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命运终点
    “你的棋艺,真是越来越高超了。罢了,今天答应你的事情,朕一定会做到。”

    王上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不仅声音温柔了不少,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从之前略有些冷淡的相敬如宾,成了那种有了些许成熟的浓情蜜意。

    这一切,怕都是心结解开之后的功劳吧。

    本来她还想着,如何挖掘出当初的真相,让夫人彻底的想开。

    看来,大王后的事情,就像是一把打开锁头的钥匙。

    许多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了。

    恭敬的行了礼,送王上离开。

    也不知道王上答应了夫人什么事情,竟然要亲自去做。

    总之,他一走,寝殿就剩下了寥寥数人。

    后来,甚至于宁秋都退了出去。

    整个寝殿之内,就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你可知道,我要让你去办什么事么?”

    夫人的心情大好,连看着林梦雅的眼神里,都带着柔和的光。

    甚至于,还跟她开起了玩笑。

    “贺兰——不知道夫人要我做什么。但夫人既然开口,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去做。”

    其实林梦雅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隐隐的猜测。

    不过夫人是绝对不会害她的,这一点上,她大可放心。

    “你这孩子冰雪聪明,这些事情,又怎么会逃过你的眼睛。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我想要你帮我,把姚璐送出宫去。我跟王上,已经给她安排了一处宅院。足以让她安享到晚年了,别人做这事我不放心,想来想去,也唯有你最合适了。”

    果然,林梦雅就猜到了王上跟夫人如此反常,跟大王后的事情,是脱不了干系。

    看来,那所谓的死讯,也只是一个烟/雾/弹罢了。

    “是,请夫人放心。”

    经过此事,大王后也一定是心如死灰。

    现在送姚璐出宫,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而且夫人说的对,这件事,也唯有她才适合。

    “还有一件事情,姚璐虽然已经是戴罪之身,但她终究是大王子的生母。所以王上与我商议后还是觉得,这个假的葬礼还是要办的。至于怎么办,如何去办,我希望能有你全权来安排。”

    虽然这个消息来得有些意外,但林梦雅思索片刻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夫人跟王上自然是有他们的顾虑,大王后的事情现在不宜声张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姚璐真实的下落,肯定不能为更多的人知晓。

    而她,则是那个要负责把大王后给送出宫去安置的那一个。

    自然而然,这个任务,也就落在她的身上,最为合适了。

    “夫人请放心,我自会安排妥当。只是不知道,那位娘娘的葬礼,要按照什么规格来操办呢?”

    其实王宫内,肯定会有专门操持丧礼的人。

    她来负责,也不过是看着这些人,不至于出什么乱子,来暴露大王后没死的秘密罢了。

    夫人想了半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她跟大王后也算是纠缠了半生,而且,如果不是大王后的身子不好的话,她跟王上,也不会有机会相识。

    说来说去,她对大王后还是有着感激跟愧疚这样复杂的情感在的。

    不然,对于大王后故意的步步紧逼,她也不会选择一忍再忍。

    “王上的意思是,秘不发丧,赶紧的发送了便是。可我觉得,终究也得给她一个名分。王上说,就以少使之礼下葬。其他的事情,就由你跟礼监的人,共同商议吧。”

    “是,贺兰明白。”

    林梦雅心中有数,虽然姚璐在王宫内纵横半生,可那个尴尬的大王后的名位,终究还需要最末一等的少使之位来终结。

    如果说,大王后这个虚衔是姚璐的执念的话,那么这个少使的正位,则是姚璐最终,在史书上留下的印记吧。

    “辛苦你了,本来这件事情应该唯由我来办。只是我与王上已经错过的了太多的岁月,我们都老了,再也经不起蹉跎了。我这半生,全部都是为了别人而活,如今,也真的应该像是你说的那样,该为自己做一些事情了。”

    夫人的语气里,有无奈,有庆幸,也有希望。

    复杂的情感,如果不是经历过的人,是绝对无法完全理解的。

    她与王上年少相识,经历诸多风雨,人到中年了,才能彼此坦诚相待。

    如今看来,可不是绕了太多太多的弯路了么。

    韶华易逝,匆匆一生,又有多少个二十年,可供人去消磨的呢?

    “夫人能明白这个道理,贺兰也替夫人开心。只是现在还不是夫人跟王上要归隐田园的时候。我这次出去,无意之中碰到了慧夫人。她似乎是想要劝说神巫大人,一起对付小玉。虽然神巫暂时没有答应,但我总觉得,她可能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这件事,林梦雅连阿秀都没有提起过。

    神巫的地位举重若轻,若她真的被慧夫人他们给说动了,只怕小玉的麻烦,只多不少。

    静柔夫人也眉头紧蹙,身为烈云国之人,她比林梦雅更加清楚,神巫大人的影响力。

    “神巫地位超然,轻易是不肯介入这种事情。我想,慧宁的劝说,也未必会起作用。倒是神巫,她清冷孤傲,手段跟心思,不一定会斗得过慧宁。我会跟王上说,按照派人去保护神巫大人。说起来,当初我能平安的生下玉儿,还是神巫大人帮的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找机会报答她。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静柔夫人看来与神巫还是旧相识,听她这么说,林梦雅也放心多了。

    不过,转念又想起了神巫大人,那与白芷极为相似的面孔,林梦雅好不容易逮到一一个机会,自然是不肯轻易的放过。

    “我也有幸见到了那位神巫大人,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物。只是我有些好奇,这位神巫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之前,我在别国,从未听说过呢?”

    之前她因为小玉的原因,已经有意去搜寻烈云国的消息了。

    没想到到了这里,接连冒出来的各种实权人物,她之前连半点风声都没听说过。

    跟个睁眼瞎子一样,让她觉得有些被动。

    好在夫人对她向来是知无不言,通过夫人,她也了解了不少的事情。

    “那位大人啊,其实神巫跟我们辛家的蛊女的产生有些类似。只不过,蛊女是通过一代代的传承,而神巫,则是必须要从巫后墓里走出来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一代的神巫,都是在上一代的神巫去世后出现。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十五岁,而且,只有她一个人出来。没人知道历代神巫的过去,也没有人知道,她们到底来自哪里。只是,唯有那个自己从巫后墓里走出来的人,才是真正的神巫。”

    即便是静柔夫人说起来,也是一脸的崇敬之色。

    可见这样神圣又神秘的神巫大人,在每个烈云国人的心里,都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

    眸子一转,林梦雅想到的,却是另外的一个问题。

    “夫人说,历代神巫都是从巫后墓里走出来的?这巫后墓,难道还有活人在里面生活不成?”

    林梦雅忽然想了一个武侠故事里,也有个可以活人的活死人墓。

    但不会那么巧吧,难道说,这里也有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

    “那倒不是,其实,那是座很大的山。不过山脚下常年有极为厉害的毒雾毒虫之类的,就连辛家的人想要过去,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何况那山里有许多厉害的野兽跟毒蛇,所以,除了历代的神巫大人之外,无人能进出那里。传说,巫后娘娘的墓,就健在山中。而那些阻碍,应该就是在看守着巫后娘娘的神墓吧。”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林梦雅的直觉告诉她,既然是有这样的传说存在,那必定会有它的道理。

    既然这是所有烈云人心中的圣地,那神秘一点,诡异一点,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现在的这位神巫大人,可曾有过什么亲人子女之类的么?”

    这话刚一问出来,静柔夫人的脸上,就露出了别样惊讶的神色。

    “这话可不能瞎说,神巫大人一生贞洁。直到死去,也不会跟任何人有什么瓜葛。这事,你跟我说说就行了,其他人的面前,可万万不能说!”

    既无亲人,也不会有子女。

    看样子这位神巫大人,跟白芷的相似,也只能是个巧合罢了。

    “是,多谢夫人提醒。我先退下了,若有什么吩咐,夫人唤我便是。”

    该知道的,林梦雅都已经知道了。再待下去,也只是在浪费时间。

    何况操持一个漫天过海的丧礼,跟护送姚璐秘密出宫,都是要细心的策划与周密的部署的。

    从王上的寝宫出来,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先去了之前姚璐居住的麟邱阁。

    姚璐病逝的消息,这会子应该已经传到麟邱歌去了。

    作为葬礼的负责人,她至少要先去看看情况,再做定夺。

    从前人来人往的麟邱阁,如今却是门庭冷落。

    除了一些好奇的往里张望的宫人外,里面已然是空无一人。

    一直跟在林梦雅身后的白苏,只是冷冷的用眼神一扫,周围瞬间,就变得极为的干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