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章 阅尽浮华
    “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如果礼监的人来了,你先来告诉我。”

    转过头来,林梦雅看了一眼四周。

    大王后的死讯已经不再是秘密,自然想要来探查情况的人也不少。

    轻轻的扣了扣门,里面立刻探出来一个小脑袋。

    警惕的往外探查,直到看到门前的女子,是静柔夫人身边的心腹之后,才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姑娘可是奉了夫人的命来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后者这才打开大门,放林梦雅进来。

    不过,眼神依旧机警。

    大门也在林梦雅进来后,马上关闭。

    麟邱阁还是它当初的样子,只不过,看起来有些萧条清冷。

    以后,这里怕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如此空落。

    不过,在过上几年,或者是几十年之后,怕又会重现当初的盛景。

    深宫大院之内,总是会埋藏着许多许多的秘密。

    而如今她所亲历的,即便是在后世的史书上,也难以找寻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也不过是一段,终究会消失在时间冲刷下的记忆罢了。

    “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你。”

    正在林梦雅感慨的当口,身后突然见传来一道略带着几分疲惫的声音。

    林梦雅转过身,却看到曾经尊贵无比的大王后,竟然只穿着一袭素雅的衣裙。

    头上不见任何的钗黛,脸上也不施粉脂。

    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憔悴,却比之前那狰狞刻薄的样子,慈和了许多。

    看来,姚璐是真的想通了。

    “奴婢见过娘娘。”

    姚璐摆了摆手,如今过往已如云烟。

    许多事情,她看透了,想通了,也就能放下了。

    放弃了二十多年的执念,对她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之前的事情,我都已经忘了。你也莫要再称呼我什么娘娘了,既然她派你来,必定是信得过的。这些事情,还要你多费心了。”

    姚璐这样的客气,让林梦雅有些意料之外。

    不过细想想,姚璐其实出身世家,所受到的教育,必定是一等一的好。

    名门淑女的教养,可不是一时一刻能抛得下的。

    其实在王宫里的这些日子,林梦雅也打听得清楚。

    大王后虽然刻意的为难静柔夫人,但却甚少耍弄一些卑鄙龌龊的手段。

    现在想来,想必大部分,都是慧夫人的计谋罢了。

    “娘娘不必那么客气,这是奴婢应尽的本分。娘娘还有什么要叮嘱奴婢的,奴婢一定照办。”

    其实,出宫孤独终老,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有些晚景凄凉。

    但是对于姚璐来说,未必不是个最好的结局。

    平和的眼神,无神的看向了湛蓝的天空。

    思考了片刻之后,姚璐才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没什么可叮嘱你的,只是——只是我舍不得我那孩儿。是我这个做娘的害了他,贺兰,我知道你身份并不平凡。如果有机会的话,请你,替我那苦命的孩儿,找回一个公道吧。”

    这话,让林梦雅心头腾起了一股子疑惑。

    大王子不是还在外面好好的么?为什么姚璐,会说出这种话来。

    难不成,她是伤心过度,所以记忆错乱了?

    “请娘娘不要太过伤心,即便是出宫,娘娘也一定会平安到老。至于大王子,那就不是奴婢力所能及的范围了。”

    林梦雅委婉的劝慰着姚璐,却看到对方摇了摇头,脸上还带着一抹苦笑。

    “连你也觉得我疯了不是?景儿虽说从小就没有养在我的身边,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又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儿子都能错认。景儿从小就仁慈宽厚,就连我这个母亲,也时常觉得,这个儿子太过软弱。但是,自从他过了十五岁的生日之后,性子大变不说,人也变得越发的冷漠。就连我这个母亲,都越发的看不透他了。”

    姚璐的话,带着几分悲凉。

    林梦雅第一反应,当然是觉得,难不成大王子也被人给冒名顶替了?

    不过她又觉得不可能,其实之前烛龙会的诸多手段,她早就已经领教过了。

    但是唯独在烈云国的王族里,这些手段是无法成事的。

    之前她就听小玉说起过,在每个王室成员降生之前,就会在母体里,给胎儿下上一种蛊虫。

    这种蛊虫对身体无害,甚至于会有益于小孩子的身体健康。

    但是,如果没有没有这种蛊虫的话,小孩子在吃下第一口母乳的时候,就会立刻出现特殊的反应。

    而且在王子王姬们成长的过程中,会有诸多手段,来验证他们是不是王族的血脉。

    当然,以前这是为了保护王族的血统纯正的手段。

    到了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宣示王族血统高贵的仪式罢了。

    完颜景曾经是内定的王位继承人,所以,这些仪式对他来说,会更加的认真而复杂。

    所以,姚璐所说的那种事情,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是,我会留心的。”

    垂下了眸子,林梦雅不能再跟一个伤心之人辩下去。

    也许在娘娘的心中,那个纯真宽厚的大王子,才是她所钟爱的儿子吧。

    只是人,终究是会变得。

    “唉,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呢。你们愿意如何就如何吧,王位,到底是落不到他的身上。只是在我临走之前,我还想见见我的家人。这么多年来,我也的确是让他们操碎了心。”

    姚璐面容哀戚,应该是知道此去之后,她也再不能与家人欢聚了吧。

    林梦雅知道若是不答应的话,对于大王后来说,未免有些残忍。

    但姚璐假死的事情,最好还是成为一个,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

    “奴婢会去禀告王上跟夫人,但奴婢觉得,娘娘还是不要见的好。毕竟,娘娘想要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林梦雅知道,王上跟夫人,多半是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

    毕竟事关重大,多一个人知道,也就多了一份泄密的可能性。

    不过,在看到姚璐的样子后,林梦雅又不忍心直接说破。

    想来,其实姚璐也应该是有所觉悟的吧。

    “有劳你了,我累了,云陌,扶我去休息吧。王上跟我说,就让我住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我。什么时候走,你提前告诉云陌就是。”

    姚璐揉了揉眉心,转身往寝殿的方向走去。

    那个刚给林梦雅开门的机警宫娥,立刻去搀扶着她,想必,这是王上跟夫人精心挑选,用来照顾,也是监视姚璐的人吧。

    没有在麟邱阁里过多的逗留,林梦雅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

    “怎么样,有没有可疑的人经过?”

    门外,白苏正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犹如一尊石像,震慑住了周围想要过来打探情况的人。

    “小姐放心,没有人敢过来。王上已经安排了不少的护卫,这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不过小姐,你在里面待了那么久,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姚璐没死的这件事情,她自然是不会隐瞒白苏。

    简短的说了几句之后,白苏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你即刻派人去礼监,找人来收敛仪容。记住,一定要找一位细心可靠的人来,我有大用。”

    “是。”

    虽说姚璐是顶着个罪人的名头,品级也不过是最末一等的少使。

    但该有的礼仪一样都是不能少,避免夜长梦多,所以还是要尽量的缩减葬礼所用的时间。

    礼监的人很快就找到了林梦雅,邀请她一起共同商议葬礼的细节。

    在照顾到烈云国特有的风俗习惯后,所有的细节都已经敲定。

    出殡的日子就定在两天后,在此之前,姚少使的棺椁会停在麟邱阁内,以供各宫嫔妃瞻仰祭拜。

    至于出殡的时候,王上跟夫人的意思是一切从简,低调一些最好。

    所以也不会担心会有什么大场面,就连姚家的人,估计也不会知道。

    这样最好,省得出乱子。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虽然灵堂是设在麟邱阁内的,但除了林梦雅跟宁秋,以及几个可以信得过的人能进出之外,人并不多。

    即便是有妃子跟宫人来祭奠,旁边也都会有人陪同。

    姚璐就住在寝宫里面,却无人能够发现。

    而且门上是贴了封条的,又有人二十四小时看守,姚璐的秘密,也不会有人发现。

    说起来,还真是世态炎凉。

    停灵的两天时间内,除了有几个不太起眼的嫔妃来祭奠之外,那些个从前,总是跟在姚璐的身后耀武扬威的一众人等,却是一个来的都没有。

    如今,胜负已分。

    静柔夫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后宫之主,而姚璐,现在已经是姚少使了。则早就成了昨日黄花,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公然与静柔夫人作对。

    虽然说起来有些令人不齿,可到底,却是让林梦雅省了不少的功夫。

    “小姐,这是少主派人给您传过来的消息。”

    凤羽苑内,林梦雅坐在房间里,正在查看明天出殡到葬入陵园的流程。

    抬起头来,就看到白苏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怎么了?”

    接过了白苏手中的书信,熟练的拆开。

    在看到信上的内容后,林梦雅的眉头,也微微蹙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