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送葬队伍
    “怎么了?夫人一定是伤心过头了吧,来人,好生伺候着夫人。”

    林梦雅回之一个看似恭敬,实则充满了复杂意味的笑容来。

    “你给本宫等着!”

    众目睽睽之下,林梦雅没有给慧夫人任何表演的机会。

    所以,慧夫人也不好再演一场姐妹情深之类的戏码。

    只是瞪着林梦雅,低声威胁着她。

    “夫人快请上轿吧,别哭坏了身子,若是少使娘娘泉下有知,必定会心疼万分的。”

    林梦雅丝毫不为所动,从慧夫人出现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眼看着在几个强壮宫娥们的强行搀扶下,慧夫人的那几步,走起来有些力不从心。

    微微眯起了双眸,看来,今天又要有一场好戏看了。

    “不要耽误了时辰。”

    淡淡的吩咐左右,环顾一周后,林梦雅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而有了她的指使后,哀乐也继续吹打,送葬的队伍,也按照既定的轨迹,往王族陵园的方向走去了。

    “启禀卫主,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外王城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内,几个陌生的面孔,缓缓的从巷子的深处退出。

    而在他们的身后,几个倒在地上,生死不明之人,虽然都是做寻常人的打扮。

    但手边,却都散落着,各自属于他们的兵器。

    “嗯,你们看好,不要让任何可疑的人,靠近送葬的队伍。如有异样,就地格杀。”

    被几个人围在中间的男子,宽大的黑色斗篷严严实实的,包裹住他的一切。

    唯一露出来的声音,却是带着几丝,如同九幽地狱般的严寒。

    “是。”

    几个人训练有素的离开,很快,并不宽敞的巷子里,除了他们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活人。

    这女人,还真是会闯祸!

    龙天昱微微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表情来,纵然知道她从来不是个平凡的女子,却也没有想到,雅儿不管到了哪里,都能够掀起一场风浪。

    不过没有关系,有他在她的身边,任何人,任何事情,只要她想要去做的,自己,都会帮她达成便是了。

    视线落在渐行渐远的哀乐传来的方向,为了追逐她的脚步,自己,可是做出了极大的努力。

    早晚,这笔糊涂账,得在她的身上讨回来才行!

    黑袍翻滚,人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巷子之中。

    而近在咫尺的林梦雅还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冤家,已经乘风破浪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你说什么?慧夫人没有带人来,白苏,你没看错吧?”

    马车内,林梦雅秀眉微蹙,看着面前也同样有些疑惑的白苏。

    点了点头,其实白苏心里也在纳闷。

    按说慧夫人这次来,肯定是来者不善。

    但除了慧夫人随身带的那几个人之外,她们的人,没有在送葬的队伍周围,发现任何随性之人。

    难道说,慧夫人还真是孤身犯险来的?

    “奇了怪了,你看慧夫人的那副样子,临危不惧。倒像是笃定了咱们不能拿她怎么样似的,亏得我还特意跟王上要来了一队精兵隐藏在送葬的队伍里。看来,这家伙是在跟我玩空城计呢!”

    林梦雅算计来算计去,这是唯一还算是合理的解释了。

    难道说,慧夫人这次来,只是想要试探她的么?

    不过不管是真是假,总之那女人,是捞不到什么好处的。

    “小姐,什么是空城计?”

    白苏虽然不懂自家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她却莫名对林梦雅有着不小的信心。

    “你不懂,总之我们要小心为上。这个慧夫人龟缩在神巫庙那么久,现在居然猴急的窜出来了,一定是有所图。安排几个得力的人,给我牢牢的看住她,不许她的人,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白苏立刻点头,这些事情其实不用林梦雅吩咐,她也都安排好了。

    撩开窗帘,林梦雅看向了窗外。

    空空荡荡的街头,不管是谁出现,她一眼就能看到。

    也许,是她真的想多了吧。

    送葬的队伍一路畅行无阻,来到了王族,专门为安葬妃子所建的陵墓。

    说是陵园,也不过稍稍的比那些孤坟好上一些罢了。

    当然,能埋葬在这里的,至少都是要有封号品级的低级嫔妃。

    若是一些默默无名之辈,怕早就一席草帘子扔出门去罢了。

    坟墓早就有人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

    经过了一场稍微繁琐些的仪式后,黑棕色的棺椁,也终于到了它最后的栖身之所。

    墓穴之上,几名做奇怪打扮的男子,低沉咏唱。

    用的是林梦雅听不懂的语言,但是神情跟语气,却是无比的庄重威严。

    林梦雅提前了解过,那是古代祭司们,为了打开天国的大门,而诵唱的古老语言。

    虽然现在已经有许多人不了解那语言的含义了,但是在每个烈云国的葬礼上,都会有人这样做。

    如果实在是贫穷的,最少也要把一张,带有这些咒语的符纸,随着棺材一起下葬。

    站在最后的林梦雅,看着慧夫人唱念俱佳的,在墓穴旁哭泣着,心头,则是对烈云国独有的仪式,有些好奇了起来。

    “白苏,你们烈云国的人,信奉的是什么教?”

    按照林梦雅目前的了解来说,烈云国除了图腾崇拜之外,应该还祭祀着特殊的鬼神。

    比如蛊王跟巫后,比如这个逝者一定会去的天国。

    白苏看了看自家的小姐,随后耐心的低声解释道。

    “在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要供奉蛊王跟巫后。传说,蛊王建立了烈云国所有人的归处。而生活在地上的人,因为没有蛊王那样的神力,所以无法到达。而慈爱的巫后看不得烈云人过得如此艰辛,所以,她离开蛊王,来到了地面上。让每一个逝去的人,都能到最终回到蛊王所创造的归处。”

    白苏的声音很低沉,可语气却极为的虔诚。

    看来,这应该是每个烈云人的信仰吧。

    林梦雅的心中,却对这个巫后跟蛊王,好奇得不得了。

    那尊巫后的神像,为何眉间会有跟她腰间,一模一样的梅花印记呢?

    难不成,她的家族,还跟巫后有什么关系么?

    林梦雅眉头皱了皱,虽然她不太相信什么命运的安排。

    但是冥冥之中,是否有什么东西,真的注定了她要来这里,解除自己的疑惑呢?

    仪式好不容易做完了,在慧夫人悲恸的哭声之中,承载着姚璐所有过往的棺木,也终于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这里的墓葬形式,不太像是晋国。

    一个个墓坑,都是砌成一个几米宽的长方形的大坑。

    等到棺木下葬后,再用铜铸的大铁板封死。

    然后只用青砖垒砌一个不大的坟包,再立上一块墓碑罢了。

    这种墓葬形式林梦雅倒是第一次看,不过,倒也算是十分的庄重。

    看到铜门被封死,林梦雅的心里,也算是落下了一件心事。

    现在这个光景,姚璐已经早就已经被人接走了。

    无人知道,这里面装的,究竟是是不是姚少使了。

    既然死人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那么,她也该着手处理一下活人的事情。

    提着裙摆,林梦雅十分优雅淡定的,走到了还在抹眼泪的慧夫人的身边。

    不过对方,倒好像是还没有从悲伤之中缓过来的样子似的。

    可林梦雅怎么看,都觉得对方是在演戏。

    要知道真正的悲痛,可不是靠着眼泪就能诠释了的。

    “夫人,您还是要保重您的身体。像您如此的情深义重,姚少使在天有灵,也一定会甚感欣慰的。”

    大家都是在做戏,自然是各怀心思。

    周围都是人,慧夫人也不好不继续演下去。

    一双含着水光的眼睛,哀痛的看着林梦雅,摇了摇头说道。

    “本宫与少使娘娘姐妹情深,如今,她竟然先本宫一步去了。真是...真是让人...”

    林梦雅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后,挥了挥手,便有人立刻前来搀扶。

    慧夫人也顺势起身,不胜柔弱的被几个宫人搀扶着。

    只是他们并没有随着送葬的队伍,一起去到陵园的外面候着。

    反倒是来到了一处,并不怎么起眼的小小宫殿内。

    说是宫殿,也只不过是个比寻常的宅院,更宽大些的院子罢了。

    走着走着,慧夫人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

    “你要带本宫去哪里?”

    声音带着几分置疑,不过,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还有刚刚的细弱之感。

    “夫人何出此言呢?奴婢是看到夫人哭得实在是伤心,所以才想让夫人过来休息的。难道夫人,还以为奴婢心怀不轨不成?”

    回过头来,林梦雅眨巴眨巴眼睛,无限纯良。

    倒是慧夫人险些以为,自己真的误会了她似的。

    不过,周围俨然都已经是林梦雅的人了,慧夫人也不傻,当然猜到,这个女孩子,才不会像是她说的那么简单。

    “本宫不累,我们还是快些回宫吧。本宫出来这么久了,想必王上也一定很惦念。”

    慧夫人停住了脚步,脸色也有些犹豫。

    走在她前面的林梦雅,却是回过头来,笑容越发的和善。

    “怎么?到了现在了,夫人以为,您还能回得去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