,从对方的眼睛里,她终于瞧到了一丝丝的裂痕。

    “还有一件事,看来我不得不告诉您了。王上与我们夫人,已经和好如初了。这么说来,夫人可懂了?”

    也许姚璐任性,曾经懵逼住那位大王后的双眼。

    可至少,王上也是拿真心待过她的。

    这恐怕也是姚璐,大彻大悟的原因之一。

    她错过了那一段感情,自然是怨不得旁人。

    但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彻头彻尾的是个笑话罢了。

    王上也许曾经对姚璐有过动心,但林梦雅觉得,那更是一种,对相濡以沫之人的依赖罢了。

    所以王上才忍着姚璐的任性,让心爱之人,受了不少的委屈。

    对于静柔夫人,王上就像是重重冰封之下的岩浆,即便是表面的冷淡,也依旧隐藏不住他对她奔腾而热切的爱意。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男女之爱。

    为了静柔夫人,王上可以去做任何事情。

    包括,去宠爱一个他根本就不喜欢的女人。

    在这一点上,姚璐其实比慧夫人,更拎得清。

    “不可能...绝不可能!当初,是那个女人害死了我的孩子!如果我的孩子还在的话,王上是绝对不会对我弃之不理的。都是那个女人害的,都是她!”

    说到现在,慧夫人还是一样的执迷不悟。

    林梦雅收回了自己灼灼的目光,这些日子以来,她看到了太多太多执迷不悟之人。

    慧夫人不是第一个,但也不是最后一个。

    比起愚蠢来,这女人,倒是能排得上前三。

    “别傻了,姚少使死前已经把什么都告诉给我了,你把她当傻瓜,可曾想过,她出身世家,原本是个聪慧之人。又怎么可能,会被你完全欺骗。慧夫人,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熬着吧。这些多年来,你在王宫里的福分也该享够了。那个位置,你高攀不上。”

    时间已经不早了,林梦雅懒得继续跟面前的女人纠缠。

    带着白苏步履轻快的出了简斋的大门,后面不管传来什么声音,都与她无关了。

    “白苏,你说人得多痴心妄想,才会把一切真相,都扭曲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回城的马车上,林梦雅看着半山腰上的简斋原来越远,语气轻柔的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

    白苏从来都是一个认识清楚的人,这样的事情问她,她当然想象不出来。

    “是啊,像是你这样心思单纯的人,当然现象不到了。”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不由得从内心中,夸赞了白苏一句。

    慧夫人的事情很简单,因为当初王上遇到静柔夫人的时候,一开始没有起男女之间的心思。

    倒是当时还是侍女的慧夫人,一心思慕上了俊美的王上。

    到了后来,王上把静柔夫人接入了王宫,一开始是为了治疗姚璐,但后来发生的种种,却让王上与静柔夫人生出了真挚的情意来。

    这一来二去的,姚璐嫉妒成性,屡屡对静柔夫人出手。

    此时偏偏慧夫人又主动献身,是以王上,便利用了慧夫人,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

    慧夫人虽然得到了王上的宠爱,但是她更加痴心妄想,想要成为王宫里,地位最为尊贵的王后。

    所以,就想着用一个孩子来套牢王上。

    岂知王上在静柔夫人之后,就不想让任何女人,剩下自己的孩子了。

    慧夫人的那一胎,是假的。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说是阴差阳错。

    当时姚璐身边的人,想要除掉慧夫人的所谓胎儿,同时又嫁祸给了静柔夫人。

    静柔夫人不知,还真的被慧夫人蒙骗了过去。

    姚璐却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只不过,她为了把慧夫人收为己用,却选择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所以,一切的误会缘由都是如此。

    静柔夫人是还念着往日的情分,所以觉得自己害死了慧夫人的孩子。

    王上则是为了保护静柔夫人,也是他本就不善于解释,才让俩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加微妙。

    姚璐巴不得静柔夫人受这种折磨,同时也是跟慧夫人相互利用。

    慧夫人也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断的说着扭曲的事实,刺激着静柔夫人。

    所有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且洒满了热气腾腾的狗血。

    姚璐在临行之前,也终于替林梦雅填满了这最后的一环。

    不过有一点,她还没有猜透。

    慧夫人为何被大王子选中,成为他留在王宫里的后手的呢?

    想要让大王子方寸大乱,必须要打乱他所有的既定好的安排。

    比如说今天,姚少使出殡的消息,宫里虽然下了封口令,但在王上刻意的安排下,大王子的人,还是能够得知的。

    完颜景并不知道,所以他轻易的不敢出现,

    姚家现在危在旦夕,算来算去,也唯有慧夫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也是一个回王宫的最好时机,因此林梦雅跟静柔夫人才早有准备,让王上备下了这一封密旨。

    把慧夫人困在简斋里,她这一颗棋子,也就废了。

    至于下一步嘛,林梦雅自有准备。

    只不过她到现在都有些想不明白,为何慧夫人,竟然连个后手都没有。

    真不知道是慧夫人太自信了,还是他们,还有什么后招。

    “算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王宫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小玉那边,估计也不会多简单。”

    耸了耸肩,这件事情,算是暂时完结了。

    接下来,她就该亲自出手,帮着小玉跟静柔夫人,疏离一下目前的势力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