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姚璐出宫
    “没想到,姚家居然已经是外强中干到这种程度了。怪不得,就连姚少使受了委屈,他们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已经是没有力气了。”

    书信里,详细的记载了小玉这几天的调查结果。

    姚家表面上看起来依旧风光,但实际上,底子好像是都已经被人掏空了。

    就小玉的调查结果来看,姚家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导致的元气大伤。

    除了姚璐的那个哥哥之外,其他人要么是不见踪影,要么,就是缩在宅邸的深处,一般人见都见不到。

    这就奇怪了,按照姚家的底蕴来说,就算是被雷劈了,也不至于被祸害成这个样子。

    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给你气成这个样子?”

    看完信,林梦雅才发现白苏的气愤,好像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没什么,不过是因为王宫里,净是一些喜欢嚼舌根的罢了。”

    能让白苏这么生气,想来那些舌根嚼得也必定是有些水准的。

    林梦雅自然猜到别人会怎么说,静柔夫人他们不敢骂,那能骂的,也唯有自己这个爪牙了。

    真是奇怪,灵堂就在麟邱阁内,他们连去灵堂上个香都不敢。

    只敢在背后说三道四,终究,成不了什么气候。

    “既然知道,你又何苦与他们生气呢?明天出殡,你跟我一同去。虽然姚家没办法出面,但是不代表别人不会来找麻烦。”

    “是,小姐放心。”

    小玉应该是在忙别的事情,姚家现在就剩下一个空壳了。

    目前来看,难以构成对小玉的威胁。

    完颜烈他们应该是另有打算,当然,少不了小玉这个主角。

    不过林梦雅现在倒是能够稍稍的能够猜测,为何那天晚上,会有人胆敢对小玉下手了。

    有人,想要借助他们的手,完全除去姚家。

    这样的话,应该就可以泯灭证据了。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小玉非但没有被抓住,还主动的隐瞒了下来。

    姚家被保全,有些事情,也就一样被保存了下来。

    林梦雅猜想,应该有人会坐不住了。

    正好,小玉他们可以拿来,做些文章。

    一夜无眠,按照烈云国的规矩,从停灵开始,灵前的香火就不能断。

    妖雾缭绕之中,如果真的有魂魄存在的话,也会顺着烟雾,到达天国吧。

    一大早,已经熬了一夜的林梦雅,就出现在麟邱阁的寝殿之内。

    这里,早已做好准备的姚璐,则是在云陌的帮助下,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

    “已经都已经打理妥当,娘娘不必担心。”

    林梦雅亲自来请,以示对姚璐的重视。

    一会儿,姚璐会乘坐在轿子里,跟着送葬的队伍,一起出王宫。

    到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送葬的队伍吸引了,也就没有人会注意到,队伍的后面,不知不觉之中少了一个轿子。

    而且网上早就有准备,只要姚璐一出宫门,就会有人接应。

    没有人会知道,那个应该应该躺在棺材里的人,会以这种方式,被偷天换日。

    “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即便是被人发现了,也没有什么。”

    姚璐的脸上,有些心灰意冷的悲凉。

    这几天外面发生的事情,她大致都能看到听到。

    其实她本质不坏,而且那些曾经跟着她作威作福的人,她也都曾以为,她们是真心的拥戴自己。

    却不想,原来都是一场尔虞我诈罢了。

    “娘娘放宽心就是了,没有人能够发现这个秘密。其实这又未尝不是一场解脱,奴婢先要恭喜娘娘,重获新生。”

    林梦雅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出于真心。

    其实姚璐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在复杂的王宫里生存。

    她以前想不明白,为何与汉武帝有金屋之誓的陈阿娇,会斗不过舞姬出身的卫子夫。

    前者出身高贵,又与武帝有着青梅竹马的交情。

    后者即便是天姿国色,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处于下风的。

    但经历过诸多事情,林梦雅这才明白。

    越是她们这种出身世家,又娇惯着,呵护着的女子。

    她们也许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许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但她们不在行的,便是耍弄心计手段。

    不幸的是,在深宫之中,唯有这些才是最为重要的。

    其他的,不过是陪衬罢了。

    就如静柔夫人,她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把自己的温柔,修炼成了一把退可化为绕指柔,进要要人性命的利器。

    也有她这样的女人,才能在王宫内,获得最后的胜利。

    姚璐心思单纯,且又骄傲自大。

    能获得今日这样的结局,也算是她的机缘造化了。

    “新生,是啊,从这里出去以后,我就再也不是姚璐了。替我跟你家主子说声谢谢,到底我是一败涂地,而她的日子,也会好过多了。”

    自从真相被揭穿之后,姚璐好像是大彻大悟了。

    其实她从心里,还是完全无法,把对静柔的恨意抽离。

    可她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这一场争斗,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注定不会获得胜利。

    但静柔却也没有赢,这一场,注定是没有赢家的争斗。

    “多谢娘娘的谅解,云陌,送娘娘出去吧。”

    外面的声音渐渐的热闹了起来,林梦雅明白是出殡的时辰到了。

    此时并没有哀乐响起,虽然是一位少使娘娘的葬礼。

    但是按照宫内的规矩,除了一些伺候她的宫人之外,其他人,甚至连孝服都是不必穿的。

    这就是规矩,在王宫里,只要不是位高权重之人逝去,其他人的葬礼,就是个不起眼的笑话。

    林梦雅跟白苏都只穿了身素净的衣裳,头上带了些淡雅的头饰,就已经算是肃穆了。

    看着那有些寒酸可怜的送丧队伍,即便知道是假的,林梦雅的心里,还是唏嘘不已。

    人活一辈子,也许最后的结局,就是这样的不了了之。

    之前的那些争斗与风光,又算的了什么呢?

    坐在小马车里,林梦雅跟白苏时时刻刻的监控着送葬队伍的情况。

    出了宫门,哀乐才响起。

    但是因为低调的原因,规格并不是少使应该有的。

    只是比普通人家稍稍多一点罢了,而且王上有名,姚少使是戴罪之身,葬入王族妃子的陵寝,已然是对她的恩典了。

    所以所用的车马纸扎,包括送葬的人数,皆不得用王族专用。

    没人能看得出来,这一队人马,居然是从王宫里出来的。

    大家不过都以为,是哪一个大户人家出殡的队伍罢了。

    出了内王城,知道底细的人越来越少。

    到了最后,街面上则是连一个好奇的都看不到了。

    烈云国虽然不如大晋重礼,但是烈云国的人,却都很尊重死者。

    在他们的文化之中,死者是要去到天国的准神明。

    所以,一般人遇到送葬的队伍,都是要低头行礼。

    而且商铺里也要避忌,老板也好,伙计也好,在行进的过程之中,是不能出门的。

    一时间,他们所到之处,街面上都是干干净净的。

    这下子,林梦雅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还怕万一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少不得会有一些波折呢。

    没想到,大家还都是很注重礼仪的,这下子,麻烦少了不少。

    想要到王族专用的陵寝,一定要经过内外王城,然后再走一段距离才能到。

    林梦雅本以为会相安无事,可队伍刚走到外王城的一半,却又忽然停了下来。

    她正从马车里往外瞧,就看到前面负责的礼监的内侍,匆匆的跑到了她的面前。

    “姑娘,您快去看看吧,慧夫人突然拦住了队伍,现在正哭个不停呢。我实在是没法子应对了。”

    内侍皱着一张脸,显然是已经劝过慧夫人几句,却应该没成功。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林梦雅看向了周围,这里明显是外王城最为繁华富庶的地方。

    慧夫人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摆明就是没安什么好心。

    “带我去,你们不要慌。”

    这里的一切,都由她来负责。

    所以有了她的话,内侍的心里,就安定多了。

    快步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果然看到了一身白,楚楚可怜的慧夫人,正跪在地上,哭得极为伤心。

    不过林梦雅却看得出来,这位慧夫人,可不像是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伤心罢了。

    “姐姐,没想到您走得这样急。妹妹我都没有来得及见您最后一面,姐姐,我的好姐姐!”

    连哭都是这么的没创意,林梦雅看着哭天抹泪的慧夫人,心头却是划过了一抹冷笑。

    “夫人何须这么伤心呢,人固有一死,百年之后,大家还都是要相见的。来人,把夫人搀扶起来。地上这么硬,跪坏了可怎么办。”

    林梦雅看似恭敬,实则厉害的一通话,显然让慧夫人一时愣住了。

    随后,在林梦雅的授意下,早有准备好的宫娥们,半拉半拽的,把慧夫人从地上给强行搀扶了起来。

    慧夫人也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在静柔夫人身边,看起来不怎么厉害的小宫娥,手段居然能利落到这种程度。

    “你!”

    慧夫人试着挣脱,却发现徒劳无功。

    这才瞪向了林梦雅,眼神里还带着几分震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