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说媒不成
    “对不起,是我动机不纯。林姐姐,抱歉,是我利用了你。既然九王子已经来了,,那就请你带着她一起走吧。至于婚约的事情,既然你不同意,那便作罢了吧。”

    阿秀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

    就连林梦雅都看不出她真实的想法来,就是这样淡淡的,既没有恼怒,也没有委屈。

    但是,那双藏在袖子里,与她紧紧相握的小手,却透露出阿秀心头的紧张来。

    这丫头,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镇定自若。

    可林梦雅却不能,当面揭穿她。

    至少在心上人的面前,阿秀,依旧是那个,坦荡荡的连半句辩解都不屑有的那个东方秀。

    “你终于承认了,姐姐,我们走!这种人,不值得你为她如此!”

    完颜玉更加生气了,他气的是姐姐到了现在,对那个可恶的女人,还是一脸不忍的样子。

    拽起林梦雅的手,完颜玉气冲冲的离开。

    却没有发现身后,那个故作镇定的阿秀,脸上渐渐崩溃而出的悲凉。

    谁说少年人的爱恋,总是因为一时的意气?

    她用尽了心血来喜欢他,哪怕是失去自己的双眼也在所不惜。

    如今换来他厌恶而决绝的背影,可她,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斩断对他的痴念。

    这一点,作为唯一的见证者,林梦雅却觉得,心里仿佛是打翻了一坛苦水。

    苦涩的滋味,在她的心中,无声的蔓延。

    阿秀太傻,却又洒脱得令人心疼不已。

    任由小玉把自己拉出了东方家的府邸,然后近乎粗鲁的,把她塞进了马车之中。

    林梦雅想要发火,但是在看到小玉那张,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蛋后,也只能堪堪忍耐住自己的火气。

    越是这种时候,她就越是需要冷静。

    之前小玉说的话,并非是全然被她忽视掉了。

    看起来,小玉对这种事情像是深恶痛绝。

    难道说,之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不成?

    暗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她一定要冷静。

    不然小玉跟阿秀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只能越来越紧。

    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绪,却看到躲在马车角落里的小玉,一脸阴郁的看向了她。

    死小子!明明是他惹出来的祸事,居然还敢这样瞪着她!

    好在林梦雅还记得正事,才没有家暴小玉三百次。

    “别生气了,你一定是误会阿秀了。之前我们在大晋跟临天国的时候,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她,但是阿秀,是绝对不会害我的。这一点,我想我应该比你更有发言权不是么?”

    耐着性子,林梦雅好言好语的劝慰着这个不讲理的小祖宗。

    可对方居然完全没有跟她对话的举动,头一扭,傲娇得像是一只小公鸡。

    这她可就不能忍了啊!

    “哎呀!姐姐,我错了!疼!疼!”

    前一秒,还拽的跟什么似的完颜玉,下一秒就在林梦雅的拧耳朵攻势上,败下阵来。

    只见林梦雅瞪着一双大眼睛,小手却是毫不留情的,拧住了小玉的耳朵。

    后者哪里还敢再摆什么架子,只能乖乖认输。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对我说话了!”

    狠狠的拧了一把才算是完,尽管小玉的眼神依旧幽怨,但是到底,狗腿子的本性还是被她给激发了。

    乖巧的看着自家姐姐,再也不敢玩什么小傲娇了。

    “这样才乖,我是你姐姐,难道我会害你么?小玉,我不管你之前跟阿秀有什么矛盾,有一点你一定要明白,阿秀是不会害你的。不算是从哪个方面来说,你对于阿秀,都是盟友,而并非是敌人。我知道你不喜欢王上给你私自安排的婚事,但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同样对于阿秀来说也是一样不公平的。你还没好到时间所有的姑娘,都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的程度。而且,即便是不喜欢,你这样表露出来,毫无余地,这样真的好么?”

    其实完颜玉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担心跟气愤罢了,现在他也终于冷静下来不少。

    林梦雅所提到的那些事情,其实他心里也是明白的。

    只是,满心的委屈,让他自然而然的,只能对东方秀怒目而视。

    可惜,这些事情,姐姐都不知道。

    “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咱们姐弟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么?”

    看着小玉抵触的样子,林梦雅就知道自己的劝说还未曾成功。

    看来,她得继续努力才行。

    小玉看着林梦雅,心里自觉委屈得要死,自然,也就不情不愿的,跟她说起了以前发生的事情。

    “还不都是他们东方家仗势欺人,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什么叫做保媒拉纤,之前林梦雅虽然不懂得,但是看电视上,那些贴了一个大黑痣的媒婆们,总是在男女双方的家里,把对方吹得天花乱坠。

    然后双方见面,觉得不错,能对上眼的,再继续接触,直到成婚生娃。

    这个过程,她虽然见识少,但也能知道一些。

    介绍对象嘛,至少,也应该男女双方互相见识一下,了解一番才行的吧。

    但在小玉这里,显然,东方家的那些个长辈们,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据说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独自一个人从刚出了王宫,准备回到自己府邸的小玉,就被一群黑衣人给劫持了。

    好吧,更直接的说法就是,趁其不备,一棍撂倒,扛之逃窜。

    而目的,竟然直指阿秀的闺房。

    当时的情况,根据当事人之一的完颜玉的描述,那真是千般感觉,万般滋味,就剩下了个又惊又怒。

    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哥想出来这么个馊主意,居然想要活生生的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搞成既定事实后,小玉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小玉刚刚获得心蛊,寻常的手段,对他来说自然是不见效的。

    偏偏阿秀那丫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居然以为这是一场春梦,不仅在‘梦中’对小玉大胆而热情的表白了一番,居然,还真是想要跟小玉鼓鼓掌。

    好在关键时刻,阿秀觉察出不对劲来,才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但被挟持,还差点被强的小玉,却落下了一片不大不小的阴影。

    而且,在这之后,东方家那些,想要敲定这段婚约的人,隔三差五的,就会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让小玉就范。

    逼得他烦不胜烦了,大闹了东方家一通,才让这些位大神们收手。

    自此以后,在小玉的心中,东方家就是麻烦且委屈的代名词。

    想必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这种,牛不喝水强按头的介绍方式吧。

    久而久之的,小玉对于东方家的人,要么敬而远之,要么,就干脆像是之前这样,半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这段不短的故事说完,听得林梦雅直嘬牙花子。

    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那叫一个简单粗暴不修边幅。

    殊不知,这样做,只能让小玉越发的产生逆反的心里。

    到时候,即便是婚约真的成功了。

    阿秀也注定一辈子,都得不到小玉的爱情。

    事情,越发的棘手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再劝下去,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但有一点,小玉你要知道,阿秀是无辜的。这些事情,跟她都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有一点的话,那就是她喜欢上了你。但是,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不是么?我不奢望你能立刻喜欢她,但是我希望,至少你不要对她如此的恶言相向。也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可好?”

    小玉的性格,虽然在她的面前,绵软而乖巧。

    但是根植在那小子骨血之中的骄傲与固执,早就因为阿秀家人过分的手段,而催化成了对阿秀,乃至于整个东方家的厌恶。

    这一点,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现在东方家摇摆不定,他们的敌人,没准就可以利用东方家来搞一些大事情。

    而阿秀,在东方家的位置不同,有她在跟东方旭在,东方家的立场暂时不用担心。

    但想要完全争取,却是难上加难。

    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永远不要知道阿秀致盲的原因。

    不然的话,她只有把小玉洗剥干净,然后送到阿秀床上,请求他们原谅的份儿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我猜,你一定也是觉得他们好过分对不对!”

    小玉一副找到同党的样子,林梦雅扯了扯嘴角。

    她要如何说,自己正在盘算该如何让小玉肉偿阿秀的恩情的事情。

    听到姐姐如此说,小玉即便是心有不甘,也多少因为姐姐的关系,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这就对了,东方家表面上别看没什么特殊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东方家绝对不简单。你要是想要获得他们的支持,那么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跟阿秀起冲突。她在家里的地位不同,而且,她又是我的好姐妹,于情于理,我都不会让人欺负她的,这一点,小玉你应该明白。”

    小玉还想辩解点什么,但是片刻之后,就只能垂头丧气的答应了下来。

    这件事情,即便是姐姐不说,他也晓得严重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